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遥抬带头见到了齐铭,易遥抬起手按向脸上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75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66在很久之前,在易遥的记忆里,这个水池还是很漂亮的。那个时候自己刚进学校,学校的正门还在修建,所以,所有的学生都是从这个后门进出的。那个时候这个水池每天都会有漂亮

66在很久之前,在易遥的记忆里,这个水池还是很漂亮的。那个时候自己刚进学校,学校的正门还在修建,所以,所有的学生都是从这个后门进出的。那个时候这个水池每天都会有漂亮的喷泉,还有很多男生女生坐在水池边上一起吃便当。水池中央的假山上,那棵黄角树,每到春天的时候,都会掉落下无数嫩绿或者粉红的胞芽,漂在水面上,被里面的红色锦鲤啄来啄去。直到后来,大门修好之后,所有的学生都从那边进入学校,这个曾经的校门,就渐渐没有人来了。直到第一年冬天,因为再也没有学生朝池塘里丢面包屑,所以,池里最后一条锦鲤,也在缓慢游动了很久之后,终于慢慢地仰浮在水面上,白森森的肚子被冬天寂寥的日光打得泛出青色来。易遥脱下大衣拧着水,裤子衣服大部分都浸透了。脚下迅速形成了两滩水渍,易遥抬起手擦着脸上湿淋淋的水。她回过头去,顾森西把裤子挽到很高,男生结实的小腿和大腿,浸泡在黑色的池水里。他捞起最后一本书用力甩了甩,然后摊开来放在水池边上。然后从水池里跨了出来。易遥把大衣递过去,说,你拿去擦吧。顾森西抬起头,看了看她红色的羽绒服,说,不用,你赶快把水拧出来吧,这水挺脏。我等下去水龙头那边冲冲就好。易遥缩回手,继续用力地拧着衣服。衣服吸满了水,变得格外沉重。易遥抬起手揉向眼睛,动作停下来。手指缝里流出湿漉漉的水来。顾森西赤着脚走过去,拉过易遥的衣服,说,让我来。易遥左手死死地抓着衣服,右手挡在眼睛前面。露出来的嘴角用力闭得很紧。那些用尽力气才压抑下去的哭泣声。“放手。”顾森西把衣服用力一扯,拿过去哗啦拧出一大滩水来。被水浸湿的双手和双脚,被冬天里的冷风一吹,就泛出一整片冻伤的红。顾森西催促着易遥赶快回教室把衣服换了。易遥说,我没衣服。顾森西想了想,说,那你先穿我的。我外套厚。你赶快回家去吧。易遥没回答,死死地抱着怀里的一堆书,整个人湿漉漉地往前走。顾森西还追在后面要说什么,易遥转过身朝他用力踢了一脚,皮鞋踢在他小腿骨上。顾森西痛得皱着眉头蹲到地上去。“别跟着我,我不会和你上床,你滚开。”顾森西咬了着牙站起来,脱下他的厚外套,朝易遥劈头盖脸地丢过去,看的出他也生气了。易遥扯下蒙在自己头上的外套,重重地丢在地上,眼泪刷得流了下来。易遥没有管站在自己身后的顾森西,抱着一堆湿淋淋的书,朝学校外面走去。快要走出校门的时候,易遥抬起头看到了齐铭。脑海里字幕一般浮现上来的,是手机里那条短信。——老师叫我去有事情,我今天不等你回家了。你先走。而与这相对应的,却是齐铭和一个女生并排而行的背影。两个人很慢很慢地推着车,齐铭侧过脸对着女生微笑,头发被风吹开来,清爽而干净。齐铭车的后座上压着一个包得很精美的盒子。——也难去猜测是准备送出去,还是刚刚收到。但这些也已经不重要了吧。易遥跟在他们身后,也一样缓慢地走着。风吹到身上,衣服贴着皮肤透出湿淋淋的冷来。但好象已经消失了冷的知觉了。只是怀包着书的手太过用力,发出一阵又一阵的酸楚感来。以前上课的时候,生物老师讲过,任何的肌肉太过用力,都会因为在分解释放能量时缺氧而形成乳酸,于是,就会感觉到酸痛感来,那么,内心的那些满满的酸楚,也是因为心太过用力吗?跟着齐铭走到校门口,正好看到拿着烤肉串的唐小米。周围几个女生围着,像是几朵鲜艳的花。在冬天这样灰蒙蒙的季节里,显出淋漓得过分的鲜艳。依然是那样无辜而又美好的声音,带着拿捏得恰倒好处的惊讶和同情,以不高不低的音调,将所有人的目光聚拢过来。——哎呀,易遥,你怎么弄成这样一副样子啊?前面的齐铭和他身边的女生跟着转过身来。在齐铭露出诧异表情的那一刻,天狠狠地黑了下去。易遥抬起手擦掉额头上沿着刘海淌下来的水,顺手拉下了一缕发臭的墨绿色水草来。周围的人流和光线已经变得不再重要了。像是谁在易遥眼里装了台被遥控着的摄象机,镜头自动朝着齐铭和他身边的女生对焦。清晰地锁定住,然后无限地放大,放大,放大。他和她站在一起的场景,在易遥眼里显得安静而美好。就像是曾经有一次在郊游的路上,易遥一个人停下来,看见路边高大的树木在风里安静地摇晃时,那种无声无息的美好。干净漂亮的男生。和干净漂亮的女生。如果现在站在齐铭旁边的是头发上还有水草浑身发臭的自己,那多像是一个闹剧啊。易遥更加用力地搂紧了怀里的书,它们在被水泡过之后,一直往下沉。易遥盯着那个女生的脸,觉得一定在哪儿见过。可是却总是想不起来。记忆像是被磁铁靠近的收音机一样,发出混乱的波段。直到听到身边顾森西的一声“咦——”后,易遥回过头去,才恍然大悟。顾森西走到女生面前,说,“姐,你也还没回家啊。”

125窗外整齐的鸽子笼一样的房子刷刷地朝后面倒退而去。身后有几个多嘴的女生在说一些有的没的,顾森西听了一会,然后转过身把装瓶子的那个纸盒用力砸过去,啪的一声砸在女生旁边的车窗上。女生扯开架势想要开骂,看到顾森西一张白森森的脸上张了张口,有点胆怯地重新坐了下来。易遥低着头,像是没有看到一样。手放在座位的下面,用力抠着一块突起来的油漆。科技馆外面的空地上停了七八辆工车,而且后面陆续还有车子开过来。都是学校的学生。密密麻麻的人挤在科技馆的门口,嘈杂的声音汇聚拢来,让人觉得是一群骚动而疯狂的蝗虫。齐铭等车子停稳后下车来,朝车子驶来的方向张望着,等了一会,看见了开过来的大巴士。车上的人陆续地下来,然后就加入了人群,把嘈杂的人群变得更加嘈杂。直到最后一个人走下车子,齐铭也没有看见易遥。唐小米下了车,正准备招呼着大家和前面一辆车上的同学汇合,就看靠穿着白衬衣的齐铭朝自己跑过来,阳光下修长的身影,轮廓清晰的五官让唐小米心跳加快了好多。齐铭站在她的面前,低下头开微笑地打了下招呼,唐小米也优雅地笑着说“你们先到了哦”。齐铭点点头说:“恩。”然后他朝空荡荡的巴士里最后又张望了一下,问唐小米:“看见易遥了么?”唐小米灿烂的表情在那一瞬间有点变得僵硬,随即很自然地撩了聊头发,说:“易遥半路下车回家去了。”“回家?”齐铭似乎不太相信的样子,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想要打,看到漆黑的屏幕才想起手机没电了。“那个”,齐铭对唐小米扬了扬手机,“你手机里有易遥的电话吗?”“没有哦,”唐小米抱歉地笑了笑,“她从来不和班里同学来往吧。”齐铭低头沉默了几秒钟,然后抬起头,“谢谢你。我们带同学进去吧。”“恩。”126顾森西和易遥下车后,拥挤在科技馆门口的学生已经进去了一大半,四下也变得稍微安静了一点。只是依然偶尔会有女生细嗓门的尖叫或者笑声,在科技馆门口那个像是被陨石砸出来的巨大的凹地里来回震动着。顾森西揉揉耳朵,一脸反感的表情。凹陷处放着浑天仪的雕塑。几条龙静静地盘在镂空的球体上。后面是巨大的像是来自未来的玻璃建筑。科技馆高大得有点不近人情,冷漠而难以接近感觉。这是科技馆建成以来易遥第一次真正地走进来参观。以前经常会从外面经过是看到这座全玻璃的巨大弧形建筑。而现在真的站在里面的时候,每一层的空间就几乎有学校五层教学楼那么高。易遥仰着头目不转睛地看着。“你以前来过吗?”顾森西站在易遥边上,顺着易遥的目光抬起头。“没有,第一次来。”“我也是,”顾森西从口袋里掏出钱包,“走吧,买票去。”“买什么?”易遥显得有些疑惑,“学校不是发过参观票了吗?”“我是说看电影,”顾森西抬起头手,易遥顺着他的手看过去,“那边的那些电影,一起去吧。”那边的电子牌上,“球幕电影”、“4D影院”、“IMAX巨幕影院”等种类繁多的名字吸引着无数的人在购票窗口前面排队。易遥又把目光看向那些价目表:《海底火山》40元,《回到白垩纪》60元,《昆虫总动员》40元,《超级赛车手》40元。看完后易遥摇了摇头,笑了笑说:“我不要看。”但其实真正原因是因为“没那么多钱”,不过也不太方便说得出口。顾森西回过头去看着电子屏,一副非常想看的样子,回过头开看了看易遥,“你真不想看?”易遥再次肯定地摆了摆手。顾森西说:“那我去看了。”说完朝买票的窗口走过去。易遥摸出手机发了个短信给齐铭,问他“你在哪儿”。过了半天没有得到答复。于是易遥打了个电话过去,结果听到手机里“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的声音。挂上电话抬起头,顾森西站在自己面前,他递过来两张电影票,《海底火山》。

易遥抬带头见到了齐铭,易遥抬起手按向脸上。204大部分的时候,顾森西都会在楼道口牵着单车等着自己放学。两个人骑着车,慢慢地消磨掉一个个黄昏。他也和齐铭一样,是个话不多的人。所以大部分时候,都是沉默的。或者是易遥讲起今天班里的笑话,顾森西听完后不屑地撇撇嘴。也会和他一起坐在操场空旷的看台上吹风。或者看他踢足球。初夏的时候,每到傍晚都会有火烧云。汗水打湿了T恤,洒在草地上的时候就变成了印记。可能很多年之后再重新回来的时候,这些印记都会从地下翻涌出来,跳动在瞳孔里,化成伤感的眼泪来。天空滚滚而过的云朵。“昨天我去看过医生了。”顾森西喝着水,沉着一张脸。“生病了?”易遥侧过头,看着他沿着鬓角流下来的汗水递了条毛巾过去。“心脏不好,心跳一直有杂音,心率也不齐,搞不好活不长。”“骗人的吧!”易遥抬起手拍他的头,“没事触什么霉头!”顾森西打开她的手,不耐烦地说:“没骗你,你不信可以自己听。”易遥把脸贴到他的胸膛,整齐而有力的心跳声,刚刚想抬起头来骂人,却突然被环绕过来的双臂紧紧抱住无法动弹。耳边是他胸腔里沉重有力的缓慢心跳。一声一声地像是从天空上的世界传递过来。205学校的老校门被彻底拆除了。连带着那一个荒废的水池也一起填平。拆除那天好多的学生围着看,因为有定向爆破,听起来好像那么回事。顾森西站在远处,对身边的易遥说:“当初我大冬天地从水里帮你往外捞书的时候,你有没有一种‘非他不嫁’的感觉啊?”易遥抬起脚踢过去,“我要吐了。”然后就是轰隆一声,面前高大的旧校门笔直地坍塌下来。耳朵上是顾森西及时伸过来的手。所以几乎都没有听见爆炸是震耳欲聋的声响。易遥抬起手按向脸庞,轻轻地放到顾森西的手上。树叶在季节里茂盛起来。阳光被无数绿色的空间分割。光斑照耀在白衬衣的后背上来回移动着。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易遥抬带头见到了齐铭,易遥抬起手按向脸上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