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玩着写作,那位农民说它不会飞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87 发布时间:2019-10-06
摘要:一、 我看见了一只鸟。这是一件很稀奇的事。现在城市里已经看不到鸟了,就算适应能力最强的麻雀都不肯留在这里。城市就如同一个用钢筋混凝土建造的鸟笼子,但里面连一根鸟毛都

图片 1 一、
  我看见了一只鸟。这是一件很稀奇的事。现在城市里已经看不到鸟了,就算适应能力最强的麻雀都不肯留在这里。城市就如同一个用钢筋混凝土建造的鸟笼子,但里面连一根鸟毛都没有,只关着自以为是的人类。
  我少年的时候总喜欢看天,有时索性就仰躺在麦秸垛上,一看就是一两个小时。但如今我在城市里已经生活了二十多年,早就养成了城里人的生活习惯。像所有的城里人一样,我平时几乎不仰头向上看,所有和我息息相关的事物都如乱麻一样缠绕在我的周围,我根本抽不出哪怕半分钟的时间去看那个空荡荡的天空。但不知道今天怎么了,我板着一张僵硬的面皮,正急匆匆地在人流中穿行,忽然就鬼使神差地站住了脚,又仰起头,把目光投向了城市之上的天空。于是我就看见了那只鸟。
  今天的天空像梦一样,有些不真实,比深谷里的潭水还要干净,比富豪商厦外墙上的蓝宝石玻璃还要蓝。那只鸟就在这纯净的蓝色里盘旋,像另一个世界投射过来的一个飘忽的影子。它其实离我很遥远,只是一个小黑点,我要运足目力才能看清它的一双翅膀,但我肯定它就是一只鸟,而且还是一只鹰,因为只有鹰才会用这般自由自在的姿态飞翔。
  我一看见这只鹰就激动起来。我抬起一只胳膊拼命地对着它摇晃,同时扯着喉咙冲着它大喊。我喊的是一个人的名字——刘鹰翔。我怪异的举动吓坏了许多人。首先是走在我身旁的两个女人像触电了一样猛地弹开,一连跳了四五米远才停下来,惊惧地瞅着我,仿佛我是一枚点着了引信的炸弹。紧接着,几乎整条街的行人都停下了脚步,像被女巫施了定身法。他们先是顺着我抬起的胳膊向上望去。但他们也许没看到那只鹰,或者看到了也不觉得稀奇,于是就集体把目光放了下来,满含着怜悯盯着我。他们一定以为我是一个可怜的精神病患者,忽然间犯病了。我甚至听到了一个善良女人的轻叹,叹息后又说了句,这人真可怜。
  我不顾别人的围观,继续对着天空挥舞着手臂,口里不停地喊着刘鹰翔这个名字。那一刻我干枯的眼睛里忽然就涌出了许多的眼泪,一些往事也放电影般地在我的脑海里呈现出来。我坚信那只鹰就是我高中时的同学刘鹰翔。我由衷地为他高兴,他终于变成了一只鹰。
  
  二、
  刘鹰翔原来不叫刘鹰翔,叫刘富贵。刘富贵这个名字寄托了他父母对他的殷切期望。他的父母也许是想靠这个吉利的名字,一举扭转世代延续下来的贫穷和卑贱。但他并不喜欢这个名字。他觉得这个名字就像一摊烂泥,在大庭广众之下糊在了他的脊梁上,让他难堪而耻辱。
  终于他考上了高中。他觉得这是一个机会,是一个转折点,于是他迫不及待地改了名字。
  那天是1988年9月1日,我梳着溜光锃亮的汉奸头,穿着一套崭新的蓝色中山装,正襟危坐在市第二中学高一三班的教室里。我眼中的一切都是新的,像刚打开的一本书。我踌躇满志、志得意满,忍不住对未来充满了美好的渴望。唯一让我遗憾的是,和我坐在同一张椅子上的不是想象中的城里的女生,而是一个黑瘦的农村男生。他当时也穿着一套蓝色的中山装。但他的中山装却不是新的,洗得有些发白,胳膊肘上有一块小补丁,而且衣领上还隐隐地散发着一些汗味,和我的根本没法比。
  我们的班主任是一个年轻的女老师,姓李,省师范大学新毕业的。她刚参加工作就被安排到了高一新生班做班主任,显然还不适应,说话不十分流利,有时还会莫名其妙地红一下脸。李老师简单地做了自我介绍后就开始点名了。她每念到一个名字,就相应地有一个同学喊声到,并站起来展示一下自己。当她念到刘富贵的时候,同学们先是一愣,紧接着就不约而同地笑了起来。这个名字土掉了渣,很像旧社会的地主老财。我当时并不知道这是我同桌的名字,所以也跟着没心没肺地笑了起来。但我一转头,却看见了我同桌的窘态。他的屁股在椅子上蹭来蹭去,那样子好像是在强忍着一个屁。他两手放在膝盖上,手指曲起,不停地抓挠着自己的掌心。那一瞬间我明白了,他就是刘富贵。
  李老师看没人站起来,以为自己看错了,于是又低头认真地看了看手里的花名册。没有错,她稍稍提高了一下声音,又叫了一遍,同时用眼睛在全班同学的脑袋上扫来扫去地寻找。前几排的同学也都转回了身子,摇晃着脑袋帮李老师寻找。最后,李老师和同学们的目光都落到了我同桌的身上。他犹豫了几秒,站了起来,像无处可逃的贼,脸比刚从地里拨出来的红萝卜还要红。
  你是刘富贵?李老师冲他点了点头,露出奶糖一样的微笑,同时伸出一只手向下摆了摆,示意他坐下。但刘富贵并没有坐。他深吸了一口气,胸脯鼓了鼓,对李老师说,我以后不叫刘富贵了,我叫刘鹰翔。李老师秀眉一皱,显然没能弄明白他的意思。
  我从今天起改名字了,叫刘鹰翔。他又说了一句。李老师终于明白了,笑了笑说,你的学籍档案上的名字是刘富贵,你这样一改以后高考的时候会有麻烦的。他似乎没料到将会有这样的后果,双手使劲地抓着裤子,不知如何是好。
  全班同学哄堂大笑,觉得他是个奇怪的人。过了好一会,他似乎找到了解决的办法,猛地挺直了腰板,说,那我也要改,户口上的名字我以后去俺们派出所改过来,学籍里的名字也请学校帮改过来。
  李老师想了想,不得不点点头。她拿起笔,在花名册上划掉刘富贵的名字,在旁边开始写他的新名 字。是英雄的英,吉祥的祥吧?她一边写一边问。
  不是!刘富贵大声地喊,是雄鹰的鹰!飞翔的翔!
  
  三、
  虽然刘富贵在开学第一天勇敢地改了名字,但同学们却执着地认为,只有富贵这两个字叫起来才更顺口更喜庆,于是就都接着管他叫刘富贵,而不叫刘鹰翔。当然这里面还带些恶作剧的性质。因为只要同学们一阴阳怪气地叫他刘富贵,他就浑身紧张,满脸通红,不停地喘粗气。就这样,他越不喜欢大家叫,大家就越叫。叫他的名字是一个不需要成本的快乐。同学们乐此不彼,总是找机会喊他的名字。富贵,把你的橡皮借我用一下。富贵,帮我把这本书传过去。
  这叫我想起了小时候的一个游戏。孩子们逮到一只癞蛤蟆,把它翻转过来,肚皮朝天,然后用小木棍不停地敲打它的肚皮。癞蛤蟆无力反抗,也逃脱不掉,只能硬挺着。为了保护内脏,它的肚里会不断地充气,所以就越敲越大,像一面鼓。孩子们通过敲打癞蛤蟆的肚皮得到了快乐。当然癞蛤蟆是痛苦的,但它的痛苦是那么微小,直接就被孩子们的快乐掩盖掉了。
  本来我也想接着叫他刘富贵的,但我是他同桌,而且还是一个寝室的上下铺,更主要的是我和他一样,都是来自农村的学生。相同的阶层让我对他产生了同情心,不好意思叫他刘富贵。就这样,刘鹰翔这个名字除了几个老师偶尔叫一下以外,全班就只有我用这个名字称呼他了。每当我叫他一声刘鹰翔时,他都满脸感激,眼睛里水汪汪的,好像我是他的救命恩人一样。
  我成了刘富贵唯一的朋友。他有什么话只对我说。我想,这也许是我肯用他的新名字称呼他的缘故。他别无选择。
  刘富贵确实是一个怪人,这是整个高一三班全体同学给他的评价。他木讷寡言,几乎从来不主动和 同学们说话。他枯坐在教室里,就像立在花园中的一截木桩子。虽然他学习很努力,但我知道他的脑袋并不聪明。一道并不太难的数学题,他往往半个小时都解不出来。但他从不向我求助,有着毛驴一样的犟劲,脑袋里只有一根不会转轴的筋。有时我看见他被一道数学题折磨得满头是汗,心里就难免生出怜悯,想要给他讲解一下。可我刚一开口,他就猛地一掉头,用后脑勺制止了我。这让我很尴尬,也很生气,但我拿他没有办法,只能在心里狠狠地骂他,最好你一天也别解出来,憋死你个傻子。
  我们寝室住八个人。刘富贵睡在我的上铺。除了学习和睡觉,他把大把的时间都用在了练习他独创的气功上面。他盘腿坐在床上,微闭着眼睛,双臂侧平伸,像一只用纸折叠成的大鸟。他就用这样的姿势,一坐一个小时,甚至更久。同寝室的人都叫他精神病。
  他对我说,闭上眼睛后,他就会感觉自己的身子慢慢地飘起来,两条胳膊变成了翅膀,浑身长出了羽毛,一个人就变成了一只鹰,可以在天空中自由地翱翔。
  有一次睡觉前,他忽然把脑袋从床上倒垂下来,神秘地对我说,人不都是从猿猴进化来的,还有一部分人是从鸟变来的。那时别的同学都睡着了,月光泻进窗来,涂在他古怪的脸上。他的眼珠呈现出金子般的色泽,闪着犀利的光,好像能穿过我的身体,看到我的灵魂。我浑身发紧,寒毛直竖,赶紧骂了他一句,别瞎鸡巴扯,你是不是真有病?他沉默了一会,无奈地收回了脑袋。但刚过不到五分钟,他的脑袋又垂了下来,阴森森地说,你有没有做过这样的梦,你在梦里能飞起来?我头皮发炸,没有回答。他的问话消失在了沉默里,像远去的背影融进了夜色中。
  我确实做过飞起来的梦。在梦里,我张开双臂,可以在空中飞翔。但我从来都飞不高,心里越着急,就越使不出力气。
  那晚我真的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空中飞。梦大概的情景是这样的,我正和许多熟悉的人坐在一起,有说有笑。这些人是我的父母、兄弟、朋友、同学。但说笑间他们的脸就慢慢地发生了变化,似乎是脱去了一张假面,变成了另外一些陌生的人。而且他们的面孔不断地扭曲着,越来越恐怖。他们扑向我,想要抓住我,把我撕成碎片。我奋力冲出重围,没命地狂奔,却始终摆脱不掉他们。最后我越跑越快,脚尖一蹬,竟然飞了起来。但我怎么也飞不高,那些追我的人就在我的下面,离我有时不足半米,似乎伸手就能抓住我的脚脖子。我拼命地扇动着双臂,可最后还是跌落了下来。他们一哄而上,几十张青面獠牙的脸扑面而来。我大叫一声,满头大汗地醒来。
  难道我真的是一只鸟变的?他妈的,该死的刘富贵,确实是一个精神病。
  
  四、
  高二的时候,刘富贵做了一件能惊掉所有人下巴的事。
  那年十月份,学校召开了有史以来最为宏大的秋季运动会。我们班大多数同学都报了项目,纷纷磨拳擦掌,发誓要夺得学年总分第一名。我体育上没什么特长,但自信还有一身蛮力气,于是就报了铅球项目。
  运动会前的那一个月,我每天黄昏都在校园里汗流浃背地练习投掷铅球。刘富贵没有报任何项目,我于是拉着他做了我的陪练。说是陪练,其实就是替我捡铅球。我背对着夕阳,摆好姿势,运足了劲,把铅球投出去。他站在我对面的暮色里,把铅球捡起来,再用力一滚,送回到我的脚下。他尽职尽责,一言不发。随着铅球落点的不同,他前后左右地跑动着,像一条我曾经拥有过的狗。那条狗是我童年时期唯一的朋友,在我的生命里留下了不可磨灭的痕迹。
   开运动会的那一天,我们班参加的每一个项目都取得了不错的成绩。总分与高二六班交替上升。最后一个竞赛项目到了,是压轴的重头戏,男子一万米。本来报这个项目的是李兴华,长跑是他的强项。但那天他刚跑完三千米,虽然取得了第一名,但是大腿却抽了筋。同学们急得要命。两个男同学脑袋顶着脑袋,一人捧着一条腿帮他按摩。更多的女同学则围在四周叽叽喳喳地替他鼓劲。但他却像一条烂泥中的蚯蚓一样,不停地蠕动着,就是站不起来。
  男子一万米是个拿分的项目,如果这项弃权,那么之前的努力就将白费,总分就会被高二六班拉下去。同学们像一群饥饿的鸭子,呱呱地叫着,想要找出一个可以替代李兴华的人选。但大家却只能你瞅瞅我,我瞅瞅你,干着急。最着急的要数李老师,她的脸由白变红,并冒出了一层细密的汗珠,像一颗清晨的西红柿。
  就在这时,坐在角落里的刘富贵悄无声息地站了起来,走到李老师的面前,说,让我去跑吧!李老师一愣,看了他一会,疑惑地问,你能行么?他说,我试一下。同学们呼啦一下都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发表意见。我说,富贵,你可别逞强,这可是一万米,要跑25圈,万一跑不下来,丢人是次要的,咱班的分数可就上不去了。
  刘富贵一直看着李老师,眼睛里充满了渴望和坚定。最后李老师点了点头,说,如果实在跑不动了就下来,咱不在乎什么名次。
  刘富贵脱去了上衣和裤子,露出里面松松垮垮的线衣和衬裤。他使劲地把线衣的袖子向上撸了撸,又弯下腰,认真地把衬裤的裤腿绾到了膝盖之上,然后向检录处跑去。我看见他的脚上穿着一双半旧的绿色矮腰解放鞋,于是赶紧撵上他说,咱俩脚大小差不多,你穿我的运动鞋吧。他冲我一呲牙,说,我的脚太臭。
  发令枪响了,二十多个矫健的身影冲出了起跑线。高二六班的张浩最受人瞩目。他是市级运动健将,参加过全省青少年运动会,并且得了个第二名。起跑之后他就以飞快的速度跑在了最前面。在他身后,所有的运动员不得不都奋起直追,好能跟上他的步伐。其实他这是一种战术,要靠自己的实力快速地领跑,好及早拖垮其他人。

          这学期我们教研达成共识:在自由写作的基础上,对学生的写作进行入格训练。开学初第一单元关于景物描写的散文,每篇无论从结构还是语言方面都是可以进行训练的范文。于是就有了孩子们创作的的校园的雨。         每周日下午共读王荣生的《写作教什么》,纸飞机那个环节引起我们老师们的注意,于是我们都在自己的班级进行了一次尝试,整个过程轻松愉悦,孩子们乐不思蜀,第一时间投入到写作中,不抬头、不停笔,每个人都有话可写,有内容可分享。提供写作的素材,创造写作的氛围,就这样聚焦写作,专注的做一件事情,如此甚好!

              这个故事是,我们是老鹰,家长们是那位农民,老师是那个成功人。教会我们怎样展翅高飞。

        我仍旧没有玩过它;但在今晚,我放飞了梦想。 一个丰富多彩的夜晚里,在童年的尾巴,一个个纸飞机在我们的手里准备迎来飞行的美好旅程。在一片欢笑中,我们整装待发,去放飞回忆和梦想的时刻已经开始倒计时。每一个人都心怀希望,每一个人都期待着:这也许是童年最后一次放飞它,但我们满怀期望,此刻谁敢走心?

        今天,我妈妈给我报了一个演讲班让我去,那里的人非常多,有的是我认识的,有的是我班的同学,还有的是我不认识的。还有两位老师。

                      六(4)班  李煜彬                                                                                                                                                         

          我和我同学坐在一块,可是没想到有一位老师把我们给分开了,我和我不认识的同学坐一块了,首先老师让我们看了一一个短片,那主要内容是讲有一位成功的人他和他的孙女儿准备回家在路上他的车子坏了,停了一个农民的家的院子里,他的孙女去鸡棚里看他看到了一只奇怪的鸡,就拉着爷爷看那只奇怪的鸡,他爷爷看了看那是一只老鹰,可是那位农民却认为它是一只鸡,那那位农民说这是他的孙子在发现了只有一枚但是完整的剩下的全都破了所以就把它带回家抚养抚养了后成了老鹰,老鹰他不会飞然后他再鸡窝里面,那位农民说它不会飞!所以他就把老鹰当成鸡看了,可能未成功的人不这么认为他认为老鹰应该要展翅高飞,他就对那位农民说这只老鹰应该生活在天空中要展翅高飞才行,不应该在地面上在机场里像鸡一样养着!成功的人说多少钱才出售,农民说不,成功的人说我可以让他展翅高飞,农民说那好吧!成功的人就带着老鹰,开始的时候老鹰不会飞在成功的人手上呼呼两下就飞到了地下,就像鸡一样,成功的人和他的孙女儿爬山,爬到有些高处可那至今还不会飞,他们就越爬越高越爬越高,那位成功的人想着她小时候,就对那只老鹰说你是一只鹰不是鸡的家应该属于,天空出现奇迹的时候到了那只鹰展翅高飞了!

(一个小彩蛋)                                                                                                    老师让我们折纸飞机时,我一脸茫然的坐在那里:“纸飞机是什么?我怎么没玩过它?它怎么弄的?……” 就这样,我还找一位人帮我折了一下,我才能放飞我的“梦想号”[捂脸]                                                                                           

      童年是一张纸,他需要你把它创造成一架飞机。在这飞机上,是我们的欢笑。这张白纸,需要你把它用童年的色彩来渲染,用好奇心创造。

结束语: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们玩着写作,那位农民说它不会飞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