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士贞笑笑说,贾士贞说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67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直到吃晚饭时,贾士贞一直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外面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他才收回沸腾的思绪,打开门,只见满面笑容的高嘉站在门口,贾士贞笑笑说:“高书记,请进!”高嘉进

直到吃晚饭时,贾士贞一直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外面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他才收回沸腾的思绪,打开门,只见满面笑容的高嘉站在门口,贾士贞笑笑说:“高书记,请进!”高嘉进屋后,递一支香烟给贾士贞,说:“贾处长一个人关在屋里忙什么呢?”贾士贞说:“高书记,请坐!”“贾处长,下午开了个常委会。”高嘉吸了一口烟说,“有几个干部常委做了研究。”贾士贞看看高嘉,心想县委研究的只是科级干部,完全没有必要和他说这事,转念一想,是不是与魏欣有关。如果这样,这高嘉也有点太快了吧!贾士贞只是默默地抽烟,没有接过他的话题。高嘉又说:“县委打算让魏欣任县委办副主任,梅婷任文化局副局长。”贾士贞显得有些意外,睁大眼睛看着他说:“高书记,这事有些不妥吧!”高嘉脸色微微一变,立即笑着说:“是,是,是,贾处长,我不该说这事!”贾士贞深深地吸了口气,只是哦了一声,两人都很久没说一句话。贾士贞在头脑里对高嘉这个人下意识地进行评价,从他见到高嘉的第一眼起,他觉得这个人的头脑并不复杂,算是一个外向型的领导,心直口快,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但是,考虑问题有点不够成熟,不够老练。晚饭后,贾士贞和于明李晓峰在院子里散步,魏欣和梅婷来了。贾士贞和梅婷夫妇回到房间,梅婷便把今天下午县委常委研究干部的事告诉贾士贞。贾士贞只是冷冷地一笑,立即避开这个话题。梅婷笑笑,带着几分羞涩地说:“老同学,你别笑话我了,不是你这个省委组织部地县干部处副处长的威力,在陵江县哪会轮到我们呀!再说了,这小小的副科级干部算什么呀!”贾士贞严肃地抬起头,看着他们,说:“梅婷这话千万不能乱说,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传出去就不好听了,晚饭前高嘉特地来告诉我你们俩的事,我没让他说,高嘉这事办得有些不顾影响,传出去,对你们,对我都不好。前天我们这一帮人大张旗鼓地去你家喝酒,今天常委就开会研究你们俩的提拔问题,群众知道了,会怎么看?怎么评论?当然他是做给我看的,这个人,也太明显了点。”停了一会,又接着说,“你们别小看这副科级,在省级机关可是副厅级干部啊,在地区机关也是副处级呀!同样的程序,同样的道理,同样的权力!”梅婷虽然有些尴尬,也觉得这事如同梦幻一般,但内心还是十分高兴的。魏欣拿着中华牌香烟,手有些微微地颤抖着,好半天才抽出一支,递给贾士贞说:“贾处长,我们夫妻俩真的不知道如何感谢你,如今这官场上像你这样的领导确实太少了,你是真心实意地帮助我们的,而且……”魏欣没有说下去,内心一直很激动,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晃动着。这样一来,把贾士贞搞得既尴尬而又被动,觉得高嘉这个县委书记太不成熟,也太不顾影响了,高嘉哪里知道,他这样做本想讨好贾士贞,没想到反而留给贾士贞相反的印象。贾士贞站了起来,走到梅婷和魏欣对面,看着他们说:“在干部问题上,组织部门也希望能够做到选贤任能,但是无奈我们目前的体制还不完善,往往形成谁权力大谁说了算,造成干部选拔任用上的随意性主观性片面性。”正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贾士贞拿起电话:“喂……我是贾士贞,哎……好!”“贾处长,工作进行得顺利吗?”这是处长的电话。“一切都按既定方案进行,考察工作进展顺利,处长有什么指示吗?”贾士贞说。放下电话,贾士贞想了又想,想到那封人民来信,他对高嘉这个县委书记打上个问号。梅婷还想和贾士贞聊聊,她的心里有很多话要说,看着贾士贞接完电话,并不懂他们说些什么工作上的事,难以抑制怦怦的心跳。她说:“士贞,我们希望你不断地进步,我们同学中能出了你这样一个人物,我真是太高兴了,假如你当省委组织部长了,我们一定会拥护你的!”贾士贞笑笑说:“我可没有那个野心哟!”梅婷说:“老同学,我们在县城工作,天生的就与官场无缘,你想,县里最大的官就是处级,县委书记县长就那么几个人,其他人还谈得上官吗?可是现在偏偏一切工资待遇都与职务有关,官当大工资高,房子大,用好车。想想我们也是人,都生活在官场的最底层!”贾士贞笑笑,心里有着无限的感慨,他自己也是从地委党校一个普通教师调去省委组织部的,否则现在也还是一个普通教师,什么级别也不是,此时此刻他不知道和他们夫妻俩说什么好。不知道是同情梅婷夫妇,还是该祝贺他们!梅婷打开手里的包说:“士贞,你对我们的恩情是任何方法都无法表达的,我们也知道当今社会风气就这样,可我们老同学之间你又接受不了那种庸俗的形式。我这里有一件古代的收藏品,送给你做个纪念吧!”梅婷说着小心翼翼地从包里取出一个纸包,一边打开一边说:“这是魏欣家祖上传下来的,‘大明宣德炉’。”贾士贞一看,是一只小碗大的铜香炉。这种稀世之宝在民间传说盛多,社会上仿制品不少,但真正的真品谁也没见过。梅婷拿着小香炉,倒过来,指着底部说:“这几个字是鉴定真品和赝品的标记,‘大明宣德年制’。当年明朝宣德年间,朝廷制作了一百只这种香炉,大都由皇帝赐给当时的有功之臣。魏欣的祖上曾做过明代著名封疆大吏,获此殊荣。这个宝物也就一代一代传了下来。”魏欣说:“‘文革’中我爷爷还在世,他怕被红卫兵抄走,用一个小罐子装好,埋到院子里,才保存下来。”贾士贞一时没了主张,不知道自己成了一个什么角色,来不及多想,接过宝物,仔细地看了又看,说:“你们二位一片诚心,让我非常感动,但是,我是不能夺人所爱呀,何况这是你们祖上传了多少代的传世之宝呢!”梅婷说:“老同学,你就不要推辞了!这东西留在我们手里又有何用呢,即便这样一代一代传下去,又有何意义呢。送给你只是表达我们的心意,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要不收下,我们俩心里只是不得安宁的。”魏欣说:“贾处长,我说一句难听的话,每一个人在官场上混,都不容易,你拿着吧!必要的时候说不定还能用得着。”贾士贞把大明宣德炉端端正正地放好,严肃地看着梅婷和魏欣,说:“我非常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我绝不能把这样珍贵的文物占为己有。”贾士贞犹豫了半天,又说,“这样吧,这件物品我先带回去,想办法找专家鉴定一下,如果是赝品,那就另当别论。若是真品,如此珍贵的文物,还是让它回归国家吧!”梅婷睁大双眼,看着贾士贞,半天才说:“那……那就由你决定吧!”“但是,如果确实是真品,上交国家的话,还是以你们夫妻的名义。”梅婷站起来说:“老同学,打搅你,我们告辞了。”贾士贞不再推辞了,忙把大明宣德炉放下,送梅婷夫妇出了门。第二天仍然由于明和李晓峰留在宾馆,召开两个座谈会,贾士贞继续跑两个乡镇。下午回到县城,三人碰了头,准备明天早饭后回到东臾地区去。晚上陵江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要举行隆重的晚宴,被贾士贞取消了,改为和县委组织部的座谈会。会上贾士贞把自己对公开选拔领导干部的问题提了出来,引起到会者的强烈反响。县委组织部长唐万东在座谈会上一言未发。会议一结束他就对贾士贞说,干部人事制度必须改革,不改革不但影响改革开放的步伐,还会增加权力腐败,败坏了党的形象。他希望贾处长能再和县委主要领导共同研究这个问题。贾士贞深知唐万东的用意,便决定马上请县委书记高嘉县长徐建才和组织部长唐万东研究如何在陵江县公开选拔科级干部问题。高嘉听了贾士贞的讲话,便知道他的思想动态,表示立即着手研究公开选拔部分正科级领导干部的问题,并且要通过试点不断扩大,今后陵江县的大部分科级干部凡能公开选拔的都要用这样的方法来解决,不让那些跑官要官买官的人有机可乘。这时唐万东说贾处长在《莫由组织工作》杂志上发表一篇关于公开选拔领导干部的论文,高嘉更是兴奋不已,批评唐万东为什么早不把贾处长的文章给他学习学习。唐万东说,不仅如此,钱部长和驼副部长还在论文前面做了重要批示。高嘉是个聪明人,连文章没看就知道上面的动向了,当即决定三个月内要在陵江县进行第一批公开选拔科级干部的试点工作,希望到时贾处长能莅临指导。最后,贾士贞说:“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势在必行,现在我们要探讨的是如何把选拔任用领导干部工作走上法制化,变人治为法治。比如说,我们公开选拔卫生局长,报名十个人,通过资格审查符合条件八人,那么最后就必须在这八个人中选一个。县委组织部县委常委县人大不得从这八人之外讨论任何人选。”随后,贾士贞问魏欣和梅婷两人的任职文件发了没有,唐万东说还没有发,贾士贞说:“我建议让他们两人参加公开选拔,公平竞争,在公选面前人人平等。”

直到吃晚饭时,贾士贞一直把自己关在卧室里,外面传来两声轻轻的敲门声,他才收回沸腾的思绪,打开门,只见满面笑容的高嘉站在门口,贾士贞笑笑说:“高书记,请进!” 高嘉进屋后,递一支香烟给贾士贞,说:“贾处长一个人关在屋里忙什么呢?” 贾士贞说:“高书记,请坐!” “贾处长,下午开了个常委会。”高嘉吸了一口烟说,“有几个干部常委做了研究。” 贾士贞看看高嘉,心想县委研究的只是科级干部,完全没有必要和他说这事,转念一想,是不是与魏欣有关。如果这样,这高嘉也有点太快了吧!贾士贞只是默默地抽烟,没有接过他的话题。 高嘉又说:“县委打算让魏欣任县委办副主任,梅婷任文化局副局长。” 贾士贞显得有些意外,睁大眼睛看着他说:“高书记,这事有些不妥吧!” 高嘉脸色微微一变,立即笑着说:“是,是,是,贾处长,我不该说这事!” 贾士贞深深地吸了口气,只是哦了一声,两人都很久没说一句话。贾士贞在头脑里对高嘉这个人下意识地进行评价,从他见到高嘉的第一眼起,他觉得这个人的头脑并不复杂,算是一个外向型的领导,心直口快,没有什么阴谋诡计。但是,考虑问题有点不够成熟,不够老练。 晚饭后,贾士贞和于明李晓峰在院子里散步,魏欣和梅婷来了。贾士贞和梅婷夫妇回到房间,梅婷便把今天下午县委常委研究干部的事告诉贾士贞。 贾士贞只是冷冷地一笑,立即避开这个话题。 梅婷笑笑,带着几分羞涩地说:“老同学,你别笑话我了,不是你这个省委组织部地县干部处副处长的威力,在陵江县哪会轮到我们呀!再说了,这小小的副科级干部算什么呀!” 贾士贞严肃地抬起头,看着他们,说:“梅婷这话千万不能乱说,这与我有什么关系,传出去就不好听了,晚饭前高嘉特地来告诉我你们俩的事,我没让他说,高嘉这事办得有些不顾影响,传出去,对你们,对我都不好。前天我们这一帮人大张旗鼓地去你家喝酒,今天常委就开会研究你们俩的提拔问题,群众知道了,会怎么看?怎么评论?当然他是做给我看的,这个人,也太明显了点。”停了一会,又接着说,“你们别小看这副科级,在省级机关可是副厅级干部啊,在地区机关也是副处级呀!同样的程序,同样的道理,同样的权力!” 梅婷虽然有些尴尬,也觉得这事如同梦幻一般,但内心还是十分高兴的。 魏欣拿着中华牌香烟,手有些微微地颤抖着,好半天才抽出一支,递给贾士贞说:“贾处长,我们夫妻俩真的不知道如何感谢你,如今这官场上像你这样的领导确实太少了,你是真心实意地帮助我们的,而且……”魏欣没有说下去,内心一直很激动,晶莹的泪水在眼眶里晃动着。 这样一来,把贾士贞搞得既尴尬而又被动,觉得高嘉这个县委书记太不成熟,也太不顾影响了,高嘉哪里知道,他这样做本想讨好贾士贞,没想到反而留给贾士贞相反的印象。 贾士贞站了起来,走到梅婷和魏欣对面,看着他们说:“在干部问题上,组织部门也希望能够做到选贤任能,但是无奈我们目前的体制还不完善,往往形成谁权力大谁说了算,造成干部选拔任用上的随意性主观性片面性。” 正在这时电话铃响了,贾士贞拿起电话:“喂……我是贾士贞,哎……好!” “贾处长,工作进行得顺利吗?”这是处长的电话。 “一切都按既定方案进行,考察工作进展顺利,处长有什么指示吗?”贾士贞说。 放下电话,贾士贞想了又想,想到那封人民来信,他对高嘉这个县委书记打上个问号。 梅婷还想和贾士贞聊聊,她的心里有很多话要说,看着贾士贞接完电话,并不懂他们说些什么工作上的事,难以抑制怦怦的心跳。她说:“士贞,我们希望你不断地进步,我们同学中能出了你这样一个人物,我真是太高兴了,假如你当省委组织部长了,我们一定会拥护你的!” 贾士贞笑笑说:“我可没有那个野心哟!” 梅婷说:“老同学,我们在县城工作,天生的就与官场无缘,你想,县里最大的官就是处级,县委书记县长就那么几个人,其他人还谈得上官吗?可是现在偏偏一切工资待遇都与职务有关,官当大工资高,房子大,用好车。想想我们也是人,都生活在官场的最底层!” 贾士贞笑笑,心里有着无限的感慨,他自己也是从地委党校一个普通教师调去省委组织部的,否则现在也还是一个普通教师,什么级别也不是,此时此刻他不知道和他们夫妻俩说什么好。不知道是同情梅婷夫妇,还是该祝贺他们! 梅婷打开手里的包说:“士贞,你对我们的恩情是任何方法都无法表达的,我们也知道当今社会风气就这样,可我们老同学之间你又接受不了那种庸俗的形式。我这里有一件古代的收藏品,送给你做个纪念吧!”梅婷说着小心翼翼地从包里取出一个纸包,一边打开一边说:“这是魏欣家祖上传下来的,‘大明宣德炉’。” 贾士贞一看,是一只小碗大的铜香炉。这种稀世之宝在民间传说盛多,社会上仿制品不少,但真正的真品谁也没见过。 梅婷拿着小香炉,倒过来,指着底部说:“这几个字是鉴定真品和赝品的标记,‘大明宣德年制’。当年明朝宣德年间,朝廷制作了一百只这种香炉,大都由皇帝赐给当时的有功之臣。魏欣的祖上曾做过明代著名封疆大吏,获此殊荣。这个宝物也就一代一代传了下来。” 魏欣说:“‘文革’中我爷爷还在世,他怕被红卫兵抄走,用一个小罐子装好,埋到院子里,才保存下来。” 贾士贞一时没了主张,不知道自己成了一个什么角色,来不及多想,接过宝物,仔细地看了又看,说:“你们二位一片诚心,让我非常感动,但是,我是不能夺人所爱呀,何况这是你们祖上传了多少代的传世之宝呢!” 梅婷说:“老同学,你就不要推辞了!这东西留在我们手里又有何用呢,即便这样一代一代传下去,又有何意义呢。送给你只是表达我们的心意,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你要不收下,我们俩心里只是不得安宁的。” 魏欣说:“贾处长,我说一句难听的话,每一个人在官场上混,都不容易,你拿着吧!必要的时候说不定还能用得着。” 贾士贞把大明宣德炉端端正正地放好,严肃地看着梅婷和魏欣,说:“我非常能理解你们的心情,但是,我绝不能把这样珍贵的文物占为己有。”贾士贞犹豫了半天,又说,“这样吧,这件物品我先带回去,想办法找专家鉴定一下,如果是赝品,那就另当别论。若是真品,如此珍贵的文物,还是让它回归国家吧!” 梅婷睁大双眼,看着贾士贞,半天才说:“那……那就由你决定吧!” “但是,如果确实是真品,上交国家的话,还是以你们夫妻的名义。” 梅婷站起来说:“老同学,打搅你,我们告辞了。” 贾士贞不再推辞了,忙把大明宣德炉放下,送梅婷夫妇出了门。 第二天仍然由于明和李晓峰留在宾馆,召开两个座谈会,贾士贞继续跑两个乡镇。下午回到县城,三人碰了头,准备明天早饭后回到东臾地区去。晚上陵江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要举行隆重的晚宴,被贾士贞取消了,改为和县委组织部的座谈会。 会上贾士贞把自己对公开选拔领导干部的问题提了出来,引起到会者的强烈反响。县委组织部长唐万东在座谈会上一言未发。会议一结束他就对贾士贞说,干部人事制度必须改革,不改革不但影响改革开放的步伐,还会增加权力腐败,败坏了党的形象。他希望贾处长能再和县委主要领导共同研究这个问题。贾士贞深知唐万东的用意,便决定马上请县委书记高嘉县长徐建才和组织部长唐万东研究如何在陵江县公开选拔科级干部问题。 高嘉听了贾士贞的讲话,便知道他的思想动态,表示立即着手研究公开选拔部分正科级领导干部的问题,并且要通过试点不断扩大,今后陵江县的大部分科级干部凡能公开选拔的都要用这样的方法来解决,不让那些跑官要官买官的人有机可乘。这时唐万东说贾处长在《莫由组织工作》杂志上发表一篇关于公开选拔领导干部的论文,高嘉更是兴奋不已,批评唐万东为什么早不把贾处长的文章给他学习学习。唐万东说,不仅如此,钱部长和驼副部长还在论文前面做了重要批示。高嘉是个聪明人,连文章没看就知道上面的动向了,当即决定三个月内要在陵江县进行第一批公开选拔科级干部的试点工作,希望到时贾处长能莅临指导。 最后,贾士贞说:“干部人事制度改革势在必行,现在我们要探讨的是如何把选拔任用领导干部工作走上法制化,变人治为法治。比如说,我们公开选拔卫生局长,报名十个人,通过资格审查符合条件八人,那么最后就必须在这八个人中选一个。县委组织部县委常委县人大不得从这八人之外讨论任何人选。” 随后,贾士贞问魏欣和梅婷两人的任职文件发了没有,唐万东说还没有发,贾士贞说:“我建议让他们两人参加公开选拔,公平竞争,在公选面前人人平等。”

贾士贞一行出了东臾地委大门,上了柏油马路,半个小时后,见前方路两旁停了五辆轿车,一群人顶着烈日,站在高温的路边,贾士贞所乘的奥迪轿车缓缓停在那些轿车旁。这时王相民转身对贾士贞说:“贾处长,他们来接了!”贾士贞吃了一惊,忙说:“接什么?我们哪要接呢!”王相民笑笑说:“贾处长,这是礼节,或者说不成文的规定,别的部门不知道,我们组织部门凡是上级领导下来,县委县政府的主要领导都要到县界迎接的。”贾士贞睁大双眼,茫然不知所措,正要说什么,那群人已经来到轿车前,为首的是一个高个子中年人,身材魁梧,肚大腰圆。王相民和贾士贞分别开了两边的车门,下了车。王相民快步绕过车头,说:“这位是省委组织部的贾处长。”又指指刚从后面那辆车下来的于明说,“那位是于科长。”大家一一握手,高温下,热浪一阵阵袭过来。这时王相民才一一介绍陵江县委、县政府一班人,县委书记高嘉,县长徐建才,人大主任李昭贤,常务副县长邹义明,县委副书记马祥庆,组织部长唐万东。贾士贞心中不乐,但又不能表露出来,这种接待实在是一种不正之风!可他仅仅是一个副处长,又怎么拉下脸来说人家呢!随后大家各自上了车,一路浩浩荡荡,好不威风,七辆轿车十分壮观,朝陵江县城驶去。贾士贞靠在后座上,渐渐地从刚才的高温中冷却下来,如今的官场确实不比古代了,不要人抬轿子,否则那么多人,需要多少劳动力来抬呀!抬轿子的人冒着高温,坐轿子的人也要冒着酷暑,如今现代化了,抬轿人省了,坐轿子的也不受高温之苦了。贾士贞在头脑里细细地想着,省委组织部的处长下来就这样,那么副部长、部长呢,省委副书记、省长、省委书记呢!正当他思绪茫茫时,轿车驶进县城,不久便缓缓进了陵江宾馆,只见宾馆内外彩旗在热风中懒洋洋地摇曳着,大门口两名年轻的武警战士立正站在烈日下汗流浃背。看这阵势,贾士贞以为省委书记、省长大驾光临呢。七辆轿车显得有些拥挤,停在陵江宾馆一号楼前,高嘉抢先下了车,跑步来到王相民和贾士贞乘坐的奥迪轿车前,他正要拉开车门时,贾士贞和王相民几乎同时下了车。高嘉带头来到宾馆大门口,便站在一旁,笑着恭请省市委组织部领导进了大厅,县委组织部长唐万东让他们把客人请进客房。王相民和贾士贞住的都是大套间。外间客厅,内间卧室,虽没有省城那总统套房豪华气派,但是在县城也是绝无仅有的。茶几上刚切好的西瓜,美国大提子,当地紫葡萄,正散发着清香,于明和李晓峰各住一个普通的单人间。过了一会儿王相民来到贾士贞的房间,说:“贾处长,上午大家休息,下午再活动吧!”贾士贞说:“王部长,宾馆门口的旗子和武警战士是怎么回事?”王相民笑笑说:“不知道,可能是因为……好了,别管他。”贾士贞觉得王相民的话中有话,说:“王部长,不要太小题大做了好不好?真的传出去那还了得!这不是害我们嘛!”王相民没说话,一脸严肃,气氛有点尴尬,贾士贞拨开云层,尽量让气氛轻松一些,说:“可能是省委书记刚走,还没来得及撤销吧!”贾士贞笑笑转了话题,“我想革除一切程序性的东西,也不需要开常委会或者四套班子联席会,会上说的大多是套话、空话、大话。我们下午就从县委主要领导开始交谈,尽可能把在家的四套班子成员都接触一下,这不光是为了考察干部,也便于掌握大家的思想。我想你已经把我们送到了,你忙你的吧!晓峰同志如果有事也可以回去,如果留下来,由你们决定,下面的进度视具体情况而定,我会和你们联系的。”吃中饭前,宾馆门口的武警和那些彩旗都不见了,但是,贾士贞觉得那彩旗和武警还在他脑海里晃悠,晃得他像晕车一样难受。十一点半时,县委组织部长唐万东亲自上楼吆喝大家就餐,陵江县一帮要员都以贾士贞为磁场,蜂拥着来到餐厅,省、地委组织部四人,加上高嘉、徐建才、马祥庆、唐万东,宽松地坐一桌,其余人在另一个包厢内入座了。冷盘也都是些家常菜,只是不像省城只有茶杯口那么大的小盘,都是大盘,分量也十分丰盛。一位漂亮的服务员上前斟酒,贾士贞一看,是国宴茅台。这时高嘉端着酒杯,站起来说:“今天天气炎热,我们陵江县委、县政府、县人大、县政协的全体成员心更热,让我们以最诚挚的心情欢迎省委组织部的贾处长和于科长,欢迎地委组织部王部长和李科长,让我们共同举杯!”高嘉显得十分兴奋,一仰脖子,就把酒杯喝干了。大家都站着,端着酒杯,贾士贞只将酒靠了靠嘴唇,便放下了。王相民说:“大家自便吧!”高嘉看看王相民,笑笑说:“能喝的还是喝了吧!难得难得啊!”高嘉平日喝酒是个不痛快的人,就是上级来人,他也是看对象的,往往是能躲则躲能赖则赖。其实这也难怪,作为一个县委书记若是每逢酒场必喝,恐怕是不进火葬场也被酒精点着了。而今天就不同了,他不仅不敢躲和赖,而且恭恭敬敬。人说官场上的领导畏的是组织部,恨的是纪委,况且现在是非常时期,特别是贾处长有些一脸的方针,一脸的政策,一脸的组织性,自然各位县太爷也只能象征性地表示一下意思,酒席难免气氛冷淡而萧条了些。吃了饭,回到房间,唐万东说,请各位休息一下,下午两时半准时开始吧!贾士贞说,下午先请书记高嘉同志聊聊吧!下午两点半,贾士贞一开门,只见高嘉已经站在门外。虽然已经握过多次手了,但他们还像是初次见面似的,贾士贞先伸出手,笑容可掬地握着高嘉的手,看上去像接待外宾一样。两人拉着手进了客厅,于明拿着笔记本进来了。贾士贞说:“高书记,请你谈谈陵江县近几年来在改革开放的形势下,县委在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上,领导广大群众奔小康,基层组织建设以及干部队伍建设等方面工作情况。”高嘉不慌不忙,既不像做报告那样慷慨陈词,也不像汇报工作那样唯唯诺诺,说话句句得体,十分老到,从县委一班人认真执行党的路线、方针、政策,到各级干部团结奋战,从带领广大群众奔小康,到全县工农业生产年年增长,让人感到十分振奋。贾士贞出生在干部家庭,没有在基层工作过,当然对农村情况了解甚少,但是这并不是专业研讨,他还是能听出一些道道的。按照组织部门考察干部的规范,考察人员主要是听,当然也可以提出问题,对任何问题都不表态,不回答,所以主要是高嘉一个人讲。贾士贞和于明只是埋头记录,时而抬头看着高嘉。高嘉不愧为多年县委一把手,谈吐自若,娓娓动听,天衣无缝,不知不觉就谈了近两个小时。接下来是县长徐建才,徐建才虽然比高嘉大两岁,但当县长却是新手,他没有高嘉那么老到,但是讲话却虚的少,实的多,总共只谈了一个小时。贾士贞看着表,见还有半个多小时,就对于明说,再谈一个吧!于是县委副书记马祥庆进来了。直到晚上六点半钟,才结束了这次谈话。这时组织部长唐万东推门进来说,请两位领导到大厅就餐吧,县四套班子成员已经候在大厅等待陪客了。县委书记高嘉也走进来,原本背着的双手移到面前,交叉在隆起的下腹前,笑着说:“贾处长太辛苦了,整个下午也不休息一会儿!”贾士贞迎上前去,伸了伸双臂,说:“高书记、唐部长,从明天开始,你们各位都忙你们的吧!县委组织部留一个同志就行了,干嘛总是兴师动众的。”高嘉握着手说:“陪领导也是我们的工作,况且,省里有些单位的处长下来,县委、县政府领导不陪还有意见呢!”高嘉随即就感到自己的话有些不太得体了,脸上显出一丝尴尬,随即说,“贾处长难得到我们县来,大家都很珍惜这个机会。”贾士贞并不理会,走到客厅中央,回过头说:“高书记,明天中午你们就不要安排中饭了,我有个同学约我去坐坐,本来组织部门考察干部期间是不接受宴请的,但我这同学官太小,只是一般干部,又是多年不见的老同学,说不吃饭他们死活不愿意,所以我就同意了,就去吃个便饭。”高嘉笑起来了,笑得那样粲然,那样神采飞扬,说:“人之常情,理所当然,不知贾处长的同学是哪位?”贾士贞笑笑,“这县城里,谁还不知道谁,我想就不惊动你们县里领导了。”“到底是谁?”“县文化馆的梅婷。”“啊,原来是我们办公室魏欣的爱人?见过两次,人漂亮、精干。”高嘉睁大双眼,吃惊地看着贾士贞说。贾士贞点头道:“我们可不是什么名牌大学,乌城师专,惭愧啊!”高嘉在室内来回踱了几步,挥着手说:“贾处长,历史从来就不是以学历论英雄的,毛泽东同志是从湖南长沙师范毕业的,那才是个中专呀!可是他才华盖世,不仅是中国历史上绝无仅有的政治家、军事家,还是伟大的大诗人、书法家啊!”贾士贞忙按住高嘉的手说:“高大书记,我们怎么可以和毛主席相提并论呢,赶快刹车!”高嘉收敛了痞劲,说:“贾处长,明天可要我们作陪?”贾士贞说:“我看算了,你们一去,那惊动就大了。”高嘉说:“这有什么,我们也算是陪领导嘛!”贾士贞说:“高书记越是这样说,就越不能请你们了。”高嘉说:“这个魏欣也是的,怎么不请我们?”贾士贞说:“高书记,人家可不是请客,这只是我们同学多年不见,相互叙叙!”贾士贞和高嘉在前面边走边说,其他人都跟在后面陆续出了房间,一起下楼去了。大厅里陵江县四套班子在家成员都来了,足有二十来人,这样的阵容,说实在的起码是地委书记、省委组织部长,省长、省委书记大驾光临,才会如此隆重。贾士贞心里有些不是滋味,他真没有想到省委组织部的一个地县干部处长,在县委书记眼里如此重要。但他依然如接见外宾一样,一一握手点头。尽管唐万东跟在旁边一个个介绍着,但贾士贞还是记不清某某副县长、副主任、副主席。大餐厅摆下三桌,杯盏往来之后,先是款酌慢饮,渐次谈至兴浓,不觉飞觥献斝起来。众人愈添豪兴,贾士贞多次想制止,又都难以开口,好不容易结束酒宴,一行人前呼后拥,和贾、于、李握手告别。高嘉、徐建才、唐万东陪同上楼进了房间,高嘉问贾处长晚上是不是要玩玩,县城虽小,但舞厅等,娱乐场所也还过得去。贾士贞摆摆手,高嘉便说,那大家打打扑克牌吧!贾士贞说你们先打,我打个电话,便进了卧室,随后关上房门。一会儿,电话响了,贾士贞一接电话,是梅婷打来的,她说要和魏欣过来看望一下老同学。放下电话,贾士贞本想先洗个澡的,可现在来不及了,就只好在卧室等候。不到十分钟,门铃响了,他刚拉开卧室的门,见梅婷和魏欣已经进屋了。梅婷一边和贾士贞握手,一边向其余各位打招呼。魏欣一一向高书记、徐县长、唐部长问好,又朝于明和李晓峰笑笑,忙和贾士贞握手。高嘉停住手里的牌,看着魏欣和梅婷说:“你们是来请客的呀?”梅婷说:“是啊!我们老百姓那茅屋草舍,怕请不动你们这些大人物呀!”高嘉说:“梅婷啊,你可别在省委组织部领导面前出我的洋相啊!如果在我们陵江县偏僻农村还有几间茅屋草舍,那可能,如果说我们堂堂县委办公室秘书还住着茅屋草舍,我这县委书记还能当吗?”梅婷说:“高书记,你还没到我家去过,怎么就知道我家不是茅屋草舍呢?”“好,那明天去看看,是不是送请柬来了?”高嘉说。魏欣说:“正是啊!我和梅婷两人都来了,正式邀请高书记、徐县长、唐部长。”高嘉说:“魏秘书,你又错了,你们请的是贾处长、于科长和李科长,我们只能算是作陪的吧!”贾士贞越听越离谱,说:“高书记,你们大家先玩着,我陪老同学坐几分钟。”大家齐声说好好好,就继续玩牌了。进了卧室,贾士贞忙着要倒茶,梅婷把他推到沙发上,三人便坐下聊天。魏欣初见贾士贞,自感地位悬殊,不敢多言,只是恭恭敬敬地坐在沙发上,两腿并紧,双手平放在双膝上。贾士贞瞥了一眼,就迅速地把目光移开,害怕梅婷看到了心里不好受,其实现在官场上就这样,下级见上级谨小慎微的,若按清朝礼节,还要下跪参拜呢。贾士贞和梅婷夫妻俩只说了些明天宴请之事,他不大同意县里领导陪同去她家,但梅婷说那样不好。贾士贞只好做了让步,心想不该答应去梅婷家做客的。但事已至此,也只好如此了。魏欣很是拘谨,看着贾士贞和梅婷说话,他插不上嘴。一切商量妥当,梅婷就要告辞了,贾士贞也不留,说好明天上午十一点钟准时到梅婷家里,随后送梅婷和魏欣出门,梅婷夫妇又向客厅各位说了声,请各位明天一定要光临寒舍,就告辞了。高嘉要让贾士贞玩一会儿,贾士贞坚持说在旁边看看就好。他在周围东家瞧瞧西家看看,还不时地帮着说句话。玩了一会,高嘉就说让省市委组织领导休息吧,大家就散去了。第二天早饭后继续开始谈话,到了十一点多时,轿车全部停在门前,贾士贞不同意乘车,说县城不大,只当散散步,大家就只好边走边聊。半路上,高嘉和贾士贞走在最后面,突然,高嘉低声说:“贾处长,小魏和梅婷都是很不错的干部,小魏是我亲自批准调进县委办的。工作能力、文字水平都不错,我已经对他有所考虑,干部上的事本不该随便说的,可你不是别人,是省委组织部管干部的领导,说也无妨。其实早在一个星期前我已经对唐部长说了,考虑让小魏出任县委办公室副主任,正好办公室缺这么一个管文字的副主任,而且现任县委办主任年龄也偏大,正考虑对魏欣重点培养呢。”话刚落音,又说,“等一段时间,再给小魏压压担子。”高嘉这样一说,贾士贞皱了皱眉头,心里有些不乐,高嘉的意思是显而易见的了。没想到自己被利用了,高嘉也太会钻空子了,这弄得贾士贞心里挺别扭,却又不能表白。一句话也不说,慢慢迈着步子。高嘉的步子更慢了,说:“梅婷也相当不错,在文化馆也有些不能人尽其才了,我想把她放到文化局去,那里的一个副局长到年龄了,正准备办手续呢!”贾士贞低着头,欲走又停。高嘉接着说:“万东说什么时候考察一下,我说了,领导身边的人天天考察,你们组织部的考察都是形式,未必说好就好,说坏就坏。”高嘉大概也觉得自己的话有些不妥当,拍拍自己脑袋说,“不不不……”当然这话从县委书记嘴里说出来,让贾士贞着实吃了一惊。他本想阻止高嘉这样做,但又没有理由,自己凭什么干预人家县委使用干部呢,倘若让梅婷和魏欣知道了,倒说老同学不够意思的。只好装作似懂非懂的样子,这时前面的几位已经停在路边,在等他们,梅婷和魏欣也迎了出来。大家看到高书记正和贾处长窃窃私语,都转过脸去说闲话。贾士贞抬头看看高嘉,两人的目光正好相遇,相互笑笑,便大步往前走去。梅婷和魏欣迎上前,握着贾士贞和高嘉的手,笑着说欢迎欢迎。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贾士贞笑笑说,贾士贞说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