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遥抬起头,易遥抬起头看到了齐铭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12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57冬天的阳光,哪怕是正午,也不会像夏日的日光那样垂直而下,将人的影子浓缩为一个重黑的墨点。冬日的阳光,在正午的时候,从窗外斜斜地穿进来,把窗户的形状,在食堂的地面

57冬天的阳光,哪怕是正午,也不会像夏日的日光那样垂直而下,将人的影子浓缩为一个重黑的墨点。冬日的阳光,在正午的时候,从窗外斜斜地穿进来,把窗户的形状,在食堂的地面上拉出一条更加狭长的矩形亮斑。冬日的正午,感觉如同是夏日的黄昏一样,模糊而又悲伤地美好着。一个男生踢着球从身后跑过,一些尘埃慢镜头一样的从地面上浮动起来,漂浮在明亮的束形光线里。“你真的吐进去了?”齐铭放下碗,看着易遥,脸上说不出是笑还是严肃的表情。“吐了。”易遥低头喝汤的间隙,头也没抬地回答到。齐铭略显诧异地皱了皱眉毛。“但还是倒掉了重新帮她接了一杯,”易遥抬起头,咬了咬牙,“早知道就不倒了。”齐铭转过头去,忍不住轻轻地笑了起来。易遥转过一张冷冰冰的脸,瞪着他,“好笑吗?”齐铭忍着笑意摇了摇头,抬起手温柔地揉了揉易遥的头发,说:“你啊,还是少了一股做恶人的狠劲儿。”“批评我呢?”“没。是表扬。”齐铭笑呵呵的,眼睛在明亮的光线里显得光灿灿的,牙齿又白又好看。易遥听到隔壁桌的几个女生低声地议论着他。“我宁愿看做是你的批评。批评使人进步,骄傲使人落后。”易遥盖起饭盒的盖子,说,“我吃完了。”冬天正午明媚的阳光,也照不穿凝固在齐铭眼眶下的那条漆黑的狭长的阴影。那是他浓黑的眉毛和长长的睫毛投射下的阴影,是让整个学校的女生都迷恋着的美好。易遥看着眼前望向自己的齐铭,他在日光里慢慢收拢了脸上的表情,像是午夜盛放后的洁白的昙花,在日出之前,收拢了所有的美好。心里那根微弱的蜡烛,又晃了一下,熄灭了。58就如同易遥预想中的一样,唐小米的把戏并没有停止。甚至可以说,比自己想象中,还要狠毒很多。就像她那张精致的面容一样,在别人眼里,还要美好无辜很多很多。就像拆毁一件毛衣需要找到最开始的那根线头,然后一点一点地拉扯,就会把一件温暖的衣服,拉扯成为一堆纠缠不清的乱线。事情的线头是这天下午,一个男生对易遥递过去了一百块钱。

66在很久之前,在易遥的记忆里,这个水池还是很漂亮的。那个时候自己刚进学校,学校的正门还在修建,所以,所有的学生都是从这个后门进出的。那个时候这个水池每天都会有漂亮的喷泉,还有很多男生女生坐在水池边上一起吃便当。水池中央的假山上,那棵黄角树,每到春天的时候,都会掉落下无数嫩绿或者粉红的胞芽,漂在水面上,被里面的红色锦鲤啄来啄去。直到后来,大门修好之后,所有的学生都从那边进入学校,这个曾经的校门,就渐渐没有人来了。直到第一年冬天,因为再也没有学生朝池塘里丢面包屑,所以,池里最后一条锦鲤,也在缓慢游动了很久之后,终于慢慢地仰浮在水面上,白森森的肚子被冬天寂寥的日光打得泛出青色来。易遥脱下大衣拧着水,裤子衣服大部分都浸透了。脚下迅速形成了两滩水渍,易遥抬起手擦着脸上湿淋淋的水。她回过头去,顾森西把裤子挽到很高,男生结实的小腿和大腿,浸泡在黑色的池水里。他捞起最后一本书用力甩了甩,然后摊开来放在水池边上。然后从水池里跨了出来。易遥把大衣递过去,说,你拿去擦吧。顾森西抬起头,看了看她红色的羽绒服,说,不用,你赶快把水拧出来吧,这水挺脏。我等下去水龙头那边冲冲就好。易遥缩回手,继续用力地拧着衣服。衣服吸满了水,变得格外沉重。易遥抬起手揉向眼睛,动作停下来。手指缝里流出湿漉漉的水来。顾森西赤着脚走过去,拉过易遥的衣服,说,让我来。易遥左手死死地抓着衣服,右手挡在眼睛前面。露出来的嘴角用力闭得很紧。那些用尽力气才压抑下去的哭泣声。“放手。”顾森西把衣服用力一扯,拿过去哗啦拧出一大滩水来。被水浸湿的双手和双脚,被冬天里的冷风一吹,就泛出一整片冻伤的红。顾森西催促着易遥赶快回教室把衣服换了。易遥说,我没衣服。顾森西想了想,说,那你先穿我的。我外套厚。你赶快回家去吧。易遥没回答,死死地抱着怀里的一堆书,整个人湿漉漉地往前走。顾森西还追在后面要说什么,易遥转过身朝他用力踢了一脚,皮鞋踢在他小腿骨上。顾森西痛得皱着眉头蹲到地上去。“别跟着我,我不会和你上床,你滚开。”顾森西咬了着牙站起来,脱下他的厚外套,朝易遥劈头盖脸地丢过去,看的出他也生气了。易遥扯下蒙在自己头上的外套,重重地丢在地上,眼泪刷得流了下来。易遥没有管站在自己身后的顾森西,抱着一堆湿淋淋的书,朝学校外面走去。快要走出校门的时候,易遥抬起头看到了齐铭。脑海里字幕一般浮现上来的,是手机里那条短信。——老师叫我去有事情,我今天不等你回家了。你先走。而与这相对应的,却是齐铭和一个女生并排而行的背影。两个人很慢很慢地推着车,齐铭侧过脸对着女生微笑,头发被风吹开来,清爽而干净。齐铭车的后座上压着一个包得很精美的盒子。——也难去猜测是准备送出去,还是刚刚收到。但这些也已经不重要了吧。易遥跟在他们身后,也一样缓慢地走着。风吹到身上,衣服贴着皮肤透出湿淋淋的冷来。但好象已经消失了冷的知觉了。只是怀包着书的手太过用力,发出一阵又一阵的酸楚感来。以前上课的时候,生物老师讲过,任何的肌肉太过用力,都会因为在分解释放能量时缺氧而形成乳酸,于是,就会感觉到酸痛感来,那么,内心的那些满满的酸楚,也是因为心太过用力吗?跟着齐铭走到校门口,正好看到拿着烤肉串的唐小米。周围几个女生围着,像是几朵鲜艳的花。在冬天这样灰蒙蒙的季节里,显出淋漓得过分的鲜艳。依然是那样无辜而又美好的声音,带着拿捏得恰倒好处的惊讶和同情,以不高不低的音调,将所有人的目光聚拢过来。——哎呀,易遥,你怎么弄成这样一副样子啊?前面的齐铭和他身边的女生跟着转过身来。在齐铭露出诧异表情的那一刻,天狠狠地黑了下去。易遥抬起手擦掉额头上沿着刘海淌下来的水,顺手拉下了一缕发臭的墨绿色水草来。周围的人流和光线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了。像是谁在易遥眼里装了台被遥控着的摄象机,镜头自动朝着齐铭和他身边的女生对焦。清晰地锁定住,然后无限地放大,放大,放大。他和她站在一起的场景,在易遥眼里显得安静而美好。就像是曾经有一次在郊游的路上,易遥一个人停下来,看见路边高大的树木在风里安静地摇晃时,那种无声无息的美好。干净漂亮的男生。和干净漂亮的女生。如果现在站在齐铭旁边的是头发上还有水草浑身发臭的自己,那多像是一个闹剧啊。易遥更加用力地搂紧了怀里的书,它们在被水泡过之后,一直往下沉。易遥盯着那个女生的脸,觉得一定在哪儿见过。可是却总是想不起来。记忆像是被磁铁靠近的收音机一样,发出混乱的波段。直到听到身边顾森西的一声“咦——”后,易遥回过头去,才恍然大悟。顾森西走到女生面前,说,“姐,你也还没回家啊。”

55课间操做完之后,巨大的学生人群像是夏日暴雨后的水流,从四面八方流淌蜿蜒。分流成一股又一股,从不同的地方,流向同一个低处。齐铭看了看走在身边的易遥,裤腿长出来的那一截被踩得烂了裤边,剩下几条细细的黑色的布,粘满了灰。齐铭皱了皱眉毛,清晰的日光下,眼眶只剩下漆黑的狭长阴影,“你裤子不需要改一改么?”易遥抬起头,望了望他,又低头审视了一下裤脚,说,“你还有空在乎这个啊。”“你不在乎?”“不在乎。”齐铭不说话了。随着她一起朝教室走,沉默的样子让他的背显得开阔一片。“在乎这个干嘛呀。”过了一会儿,易遥重新把话题接起来。齐铭却没有再说话了。他抬起头,眼眶处还是阳光照耀不进的狭长阴影。走进教室的时候易遥正好碰到唐小米从座位上站起来,拿着手中的保温杯准备去倒水,看见易遥走进来了,她停了停,然后笑眯眯地伸出手把杯子递到易遥面前,“帮我倒杯水吧。”声音不大不小,不轻不重,刚好足够让周围的人听到,又不显得突兀。拿捏得很准,周围的人大部分都朝她们两个看过来。易遥面对她站着,也没说话,只是抬起眼看着她,手搭在桌沿上,指甲用力地抠下一块漆来。唐小米也看着易遥,顺手从桌子上那个铁皮罐子里拿起一颗话梅塞到嘴里,笑容又少女又甜蜜。话梅在腮帮处鼓起一块,像是长出的肿瘤一样。易遥伸手接过杯子,转身朝门外走去。“呐,易遥,”唐小米从背后叫住她,易遥转过头去,看到她吐出话梅的核,然后笑颜如花地说,“别太烫。”走廊尽头倒热水的地方排着稀稀拉拉的两三个人。冬天已经快要过去了。气温已经不再像前段时间一样低得可怕。所以热水已经不像前一阵子那么抢手。易遥很快地倒好一杯,然后朝教室走回去。走到一半,易遥停下来,拧开盖子,把里面的水朝身边的水槽里倒掉一半,然后拧开水龙头就哗啦哗啦往里面灌冷水。拧好盖子后还觉得不够,易遥举起杯子喝了一口,然后又朝里面吐了回去。易遥拿着杯子,快步地朝走廊另外一边的教室走去。走了几步,易遥停下来,手放在盖子上,最终还是拧开来,把水全部倒进了边上的水槽里。突然腾起来的白汽突突地从水槽边缘漫上来。易遥走回走廊尽头的白铝水桶,拧开热水龙头,把杯子接到下面去。咕噜咕噜的灌水声从瓶口冒出来。易遥抬起手背,擦了擦被热汽熏湿的眼睛。然后盖好盖子,走回教室去了。唐小米笑眯眯地接过了杯子,打开盖子刚准备要喝,被一个刚进教室的女生叫住了。“哎呀,你可别喝,刚我还以为是易遥自己的水杯呢,因为我看到她喝了一口又吐进去了,刚还想问她在搞什么。”易遥回过头去看向刚刚进来的女生,然后再回过头去的时候,就看到了唐小米一张惊诧的脸。无论是真的惊讶还是扮演的表情,无论哪一种,这张脸的表现都可以用“不负重望精彩绝伦”来形容。果然周围发出此起彼伏的“啧啧”的声音来。易遥转过身静静地坐下来。什么也没说,慢慢地从书包里掏出下一节课的课本来。等她翻好了课文,身后传来唐小米姗姗来迟的娇嗔,“易遥你怎么能这样呀?”完全可以想象那样一张无辜而又美好的脸。如同盛开的鲜艳的花朵让人想践踏成尘土一般的美好。56黑暗中开出的瘴毒花朵,虽然无法看见,却依然可以靠感觉和想象描绘出发亮的金边。浓烈的腥臭味道,依然会从淌满黏液的巨大花瓣上,扩散开来,呼吸进胸腔。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易遥抬起头,易遥抬起头看到了齐铭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