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生没有说话,易遥快步走到讲台上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88 发布时间:2019-10-22
摘要:60其实也乐得清闲。整条楼梯没有其他的人,偶尔别的班级的男生提着水桶扫帚一边说着“抱歉”一边跑过去。易遥拿着长扫把,刷刷地扫过每一级台阶。尘埃扬起来几乎有人那么高。

60其实也乐得清闲。整条楼梯没有其他的人,偶尔别的班级的男生提着水桶扫帚一边说着“抱歉”一边跑过去。易遥拿着长扫把,刷刷地扫过每一级台阶。尘埃扬起来几乎有人那么高。于是易遥转回教室拿了些水出来洒上。其他的人大部分做完自己的区域就回家去了,学校里剩下的人越来越少。到最后,扫把摩擦地面的刷刷声竟然在校园里形成回声。开始只是一点点,后来慢慢变清楚。一下一下。刷刷地。回荡在人渐渐变少的校园里。易遥直起身来,从走廊高大的窗户朝外面望出去。天边是灿烂的云霞,冬天里难得的绚丽。似乎苍白的冬天已经过去了。易遥在嘴角挂了个浅浅的温暖的笑。以前觉得孤单或者寂寞这样的词语,总是和悲伤牵连在一起。但其实,就像是现在这样一个安静的下午,校园里只剩下三三两两的学生,夕阳模糊的光线像水一样在每一寸地面与墙壁上抹来抹去。涂抹出毛茸茸的厚实感,削弱了大半冬天里的寒冷和锋利。空旷的孤单,或者荒凉的寂寞,这样的词语,其实比起喧闹的人群以及各种各样的嘴脸来说,还是要温暖很多的吧。等到差不多要扫完最后一层的时候,易遥草突然想起齐铭,于是摸出手机,想给他发个消息,告诉他不用等自己,先回家好了。等翻开屏幕的时候,才发现齐铭的一条未读消息。“老师叫我去有事情,我今天不等你回家了。你先走。”易遥合上屏幕的时候,一个男生站到自己面前,隔着一米的位置,朝自己递过来一张一百块的纸币。“呐,给。”光线下男生的脸是完全的陌生。易遥抓紧着扫把,面对着他,没有说话。61夕阳从走廊的窗户照耀进来,在楼梯里来回折射着,慢慢地化成柔软的液态,累积在易遥越来越红的眼眶里。易遥的手指越抓越紧。“你什么意思?”易遥抓着扫把,站在他面前。“没什么……他们说可以给你钱……”男生低着头,伸出来的手僵硬地停留在空气里。白色衬衣从校服袖口里露出来,特别干净,没有任何脏的地方。“你什么意思?”易遥把眼睛用力得睁大。不想眨眼,不想眨眼后流出刺痛的泪来。“他们说给你钱,就可以和你……”男生低下头,没有说话。“是睡觉么?”易遥抬起头问他。男生没有说话。没摇头也没点头。“谁告诉你的?”易遥深吸进一口气,语气变得轻松了很多。男生略微抬起头。光线照出他半个侧脸。他嘴唇用力地闭着,摇了摇头。“没事,你告诉我啊,”易遥伸出手接过他的一百块,“我和她们说好的,谁介绍来的我给谁五十。”男生抬起头,诧异的表情投射到易遥的视线里。有些花朵在冬天的寒气里会变成枯萎的粉末。人们会亲眼目睹到这样的一个看似缓慢却又无限迅疾的过程。从最初美好的花香和鲜艳,到然后变成枯萎的零落花瓣,再到最后化成被人践踏的粉尘。人们会忘记曾经的美好,然后毫不心疼地从当初那些在风里盛放过的鲜艳上,践踏而过。——是你的好朋友唐小米说的,她说你其实很可怜的。我本来不信……

冠亚体育下载,171老师刚要转身继续上课,易遥又突然站了起来,她翻了翻词典,然后转过身用响亮的声音说:“唐小米?这上面写着唐小米。唐小米,是你的书吧?”易遥伸出去的手停在半空中,等待着唐小米接过去。那一刻,唐小米觉得伸向自己的那本词典,就像是一吧闪着绿光的匕首。而前面易遥那张凝固着真诚笑容的脸,像一个巨大的黑洞一样吞噬了所有的光线和声音。如果易遥在把词典伸向唐小米的那一刻转头看一看的话,她一定会看见在自己身后的齐铭,他望想自己的目光,就像是在漏风的房间里燃烧的蜡烛,来回晃动着,在最后的一瞬间熄灭下去,化成一缕白烟消失在气流。172黄昏的寂寞而温暖的光线。嘈杂的放学时的人声像是海水一样起伏在校园里。风吹着树叶一层接一层地响动而过。沙沙的声音在头顶上一圈一圈地荡漾开来。齐铭擦过易遥身边的,看也没有看她,径直朝走廊尽头的楼梯走去。易遥伸出手拉住他的衣服下摆。173“你是不是觉得我很过分?”易遥望着转过身来的齐铭说。“过分?”齐铭的脸被夕阳覆盖着,有一层昏黄的悲伤的色调,“你觉得仅仅是过分而已吗?你这样和她们又有什么区别。”齐铭背好书包,转身走了,走了两步回过头来,“你不觉得其实你自己,也是很恶毒的吗?”在还是很小的时候,大概小学四年级。有一次在学校的游园会上,齐铭和易遥一起在一个捞金鱼的游戏前面玩耍。易遥探出头去看鱼缸里的金鱼的时候,头上的发夹突然掉进了水里。齐铭什么都没说,就挽起了袖子把手伸进鱼缸里,在水底摸了几下,就捞出了易遥的发夹。那个时候是寒冷的冬天,齐铭的受臂从水里抽出来的时候在风里被吹得通红。

62易遥低着头,慢慢把那张因为用力而揉皱成一团的粉红色纸币塞回到男生的手里。她收起扫把,转身朝楼上的教室走回去。她回过头来,望向夕阳下陌生男孩的脸,她说,不管你信不信,我真的没有这样。易遥转身朝楼梯上加快脚步跑去,身后传来男生低低的声音,“喂,我叫顾森西,我给你钱其实也不是……”易遥没等他说完,回过头,抬起脚把旁边的垃圾筒朝他踢过去。塑料的垃圾筒从楼梯上滚下去,无数的废纸和塑料袋飞出来撒满了整个楼梯。男生朝旁边侧了一侧,避开了朝自己砸下来的垃圾筒。他抬起头,楼道里已经空无一人了。光线从楼梯上走廊的窗户里汹涌而进。他站了一会儿,然后弯下腰去,把一张一张的废纸重新拣起来,然后把垃圾筒扶好,把废纸重新放回去。63如果只是叫自己倒一倒水,满足一下她支使自己的欲望,易遥觉得其实也是无所谓的。而现在——闭着眼睛,也可以想象得出唐小米在别班同学面前美好而又动人的面容,以好朋友的身份,把自己在别人面前涂抹得一片漆黑。“她很可怜的——”“她这样也是因为某些不方便说的原因吧,也许是家里的困难呢——”“她肯定自己也不愿意这样啊——”在一群有着各种含义笑容的男生中间,把她的悲天悯人,刻画得楚楚动人。教室里一个人也没有。所有的人都回家去了。之前在打扫楼道的时候,最后离开的劳动委员把钥匙交给易遥叫她锁门。教室弥漫着一股被打扫后的类似漂白粉的味道,在浓烈的夕阳余辉里,显得一丝丝的冷清。易遥快步走到讲台上,“哗——”地用力拉开讲台的抽屉,拿出里面的那瓶胶水,然后拧开瓶盖,走到唐小米的座位上,朝桌面用力地甩下去。然后把粉笔盒里那些写剩下的短短的笔头以及白色的粉末,倒进胶水里,揉成黏糊糊的一片。易遥发泄完了之后,回身走向自己的座位,才发现找不到自己的书包。空荡荡的抽屉张着口,像一张嘲笑的脸。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男生没有说话,易遥快步走到讲台上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