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王大惊,原来朝中先得了程知星赍到行在玉函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85 发布时间:2019-10-02
摘要:忠臣义士万古流芳 烈媛贞姑千秋表节 帝旨赐谥殉难臣 天缘配合守贞女 燕王杀千百忠臣 教坊发几多烈女 且说刘璟见月君升天,感叹一番,退兵在河间地方,还指望着建文回銮,进讨灭

忠臣义士万古流芳 烈媛贞姑千秋表节

帝旨赐谥殉难臣 天缘配合守贞女

燕王杀千百忠臣 教坊发几多烈女

且说刘璟见月君升天,感叹一番,退兵在河间地方,还指望着建文回銮,进讨灭燕。不意奉到相府密札,召请还朝。刘元帅遂将兵符交与谭监军,止带小皂旗,星夜驰至阙下。原来朝中先得了程知星赍到行在玉函,是令大臣转奏帝师,说圣意决不回銮。即刻又得了帝师封谕二绝句。举朝大惊。所以召刘元帅来商议。文武诸臣佥同在行殿启发玉函视之,乃是一首七言绝句,诗云:

奎道人的咒法已经练成,又凑巧遇了一场大雨,就说是亲见上帝求来的,燕王甚是信服。只待秋凉,要兴师来侵济南。

建文皇帝从神乐观登舟,龙潜而去,唐赛儿正兴义师南下勤王,而燕王已自登基,乃是同一日之事,作者一枝笔并写不得三处,而今鲍师回来,说及杀戮忠臣,妻女发下教坊,少不得要叙个原委出来。当燕王初入金川门时,部下有上将百员,雄兵十万,正所谓喑哑而山岳崩颓,咤叱则风雷涣散。乃有一官员,须发倒竖,拦住马首,厉声大骂曰:“汝这反贼,敢大胆犯阙耶?”奋拳前击,几乎把燕王摔下马来。众军士刀斧齐上,头已落地。但见腔子内一道白气冲天,并无点血,一个没头的死尸,挺立在前。燕王大惊,讯是何官,有认识者对曰:“铁面御史连楹。”燕王引马避之而进。就有一位俯伏道左,三呼万岁的,是兵部尚书菇常,第二人是吏部侍郎蹇义。其余共有百员,当世知名,正史所载者,是:

杖锡南游岁月深,山云水月任闲吟。 尘心消尽无些子,不爱临轩万虑侵。

不意夏末秋初,疫痢大行,兵民交困。虽然救得旱灾,收成也只小半,国用尚且不足,岂能劳民动众!眼见得不能显他的本事,甚为没兴。

户部尚书王纯 工部尚书郑赐 户部侍郎夏原吉 礼部侍郎黄福 兵部侍郎刘俊

程知星举手道:“家君夜观干象,见太阴星移位,女虚分野,王气潜消。又卜得‘涣’卦,亦是解散之义。当日帝在神乐观时,曾卜得‘坤’卦,正是太阴承天之候,也就断定龙战于野,阴阳皆不能相胜,终归涣散的,若逆数而行,必致大凶。因此圣意遂决,率笔写了这诗。临时时,家君命星夜赶路,恐不及再见帝师了,果然应验若此。”吴太师道:“燕藩未反时,尊公豫言必反,而今焉得有错!”忽报荆门开府姚襄飞奏密本,吴太师亦即同诸臣启视云;吕军师同着大将刘超驾一小舟,不知去向。次日,道臣沈珂亦挂冠而遁。众文武齐声道:“此无疑是军师也豫知帝师升天,英雄之见,大略相同。”吴学诚拊心道:“噫,天数若是乎?我即于今日往诣行在,君臣生死一处。”刘璟扬言道:“在外开府将军处均宜行文知照,听其自处。我辈各行己志可也。”

来春建文七年,燕、齐地方又复大旱。在月君所仗的大士杨枝,得些甘雨,全蠲赋税以救灾民。至燕之奎道人,他又会造出一片欺人的话,说五湖四海龙君奉上帝王旨,将湖海都封禁了。燕王也只得委之劫数。幸而辽东。山西地方,皆得丰收,燕王便令勋戚家各助资财,移粟救灾。又幸海运漕米到来,平粜于民,稍稍支持。然辗转沟壑者亦复不少。是以两家罢兵息民,各守边界。

刑部侍郎刘季箎 工部侍郎古朴 翰林学士董伦 侍讲王景 修撰李贯

于是曾公望收了玉圭,王琎卷了圣容。诸臣皆暂归邸第,整理毕,复聚在阙下,大恸一番,出朝而散。独有小皂旗睁目大呼者三,即拔剑自刎。时董、宾二老将军皆先去世,董翥、宾铁儿正要同扶父柩还葬,遂将小皂旗棺殓,载之而去。

至建文八年,济南地方始得丰登。吕军师会同高军师,合具一疏:一请追谥殉节诸臣,一请赐赠阵亡将佐,一请尊崇孔子先师,一请尊崇群真天爵,一请敕封护国诸神。疏上,月君批示云:

修撰胡靖 编修杨荣 编修杨溥 编修吴溥 吏科都给事胡濙

今将诸臣踪迹悉志于左:

卿等奏请五款,皆系崇德报功之大典。但帝位未复,大典先行,是否洽于舆论?六卿诸大臣金议奏复。

兵科都给事金幼孜 吏部郎中方宾 礼部仪制司郎中宋礼 御史尹昌隆 吴府审理杨士奇

晋爵太师、前翰林院编修、充平燕军师程济,

两军师约齐诸大臣,于行殿午门定议:孔子先崇徽号,诸臣先赐爵谥,神灵先加敕封;其一切表墓建庙、释菜祭飨礼文,俟皇帝复位之日举行。议上,帝师批示云:

待诏解缙 桐城令胡俨

晋爵太傅、前监察御史叶应贤,原名希贤,

孔子躬膺道统,建中立极,为万世帝王之师。乃历代褒封公伯,元朝易以王爵,至今因之。是欲以孔子为臣,非礼也。宜尊为先师,孤家首当谒庙。其赠爵、谥号诸款,仍会同拟议允当,奏请定夺。

时正大内火势冲天,燕王问:“是谁放的火?”以上迎降诸臣,咸奏是建文烧宫自焚,遂拥护燕王,径诣奉天殿登基即位。先下令清宫三日,杀戮妃嫔阉寺人等几尽,然后视朝,命廷臣公举素有品望、为士民信服者,草登基诏书布告天下。群臣正因文渊阁博士方孝孺独自一个,斩衰麻衣,号于阙下,憾其所为,就共荐于燕王。早有卫士伍云擒缚至陛。燕王亟命解释,降榻慰之曰:“朕法周公以辅成王,先生毋自苦。”孝孺张目叱曰:“成王安在?”王曰:“伊自焚死,非朕之故。”曰:“曷不立成王之子?”燕王又从容谢之曰:“国赖长君,且系朕之家事,先生可以勿与。”令左右给笔札,请方先生草诏。

晋爵太保、前吴王府教授杨应能。

诸大臣李希颜、王琎梁田玉、吕律、高咸宁、冯傕、赵天泰、周辕、铁鼎、刘璟、胡传福、刘超、黄贵池等,公议殉难诸臣爵谥,开列于左:

孝孺大书“燕贼反”三字,掷笔于地,且哭且骂。燕王大怒曰:“汝不念及九族乎?”孝孺厉声曰:“便是十族,你也逃得‘燕贼反’的三个字!”以手指着燕王,声愈烈而骂愈毒。燕王反笑曰:“看你能骂否!”令卫士以利刃刔公之口脗,直至两耳根尽处,立拿公之家属。而妻郑氏夫人与二女,皆先缢死。

叶、杨二公,从帝微行十年,同时病卒,葬在滇中之浪穹山,帝手笔题曰“两忠之墓”。嗣后随驾,止济一人。

原佥都御史景清,赠太傅,谥忠威公;原兵部尚书铁铉,赠太师,谥忠武公;原监察御史连楹,赠少师,谥忠烈公;原文渊阁博士方孝孺,赠太傅,谥忠肃公;原大理寺少卿胡闰,赠太师,谥忠端公;原监察御史高翔,赠太傅,谥忠介公;原礼部尚书陈迪,赠太师,谥忠贞公;原刑部尚书暴昭,赠太傅,谥忠直公;原佥都御史司中,赠太保,谥忠毅公;原礼部侍郎黄观,赠太傅,谥忠靖公;原户部侍郎卓敬,赠太傅,谥忠清公;原金都御史周,赠太保,谥忠熹公;原副都御史练子宁,赠少师,谥忠定公;原刑部尚书侯泰,赠太保,谥忠简公;原兵部侍郎陈植,赠太傅,谥忠正公;原副都御史茅大方,赠太保,谥忠敏公;原户部侍郎郭任,赠太傅,谥忠襄公;原兵部尚书齐泰,赠太保,谥忠愍公;原巡方御史王彬,赠少傅,谥忠宣公;原刑部郎中王高,赠少保,谥忠格公;原大理寺丞刘端,赠少保,谧忠节公;原监察御史谢昪,赠少傅,谥忠惠公;原监察御史王度,赠少保,谥忠悼公;原监察御史董镛,赠少保,谥忠哀公;原给事中戴德彝,赠少傅,谥忠穆公;原监察御史魏冕,赠太子太师,谥忠悫公;原大理寺丞邹谨,赠太子太保,谥忠勤公;原大常寺少卿卢原质,赠太子太傅,谥忠安公;原监察御史巨敬,赠太子少师,谥忠献公;原国子监博士黄彦清,赠太子少傅,谥忠慎公;原太常寺卿黄子澄,赠太子少保,谥忠缪公;原北平布政使张昺,赠吏部尚书,谥贞毅公;原北平金事汤宗,赠副都御史,谥贞节公;原燕府长史葛诚,赠通政使,谥贞襄公;原辽府长史程通,赠大理寺卿,谥贞愍公;原苏州府太守姚善,赠兵部尚书,谥忠桓公;原徽州府太守陈彦回,赠兵部待郎,谥忠懿公;原袁州府太守杨任,赠兵部侍郎,谥忠康公;原候补知府叶仲惠,赠工部侍郎,谥文襄公;原松江府同知周继瑜,赠副都御史,谥忠僖公;原乐平县知县张彦方,赠副部御史,谥忠成公;原青州府教谕刘固,赠太常寺卿,谥文介公;原漳州府教谕陈思贤,赠光禄寺卿,谥文节公;原太学生方孝友,赠文林郎,谥文贞先生;原青州庠生刘国、原漳州府诸生伍性原、陈应宗、林珏、曾廷瑞、吕贤、邹君默,以上诸生皆赠文林郎,谥贞定先生。

遂夷公之九族既尽,又屠公之门生朋友廖镛、林嘉猷等,凑成十族,计八百七十有三人。然后磔裂孝孺,并燔其祖宗坟墓。

太师吴学诚,原官侍讲。

又议赠殉节诸臣爵谥:

公之弟孝友临刑,见公含泪一顾,乃口占一诗云:

太傅赵天泰,原官编修。

原修撰王叔英,赠吏部尚书,谥文忠公;原工部待郎张安国,赠太傅,谥忠节公;原监察御史曾风韶,赠兵部尚书,谥忠靖公;原兵部郎中谭翼,赠兵部侍郎,谥贞介公;原给事中黄钺,赠刑部待郎,谥烈敏公;原纪善周是修,赠礼部侍郎,谥文节公;原编修王良,赠礼部待郎,谥文贞公;原刑部侍郎胡子昭,赠太子少保,谥靖节公;原吏部侍郎毛泰,赠太子少师,谥清节公;原给事中韩永,赠工部侍郎,谥端介公;原给事中叶福,赠户部诗郎,谥端烈公;原给事中龚泰,赠兵部侍郎,谥襄烈公;原御史邹朴,赠副都御史,谥贞定公;原御史林英,赠副都御史,谥忠介公;原太常少卿廖昪,赠吏部侍郎,谥贞襄公;原佥都御史程本立,赠吏部尚书,谥清节公;原刑部主事徐子权,赠刑部待郎,谥襄节公;原礼部侍郎陈性善,赠太子少师,谥襄烈公;原大理寺丞彭与明,赠兵部侍郎,谥节愍公;原中书舍人何申,赠太仆寺正卿,谥襄贞公,原浙江臬司王良,赠刑部尚书,谥忠襄公;原济南参军高巍,赠按察司廉使,谥宣节公;原都司断事方法,赠按察司副使,谥贞宣公;原沛县知县颜伯玮,赠布政司参政,谥哀烈公;原教授刘政,赠布政司参议,谥安节公;原教谕王省,赠按察司佥事,谥文节公;原东平州吏目郑华,赠奉直大夫,谥贞愍公;原燕山卫卒储福,赠都指挥使,谥昭节将军;原浙东临海樵夫,赠号荩忠逸民。

阿兄何必泪潸潸?取义成仁在此间。 华表柱头千载后,忠魂依旧到家山。

太保梁田玉,原官秋曹。

又议赠阵亡死难诸武臣封爵:

却说这个登基诏书,凡属在廷诸臣,皆系进士出身,原是人人做得来的。燕王只因自己反叛,僭号登基,所以要求一位端方有望的名臣,借重他的笔墨,以掩天下人之耳目。素闻得大理卿胡闰文章品节与方孝孺相埒,询之群臣,又奏“彼亦倔强,须以天威临之。”燕王笑曰:“焉得有第二个方孝孺不怕夷十族的?”即遣中使召闰至陛。公身衣衰经,哭声震天,大骂曰:“我岂从反贼草诏耶!”燕王恚甚,命武士以金瓜击落其齿。

少傅郭节,

都督瞿能,赠威武大将军、威武侯;越侯俞通渊,赠襄武将军、襄武公;指挥使张皂旗,赠勇烈冠军将军;都指挥使卜万,赠昭勇将军;都督宋忠,赠昭节侯;都督余炖,赠扬节侯;都指挥彭二,赠奋武大将军;都指挥谢贵,赠壮威将军;都指挥崇刚,赠扬威将军;指挥卢振,赠宣武将军;骁骑指挥庄得,赠奋威将军;骁骑指挥楚智,赠奋勇将军;指挥使马宣,赠扬武将军;镇抚司牛景先,赠勇略昭节将军;指挥彭聚,赠宣威将军;参将宋垣,赠宣节将军。都指挥张安,赠靖节将军;以上殉难死节文、武诸臣,凡妻女子媳同死者,其夫人皆封赠贞烈郡君,女为贞姑,子赠郎官,媳为贞孝孺人;即婢妾亦有封号。

齿尽击去,骂犹不绝。乃乱捶杀之,以灰蠡水浸脱其皮,剥下来揎之以草,仍旧缝作人形,悬于武功坊示众。抄提全家及亲党二百十有七人,尽行屠戮。唯公一幼子传福,将死系狱。夫人王氏临刑,有周岁女孩自怀中堕地,为刽子手提去,没入功臣之家。

少保宋和,

又议崇女真诸位仙师徽号:

于是燕王又命群臣公举一人草诏,且下令曰:“凡恃有才望不属草者,方、胡为榜样。”群臣奏曰:“监察御史高翔名重海内,可以属草。”燕王姑令召之。有顷,翔亦丧服至,背立,厉声大骂曰:“我腕可断,我首可碎,反贼之诏不可草!”燕王大怒,即拔剑挥为两段。夷公之宗族,又发公之祖先丘墓,杂犬马骨烧之,扬其灰于圂厕。不得已,乃命翰林院修撰胡靖草诏。初,靖与编修王艮比邻而居,曾约同殉国难。艮方服毒时,闻靖呼其仆曰:“外已大乱,尔等可看猪,毋使逸出。”仆人皆不应,乃白呼猪与之食。艮叹曰:“一猪不舍,宁舍命乎?”

大冢宰程亨,原官检讨。

第一位曼陀尼,大乘微妙自在神通卫国大禅师尊者;第二位鲍道姥,太上玄元至神至化护国大仙师天尊;第三位聂隐娘,通神入化飞剑祛魔镇国大仙师;第四位公孙大娘,神威震远灵剑诛邪辅国大仙师;第五位素英,玄真清化通灵妙道仙师;第六位寒簧,玄微冲化通神妙道仙师;范飞娘、满释奴、女金刚,皆封女冠军仙使;女秀才、老梅、回雪、柳烟,女宣军侍使。

于是人称曰“呼猪状元”,以所草之诏,亦称为“呼猪状元之诏”。而诏书内称述天命,褒扬圣德,十分阿谀。燕王大喜,即遣官分颁各剩有佥都御史司中、刑部尚书暴昭闻知,不约而同,赴阙痛骂,武士执之以献。司公咬碎钢牙,指着燕王骂曰:“汝乃大明之反贼,焉敢称为诏书!这帝位是汝篡的么?”燕王喝令卫士将公牙齿箝尽,又以铁帚刷扫肤肉;糜烂至断筋露骨而死。

大司徒刘仲,

又议褒崇诸位显神徽号:

暴公大呼曰:“我为高皇帝之臣,汝为高皇帝之贼!我今日与司中同死,去见高皇!”以手指两班文武曰:“不与这等狗彘不食之徒同生也!”燕王又羞又忿,怒目如炬,喝令以尖刀刺入口中,剜公之喉,又崿公之手足。而公毒骂益甚,复断其腹,细锉死尸。二公并夷三族。又有监察御史五人,齐约诣阙,放声痛哭,大骂“燕王反贼”。一巨公名敬,剐死赤族;一董公名镛,腰斩,女发教坊,屠及姻党二百三十余人;一谢公名矟,死于拷掠,妻韩夫人与四女皆发教坊,一幼子名小咬住,下锦衣卫狱;一甘公名霖,一丁公名志,均弃市。

大司寇何洲。

文曲星景清,封为显威讨逆佑国公,立庙;都城隍铁铉,封为显灵靖逆福国公;开封府城隍唐夔,封为忠正直亮顺天安民化逆侯;皂旗将军,封为显威荡寇伯。

又礼部尚书陈迪,工部尚书侯泰,皆奉命督理军储在外,俄闻京都失守,燕王颁下登基诏书,二公地方各别,恰好先后至京,访问帝之所在,为羽林军执见。燕王叱迪公曰:“汝曾劾朕者耶?今天命在予,更有何说?”公骂曰:“太祖高皇帝即天也,汝乃逆天之贼。我曾受高皇顾命,特来讨贼!”侯泰亦同声辱骂。忽午门卫士执数人至前曰:“是二人之子弟,在外号哭。”燕王冷笑曰:“我有法处汝!”令割迪公之子凤山耳鼻,纳入公口曰:“好吃否?”公曰:“忠臣孝子之肉,有何不好!”唾而大骂。燕王即令武士拽公至阙下,与四子同磔,夷及三族。侯公子弟并斩,抄灭全家,妻曾夫人发下教坊。陈迪公死后,衣带中有诗云:

以上旧臣八人,或入蜀,或之楚,或游吴、越,或适滇、黔,各去寻访行在。

又议尊崇孔子曰:“参天赞化、建中立极、至诚至圣、百世帝王师。”

三受天皇顾命新,山河带砺此丝纶。 千秋公论明于日,照彻区区不二心。

少师李希颜。原官赞善。

疏上,月君韪之。于建文九年春正月,择吉释菜于国学,月君冕旒衮裳,一如弟子拜师之礼。又遴委宋和、卓孝为使,赍建文帝诏,至曲阜县阙里圣庙,恭上夫子徽号。时当仲春之候,月君发手敕一道,谕大宗伯云:“建文四年,孤家所救殉难忠臣之女,今皆待字。已令司天监择定吉日,拟将忠臣之女,配合忠臣之子。贮名玉瓶,令其拈着自取,方为天作之合。卿其召齐诸忠臣子率赴阙下,并选郎官二员,入廷赞礼。”又发手敕一道,令女秀才往召诸忠臣之女。

燕王又闻礼部侍郎黄观征兵江上,而其家属住在京邸,遂先收公之妻翁夫人与二女,发配象奴。公之夫人多智慧,即脱钗钏,佯哄象奴去质酒肴,便携其二女与婢妾辈共赴淮清桥水中而死。又发缇骑去拿黄侍郎时,而公已先一日具朝服东向再拜,自投于罗剎矶下矣。缇骑只得公蛛丝棕帽以献,燕王命束草象公之形,戴之棕帽,细细锉碎,以当凌迟,并籍其家,连及姻党百余人,谪配边戍。时有逢迎小人,密告建文尚在,户部侍郎卓敬、副都御史茅大方等潜谋复位。燕王立发宫校锁拿解京,亲自勘问,叱卓公曰:“尔当日密奏建文,要徙朕于南昌,今朕受天之命,得膺大宝,尔尚敢为逆么?速供出同谋诸人来!”敬与大方厉声齐应曰:“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普天皆同心也。”燕王令下法司,道衍从旁怂慂曰:“速杀之,毋庸再鞫。”即将二公骈斩于市。大方三子同时受戮,妻张夫人发教坊司,两孙添生、归生尚在童稚,皆囚于狱。卓公以为首论,夷三族。又连及户部侍郎卢迥、给事中陈继之,皆责问不屈,含笑受刃而死。茅公于燕师南下时,曾有诗遗于淮南守将梅殷,当时争诵之,今寻于此:

先因老病致仕,仍遁居于夹谷。

至期咸集,月君御东殿。先是大宗伯王班同赞礼郎官及诸忠臣之子朝谒,次系诸夫人与小姐辈,皆行礼已毕。殿中设龙案,上列七宝红玉瓶,赞礼官备写忠臣子之姓名,贮于瓶内,旁设玉着一双。范飞娘遍请诸位小姐,次第将玉着自向瓶中挟取,在阄天缘。

幽燕消息近如何?闻道将军志不磨。 纵有火龙翻地轴,莫教铁骑过天河。 关中事业萧丞相,塞上功勋马伏波。 老我不才无补报,西风一度一悲歌。

少师王琎。原官宁波郡守。

第一是铁兵部公讳铉之长女絪娘,阄得金都御史景公讳清之子,名星,字丽天。第二是谢御史讳升之女,阄得金都御史周公讳璇之子,阿蛮儿,名小处。第三是户部侍郎郭公讳任之长女,阄得司金都讳中之子,名韬,字天策。第四是郭公之次女,阄得姚太守讳善之子,名襄,又名勤王。第五是董御史讳镛之女,问得大理寺卿胡公讳闰之子,名传福。

副都御史练子宁变易微服,追寻乘舆,路由临安,为指挥刘杰擒献阙下。子宁见燕王,睁目裂眦,恶声辱骂。燕王令断其舌,子宁手探舌血,大书于地曰:“反臣逆子。”燕王忿极而颤,立命寸磔,屠公之九族,又九族亲家之亲,被抄没谪戍死者,不啻千余人。

祝发为僧,去游五岳。曰:“帝尚披缁,何况臣子。”少监王钺从之去。太监周恕先数日已卒。

却说第六是铁公之季女柔娘,与伊姊附耳私语,逡巡不前。飞娘与絪娘掖之到龙案前,勉强将王着向瓶中挟起迭成同心方胜红绫一撸絪娘代为展看,递与柔娘。可霎作怪,殿上忽起阵旋风,刮到柔娘身边,卷得绣裙乱涨。柔娘将纤纤玉指,去掩衣袂,脱下手中方胜,被风刮将起来,在殿中盘旋荡漾,宛如一片明霞,轻轻的飘出殿外,飞向空中,不知何方去了。月君道:“奇哉!”问是谁名字?柔娘含羞不语,范飞娘代奏:“是刘超。”月君道:“此非姻缘也。”随问絪娘:“孤家看尔妹光景,必有隐情,可速奏闻。”柔娘把辣絪娘衣襟一扯,是要姐姐不说之意。絪娘道:“帝师之恩,同于父母,岂可隐而不告?”

又佥都御史周璇,与礼科给事戴德彝,以扈从不及,追访行在,为兵校盘获,械至京师。燕王素识璇,冷笑而叱曰:“汝曾为燕山卫经历,奏朕谋反,今日不怕碎尸万段么?”公亦冷笑而对曰:“汝前日谋反未行,就是我一人敢言,今者谋反已成,天下后世,也没有一人不骂你反贼的。”燕王咬牙切齿,喝令乱棒打死。搜拿家属宗党,时先已远遁,公妻王夫人又早吞金自毙,止获一小奚奴,名曰蛮儿,实公之少子也。蛮儿自幼聪颖而且有膂力。谬称鬻身于周氏,因系于狱。德彝临刑曰:“我生不能讨贼,死有余憾!”公已无妻氏,只有寡嫂项夫人家居,料必有赤族之祸,乃藏德彝二子于山中,令家人尽行逃匿,并烧族谱,独自留家。及校尉至,一无所得,械项氏入都,受尽烙略惨毒之刑,至于遍体焦烂,竟无一言而死。

太保金焦,原官刑部侍郎。

遂向前奏道:“妾妹于上元诞日,偶得一梦,于杏花下遇一书生,两情相慕,年亦十五岁,系同时诞生,拜为夫妇。又订三年后中了探花,方行亲迎之礼。妹子向妾云:‘若不得此书生,则终身不嫁,愿随帝师学道。’”月君曰:“此必有其人也。”即传旨,令人分头向文武诸臣家内,问有公子十五岁者,即刻召来。

监察御史魏冕,与大理寺丞邹瑾,在建文时,憾徐增寿与燕潜通密信,倡率廷臣共殴于朝,又力请于帝诛之。及燕兵入金川,二公皆自杀。至是拿问家属,尽灭其族,死者九百余人。

大司寇冯?,原官刑部司务。

那时刘超因母亲年周六十,于旧岁从临清接至济南邸第。

同邑御史邹朴,与二公善,亦不食死。

大司徒梁良玉,原官中书。

超之侄儿名炎,也随祖母而来,得了谕旨,如飞趋至阙下。时公子纷纷来者,共有二十余人。月君召人殿内,令满释奴逐个引向柔娘面前,好像官府点名,从东至西过去。落后方是刘炎,柔娘凝眸一视,两脸微红,双鬟略侧,羞涩之中,带有思慕之致。刘炎却呆呆的站住,端详一会,方走过去。月君随问刘超:“汝侄儿年岁几何?何月、日生的?”刘起应道:“是十五岁,正月十五日亥时。”月君道:“汝去问:今正月间有无梦兆?可据实奏来。”刘炎随自趋向前,把梦中曾与此小姐结为姻缘,备陈一遍,与絪娘所言无异。月君道:“汝说三年后中探花一语,是何解说?”刘正道:“这个连小子也不知,大约是梦中呓语了。”月君道:“不然,将来亦必有应者。”

时兵部尚书齐泰、同监察御史林英,征兵于广德州,冀图兴复,而太常卿黄子澄走至吴门,欲潜往日本国借兵,均被捕获。齐、黄并腰斩,屠九族,妻女及妹悉发教坊。林英先自经死,妻宋夫人系于狱,亦自毙。而有合家从容殉国者,如工部侍郎张安国与妻贾夫人,乘舟入太湖,命榜人凿沈于中流,曰:“舍却此水,无我葬身之处。”又修撰王叔英与其夫人金氏,同缢于吴门之玄妙观银杏树下,有二女年方及笄,俱赴井死。公衣襟上有数语云;“生既久矣,未有补于当时;死亦徒然,庶无惭于后世。”又监察御史曾凤韶,当建文皇帝祝发时,请从出亡,帝以其名重,难掩耳目,勉麾之去。回家属其子公望曰:“汝图报国!”即自杀,妻李夫人亦缢死。兵部郎中谭翼,朝衣朝冠,端坐小阁,令家人从下举火自焚。妻邹夫人,子谨,皆自尽。又孑身殉国者,衡府纪善周是修,入国学,拜孔子毕,然后自经。晋府长史龙镡,服毒而死,其冠中有自书赞云:“捐生固殒,弗事二主。别父与兄,忍恸肝腑。尽忠为臣,尽孝为子。二端于我,归于一所。”再有兵科给事龚泰奉命巡城,刑科给事叶福协守金川门,见李景隆迎入燕王,大骂:“内应外合的逆贼!”二公均触石死于城下。

大司空黄直,

随令移到御案六张,案上都摆列着龙凤金花烛六对。有旨:景星督师沂州,除铁铉长女娘不行礼外,余皆交拜成婚;并赐合甘御酒三卮。于是五位公子向上谢恩。范飞娘扶了谢小姐,女秀才扶了董小姐,满释奴、老梅婢扶了郭侍郎两位小姐,各立在公子下首。惟柳烟、回雪二人扶柔娘小姐,不肯那步。月君道:“孤已知之,今与汝二人先应佳梦,待三年后中探花,然后结禴可耳。”于是柔娘含羞向前,与刘炎并立,共成五对。

又有讹闻帝驾已崩而殉节者,太常少卿廖矟,闻报痛哭,与家人诀曰:“我既不能救国家之难,分宜一死以随圣主。”遂仰吭而死。又编修王艮,亟沐浴衣冠,北向叩首,三呼圣主,从容饮鸩而卒。外有殉节于途路者,如佥都御史程本立,出为江西副使,已行两日而闻国变,即缢死于邸舍。刑部主事徐子权,已告假出都,行至半途矣,恸哭赋诗,有“翘首谢京国,飞魂返故乡”之句,随自经于邮亭。又中书舍人何申,奉使在外,于荆门道左,适逢燕王诏使经临,不胜惨伤,拊心呕血而卒。又户科给事韩永,久在林下,燕王有命复其官,永笑曰:“我乃王蠋,何以官为?”即自杀。再有通政司参政郑居贞、吏部侍郎毛太亨、礼部侍郎黄魁,皆殉节于家。又宾州牧蔡运、东平州吏目郑华等,各尽节于官署。其誓死不屈者甚众,史皆失之。后人有诗曰:

都宪御史王资,

赞礼官赞礼,齐齐交拜已毕。司韬、姚襄、蛮儿、胡传福与四位小姐,各饮了合卺御酒。月君命撤龙凤烛、并宫锦灯笼各十二对,香车四乘,公子、小姐同坐于内,送归邸第。其刘炎与柔娘,不饮合卺,分送回家。真个过了三年,刘炎十八岁,中了第三名进士,方娶柔娘成亲。因其大小登科,先有异梦,人遂目为“探花郎”。自宋朝设科以来,但有殿元之称,其余皆名进士。“探花”之称,自刘炎始。

椒房一举火,凤驾已无音。 五百同仇士,三千殉国心。 金门血肉烂,玉殿鬼魂侵。 更惜坚贞女,香名万古忱。

晋衔大司空灵台正王之臣。原官钦天监正。

看书者要知道:刘姓与铁氏,原有秦、晋之缘,所以阄着刘超,被风刮去,牵引他侄子出来。此乃天成的一段佳话,别的传奇,兹不复叙,且演下回。

尚有外郡官员起兵勤王讨贼者。苏州府太守姚善,敦请高士钱芹为行军祭洒,进士俞贞木为行军司马,率乡勇数千,已至丹阳。时燕王募公首级,爵三品,赏千金,竟有千户陈斌、许忠等,潜构奸谋,以富贵耸动其众,随于夜半鼓噪倡乱,公披衣出帐安慰,误为贼所执。俞贞木率百人赴救,亦被擒。唯钱芹微服脱去,许忠等搜寻不获,遂将公与贞木解至阙下。燕王叱公曰:“若一郡守,竟敢举兵抗朕么?”姚公善发尽冲冠,厉声应曰:“我生不能斩汝之首,死当为厉鬼戮汝之魄!”燕王震怒,命断其舌,剜其心,抽其筋,碎剐而死,并屠戮全家。

以上旧臣六人先后去世。均有谥号。

古典文学原文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联网,转载请注明出处

俞贞木亦以死殉。时钱芹返在金陵,潜收公与贞木之骸骨,不知所之。姚公有友黄钺,曾为给事中,誓同许国,闻公殉难,乃登参川桥,酹酒恸哭,西向再拜曰:“我忍独生,背君负友乎!”遂跃入水。时家人俱已窜伏,公友杨福,日夜泣于桥侧,捞尸不得。越数日,公尸忽自出,端立水中,福以礼葬之,弃家逃去。

方外宗伯兼迎銮使钱芹。曾从苏州府太守姚善起兵勤王,为行军祭酒。

又乐平县尹张彦方兴起义师,与燕兵战败自刎,燕王令暴尸于谯楼。大暑经旬,肌容润泽如生,无一蝇蚋来集,父老窃尸葬之。燕王按户抄捉,多自尽于彦方墓前乃止。袁州太守杨任暗募勇士,谋求旧君以图大举,未发而事泄,被同僚擒送至京,磔于市曹。子礼益枭斩,并夷全族,亲戚庄毅衍等百余家,皆戍边徼。徽州府太守陈彦回、松江府同知周继瑜,各募义勇,合兵进讨,被燕将朱能、丘福等生擒以去,皆凌迟处死,抄洗全家。陈公之妻屠氏,发入教坊。蓟州镇抚司曾浚起兵讨燕,为部下所杀,献首于燕。又有宁波府太守王琎募兵勤王,渡江至临安,为守将邀截混战,不克而遁。

访求行在,卒,葬于荆门山中,有谥。

燕王见人心不服,乃谋于道衍曰:“京中大势虽定,其奈草野兴兵反乱者甚多,恐为患不小,须豫以制之,计将安出?”

大宗伯周辕,系殉节衡府纪善、谥文节公讳是修之子。

道衍即取笔在砚上,疾书百来个“杀”字,说:“草野怕他恁么?只这建文的人拿一个,杀一个,凡其子若孙,皆永远禁锢,则无倡首之人,更有何患?”燕王深善其言,严行各省郡县,凡在建文时做过官者,每月朔日按名查点,不许离家出外,子孙亦不许应举出仕。又先经挂冠遁去者,内外官员计五百四十余人,饬令所在有司,搜拿家口,并悬赏格,召人首告,有藏匿者以谋叛论,知情不举者一体坐罪。

大司马胡传福,系殉国大理少卿、谥忠端公讳闰之子。

有户部侍郎郭任,设建文帝位于家,朔望朝贺,曰:“君在,臣未敢死也。”为有司侦知,密奏燕王。立发缇骑拿解,与长子经对面受刑,少子金山保拷掠下狱,三女皆发教坊。又大理寺丞刘端、刑部郎中王高,早同弃官,访求乘舆所在,为人出首被获。燕王曰:“汝等潜逃,意欲何为?”端与高齐应曰:“存其身以讨贼。”燕王令割下二人鼻子,笑曰:“如此面目,还成人否?”端、高齐骂曰:“我犹有面目,即死可见高皇帝。汝反贼有何面目见人耶?”燕王惭忿之极,令割其舌,剜其眼而杀之,并将二公妻子发配边塞。诚意伯刘公之子,长名璟,次名璇,挂冠家居,燕王罪以逃叛,逮至京师。璟抗言曰:“造反者是殿下,怎说我等逃叛?”燕王怒曰:“若不看汝父元勋之面,立行斩首,且下锦衣卫狱定罪。”弟兄相谓曰:“我与汝岂可向逆贼案下,对簿求生耶?”于是争欲自杀,苦无金刃。璇曰:“汝为长子,才智超群,可以继武先人之遗烈,且有老母,宜延性命。弟无能,唯有殉国也。”是夜,辫发自经而死。宗人府经历宋征,在建文时已谢官归里,因尝上疏请削有罪宗藩属籍以防祸衅,为怨家举出,械至阙下。燕王责问:“汝疏也有用否?”征对曰:“今汝已反,我言已验,千古流传,怎说无用?”燕王令碎剐之,并毁其疏,灭其宗族。辽府长史程通,曾上防御燕兵诸策,为卫士纪纲首告,械通拷死,全家皆戍辽阳。宁国府知府黄希范,传闻建文驾崩,遂素服不治事,悲恸竟日,解组而去,亦被人讦告到官,解至京师。燕王杀之,并抄其家。北平佥事汤宗,曾奏廉使陈瑛为燕心膂,建文帝因谪瑛广西。燕王即位,召瑛为副都御史,逮宗至,下狱论死。候补知府叶仲惠,私修建文帝实录,斥靖难师为逆党,亦论死,并毁其史,戍其家口。

薇省左学士黄贵池,系殉难博士、谥忠慎公讳彦清之犹子。

又穷搜方孝孺之党,如监察御史王度与郑公智,常有孝孺往来书札及誓死社稷之盟,坐罪边戍。而二公大骂“无父无君之贼?,皆枭首于市,并至赤族。刑部侍郎胡子昭,坐方党受戮,临刑朗吟曰:“两间正气归泉壤,一点丹心在帝乡。”其弟佥事子义,挈兄之子与己之子,逃于西川,蜀献王怜而匿之,得免于难。太常少卿卢原质,少从方孝孺游,名重于世,燕王初欲召用之。公曰:“乱贼慎毋污我。”遂被害,全家受戮。公之乡人教授刘政,闻卢公殉节,亦不食而卒。又镇抚司牛景先,素交于方、卢二公,后从帝出亡,无处缉拿,乃执景先之妻妾,俱发教坊。

都宪御史张彤,系勤王殉难乐平县尹、谥忠成公讳彦方之子。

燕王又憾贵戚中多不附己者,先召徐魏公辉祖,公不受诏。

少司农陈鹤山,系殉国户部尚书、谥忠贞公讳迪之子。

徐妃亲至其第,亦闭门不纳。遂捕下廷尉,必欲杀之,究以妃言,止于削爵。公终其身谨守臣节,常曰:“我未殉国,有遗恨也。”梅驸马名殷,尚太祖之女长公主,与魏公同受顾命,建文帝令守淮安,已募得新卒数万。燕王倩公主啮指血作书,召令还朝。陈瑛密告驸马私匿女秀才刘氏,行巫蛊诅咒之术。

大司空曾公望,系殉国监察御史、谥忠靖公讳凤韶之长子。

未几,有都督谭琚指挥赵曦,刺死梅驸马于笪桥之下。公主恸哭不止,王令法司勘问,二人直对曰:“此奉上密旨,非我等敢于行刺。”燕王羞赧无措,立令武士以金王蚤剔落二人之齿,寻复斩首。惜哉梅驸马之死也!始而拒燕王之进香,可不谓凛然大义?当燕兵渡淮之时,鼓行而蹑其后,成败尚未可定,即使没于疆埸,不亦荣乎。有诗云: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燕王大惊,原来朝中先得了程知星赍到行在玉函

关键词:

上一篇:审刑部重囚,按曾为江陵所厚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