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隔壁顾森西的房间门大开着,她对着顾森西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57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72易遥等到了八点半,然后提着书包回家。拿起钥匙试着开了下门,结果门轻松地打开了。林华凤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胃里又涌起一阵恶心的感觉,

72易遥等到了八点半,然后提着书包回家。拿起钥匙试着开了下门,结果门轻松地打开了。林华凤坐在沙发上看电视。屋子里弥漫着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胃里又涌起一阵恶心的感觉,易遥深吸一口气,压了下去。她撩了撩刘海,说,妈,我回来了。桌子上摆着吃剩下的饭菜。易遥去厨房盛了碗饭出来,将就着吃。林华凤看了看,然后说:“你把菜热一热吧,都凉了。”易遥刚夹起一筷子蚝油生菜,又放下,她抬起头问;“妈,你还没吃啊?”“我吃过了,”林华凤在沙发上躺下来,面朝靠背,“你去热一下再吃,冬天吃冷的,要坏肚子的。”“我没事,不要紧。”易遥笑了笑,起身去厨房盛饭。易遥打开锅盖的时候,听见了身后林华凤吼过来的声音。“你装什么苦情戏啊?你演给谁看啊你!”易遥把碗里的饭一抬手全部倒了回去,她转身走出厨房,对着躺在沙发上的林华凤说:“演给你看!你看了几年了你都还是看不懂!”易遥把碗朝桌子上一放,转身回房间去了。易遥从房间里望出去,只能看到门没有关上的那一小块区域。林华凤的脸朝着沙发的靠背里面,看不到表情。她的背佝偻着,显得人很小。她松垮着扎起来的头发里,有一缕白色的头发,从黑色的头发里,刺眼地跳出来。易遥抬起手用力捂住了嘴。面前摊开的试卷上,黑色的字迹被吧嗒吧嗒砸下来的水滴晕染开来。73屋子里空调开太久。闷得慌。而且冬天本来就干,空调再一开久了,整个屋子绷紧得像要被撕开来一样。顾森湘起身开了半扇窗户。外面的冷风吹了进来。舒服多了。转过身,写字台上的手机震动起来。翻开盖子,屏幕上的发件人是“森西”。打开短信,只有两个字,“姐姐”。没有标点。但是顾森湘闭着眼睛也能想象得出他一副不高兴的表情。森湘扬起嘴笑了笑,手指在键盘上打出几个字:“你怎么了?过来吧。”合上手机,过了两分钟,森西在外面敲门。“不高兴了?”“没有。”顾森西躺在床上,随手拿过靠墙放在床上的一排玩偶中的一个把玩着,“多大的人了啊你,还玩洋娃娃。”“洋娃娃?你们男生都这么土吗?你可以叫它们布偶,或者玩偶,或者公仔。”顾森湘有点忍不住想笑。“我又不关心这个。”顾森西翻白眼。顾森湘转过身去,从书架上抽出一本参考书来。“其实我能理解妈是怎么想的。”顾森西从背后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然后就没了下文。顾森湘回过头去,看见他拿着那个巨大的流氓兔压在自己的脸上。“别乱想了你,小孩子懂什么。”“你也就比我早钻出来那么一两分钟。”流氓兔下面传来嗡声嗡气的声音。“要是换做我,”他拿开兔子,从床上坐起来,“我也喜欢你。一个是拿着一等奖学金,被学校捧在手里的高材生,一个是成绩虽下不垫底,但上也不沾天的恶劣学生——这是我老师说的——,我也会更喜欢姐姐啊。”“才不是啊,打是亲骂是爱,我以后总归是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妈最爱的总归是你。她现在是被你气的。要是换了我,你整天这么游手好闲,我早把你腿儿打断了,还由得你在这里发牢骚。”“那你可别泼出去。”森西嬉皮笑脸地粘上来,双手从姐姐肩膀背后抱过去,把额头贴到她的后颈窝上蹭来蹭去。“没洗澡吧?一身臭味道。快点去!”顾森西刚直起身子,门被推开了。母亲端着冒着热气的杯子站在门口,两眼要冒出火来。“你自己不念书,不要来骚扰你姐姐!”“妈,弟弟过来找我有事。”“他能有什么事?”“我没事儿我也能来找我姐,我和她从娘胎里就一起了,比跟你还亲。”顾森西把手插在裤子口袋里,耸耸肩膀。母亲把杯子往写字台上重重一放,“砰”的一声,里面的水溅出来一半,“什么话!”“好了森西你回房间睡觉去。”顾森湘站起来,把他推出门去。母亲转过身来,脸色发白。过了半晌缓过来了,拿着杯子对森湘说:“这是蜂蜜水,里面加了蜂王浆的,听说里面有那什么氨基酸,对记忆特别好。你赶快喝了。”顾森湘刚要接过杯子,母亲就拿了回去,脸色又气得变白,“你看这都洒了一半了,我重新去帮你冲。”说完转身出门去了。又冲了一杯蜂蜜水过来,看着森湘喝了之后,母亲才心满意足地转身出来,轻手轻脚地带上了森湘房间的门。转过身,看到隔壁顾森西的房间门大开着。里面没有开灯。客厅透进去的光把房间里照出微弱的轮廓来。顾森西鞋也没脱,穿着衣服仰躺在床上。“你不看书就早点睡。别去影响你姐姐。”母亲压低着声音。“知道了。”黑暗的房间里传出回答声。听不出任何的语气。也看不到任何的表情。

71城市的东边。更加靠近江边的地方。从江面上吹过来的风永远带着湿淋淋的水气。像要把一切都浸泡得发黄发软。接近傍晚的时候,江面上响着此起彼伏的汽笛声。顾森西把车速放慢,静静地跟在顾森湘旁边骑。风把他的刘海吹到左边,又吹到右边。“头发长啦。”顾森湘回过头,对弟弟说。“恩。知道了。那我明天下午去理发。”顾森西回过头,露出牙齿笑了笑。红灯的时候两个人停下来。“姐,你今天怎么那么晚才回家啊?”“被老师叫去办公室了,说是新的数学竞赛又要开始了,叫我准备呢。”顾森湘拍了拍裙子上的灰尘。“真厉害啊……”顾森西斜跨在自行车上,把领带从衬衣上扯下来,随手塞进口袋里,“这次肯定又拿奖了吧。”顾森湘笑了笑,抬起手腕看了看表,说了句“啊这么晚了”,然后就没说话了,焦急地等着红灯变绿。骑过两条主干道,然后左拐,就进入了没有机动车的小区。骑到小区门口的时候,顾森西突然想起来,“哦,昨天妈妈的那个杯子不是摔坏了吗,要去帮她再买一个吗?”“哦对哦,昨天摔碎了。”“姐……我身上没钱。”“好,那我去超市买,你先骑回家,免得妈等急了。”顾森西点点头,用力蹬了两下,车子就一个拐弯看不到了。顾森湘看着弟弟笑了笑,然后掉过龙头往小区边上的超市骑过去。顾森西掏出钥匙,还没来得及插进锁孔,门就突然从里面拉开来。是妈妈打开的门,她急迫的表情和那半句“哎哟怎么现在才……”在看到门口是顾森西的时候迅速地垮了下去,她把头探出门外朝走廊里看了看,然后回过身来,皱着眉问顾森西:“你姐姐呢?怎么没和你一起回来?”“姐姐在后面,”顾森西弯下腰换拖鞋,“马上就到。”他走进客厅里,把书包从肩膀上卸下来,朝沙发上一扔。“回来啦,”父亲抽着烟从房间里出来,“那快来吃饭。等你们两个,还以为你们有什么事呢。”桌子上摆着平常的几道菜,不算丰盛,却也不简单。顾森西摸摸肚子,拿起碗朝嘴里扒饭。父亲从柜子里拿出那瓶喝了一个月都还没喝完的白酒,倒了一小杯,也坐下来,夹了一颗盐水花生。母亲从门口回过头来,皱着眉头说:“你们两父子,饿死鬼投胎啊。湘湘还没回来呢。”顾森西没接话,低头继续吃着。父亲“呵呵”地打着圆场,“没事没事,又没外人,你也过来啊,先吃着。森西估计也饿了。”“就你饿,别人都不饿!就你没吃,别人都吃了!”母亲背过身去,站到门外张望着,没头没尾地丢这么句话过来。顾森西停下手中的筷子,他在想这句话是对谁说的。走廊里传来电梯到达的“叮”的一声,然后电梯门打开来,顾森湘朝家门口走过来。母亲赶紧两步迎了上去,抓着手一连串的“哎哟湘湘啊,你怎么晚回家也不说一声啊,女孩子家的,这多危险啊,你又不是森西……”顾森西在厅里吃着饭,也没停下来,但耳朵里却一字不漏传进了母亲的话。父亲“嘿嘿”地笑着,朝森西碗里夹了一块红烧肉。顾森西抬起头,朝父亲咧开嘴灿烂地笑了笑。然后他站起来,朝门外喊:“姐姐,快进来。”森湘坐下来,母亲关好了门,刚在桌边坐下,马上起身去了厨房。森湘回过头喊:“妈,你还干嘛呀,过来吃了。”厨房里传出母亲“就来就来”的答话。之后,母亲端着一个热气腾腾的大盘子出来,放到桌子上后,看清楚了里面是两条鲤鱼。“来,趁热吃啊,刚一直放在锅里热着,一直等你回来啊,就怕冷了。”顾森西的筷子在空中停了一小会儿,然后伸向了那盘白灼藕片。顾森湘皱着眉看了母亲一眼,然后伸筷子夹起一大块鱼肚子上的肉放到顾森西的碗里。顾森西抬起头,嘴里还嚼着饭,含糊地“呵呵”笑着,说,“姐,你自己吃,不用给我夹,我自己来。”“你当然知道自己来。你只知道自己来!你看姐姐多向着你……”坐对面的母亲憋着嗓子。“妈!”顾森湘从桌子下面轻轻地踢了下母亲。顾森西低头往碗里扒着饭。没说什么。吃完饭,顾森湘站起来要帮着收碗,被母亲严厉地拒绝了。理由是“放在这里不用你收,我会收,你进房间看书去”。顾森湘点点头,朝房间走去,走到一半想起来,拉开书包,掏出买的杯子,“妈,刚回来的路上买的,你的杯子昨天倒水的时候不是摔碎了吗。”母亲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伸过去接过女儿递过来的杯子,眼睛笑得眯成了一条线,回过头看到坐在沙发上把长腿伸在茶几上的顾森西,脸立刻垮了下来。她对着顾森西说:“果然人家说得没错,女儿就是妈的贴身宝,要多暖心有多暖心,不像生个儿子,哪儿能想得到妈……”“那您现在送我去泰国啊,现在还不晚。”沙发那边顾森西没头没脑地接过来一句。“你!”母亲深吸一口气,一张脸一瞬间就涨红了。“妈!这杯子是森西叫我买的,我根本没想起来,是森西提醒我的。他身上没钱,才叫我去买。您别有事儿没事儿就乱数落人啊……”“哎哟你就别护着他了,他能想得起来?他整天能想得起一件正事儿我就每天扫祖坟去。”母亲转身进了厨房,嘴里念个没完。“妈……”顾森湘还想跟进去,话出口,就被顾森西打断了,森西朝她咧开嘴笑了笑,说,“别理她。你快看书去。”顾森湘走到他面前蹲下来,心里像是被人用柠檬汁浇了一遍。弟弟伸过手,轻轻地把她的手握起来。顾森西看半天蹲在自己面前的森湘没反应,低下头去看她,她抬起头,眼圈有点发红。森西伸出食指在她下巴上挑了挑,说,“美女。”“帅哥。”顾森湘轻轻地笑出来,抬起手揉了揉发红的眼眶。这是顾森西发明的无聊的游戏。而游戏的结束总是顾森西伸出手指,做出个做作的POSE,然后说,“唉?你认识我?”但今天顾森西换了新花样,他做作地撩了撩刘海,说,“对不起我认错人了。”顾森湘唰得站起来,拿沙发靠垫砸过去,一连砸了七个。然后转身回房间去了。顾森西把靠垫从头上拿下来,咧开的嘴角慢慢收拢,笑容消失在日渐锐利的脸庞上。

冠亚体育下载,149顾森西被自己面前的易遥吓了一跳,全无血色的一张脸,像是绷紧的白纸一样一吹就破。嘴唇苍白地起着皱纹。“你……”顾森西张了张口,就没有说下去。其实不用是说出来,易遥也知道他的意思。易遥点点头,用虚弱的声音说:“我把孩子打掉了。现在已经没事了。”“你这哪叫没事。”顾森西忍着发红的眼眶,走过去背对易遥蹲下来,“上来,我背你回家。”易遥摇了摇头,没有动。过了会儿,易遥说:“我腿张不开,痛。”顾森西站起来,翻了翻口袋,找出了一张二十块的,然后飞快地走到马路上,伸手拦了一辆车,他抬起手擦掉眼泪,把易遥扶进车里。150弄堂在夕阳里变成一片血红色。顾森西扶着易遥走进弄堂的时候,周围几个家庭妇女的目光在几秒钟内变换了多种颜色。最后都统一地变成嘴角斜斜浮现的微笑,定格在脸上。易遥也无暇顾及这些。掏出钥匙打开门的时候,看见林华凤两只手缠着纱布趟在沙发上。“妈你怎么了?”易遥走进房间,在凳子上坐下来。“你舍得回来啦你?你是不是想回来看看我有没有死啊?!”林华凤从沙发上坐起来,披头散发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高大的顾森西。“你是谁?”林华凤瞪他。“阿姨你好,我是易遥的同学。”“谁是你阿姨,出去,我家不欢迎同学来。”“妈!我病了,他送我回来的!你别这样。”易遥压制着声音的虚弱,刻意装得有理些。“你病了?你早上生龙活虎的你病了?易遥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什么,你以为你病了就不用照顾我了?别以为老娘下床来伺候你了?你逼丫头脑袋灵光来兮的嘛!”“阿姨,易遥她真的病了!”顾森西有点听不下去了。“册啦,你以为你是谁啊你!滚出去!”林华凤走过来把顾森西推出门,然后用力地把门摔得关上。林华凤转过身来,看见易遥已经在朝房间里走了。她顺手拿着沙发上的一个枕头朝易遥丢过去,易遥被砸中后备,身体一晃差点摔下去。“你想干什么?回房间啊?我告诉你,你现在就陪我去医院,我看病,你也看病,你不是说自己有病了吗,那正好啊,一起去!”“妈。”易遥转过身来,“我躺一会儿,我休息一下马上就起来陪你去医院。”151顾森西站在易遥家门口,心情格外地复杂。弄堂里不时有人朝他投过来复杂的目光。转身要离开的时候,看见不远处正好关上家门朝易遥家走过来的齐铭。“你住这里?”顾森西问。“嗯。你来这里干嘛?”“我送易遥回来,她……生病了。”齐铭看了看顾森西,没有再说什么,抬起手准备敲门。顾森西抓着齐铭的手拉下来,说,“你别敲了,她睡了。”“那她没事吧?”齐铭望着顾森西问。“我不知道。”齐铭低着头在,门口站了一会儿,然后转身走了回去。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看到隔壁顾森西的房间门大开着,她对着顾森西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