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幺妹是贰只筷子搅三个鸡蛋,小兰为了不让父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84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一 王家村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穷村,土墙屋泥巴路,成了该村的风景。王明白是全村20个光棍之一,膀大腰圆,生了一张不服气的脸。这一天晚饭后,吐着粗气跟他爸爸说:“爸,我要出

  一
  王家村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穷村,土墙屋泥巴路,成了该村的风景。王明白是全村20个光棍之一,膀大腰圆,生了一张不服气的脸。这一天晚饭后,吐着粗气跟他爸爸说:“爸,我要出去打工。这,穷日子我过够了。你看我这一身力气,在外面肯定能挣到大钱。”
  “吹牛皮。就凭你这个猪脑袋,骗子会把你给卖了,不能去。”他爸坚定地说。
  王明白很生气,可没有办法,他父亲王秀才,在王家村是有名的人物。村里的红白喜事,都要请他到场;一方面他懂本村的民俗习规,办其事来顺当,免得失礼得罪乡亲。二是,他毛笔字写得好,懂章法,减少了许多额外的麻烦,什么对联挽联,起头、落笔是手到擒来。王明白知道他爸底气足,辩不过他,就翘着嘴来到厨房,找到了他妈求助:“妈,我的亲妈。”
  他妈正在洗碗,听明白喊她,便瞅了他一眼问:“儿子啊,又怎么了?”
  王明白抓住他妈妈的手,很委屈的说:“爸爸不要我出去打工,你看我都快三十了,也没有对象。你想让你儿子打一辈子光棍?”
  明白他妈回过头笑着对他说:“你别急,我正和你爸给你张罗亲事呢。”
  王明白一听,就问她妈:“就是村头那个小兰?”
  她妈“嗯”的答应了。
  王明白有些恼火,心里想:哪个丑八怪,我是不会要呢。我的心上人是小芳,人又长的俊,心又对我好,她还暗中支持我打工,想到这里便跟妈妈说好话:“妈,这亲事,我不要。反正我要出去打工。爸爸的思想工作由你去做,你们要真不答应,我就跑。”说完摔门而走。
  她妈看到王明白态度强硬,心里也很纠结,毕竟是娘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那个小兰是丑了一点,但人家老实,会干活,有什么不好。想到这里她来到她丈夫身边,相对而坐:“我说明白他爸,这可怎么办?他吵着要出去打工,我觉得这是好事,年轻人就要有想法。只是觉得他与小兰那门亲事不知该怎么办?”
  王秀才火冒三丈,把桌子一拍说:“这个不听话的儿子,让他出去吃一次苦也罢。但有一个条件,必须同小兰把婚事定了,这样才能对的起她死去的爸爸。”明白他妈也同意他爸的意见,就点了点头。
  王明白离开她妈妈后,便来到了小芳家外,在门外的窗口看到了小芳,就轻轻的喊:“小芳,小芳你出来。”
  小芳听到这熟悉声音,放下手中的活就往外跑,正好被她妈妈听见后拦住:“不许走,妈跟说你说过多少次,你就是不听。你再和他来往,我打断你的腿。”
  小芳央求着说:“我就是喜欢她,妈你让我出去。”
  “不行,人家是有花的主。你脸皮咋这么厚?回去。”她妈很气愤的说。
  这一切被王明白看的一清二楚,便拿出笔写下纸条,放在窗台逢里走了。
  王明白刚回到家坐下看电视,他爸爸走了过来,望了他一眼说:“明白,小子,真想出去打工?”
  “爸,我做梦多想,你同意让我出去了?”王明白高兴的说。
  “出去打工可以,但有个条件?”他爸一本正经的说。
  王明白急忙问:“什么条件?”
  “对你来说,很简单,就是一句话。”
  “什么话,你快说吧。”王明白有点沉不住气了。
  他爸喝了一口茶说:“你跟小兰,把婚事定了。”
  王明白这时什么都明白了。此时若不答应这件婚事,外出打工,我定走不掉。答应这件婚事又对不起小芳。两者必选其一。他想了片刻,抬起头说:“爸没问题。”
  “那就好,明天你和小兰就把婚事定了。”他爸摸了一下明白的头说完就走了。
  小芳一边跟妈妈打口水战,一边用眼睛盯着窗台,看到了明白的一举一动,等妈妈一过去,便来窗台取了王明白留下纸条一看:晚上老古树下见,心里十分喜悦,亲了一下纸面回房了。
  王家村有一棵老古树,见证了该村的发展和历史。树旁立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全省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树名:香樟树,树龄约1200年。多少年来,在这棵树下成就多少姻缘,诉说了多少情肠愁怨,又有多少催人泪下的故事需要我们传承,老古树已成为有缘人约会谈爱的地方。
  王明白吃过晚饭后,来到老古树下望着小芳来的路,突然看见一个人影一闪而过,他眨了一下眼,心想或许是幻影,就没有多注意了。这时小芳披着月色走来了,王明白马上迎上去,抓住小芳的手说:“我以为你不来了,我有重要的事跟你说。”
  “什么事,快说。”
  王明白把他与爸对话经过讲了一遍。
  小芳听后哭着说:“你这个没良心的,你骗了我,我不会答应的。”王明白心里也很难过,顺手把小芳搂在怀里,两个人热吻起来。
  就在此时,早已在树后偷看的小兰她妈窜了出来,大声骂道:“好呀,你们两个,竟敢在这里偷情,乡亲们,快来看呀,快来呀!”一边喊一边抓住小芳的衣服,使小芳无法脱身。王明白也只好在一边看,是有力使不上阿,无可奈何;几分钟之后,树下围满了人。
  王明白他爸第一个冲上去,抓住王明白就走,嘴里嘟哝道:“有什么好看的,多管闲事。”
  父子两人很快离开了现场,王明白回眸望了一眼,想争脱去照顾小芳,但还是没有逃脱他爸的的手,被他爸带走了。
  小芳被围观的人群圈住,用手捂住脸在抽泣。小兰她妈还在吐着口沫,用低级丑话乱骂。就在此时,人群中有一位长者,力分人群走到小芳跟前大声的说:“大家都散了。小兰她妈,你也省两句。这事没什么大不了,是好事。现在哪家孩子,不谈恋爱,我家孙子不也在谈恋爱吗。姑娘跟大叔回去。”
  围观的人群,看到这位大叔的见义勇为之举很佩服,议论中能听出,更多人在责怪小兰她妈的不是,也有的人批评现今社会风气的败落。人群很快就散了,只不过还有搅舌根子的话题,将使这个村子无法安宁……
  小芳被大叔带走送回家后,哭个不停。她妈妈看到小芳受到如此委屈,也没有过多责备,也流着泪说:“小芳,只怪你爸爸死的早,不然,那个寡妇敢欺负你,反正你又没有干什么,不就见个面吗。妈不怪你,孩子别哭了。”
  “妈,我可怎么活呀?!”小芳哭着喊道,并一头扑倒在她妈妈的怀抱,两个女人哭成泪人。这个世道也太不公平,在这个村子,年轻人见个面,讲个话都成了见不得人的事,这个村的光棍,又怎么能娶到媳妇。
  王明白被他爸爸拉回家,先给了他两个耳光。她妈妈看到后冲上来拉开他爸说:“你疯了,再打我跟你拼命。”
  王明白借势装哭着说:“你看,我今天刚买的衣服,被爸爸拉坏了,我的头都被他打昏了。”说完就站在她妈妈身后。
  王秀才气的全身发抖:“都说好明天就给你和小兰订婚。你今天晚上,干这种丑事,还被小兰她妈抓到,我这张脸往那里搁呀?”
  “你这张脸不要也罢。她这桩婚事咱不定了。”
  “你懂个屁,她爸是为谁死的。你忘了,我可没有忘。”王秀才这一句,使屋里鸦雀无声。
  二
  十五年前,王明白在放学回家的路上,不幸被一条毒蛇咬了右脚,正好被小兰她爸看到,小兰她爸毫无顾忌为王明白的伤口吸出蛇毒,由于自己中毒过深,在弥留之际,王秀才承诺要照顾好小兰一辈子。
  王明白根本没有考虑这些人间情仇,只觉得自己是对的,至于照顾好小兰,可以从其他方面帮助,没有必要把我的幸福作为代价。于是他没觉得今天晚上的事做得不对,而是通过此事已把我和小芳的事,告诉了大家,我还怕什么,心生一计,等爸妈睡着了,我再去找小芳商量。
  小芳十分痛苦坐在床上,望着窗外,心里一遍愁云,心生一个念头,就是要跟王明白好到底。又拿出枕头底下王明白的相片,紧紧的抓在手里,全神全神贯看了,然后摆在心口。
  王明白假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在看书,等爸妈睡熟了立即溜了出去。小跑步来到小芳窗前:“小芳,小芳。”轻轻的喊了几声。
  小芳听到后立即来到窗口说:“这么晚,你要说什么?”
  “我们现在走,就是私奔。”
  “私奔,嗯嗯,好就私奔,怎么走?”
  “你听我的,12点在村口的公交车站,我叫出租车来接我们。”
  “好我听你的。”
  “我走了。”
  王明白回到家中,拣好了行李,蹑手蹑脚的走进爸妈的房间,看到了父母慈祥的面容,心里十分难过。他想对爸说:“儿,我不是不听你的,只是儿跟她无缘,也请原谅我的不辞而别。”他又端祥了妈妈的面容:”妈,我也舍不得走。不过你放心,等我在外面有了落脚之处,我会回来看你们的。”惜别了爸妈,就背上行李来到村头的公交车站。
  小芳流着泪,收拾好衣服等用品,背着包进了妈妈的房间:“妈,我走了,你一个人在家,一定要注意身体,我会天天想你的。”顺便把写好的信,放在妈妈房间的方桌上,快步离开了家。
  小芳很快来到王明白和出租车旁,两个人互望了一眼上车了,汽车在一阵马达的轰鸣声后,消失在夜幕之中……
  一阵鸡叫,唤醒了这个古村勤劳的人们,王秀才起床后,突然发现家里少了东西的感觉,便快步来到王明白房间一看,王明白不在睡觉,急忙喊到:“他妈,儿子不见了,肯定是跑了。”
  “他爸,怎么回事?明白昨晚还好好的,这么就不见了呢?”她哭着说:“他爸,你要不把他找回来,我跟你没完。都怪你,非要她娶小兰。这都是你给逼的。”她哭得更厉害。
  王秀才也急的在院子里打转,他摸着脑袋突然想起一事,便冲出大门,明白他妈在门里喊他也不答应。一路小跑来到小芳家,用手使劲敲门:“小芳妈,快开门呀。”
  “谁呀,这么早。让人不睡觉?”
  “是我,你还有心事睡觉,你姑娘跑了。”
  “啊?不会吧,你等一下,我马上来。”小芳她妈,马马乎乎穿上衣服,打开了门看见了王秀才说:“有话进来说。”
  “小芳她妈,你看看,你姑娘在家吗?”王秀才跟着小芳她妈走进小芳的房间,人果然不在。
  小芳她妈,便往地上一坐大嚎起来:“我的天那,我可这么活呀,闺女你去哪里?走,也不说一声?”哭得死去活来。哭着,哭着,她突然站了起来,一把抓住王秀才的领口咬着牙说:“我闺女,是被你儿子骗走的。你今天不把人还给我,我就死给你看。”
  为了稳住自己的重心,王秀才用手撑住房间的桌子,无意中发现一封信,便哀求着说:“小芳她妈,这里有小芳的信,你放手好吗?”
  小芳她妈立即放掉王秀才,拿起信扯开看了起来:“妈,我和王明白一起走了,是我自己愿意的。我和他在外面安顿好后,会写信告诉你们的。再见,小芳。”
  小芳她妈和王秀才看完信后,就象泄了气的皮球,瘫坐在床上。从此以后,没有一句相互的埋怨,只是相互之间有了更多的了解或更多的期盼。
  三
  一个月后王秀才等来了久盼的儿子的信:
  亲爱的爸、妈,你们好。
  首先请父母原谅儿子的不辞而别,谢谢你们。
  我自生下以来,都是泡在甜水中长大的,我要什么你们就给什么,要吃香的,不给苦的,是真不知道天有多高,地有多厚,饭来张口,衣来伸手,过着无忧无愁的日子,真幸福啊。
  这一次与小芳出来,也是出于无奈,我想爸妈也是理解的。婚姻大事本应父母做主,在加上小兰他爸救了我的命,理应兑现承诺,以不负恩人的重托。
  但在这一件事上,我理解的角度于爸妈出现了偏差。我认为,他们的情我要记,不能忘而且要报答。但不能用你儿子的婚姻作交换。再说我跟小兰根本没有感情基础,如果勉强、凑合,不也牺牲了你儿子一辈子的幸福?爸妈你们说,我说的对吧。
  爸妈,这一次于小芳外出打工,学到许多东西,没有爸妈在身边,是苦多了。但也好,不当家不知柴米贵。现在好了,知道了挣多少、花多少,余多少了。
  爸,你有腰疼的老疾,干活的时候要注意,都这把年纪了,也要想通一点。平时要注意休息,养好身体。我呀,还指望你带大孙子呢。
  妈,你就不要惦记我了,是好孩子都有离开妈妈的时候。您别让眼睛老花了,那样针线活就少做了,你儿子还要穿你做的鞋呢。
  爸妈,不多说了,这一次寄上1000元给你们,以表孝心。选个时间出去玩一玩。
  祝父母安好,身体健康,此致
  敬礼
  想你的儿子:王明白
  1988年10月8日
  王秀才一口气看完信,眼睛湿了。
  明白妈问道:“孩子怎么说的?”
  “孩子长大了,懂事了。还寄钱给你去旅游呢。”
  “他爸,我们就别管他们的事,顺着吧。”
  “老伴,这回听你的。不管他了,顺着他们。”
  小兰的妈妈,同日也接到小兰的来信,戴上老花镜看了起来:
  “亲爱的妈妈,你好!首先向妈妈承认自己的错误,我不该不辞而别。让妈妈着急,我也知道这一个月妈你是怎么过的。
  妈,自从离开家的那天晚上起,我都在想念着妈,想妈白天是怎么过的?晚上怎么样?没有我陪伴你的时候怎么样?想着,想着就流泪了。
  妈,我也是在没有办法的情况下,离开你的。你想哪个孩子愿意离开妈妈身边,吃的是熟的,穿的衣是干净的,玩的是开心的。打小至今我不知道什么是苦,什么是甜,我是一个无忧无虑的女孩。
  妈,自从我喜欢了王明白,特别是在他的启发下,重新认识了现在的社会发展,老一辈的思想观念,也到了该换换的时候了。我们不能一辈子守着一亩三分地,更不能走你们的老路,要走出农村,拼搏一次。另外,我和王明白是真心相爱,志同道合,希望妈妈支持。
  妈,你一个在家,有的事就不要做了,自己要照顾好自己。我现在收入还好,这里给你寄回五百元钱,表示女儿的一点孝心。祝妈妈身体健康!万事如意!再见。
  想你的女儿小芳亲笔。
  1988年10月8日
  小兰的妈含着泪默读完女儿的信,心里忽然开朗,小芳说的是对的,鸟的翅膀长硬了迟早要飞的。于是抬起头叹了一口气,一切都随孩子们吧,只要他们幸福,就是妈妈的所求。
  两年后,王明白和小芳带着儿子小强回来了。还是村头的那个公交站,站着王明白的爸、妈,还有小芳她妈。他们看到小强都抢着抱。
  还是王明白说的好:“现在你们一个个抱,等小强长大了,叫他两家跑。”
  王秀才接着说:“儿子出去了,带回来了一家人。这孩子,真象明白了。”
  小芳她妈抱着小强说:“你看这小子,长的跟他爸一个样,虎头虎脑的。”说着都朝小强笑。
  这时村子老路那边有一妇人在喊:“别忘了我,是我抓到你们,逼你们走的,你们要谢谢我。”
  王明白第一个向她回话:“阿姨,我明白。我今天晚上去你那里拜谢。”
  王秀才等一家人、小芳妈、那妇人,都“哈哈”大笑了,笑音传到了山上,回荡在老王村上空……   

图片 1

图片 2

                  【1】

小兰是我邻居的一个表妹,姊妹三人,排行老幺。因年龄最小,又加上长的也俊俏,肤白貌美,在十里八乡也是数得着的漂亮妮子。所以父母对她更是宠爱有加,对她几乎是百依百顺。两个姐姐也处处都宠着她。

小兰初中毕业就和本村以及邻村的几个男女同学商量好了要到深圳打工。父母得之此事,说什么也不同意,理由只有一个:从小到大没离开过我们半步,说什么也不放心她去那么远的地方。小兰不听父母劝告,就用一哭二闹三绝食来要挟父母,父母对于女儿的哭闹都能忍受,但是看不得女儿绝食自残,于是无奈答应了小兰的要求,放她和同学一起去外地打工。

小兰和几位同学在一位同乡的带来下来到深圳,由于他们一没学历二没技术,只好到一家电子厂进行了流水线工作。在深圳对于这群刚刚走入社会的懵懂少年,父母远在几千里之外,没得依靠,只有同学之间互相帮忙照应。于是他们下班后几乎都是一起逛街,吃饭,看电影,或者到那些不要门票的公园晃荡。时间久了,其中邻村的一个男同学小伟对小兰心里多了一缕情愫。

絮的离去,不怪风

                    【2】

开始小兰是不同意和小伟谈恋爱的。理由有三:一是年龄太小,她当时刚满十八岁。二是小伟家庭负担太重,他父亲前年因得骨癌去世,家里欠了一屁股的外债,又加上兄弟都是男丁,都需要买房娶妻,全靠母亲一人是万万拿不出钱给他们买婚房的。三是临出门时父母要小兰一定答应他们一件事,打工期间不准谈恋爱。为了能快点离开家,小兰想都没想,爽快答应了父母的要求。

所以开始几个月,小兰不理会小伟的追求,并且还渐渐疏远小伟。他们之间关系的转机就出现在小兰得了急性阑尾炎,在医院住院期间,小兰为了不让父母挂念就没把这事告诉父母,认为一周过去就出院了,没必要让父母来回颠簸。但住院终归要有人照顾,开始两天几个同学轮流倒班陪她,当然小伟也是其中一员。

小伟值班期间显然比别的同学用心,那真是嘘寒问暖,呵护备至,更让小兰欣赏的是小伟的幽默和风趣,和他在一起总感觉时间过的好快,轻轻松松一上午一下午不知不觉就过去了,手术的疼痛也减轻了很多。其他同学也看出了他们微妙的关系,所以后面几天就找借口不再去医院照看小兰,而是把这个绝好的时机让给了小伟。

王幺妹离家出走了,是和村里的高老五一起走的。

                    【3】

女人在脆弱孤独的时候,智商是很低的。本来小兰在父母眼里就像公主一样生活,有一点头疼发热父母都心疼的不行,从没动过手术的她怎能受这么大的委屈。在这想家想父母想姐姐的情况下,小伟适时地来到了她身边,她怎能不感动!

到小兰出院时,俩人俨然一对情窦初开的热恋男女。为了能让小兰尽快恢复身体,小伟借钱在厂外租了房子。听说黑鱼对伤口恢复的快,小伟每天天不亮就去附近的菜市场买新鲜的黑鱼,回来给小兰炖汤喝,看着小兰一口口把汤喝下,别提小伟心里有多高兴。

时间过的好快,半个月过去了,单位通过小兰上班。此时小兰让小伟的鱼汤骨头汤养的小脸白里透红,更是多了几分俏丽。小伟舍不得小兰去上班,去挣那每天要站十个小时的辛苦钱,可是靠自己的工资又养活不了两个人,只好忍痛让小兰回厂上班,但小兰每次下班回来,小伟都会做小兰喜欢吃的饭菜等着她。没有谈过恋爱的小兰,她认为眼前这个男人就是上天派来照顾她的白马王子,她成了最幸福的公主。

他们两人一起长大,用电视和书里的话来说是青梅竹马。从小到大,他们考试经常考零蛋,王幺妹是一只筷子搅两个鸡蛋,高老五是一双筷子夹一个鸡蛋。

                      【4】

年底工厂放假,小伟和小兰一起回老家,路上小伟舍不得小兰拿一点重东西,自己扛着大包小包,累的挥汗如雨,嘴还是笑的。经过一天长途汽车的颠簸,终于到了小兰老家的村子。执手相看泪眼,小伟舍不得和小兰分开。小兰使劲擦一把眼泪,“伟,你就等我的好消息,我一定会让我爸妈同意我们婚事的!到时我给你打电话!”挥挥手俩人在村口依恋道别。

父母看到女儿从深圳带回来大包小包的礼物,还把自己打工攒的五千元钱也给了他们。老两口高兴的眼睛眯成一条缝,直夸女儿懂事孝顺,女儿出门出对了,不然在家还是个长不大的孩子。小兰趁着父母高兴的劲头,就把她和小伟恋爱的事说了出来。

父母一听到这茬,起先还是艳阳高照的脸上,立刻变成了阴云密布。因为小伟家距离他们村并不远,他家的情况小兰的父母还是略知一二的。在四里八乡也是出了名的困难户,一个寡妇代着三个儿子生活,还要还孩子爹去世时欠的外债,生活何其艰难,大家是有目共睹的。

小兰父母对这门婚事死活是不答应的,他让小兰打电话告诉小伟,他们不同意这门婚事。如果他非想娶小兰,按照农村现在的风俗,女孩定婚时男方必须要在城里买套房,否则一切免谈。

王幺妹十七岁,读高二,十七岁的她正是出水芙蓉,该凸的地方凸,该凹的地方凹,天生丽质难自弃,出落得亭亭玉立。

                      【5】

小兰看父母态度很坚决,就把父母的话用电话传给了小伟,小伟当时就哭了:现在在城里买房,不说在市里,就是在郊区买个顶楼也要30多万。我家的情况你不是不知道,就是砸锅卖铁我们家也买不起呀!你再求求你爸妈,能不能等咱们出去打工几年,然后把挣的钱攒起来差不多就够了。

小兰就把小伟的话又传给了父母,父母态度一成不变:干嘛要等!我闺女要模样要模样,要身材有身材,好几个条件好的都侯着呢!上次你姑还介绍一个城里的小伙子,做装修的,我看就不错。要不你和小伟别扯着了,就和城里那个小伙子谈吧,人家有房有车,你嫁过去,我和你妈这老脸也有光!明天我让你姑把城里那个小伙子带过来,你们在一起吃个饭就把婚事定了!

小兰发现这次父母真是铁了心不让她和小伟谈恋爱,就拿出她的杀手锏,一哭二闹三绝食,但这次父母任凭她哭闹绝食,对于她的折腾一概不理。

高老五也是十七岁,初中没毕业就出去打工了,才回来一阵子,外面的粮食催人,出去这两年像竹子拔节似的长,单筋筋高,还不算难看。

                        【6】

到了晚上,小兰闷闷不乐的来到厨房扒拉了一碗面条,就回房痛哭。长这么大父母什么事都依着她,为什么这件事就不能依着她呢!越哭越伤心,越哭越委屈,她给小伟发了一条信息“伟,我想见你!”小伟秒回“好!在哪里见?”“我一会儿给爸妈说个瞎话,就说找邻居小翠玩。半个小时后你在小翠屋后等我。”“好!”

小兰和小伟相会。俩人见面抱头痛哭,哭过之后,擦干眼泪,俩人依偎着商量以后的路该怎样走。小伟说“你爸现在让我买车,我借借亲朋好友的钱,买辆七、八万的车不成问题,如果你爸现在逼我非在城里买套房,榨干我身上的油我也买不起。我们该怎么办呀?!俩人在外面哭哭啼啼一个多小时。

小兰爸妈左等右等不见女儿回家,猜想女儿肯定去见小伟了,就急忙出来找女儿。找不到女儿,小兰父母就喊邻居帮忙找,父母和邻居在后面喊,小伟拉着小兰在前面跑。两个年轻人跑到一个僻静处,小伟捧起小兰俊俏的脸蛋,看着她惊恐的眼神,目光渴望而坚定地望着小兰:你真的爱我吗?“爱!”小兰点头应允。“记得在深圳时我们说过,任何人也拆散不了我们!因为没有房子,你爸要把我们分开,你愿意和我分开吗?”“不愿意!”小兰也态度坚决。

“记得我们也曾说过不能同年同日生,但愿同年同日死,你还记得吗?”“我记得!”“那咱们就同年同日死你现在还愿意吗?”“我愿意!”小兰看着小伟渴望而坚毅的目光,坚定地回答小伟。他们把电视上看到的江湖恋爱演了一场现实版,小伟使劲地搂着小兰,互相依偎互相亲昵地向村外一个池塘走去。

高老五出去打工之前,他们就一起读书,一起做活路,一起对山歌,形影不离,村里的人都说这俩孩子挺般配。高老五打工回来后,两个人还是整天黏在一起,村里面已经有了风言风语。

                    【7】

据说第二早晨,有村民起早到田间地头看看,无意中发现他们俩的尸体已经漂浮塘面,等村民把他们打捞上来时,俩人还保持着拥抱的姿势。

为了一套婚房,两个鲜活年轻的生命,舍下了疼爱自己的父母去了另一个世界,白发人送黑发人,父母再怎么哭天抢地,再怎么后悔,他们永远也不再知晓。但愿他们在天堂里有属于他俩的婚房,热热闹闹办一场属于他俩的婚礼!

【无戒365写作挑战极限营第77天】

王幺妹虽然叫幺妹,却在家里排行老大,脚下还有四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之所以叫她王幺妹,是因为当初爸爸希望第一个孩子生出来就是儿子,谁知道却生下来了她。爸爸想干脆给她起一个名字幺妹。幺妹,幺妹,就是最后一个女娃子,最后一个女娃子后面当然就是儿子。可不成想,接下来连续生了四个女子,好不容易才生了一个带把儿的,王幺妹也叫顺口了,就不管了。

王幺妹从小非常听话,砍柴,打猪草,放牛,放马,煮猪食,喂猪,洗衣服,洗尿片,样样都干,可是父母还是很少拿正眼看她一下,一不小心做错事就要被爸爸打骂。她知道,爸爸怨她没带好头,她沉默,她伤心,她委屈。

高老五是她唯一信任的小伙伴,她以往遇到什么委屈她都会给高老五说,她愿意给他说,她愿意他听她说,说出来她的心里会好受得多。

“这一回你们不可能来找我了,我走的远远的,你们也不可能找到我。”王幺妹想。

王幺妹这不是第一次离家出走,她以前也离家出走过一次,那是最后一个妹妹出生后不久。最后一个妹妹出生的时候,她十二岁,读六年级。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幺妹是贰只筷子搅三个鸡蛋,小兰为了不让父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