申父友之敬,企庄生之逍遥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59 发布时间:2020-03-26
摘要:阳生大弟,吾比以家贫亲老,时还故郡,在本县之西界,有雕山焉,其处闲远,水石清丽,高岩四匝,良田数顷,家先有野舍于斯,而遭乱荒废,今复经始,即石成基,凭林起栋,萝生

阳生大弟,吾比以家贫亲老,时还故郡,在本县之西界,有雕山焉,其处闲远,水石清丽,高岩四匝,良田数顷,家先有野舍于斯,而遭乱荒废,今复经始,即石成基,凭林起栋,萝生映宇,泉流绕阶,月松风草,缘庭绮合,日华云实,傍沼星罗,檐下流烟其霄气而舒卷,园中桃李,杂椿柏而葱蒨,时一褰裳涉涧,负杖登峰,心悠悠以孤上,身飘飘而将逝,杳然不复自知在天地间矣。若此者久之,乃还所住,孤坐危石,抚琴对水,独咏山阿,举酒望月,听风声以兴思,闻鹤唳以动怀,企庄生之逍遥,慕尚子之清旷,首戴萌蒲,身衣缊袯,出艺梁稻,归奉慈亲,缓步当车,无事为贵,斯已适矣。岂必抚尘哉,而吾生既系名声之剞劂,就良工之剞劂,振佩紫台之上,鼓袖丹墀之下,采金匮之漏简,访玉山之遗文,敝精神于丘坟,尽心力于河汉。ゼ藻期之ひ绣,发议必在芬香,兹自美耳,吾无取焉,尝试论之,夫昆峰积玉,光泽者前毁,瑶山丛桂,芳茂者先折。是以东都有挂冕之臣,南国见捐情之士,斯岂恶梁锦,好蔬布哉,盖欲保其七尺,终其百年耳,今弟官位既达,声华已远,象由齿毙,膏用明煎,既览老氏谷神之谈,应体留侯止足之逸,若能翻然清尚,解佩捐簪,则吾于兹山庄,可办一得,把臂入林,挂巾垂枝,携酒登岳,舒席平山,道素志,论旧款,访丹法,语玄书,斯亦乐矣。何必富贵乎,去矣阳子,途乖趣别,缅寻此旨,杳若天汉,已矣哉,书不尽意。(《北齐书·祖鸿勋传》)

祖鸿勋,涿郡范阳人也。父慎,仕魏历雁门、咸阳太守,治有能名。卒于金紫光禄大夫,赠中书监、幽州刺史,谥惠侯。鸿勋弱冠与同郡卢文符并为州主簿。仆射临淮王或表荐鸿勋有文学,宜试以一官,敕除奉朝请。人谓之曰:“临淮举卿,便以得调,竟不相谢,恐非其宜。”鸿勋曰:“为国举才,临淮之务,祖鸿勋何事从而谢之?”或闻而喜曰:“吾得其人矣。”及葛荣南逼,出为防河别将,守滑台。永安初,元罗为东道大使,署封隆之、邢邵、李浑、李象、鸿勋并为子使。除东济北太守,以父老疾为请,竟不之官。后城阳王徽奏鸿勋为司徒法曹参军事,赴洛,徽谓之曰:“吾闻临淮相举,竟不到门,今来何也?”鸿勋曰:“今来赴职,非为谢恩。”转廷尉正。

汉 刘向 《说宛·敬慎》:“是犹秋蓬恶於根本而美於枝叶,秋风一起,根且拔矣。”
《北齐书·文苑传·祖鸿勋》:“一得把臂入林,桂巾垂枝,携酒登巘,舒席平山,道素志,论旧款,访丹法,语玄书,斯亦乐矣。”
唐 李白 《赠新平少年》诗:“一遭龙颜君,啸咤从此兴。”

年约20岁为州主薄,後为奉朝请、防河别将.守滑台,转廷尉正。辞官归裏,寄情山水。後任高阳太守。为官清正,为时人所称。信奉老庄思想,“企庄生之逍遥,慕尚子之清旷”(《北齐书·祖鸿勋传》),并把“庄生之逍遥”作为自己日常生活的实践:常孤坐危石,抚琴对水,独咏山阿,举酒望月,听风声以兴思,闻鹤唳以动怀。提倡以无事为贵的人生哲学。他说:“首戴萌蒲,身衣组祓。出艺粱稻,归奉慈亲,缓步当车,无事为贵,斯已适矣,岂必抚尘而游哉!”(同上)坚持庄子的“无用”哲学(见《庄子·山木篇》),认为最好的玉石最先被人取走,最香的桂枝最先被人采折,只有无为无事无用与後退才能终其天年。他说:“夫昆峰积玉,光泽者前毁;瑶山丛桂,芳茂者先折。是以东都有桂冕之臣,南国见捐情之士。斯岂恶粱锦,好蔬布哉,盖欲保其七尺,终其百年耳。”(同上)由主张无事为贵进一步发展为追求长生不死,以“访丹法,语玄书”为事。他说:“象由齿毙,膏用明煎,既览老氏谷神之谈,应体留侯止足之逸。若能翻然清尚,解佩捐簪,则吾於兹山庄,可办一得,把臂入林,挂巾垂枝,携酒登(山,献,左右结构),舒席平山,道素志,论旧款,访丹法,语玄书,斯亦乐矣,何必富贵乎?”(同上)认为象牙对人有用,象因此被人弄死;油膏能够照明,也因此被人煎熬或燃烧,有用有为导致自身的毁灭,把退处山林,寄情於道教的丹法、玄书当作最理想的归宿。《北齐书》卷四五、《北史》卷八三有传。

尝试论之:夫昆峰积玉,光泽者前毁;瑶山丛桂,芳茂者先折。是以东都有挂冕之臣,南国见捐情之士。斯岂恶粱锦好蔬布哉?盖欲保其七尺,终其百年耳。今弟官位既达,声华已远,象由齿毙,膏用明煎,既览老氏谷神之谈,应体留侯止足之逸。若能翻然清尚,解佩捐簪,则吾于兹,山庄可办。一得把臂入林,挂巾垂枝,携酒登巘,舒席平山,道素志,论旧款,访丹法,语玄书,斯亦乐矣,何必富贵乎?去矣阳子,途乖趣别,缅寻此旨,杳若天汉。已矣哉,书不尽意。

一旦

在我(居住的)县城西边,有一座像雕刻出来(像雕刻出来一样好看)的山。小山在宁静的远处,水很清、石头奇伟瑰怪,高高的山崖在四周围绕(匝:围绕,笼罩),有几顷肥沃的田地。原来我们家在这里有一座小房子,因为(兵荒马乱、乱世)损坏了,今天又开始(修建它)。用石头做成地基,凭借着树木做成房梁。藤萝生长在屋檐四周,(宇:屋檐)山泉顺着台阶流过,明月、青松、和风、绿草,和这座房子很好的映衬搭配着;太阳每天升起落下,白云自然的舒卷,小池塘水洼像星星一样(排列、散落)屋檐下的炊烟和天地间的雾气水汽共同舒卷;小园中的桃树李树,伴随松树柏树繁茂的生长。(我)偶尔卷起袖子,挽起裤管,趟过溪水,拄着手杖登上山峰,心胸悠然的直达九霄,身体轻快的要飞起来,(好像)悠悠然的忘记了我不在天地之间一样。

梁使将至,敕鸿勋对客。高祖曾征至并州,作《晋祠记》,好事者玩其文。位至高阳太守,在官清素,妻子不免寒馁,时议高之。天保初卒官。

特别

北齐 颜之推 《颜氏家训·风操》:“四海之人,结为兄弟,亦何容易。必有志均义敌,令终如始者,方可议之。一尔之后,命子拜伏,呼为丈人,申父友之敬。”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申父友之敬,企庄生之逍遥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