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为穿一条红裤子对做官吉利,上每谓绰曰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50 发布时间:2020-03-26
摘要: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赵绰性格耿直刚毅,而且宽厚仁慈。杨坚建立隋朝以后,赵绰被授予大理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网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赵绰性格耿直刚毅,而且宽厚仁慈。杨坚建立隋朝以后,赵绰被授予大理丞的官职。不久,因为他处理案件公平允正,通过考核,转为大理正,后来又为刑部侍郎。刑部是专门负责法律方面事情的部门。赵绰在自己的职位上也作出了很多的贡献。 隋朝在很长的一段时间里,盗贼屡禁不止,于是隋文帝打算加重惩罚的法律。赵绰知道这件事后,进谏说:陛下行尧、舜之道,应该多存宽厚。法律是让天下百 姓相信朝廷的东西,如果经常变更就会失信于民。隋文帝听后觉得非常有道理,于是就很高兴地接纳了他的意见,并鼓励赵绰说:你以后有什么意见,要如实地 对我说。赵绰也不负隋文帝所托,总是勇于进谏。 有一次,朝廷重臣萧摩诃的儿子萧世略在江南作乱,按照当时的法律萧摩诃应当连带受到 处罚,但是萧摩诃是陈朝投诚的主要将领,文帝为了安定降军的军心,想网开一面,于是说:世略年纪不满二十,能有什么作为?只不过他是名将之后,被人所逼 罢了。但是,赵绰坚决不同意不处罚他,连文帝也不能说服他,于是让赵绰退朝去吃饭,想趁这个空当赦免萧摩诃。赵绰知道文帝的心思,于是说:微臣奏上的 案子还没有断决,不敢退朝。文帝只好以请求的口气对赵绰说:您给朕一个面子,特别赦免萧摩诃好不好?赵绰也知道了文帝内心的想法,也就没再说什么, 让手下人放了萧摩诃,默默离开了。 虽然,隋文帝让他有话直说,但是赵绰为了依法办事,也曾多次冒犯文帝,有的时候文帝甚至以死威胁 他,但是赵绰就是不退让。当时在官场上流行一种迷信说法,以为穿一条红裤子对做官吉利,人称这种裤子叫利于官。刑部侍郎辛直也让妻子做了这么一条,自 己穿上上朝,结果没得吉利,反而招来非常大的祸害。隋文帝认为这是在搞巫蛊这是历代皇帝不能容忍的。汉武帝的时候,因为巫蛊事件,宫中受连累而死的人 非常多,连太子也不能幸免于难。所以隋文帝给辛直事件的定性非常严重,要把辛直处死,以警示其他的官员不要再这样做。就在这危急关头,赵绰想到的还是法律 的公正,他上奏说:皇上,如果依据法律处理,辛直没有犯死罪,你就不该这么处罚他。 这次,隋文帝一听就火冒三丈,索性就不再跟赵 绰讨论法律的事情了,愤愤地说:你可惜辛直,而不可惜你自己是不是?你如果硬想救他,与我对抗,连你也一起去死。都到了这步田地,赵绰还是毫不畏惧地 回答说:陛下可杀我,不可杀他!隋文帝听了,更加生气,心想:杀你就杀你,我有什么好惋惜的?于是,文帝命令手下将赵绰拉下去先砍了。武士随即动 手,把赵绰拖了出去。已经脱了赵绰的官服,就要行刑了,隋文帝让人去问赵绰:怎么样,你还不改变立场吗?赵绰凛然地说:我一心为了大隋的法律,甘愿 去死!没什么可后悔的,杀就杀吧! 隋文帝知道他这样说,拿他也没有办法了,气鼓鼓地拂袖而去。过了很长时间,内宫才传出命令:文帝不杀辛直,并且也把赵绰给放了。 还有一次,有人非法造钱,这种钱比官府铸造的要轻,被称为恶钱,混在市面上流通,扰乱正常的经济秩序。恰好有两个人在市场上以恶钱兑换好钱,被官员 抓获。隋文帝非常痛恨这种人,命令将二人统统斩首。这时赵绰听了消息又来了,他趋上前奏说:依法,这两个人应该受到打板子的处罚,斩首不合法律。隋文 帝一听很恼火,就冷冷地说:这件事跟你没有任何关系,你别给我瞎掺和! 赵绰却说:既然陛下认为我不愚蠢,让我在大理寺负责执法工作,现在陛下要乱杀人,怎么说不关我的事呢?我认为这在我的职责范围之内。 历代名臣奏议 隋文帝说:摇大树,摇不动,就该自己放弃。你不胜任这份工作就自动辞职好了。赵绰说:臣希望能感动上天的心,何况是摇动大树!这事我管定了。隋文帝听了更加气愤地说:人喝汤,太烫了,就该放下。难道你还想压倒皇帝吗?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赵绰无话可说了。但是,他只是愣了一会儿,身体却更往前靠一靠,没有要离开的意思。文帝看到他这样的举动,立即呵斥他为什么还不走。文帝又一次拂袖进入内宫,但随后还是传出命令,依赵绰的意见,没杀那两个人。 除此之外,赵绰多次惹恼了隋文帝,但是文帝对赵绰始终眷顾有加,还常常对赵绰说:为了爱卿,朕什么都舍得,但是爱卿的骨相不是富贵长久的命呀!果真如文帝所言,赵绰六十三岁就离开了人世。

赵绰,河东人也,性质直刚毅。在周初为天官府史,以恭谨恪勤,擢授夏官府下士。稍以明干见知,累转内史中士。父艰去职,哀毁骨立,世称其孝。既免丧,又为掌教中士。高祖为丞相,知其清正,引为录事参军。寻迁掌朝大夫,从行军总管是云晖击叛蛮,以功拜仪同,赐物千段。高祖受禅,授大理丞。处法平允,考绩连最,转大理正。寻迁尚书都官侍郎,未几转刑部侍郎。治梁士彦等狱,赐物三百段,奴婢十口,马二十匹。每有奏谳,正色侃然,上嘉之,渐见亲重。上以盗贼不禁,将重其法。绰进谏曰:“陛下行尧、舜之道,多存宽宥。况律者天下之大信,其可失乎!”上忻然纳之,因谓绰曰:“若更有闻见,宜数陈之也。”迁大理少卿。故陈将萧摩诃,其子世略在江南作乱,摩诃当从坐。上曰:“世略年未二十,亦何能为!以其名将之子,为人所逼耳。”因赦摩诃。绰固谏不可,上不能夺,欲绰去而赦之,固命绰退食。绰曰:“臣奏狱未决,不敢退朝。”上曰:“大理其为朕特赦摩诃也。”因命左右释之。刑部侍郎辛亶,尝衣绯裈,俗云利于官,上以为厌蛊,将斩之。绰曰:“据法不当死,臣不敢奉诏。”上怒甚,谓绰曰:“卿惜辛亶而不自惜也?”命左仆射高颎将绰斩之,绰曰:“陛下宁可杀臣,不得杀辛亶。”至朝堂,解衣当斩,上使人谓绰曰:“竟何如?”对曰:“执法一心,不敢惜死。”上拂衣而入,良久乃释之。明日,谢绰,劳勉之,赐物三百段。时上禁行恶钱,有二人在市,以恶钱易好者,武候执以闻,上令悉斩之。绰进谏曰:“此人坐当杖,杀之非法。”上曰:“不关卿事。”绰曰:“陛下不以臣愚暗,置在法司,欲妄杀人,岂得不关臣事?”上曰:“撼大木不动者,当退。”对曰:“臣望感天心,何论动木!”上复曰:“啜羹者,热则置之。天子之威,欲相挫耶?”绰拜而益前,诃之不肯退。上遂入。治书侍御史柳彧复上奏切谏,上乃止。上以绰有诚直之心,每引入閤中,或遇上与皇后同榻,即呼绰坐,评论得失。前后赏赐万计。其后进位开府,赠其父为蔡州刺史。时河东薛胄为大理卿,俱名平恕。然胄断狱以情,而绰守法,俱为称职。上每谓绰曰:“朕于卿无所爱惜,但卿骨相不当贵耳。”仁寿中卒官,时年六十三。上为之流涕,中使吊祭,鸿胪监护丧事。有二子,元方、元袭。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以为穿一条红裤子对做官吉利,上每谓绰曰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