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庭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唐修染问乌汐绝,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56 发布时间:2019-11-05
摘要:纪元八百一十二年,仙魔大战,生灵涂炭,他站在山顶,指挥着自己的部下。 他拥有修长的身姿,五官精致,眉目如画,唇色如樱,邪气凛然! “仙帝,可敢出来与我一战!”他声音

  纪元八百一十二年,仙魔大战,生灵涂炭,他站在山顶,指挥着自己的部下。    他拥有修长的身姿,五官精致,眉目如画,唇色如樱,邪气凛然!    “仙帝,可敢出来与我一战!”他声音洪亮,刹那间传遍方圆八百里。    一时间,四周寂静得可怕,仿佛怕稍微有点声音就会吵到他,惹怒他。    “魔君相约,本帝怎能不应。”未见其人,先闻其声。    循声望去,着一袭如火般艳丽缎衫的年轻男子站在对面山顶,眉目如画,唇色如樱,肤色如雪,五官精致,额前几缕紫色的长发随风逸动,淡紫色的眼眸里透着魅惑,眼角轻佻,稍不注意,就能勾人魂魄,美到极致。    都和他一样,是那么迷人。    “好,既然如此!本君跟你谈个条件如何!”他依旧是那么傲气凌然。    “什么条件?”    “如果你输了,你们仙族三百年内不得外出;同样,如果我输了,我族也三百年不得外出。”他伸出三个手指道。    他始终还留有一丝婉转的余地。    因为,如果仙界毁灭,也许,她会不开心。    “好,既然魔君如此痛快,那我便应下了。”仙帝笑道。    然后袖袍一挥,仙族退军。    他见此,也做出同样的动作,既然两人都达成协议,再让族人拼命已经没有任何意义了。    “既然如此,那就战吧!”他道。    但是,紧接着他下方的族人也开始呼喊,“战!战!战!”    声音洪亮,传遍四周。    同样,仙族一边也起了呼声,“仙帝必胜!仙帝必胜!”    这一刻,仙魔大战升到了最顶峰!战意无边!    两人慢慢腾空而起,直上云霄!    直至消失在自己的族人眼中!    “你何必如此呢!”云霄之上,大战未临,对话先起。    而说话的人正是仙帝。    他闻言,沉默片刻,冷漠开口,道,“何必废话!要战,便战!”    大战随即爆发,他步步紧逼,仙帝处处忍让。    “她已经死了,你又何必如此!”仙帝道。    “若不是你,她又怎么会死!”他依旧冷漠。    ……    ……    山是青山,水是绿水。    那时的仙魔二界还是那么和平,相互之间还有所来往。    他时常独自游历山川,只为看那世间景色。    直至有一天,他遇到了她,她是那么美丽动人,举止娴雅,端庄大方。    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全部映在他眼中,让得他是那么入迷。    他对她道:“做我女人。”    他以为他是魔界至尊,可以命令一切。    她没有回答,反而对他微微一笑,然后离开。    她没有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他很生气。    又拦住她,面容阴翳,“没有人能够拒绝我的命令。”    她忽然生气了,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谁都必须要听从你的命令!”    他听闻,忽然笑了,不过他的笑容在她眼里是那么可恶,那么厌烦,不过,他不知道。    “本君是魔界至尊,你当然要听从本君的命令!”    “魔界至尊就可以随便命令人吗?”她很生气,她想,为什么这人这么讨厌。    她不喜欢他!    “当然了,谁敢不听从本君的命令!”他高傲的笑了起来,然后用他那邪气的眼睛看着她,“所以,你必须做本君的女人。”    她真的很生气,扔下一句话就走了。    “你到底懂不懂什么是爱情!”    他就那么看着她离开,他愤怒,以往都是其他女人自己送上门了,现在这个女人到底有什么资格拒绝他。他可是魔界至尊!    他生气了,一拳轰平了整个山包。    这时,他感觉心中非常畅快。    “不知这位兄台为何如此愤怒。”就在他畅快之余,一道身影又出现在他面前。    可恶,他怎么可以和他一样拥有修长的躯体,他是独一无二的。    他准备离开,可是那人却又说话了,“兄台,相见即是缘,小弟昊天,敢问兄台大名。”    他真的很想说:你怎么这么烦人!    但是,他没说,反而报了他的名字,“枫秀。”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报上自己名字。    他是魔界至尊,谁有资格让他报名字。    “兄台可是魔界至尊,枫秀。”他惊讶,为何他会知道他。    “小弟不才,正是仙帝候选人之一。”    他听闻,不由多看了他两眼,心中微微吃惊。    不过,他还不认为。他有资格做他的朋友。    “大哥,其实爱情是不可以命令的!”昊天刚才刚好路过这里,看到了这一切,他认为,应该让他知道,让他懂得!    他怔住沉思良久,终悟!    自从那天之后,他与昊天一起畅游仙魔二界。但是,他却再也没见过她。    他突然有点想念她,想念她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想念她那绝美的容颜。    他这是怎么了,有时他会这样想。    不知那女人有没有想他,他可是魔界至尊,她怎么能不想他?    “大哥,你又在想那女子?”昊天问。    “本君可是魔界至尊,怎么可能去想一个与自己没有任何瓜葛的女人,她配吗?”他道。    “大哥,你可能真的不懂什么是爱!”昊天道。    “本君可是魔界至尊,天下哪有本君不懂的事?”他不愿承认。    昊天没有在说话,第二天,昊天走了,走之前他留下一句话。    “大哥,爱情是一件很神圣事,它不可以被命令,它需要被追求。”    他沉默,他想:他可能真的不懂什么是爱情。    昊天走了,又是他独自一人,他忽然觉得有些孤单,有些不适应。    他不想在这么继续游历大好河山,他想回魔界去。    他回去了。    很多女人又开始讨好他,他忽然觉得有些恶心,他发怒了,将所有女人赶走。    这时,他更加想念她了。    他要去找她,他一定要让她做自己的女人。    他又开始游历起来,他期待着能再次见到她,这次,他一定要好好跟她说话。    他去了第一次与她遇见的地方,可是,她没在。    他失望,他生气:该死的女人,你在哪?    他忽然又想,这个该死的女人,真是可恶,让堂堂魔界至尊去寻找她,她到底有什么能耐。    终于,在两个月后,他终于再次见到她,那是仙界的一个集市里。    他看着她,可是,她好像已经不记得他了。    “女人,你知不知道本君一直在找你。”他用有些邪魅的眼神看着她。    “你在找我?”她有些吃惊,她记起他了。    “你为何找我?”    她有些漫不经心。    “女人,本君喜欢你。”他说,可是,他觉得很别扭。    “你知道什么是喜欢吗?”她问,她觉得有些可笑。喜欢能这么说出口吗?    她觉得他有些幼稚。    “喜欢就是喜欢,哪里来那么多问题。”他皱眉。    “看来,你还是不懂什么是喜欢?”她道。    “本君怎么可能不懂,天底下哪有本君不懂得事?”他依旧高傲,不愿承认。    “你总是都把自己摆得高高在上,你当然不愿承认。”她道    她说完这句话,便转身离开,没有丝毫婉转的余地。    又是一次失败的对话,为了防止找不到她,他在她身上留下了一丝神念。    后来,他发现她跟一个陌生男子在一起,他非常愤怒,快速找到她。    看着那陌生男子,眼中满是怒气,直接动手将那男子打翻在地。    他问她:“他是谁?”    她秀眉紧蹙:“你在干什么?”    他愣住了,他没想到,这个女人居然敢这样跟他说话。    她将那男子扶起来,可是那男子却愤怒的推开她,“他是谁?”    “他……”她正想开口。可是他打断了她的话,“女人,你必须先回答我。”    “墨叶,你必须给我个合理的解释,不然,哼!”男子怒道。    “良辰,不是你想得那样?”她焦虑,不安。    “不是我想的那样,哼,你们墨家准备好承受我们良家的怒火吧!”良辰冷冷道。    然后又看向他,“还有你,小子,我记住你了。”    良辰走了。    她还在后面呼唤他,她怕,她怕家族会遭受怒火。    她看向他,眼中满是寒意,“都是因为你,如果我的家族出事了,我第一个不会放过你。”    “只要你跟我在一起,我保证你们家族相安无事,而且还有刚才那个男人,我也会让他的家族毁灭。”他丝毫没有把这么小的事放在心上。    因为他是魔界至尊。    她冷笑两声,转身走了,她怎么可能相信他。    看着她离去的背影,他的心突然感觉好痛,她为什么不相信他,他可是魔界至尊,没有什么事是他做不到的。    他想喝酒,他想大醉一场。    最后他找上了昊天,因为他只认识他。    那晚,昊天陪着他喝酒,与其说陪着,还不如说看着。    因为,他一直在喝酒,一杯一杯往下灌,因为他觉得只有这样才能麻醉自己,让自己忍住不去想这件事。    第二天一大早,他走了,昊天都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走的。    等他发现时,早已人去楼空。    第三天,良家覆灭,没人知道是谁做的,因为知道的人都已经死了。    偌大的一个家族在一夜之间覆灭,仙魔二界轰动了。    她站在家族后面的山顶,她沉默,她也许知道是谁做的。    她想去找他,她想要问明白,到底是不是他做的。    可是,她又不知道该怎么去寻他。    她忽然想起,他不是一直说自己是魔界至尊吗?她要到魔界去找他。    “我要见你们魔君。”站在魔宫外面,她对守卫说。    “走开,走开,我们魔君可不是谁想见就能见的。”守卫直接将她撵走。    她不甘,可是又不知道该怎么才能找到他。    她在魔宫对面找了个地方住下,每天看着魔宫的大门,希望有一天能够看到他。    时间一天天过去,可是她都没看到他,她失望、迷茫,不知该怎么做才好。    直到有一天,她看到告示,魔君选妃。    她纠结,但是,后来她还是去了,因为,只有这样才能见到他。    她才能弄明白,到底是不是他做的。    选妃仪式正常进行着,终于轮到她了。    “你芳龄几何,姓甚名谁?家住何方?”选妃官问。    “小女年芳十六,名叫墨叶,是仙界之人。”她答。    她如愿入选,进入魔宫。    可是,她还是不知道他在哪里,所以,她还是只能等。    一天,两天,三天……    一个月……    她还是没有看到他,她不想在等下去了,她要去找他。    “妃子没有魔君的命令不得随意走动。”这是门外的宫女说的。    她无奈,只好返回屋内。    她在想,到底要怎么才能见到他。    又这样过了两天,她终于等来一个消息:魔君要面见所有妃子。    这时,她嘴角才露出一丝微笑,终于可以见到他了吗?    她和其余五个妃子一起前往魔君寝宫,一路上,她的心情很忐忑。    她忽然又不想看见他了,她想离开,这个念想一直到魔君寝宫外面就更加强烈了。    “您还不能离开。”可是,宫女拦住了她。    她没有任何办法,只能继续等下去,她的手心已经被汗水打湿。她不安。    看着前面五个妃子进入寝宫出来,她的心跳得厉害,甚至都忘记了已经轮到她了。    “墨妃,轮到你了。”直到有人提醒她。    她只能怀揣着忐忑的心情,漫步进入寝宫内。    她进入寝宫,终于看到了他,她就那么一直看着他,他也那么一直看着她。沉默,死一般的沉默,谁也没有率先开口。    他摆手,寝宫内所有人全部退下。    现在,寝宫内只剩下他二人。    “你来这里干什么?”最后,还是他先开口。    “我来就是想问你一个问题?”她平复一下心情。    “良家覆灭,是不是你做的?”    “不是。”他皱眉。    他总以为,她是因为喜欢他才来的,可是,现在梦想破灭了。    这不是他想要听到的。    “真不是你做的?”她不相信。    “女人,你好麻烦。”他眉头皱得更紧。    “既然不是你做的,那就请你让我离开。”她道。    “离开?现在你都已经是本君的妃子了,你还想离开。”他嘴角忽然翘起一抹弧度。    “那你还想怎样?”她道。    “你说呢?”他说着,直接起身,慢慢向她走去。    走到她面前,抬起手,勾起她的下巴,邪笑道,“当然是留下来做我的女人。”    她相信是他做的,但是,他没有承认,她又不相信。    她,不知该怎么做。难道,真的留下来做他的女人,但是,这可能吗?    “不可能。”她退后一步,面无表情。    “女人,现在可由不得你。”他瞬间把她抱住。    她开始挣扎,脚踢拳打,已然乱了方寸,“你要干什么,你放我下来。”    “女人,这可是魔界,我说了算。”虽然有些微痛,但他还是不在意。    因为,他终于可以抱住她了,不是吗?    最后,她一口咬上了他的手臂,疼痛之余,他忽然松开手,她慢慢掉下去。    他不忍心她跌下去,便再次抱住她。    她快速退后,一脸忧伤的看着他,忽然泪水从她那绝美的容颜上流下。    他心痛,他不忍。    快速转身,“把她安排在黎宫。”    她就这样进入黎宫,少了喧哗,多了一丝宁静,她的心也慢慢放松下来。    时间一天天过去,他没来找过她,她觉得心中有些失落。    一天,一个宫女端来菜饭,一边把菜饭摆在桌上,一边道,“我从未见过魔君有过那么失落的时候。”    她没有吃饭,她忽然也觉得心痛。    又过了三天,他终于来找她了。    “你在这里是不是不开心。”他问。    没有多余的话语。    “良家的事,是不是你做的。”她再次问。    “我让人送你回去吧!”他说完,便离开了。    第二天,他派人来了。    “魔君让我送您回去。”    她走了,他却看着她离开的方向看了一整天。    她再次回到仙界,回到家族。    她一点都不开心,比在黎宫的时候还不开心,她常常站在家族后面的山顶,望着远方出神。    不知哪一天,她父亲忽然站在她身后。    “女儿。你到底怎么了,出去了两个月,回来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她父亲问。    “父亲,我没事。”她强颜欢笑。    “唉……”他父亲叹了一口气离开。    她再次看向那远方,不知在想什么?除了她,没人知道?    魔君再次消失,但是,谁也没有多想。    一个月后,她再次离开家族,说是出去散散心。看着女儿这一个月来憔悴了不少,她父亲也有些心疼,没有阻拦。    她来到了他们第一次相遇的地方,耳边仿佛又传来了他那高傲的声音。    “做我的女人。”    “本君是魔界至尊,没有人可以拒绝我的命令。”    ……    她流泪了,她忽然好想他,虽然他是那么强势,虽然他不懂什么是喜欢,虽然……    哭过之后,她决定了,她要去找他,她,要和他,在一起。    永远不分离……    她再次抵达魔界,再次出现在魔宫外面。    这一次,守卫没有阻拦她,因为,这是魔君的命令……    她顺利进入魔宫,按照记忆中的路线,到达魔君寝宫外面。    这时,一个侍女朝她走来,这侍女正是她在黎宫之内,服侍她的侍女。    她叫住侍女,“魔君在哪儿?”    “魔君没在魔宫。”侍女也知道她,所以,语气也有些恭敬。    “那他去哪儿了?”她再次问。    “魔君喜欢游历,谁也不知道他在哪儿。”侍女答。    她出了魔宫,心中满是失落,为什么,为什么我想好了来找你,你却不在。    为什么?    她再次落泪。    她抬头望向天空:你到底在哪儿。    她离开了魔都,开始云游四方,只为能找到他。    可是,仙魔二界之大,她怎么能找到他,当找到他时,又是何时,那时,可能他早已忘却自己,而自己也容颜不在。    两个月后,她忽然接到家族通知,在外族人必须马上赶回家族。    她思虑再三,还是返回家族。    可是,当他返回家族时,家族早已狼藉一片,她发了疯似的跑进破烂不堪的家中。    “父亲,母亲……”她开始大叫。    她不敢相信,怎么会这样,到底发生什么事了。    她找到了她父亲,可是,她父亲早已身死道消,她又找到了她母亲,可是,还是一样,也早已香消玉损。    她哭了,不是流泪,而是哭。    不知过了多久,也许是哭累了,也许是泪早已流干,她不在哭泣。    但是,这时又来了两个男子,两人悬浮在空中,冷冷的看着她。    “家主早就说还剩下一个漏网之鱼。”    这两个人她知道,落家,对,就是落家之人。    “是你们屠杀了我的族人。”她眼中满是冷意,一步一步向前踏去。    “动手吧,家主不希望留下祸根。”    两男子对视一眼道。    一时间,大战激起。    她很快就落入下风,眼中不是绝望,而是一种解脱。    家族覆灭,他又不知在哪儿,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噗嗤!    她受了一掌,喷出一口鲜血,整个人顿时坠落而下。    砰!    她砸在地上,经脉具断,俨然没有多少时间了。    她忽然笑了,这是她这几个月来第一次笑。    两男子见状,同时道,“不能留下活口。”    两男子慢慢落下,朝着她走去。    一步一步,慢慢的,两人走到她身旁。其中一人手掌一伸,手里顿时出现一把刀,看了她一眼,砍了下去。    但是,就在这时,一个修长的身姿,落了下来。    她看到了,是他,真的是他,没想到,自己死之前,还能看到他最后一眼。    她闭上了眼睛,眼角流下一滴眼泪,那是幸福的!    看着她闭上了眼睛,他仰天长啸,声音之洪亮,瓦砾飞扬。    那两男子直接被撕成碎片,融为尘埃中的一员。    他慢慢抱起她,生怕弄疼她。    他流泪了,这是他一生中第一次流泪。    “女人,你醒来,你醒来啊!”他痛声大哭。    他抱着她,慢慢走开。    直至走到一处繁华的城门外。    他看了一眼她,“女人,你看好,我这就去为你报仇。”    他抱着她慢慢走进城门。    噗嗤!    城门守卫死,片甲不留!    城中人看到这一幕,尖叫着跑开,他慢慢走进去,看着怀中的女人,嘴角露出一丝笑容。    一路走去,整座城中,片甲不留!    “是何人如此大胆,胆敢在我管辖的城中杀人?”这时,一个衣着华丽的中年人破空而来。    他看了中年人一眼,冷冷道,“你们,都该死。”    噗嗤!    噗嗤!    噗嗤!    他话音刚落,中年人和他后面的人在没能发出声来,全部死亡。    “女人,看到了吗?他们全部死了,全部死了。”他大笑。    然后,他抱着她,踏破虚空而去。    ……    “女人,你放心,仙界之人都该死,他们,一个都活不了。”他亲自为她换了一身衣服,抱她放在床上。    然后双手捏指,她周围瞬间出现一个结界。    “女人,等仙界覆灭后,我就带你游历天下。”    也许,能够找到复活你的办法。这是他心中所想。    他认真的看着她,看着她嘴角那一抹还没有消失的微笑。    然后转身,目光凌冽,“大军出发,目标仙界!”    ……    ……    “你何必如此!”仙帝道。    “何必废话,要战,便战!”他冷冷道。    然后双手捏指,一把三叉戟就出现在他手中。瞬间,欺压而上。    “她已经死了,你何必如此!”仙帝道。    “如若不是你,她怎么会死。”他冷声道。    在此之前,仙界巨变,仙界三个继承人争夺帝位,他们三人的各大势力也开始激战。    而墨家正属于昊天一边的势力,因为势单力薄,短时间内就被毁灭。    她刚好接到家族通知,赶回家中,正好遇到此事。    经过激战,昊天胜利,成为新一代仙帝。    但就在此时,魔界进军,其目的就是要让仙界败落,而源头就是墨叶。    “大哥……”    “别叫我大哥,我听着恶心。”他直接打断仙帝的话,冷声道。    “也许,我有办法让她复活……”仙帝声音刚落下,他便停止了进攻。    有办法复活她。    不知不觉间,他的声音已有一丝颤抖,一丝激动,“你当真有办法让她复活!”    他激动,紧紧抓住仙帝的衣服,声音颤抖,“你当真,当真有复活她的办法!”    “对”    仙帝一个字让得他仰天长啸,“女人,你听到了吗?你能复活了,你能复活了。”    “哈哈……”    ……    仙魔二界的大战就此消停!各自退军。    魔宫里,他静静地看着安详躺在床上的她,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女人,你放心,不管有多危险,我也一定会将你复活,哪怕是献出我自己的生命。”    “荒芜之地么,就让本君来看看你是怎么的危机四伏的!”他望着远方,凝神望去,仿佛看到了那荒芜之地。    荒芜之地,是仙帝告诉他的,传说,那里有一种果实,名为往生果。    可以让死去不超过一个月的人重新复活,不过,重生本就逆天而行,如果要拿到往生果,就必须接受九九八十一天劫,如果没能抗过去,那么,就会身死道消,就连轮回也不能堕入。    “大哥,我这边还有件重要的事办?要不然,你等我一起去。”仙帝道。    “不了,你把具体位置告诉我,我去就行,我一刻也等不了了。”他道。    “那,好吧,等我这边的事情解决了,我立马来找你。”仙帝道。    他点点头,看着怀中的人儿,嘴角又露出了一丝微笑,仿佛只有她才能让他伤心,让他开心。    “不过,大哥,你真准备带她去。”仙帝问。    “我现在一刻也不想和她分开。”他笑道,不过目光依旧没有从她身上离开。    仙帝听闻,不在言语,只是心中有些惭愧。仙帝把具体位置告诉他,他便带着她快速离开。    仙帝见状,也消失于此。    不久便出现在仙宫之中,命令道,“来人,给我加快速度查找流云在什么地方?”    流云正是落家背后那个仙帝继承人之一,而正是他指使落家对墨家动手。    “是”    来人接下命令,便退了下去。    仙帝看向远方,口中呢喃,“大哥,等我找到流云,我就带她来给墨叶赎罪。”    ……    荒芜之地。    经过十二天的急速赶路,他抱着她终于出现在这荒芜之地外围。    此刻,他看着那荒芜之地,不禁微微皱眉,杀机,他感觉到了一股股巨大的杀机。    然后又看向怀中的人儿,“女人,我马上就能拿到往生果了。”    又顺势将她背在背上,“女人,我们这就出发。”    一路上他也是满身杀机,深入荒芜之地五十里,他不知道他已经杀了多少强大的妖兽,身上全部沾满鲜血,不过背上的人儿却丝毫没被影响,依旧干干净净的。仿佛他怕她不喜欢这么血腥,故意将她保护起来。    荒芜之地外,仙帝站在那里,而他手上还拎着一个人,此人正是流云,只是此时的流云已然昏迷过去。    仙帝看着那充满杀机的荒芜之地,也不由皱眉,他感觉到了很浓的血腥味,他知道,那是魔君已经进去了。    不过,虽然充满杀机,但是,他却没有做过多停留,直接拎着流云进入荒芜之地。    但是,还没走出几里,他便发现,因为魔君的一路击杀,引起了妖兽巨大的恐惧,所有妖兽都开始成群结队,而仙帝此时进入反而更加危险。    荒芜之地核心地带,也是往生果所在之地,此刻他早已抵达此处,不过因为消耗太大,他打算先恢复一下。    约莫一个时辰,他闭着的眼睛睁开,首先看了怀中的人儿一眼,露出一丝微笑。    随即他才看向那巨大的往生树,那红润的往生果,又看了那往生树顶上的天空,与周围的天空都不同,往生树顶上的天空黑压压一片,电闪雷鸣,仿佛随时都可能降下天雷。    他这次没有抱着她,而是将她放在地上,深情的看了她一眼,轻轻在她头上一吻。    “女人,放心。我一定会把往生果带回来的,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随后他便慢慢升起,朝着那往生果飞去,电闪雷鸣之间,他一把紧紧握住往生果,顺势一摘,往生果便出现在她手中。    但是,他没有丝毫懈怠,他知道,摘下往生果是最简单的,难的是后面的九九八十一道天劫。    唰——    轰——    往生树顶上的乌云开始转变,乌云密布,他看着那天空,将往生果放入怀中。    “来吧!”他对着天空大吼一声。    “本君倒是要看看,你能把我怎样?”    这一刻,他又回到了以前那个魔界至尊,威震八方。    天空仿佛听懂了他的话一般,片刻,第一道天劫便落下来。    轰——    天劫随之落了下来。    ……    ……    直到八十劫,他终于还是抵挡不住了,身体朝着下方急速坠落。    还是抵挡不住吗?    怎么可能,他可是魔界至尊,有什么问题能够难住他。    况且,他曾经向她许诺,他一定不会食言。    在空中连忙止住身形,看向天空,不过,此时的天空乌云更加浓密。    仿佛正在积攒力量,给予其重大的一击。    “大哥”正当他思索间,满身鲜血的仙帝赶到了。    他看向仙帝,他还以为他不会来了,可是,即时他来了,又能怎样,他经历这么多天劫,已经明白,借助外力,只会让得天劫更加的强大,可能两人都会就此身消道陨,不复轮回。    “你别过来!”他道。    “大哥”仙帝叫道。    而就在此时,天空仿佛酝酿好了一般,第八十一道天劫终于落下来。    “别过来!”他起身时,还不忘对着仙帝叫道,声音中俨然已有了一丝命令的味道。    “大哥”仙帝还想追上去。    “别过来,不然,今天我俩都得死,记住,如果我死了,你一定要把往生果给她服用,帮我照顾好她。”他道。    说着,他掏出怀中的往生果往仙帝的方向扔去。    仙帝接住往生果,呆呆的看着他,他忽然大笑,“我到要看看,你究竟有多强大。”    然后大叫道,“封魔,解体!”    刹那间,他的身形变大,一时间,仿佛拥有了更加强大的力量。    “来吧!”    哈哈……    第八十一劫天劫,就此落下……    他从空中坠落而下,但是,他还是看了她一眼,她还是睡的那么安详,嘴角忽然翘起一抹弧度。    他慢慢闭上眼睛,“女人,如果有来生,我一定会去寻你。”    【完】    

   

       

图片 1

图片 2

      第十二章

葵江带着唐修染回到魔界,葵江扬声吩咐:“快去请鬼医。”

唐修染躺在床上,乌庭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唐修染问乌汐绝:“这是怎么回事?”

乌汐绝垂头一手捂着胸口,低头解释。乌庭得知事情原委,气愤的说:“仙界太过分了,他们已经不把魔界和仙界的约定放在眼里了。我们一定加强防范。先是擅闯魔界,后是刺杀公主。看来我得找杨睿渊要个说法了。”

鬼医走进寝宫,拜过葵江后就认真查看唐修染的受伤情况。凡人之躯需要药物调养,而且魔界的魔气太重对唐修染的病情不利。魔界禁地是唯一可以让唐修染容身之处,最终唐修染睡进了葵江的水晶棺里。

仙界

宫幻雪一直在杨睿渊身后追着,懊恼的说:“睿渊,你怎么不等等我。”

两人走进战神神殿,杨睿渊突然停住脚步,转过身去,他的表情从未有过的严肃:“幻雪,给我个理由。”

宫幻雪也停住脚步,有些摸不着头脑:“你在说什么?”

“为什么要对魔界动手?”杨睿渊冷冷地对宫幻雪说,“六界因神魔出世的事已经人心惶惶,好在仙魔两界还井水不犯河水,如果仙魔两界再出了乱子,六界这层粉饰太平的膜就会被捅破,你竟然光天化日之下刺杀魔界公主。”

“睿渊,我就没看见过仙魔两界的人可以心平气和心无芥蒂的相处。你说的没错,六界的关系的确是岌岌可危。可他们是魔,这一点你不要忘了。”宫幻雪反驳道。

“天下大乱就是你愿意看到的?意气用事换来的结果呢?无休止的战争,生灵涂炭,宫幻雪你的心怎么这么小?”杨睿渊阴冷的说道,他转身离开进了凤梧宫,大门重重的关上。

宫幻雪看着禁闭的大门,委屈的走出战神神殿。

万世宫。

梵听的小徒弟静远像火烧眉毛一样向梵听的寝宫跑去,边跑边叫着:“师傅,师傅,大事不好了。师傅。”

寝宫里,梵听睡得正香,被静远吵醒。静远推门进来,焦急的喊道:“师傅,不好了。你的姑奶奶又来了。”

静远刚迈进大门,几岁的小个子凭空被人拎起,静远的衣领向上凸着,渐渐的静远身侧萦绕出七彩仙气,化出宫幻雪的样子,“想不到我在梵听心里的地位这么高啊。”

梵听一听到宫幻雪的声音就一蹶不振了,趴在床上如泄了气的皮球。静远无奈的看着地面,脚不沾地的感觉糟透了。宫幻雪放下静远,静远恭敬的福了福身,跑了出去。

宫幻雪走向梵听的床,“哟,还没起得来床呢。”笑着看着梵听。

“你还说呢,要不是你手下不留情,我至于皮开肉绽的?”梵听埋怨道。

宫幻雪却没有心情与梵听打趣,心情低落下来,梵听从床上支起身子,还能牵动身体的伤,宫幻雪扶着他,愧疚的说:“对不起,我下手太重了。”

“没事,你消气就好了。”梵听笑着说,一脸无所谓,他看着宫幻雪说:“心情不好啊!”

“我和睿渊吵架了。”宫幻雪垂眸说道。

梵听倒是惊讶,杨睿渊竟然能与人吵架。梵听好奇极了:“什么事能让睿渊与人争论?”

“我遇见了葵江。为什么她不是灰飞烟灭了吗,为什么一眨眼成了魔界公主?”宫幻雪激动的问。

“你竟然也遇见她了。她已经不记得千年前的事了……”梵听说到一半,不可思议地看向宫幻雪:“你不会动手杀葵江了吧。”

宫幻雪看着梵听没有说话,梵听就知道自己猜对了,他恨铁不成钢的说:“你怎么还是这么鲁莽,葵江现在的身份今非昔比,你现在杀她就是向整个魔界挑衅。她已经不是只有睿渊庇护那个的葵江任人欺了,怪不得睿渊会责备你。这次,魔界定会向睿渊讨要说法,如果睿渊给的说法,魔界不满意。仙魔之战又在所难免了。你呀!”

宫幻雪弱弱低头,半晌才说:“睿渊会不会还记得什么,千年前的记忆他真的忘得一干二净?”

“当然,我亲自动的手,尽管放心。”梵听说道。

就在乌庭向仙界讨要说法之前,杨睿渊就差人准备了一些灵丹妙药,还有一封亲笔的书信。乌庭在魔界正门迎接上门的仙侍,带头的仙侍说道:“见过魔公大人,战神仙尊差我等向魔界给一个交代,仙尊说了,仙魔两界的和平相处实属不易,我们两界的和气关系着六界的安宁,战神宫幻雪的行为实为鲁莽,希望贵公主不要介怀,大人有大量。仙尊还特地为唐修染公子备了些灵丹妙药。仙尊为表诚意还特地向大人写了亲笔书信。”

乌庭回到府上,常岳已坐在客厅品茶。乌庭的心情因杨睿渊的态度好了许多,“仙界好在还有杨睿渊这个明些事理的上仙。他差人来向魔界道歉了。”

“仙界战神刺杀魔界公主这事就要因为一封书信和一些无用的汤汤药药就了了?那我魔界岂不是太好说话太好糊弄了些?”常岳依旧是不满意。

“杨睿渊的名声你还不知道吗?这千年来他的风头正劲,堪与陛下和王后的风采相比。这一次,能与魔界道歉他已经丢尽了面子。”乌庭笑道。

云桑青府邸:常乐轩

云桑青的眼线在魔界到处都是,他要坐上魔王之位,常岳一党就是他的眼中钉肉中刺。常岳一党周围早已安插了不少眼线。

此次眼线传信回来,云桑青坐在书案前,笑道:“这个小公主不简单呢。先是仙界战神因她擅闯魔界,然后又躺着进来一个凡人,这次杨睿渊又大张旗鼓的来找乌庭。这里面的故事一定会有趣极了。”

“主人,接下来该怎么做?”一个魔兵跪在书房中央。

“这次好好盯紧葵江和那个凡人,一刻不能放松。”云桑青阴冷的说。葵江是个不攻自破的城堡,只要抓住葵江的把柄,就是十个常岳和乌庭也左右不了他了。

“是,主人。”

图片 3

人间,白灵站在雨中,仰望天空。锦梨从茶楼里撑伞走出来,她走到白灵身边,将伞举过他的头顶,担忧的说:“你在这站了两天了,回房等吧。”

“主人已经走了四天了,我从小到大从来没有离开他这么久。”白灵像个迷了路的孩子一样,回忆着说:“主人说我是仙族之后,我娘生下我就仙去了。主人就带着我幼小的我四海云游。他教我法术,教我将来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虎族首领。他即是严师又是慈父。”

“我也好担心唐大哥,但是葵江带走了他就一定有办法。若等唐大哥回来你却垮了,不是叫他担心?回去吧,至少先吃点东西。”

锦梨拉着白灵向茶楼里走,白灵才发现锦梨半个身子都在伞外。他低头看着锦梨,伸手握住了伞柄,靠紧她一些。

杨睿渊在书房看着手中的草纸,草纸上那个群魔乱舞的“渊”字,印入他乌黑的瞳孔中。这张纸是杨睿渊去魔界那次带回来的,他盯着那个“渊”字,思绪不知飞向何处。

仙婢前来站在书房外通报了三声,他才回过神来,淡定自然的收起纸张:“什么事?”

“仙尊吩咐,司命仙君已请到。”仙婢恭敬的说。

梵听站在门外,没有往日的随意。要知道幻雪的任性鲁莽刺杀葵江的事虽没有外传,但杨睿渊给魔界送礼的事已经传遍了仙魔两界。仙帝为此大怒,杨睿渊丢了仙界的面子,甚至要革了他的职。宫幻雪负荆请罪已经承认了错误,虽然心不甘情不愿,但她知道这次杨睿渊是真的生了她的气。仙帝有了消气之处后给杨睿渊下了最后的警告。可梵听知道杨睿渊的低气压是来自他从未向谁解释过什么,也从未这么低声下气过。梵听了解杨睿渊的脾气这时候还跟他随随便便,大大咧咧的,下场比和宫幻雪比武的结果更惨。

“快些请进来。”杨睿渊的声音从房间里传出来。梵听这才推门进去,找了个顺心的位置坐下,就开始惦记杨睿渊亲手煮的茶。

梵听抬眸看向杨睿渊,他幽静漆黑的眼眸目空一切,清冷的容不下任何事物,哪怕是一粒尘埃。

很多事情都瞒不过梵听的眼睛,他对杨睿渊说:“最近你有了心事,性子又冷了起来。”

杨睿渊静静的坐在,目无焦距:“我在人间遇到一个凡人,他身上竟然有我一脉的仙法,深不可测。竟然能与幻雪打上数十回合竟安然无恙。”

“唐修染?”梵听猜测道,见杨睿渊的神情有些变化,肯定他猜对了人:“幻雪已与我说过,唐修染,凡人,与你长相相似,身边还跟着灵兽。”

“而且他与葵江关系亲密,有连理结相牵。所以我想让你查出此人的来历。”

梵听点头应到,就是杨睿渊不说他也会查的。他不信唐修染与杨睿渊有那么多相似之处就只是巧合那么简单。继而他们又提到神魔一事:“葵江虽为你的妹妹。可她终究是神魔。如今她虽善良纯真,但这只是暂时的,神魔的魔性回吞噬她的神智之时,她就是六界最大的浩劫。”

杨睿渊沉默,良久才开口:“可她只是个孩子。”梵听说的这些道理他都明白,可是葵江如今淳厚善良并没有过错,就这样将她推入万劫不复的境地终究是残忍的,不人道的,“神魔也有好坏之分,我们不能只要听到神魔二字就要判定死刑。上古神魔颉尊不就是个正面的例子?我坚信我的妹妹也是与颉尊一样的。”

梵听没有想到,杨睿渊在葵江的事情上会网开一面。梵听更看不明白的是杨睿渊做这个决定的时候再想些什么,为什么?因为葵江没有犯错?因为葵江是他妹妹?还是因为情感受了什么影响?他不敢问。如今奇怪的事越来越多,杨睿渊对这些不在意已经谢天谢地了。

葵江每日悉心照料唐修染,加上杨睿渊送来的灵丹妙药,唐修染的伤势好的迅速。但是就是迟迟不醒。

乌汐绝为唐修染端来熬好的汤药,葵江接过药碗,关切的看向乌汐绝:“汐绝哥哥近日伤势恢复可好?”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倒是你不眠不休的照顾唐修染,该好好休息才是。”乌汐绝说道。

“修染哥哥为了我受了如此重的伤,我要陪他度过这些苦痛。”葵江走向水晶棺,看着棺材里昏迷着的唐修染。她小心的将汤药一匙一匙喂给唐修染。

“唐修染……在妹妹心中到底有多重要?”乌汐绝紧张的问道。

葵江的手停顿了一下,而后又继续喂药的动作,微微勾唇笑了:“与其说重不重要,不如说我相信修染哥哥口中的缘分,相信他说的命中注定,我承认我们之间的姻缘。”她愿意做唐修染的妻子。可是她心中总是放不下杨睿渊,她放不下前世的记忆。这些话也只是对乌汐绝说说。

“那我……呢?”乌汐绝吞吐着说,葵江有些不解的看向他,乌汐绝立刻话锋一转,“我是说我先出去了,你好好照顾唐修染吧。”乌汐绝脚步匆匆的走出了禁地。

葵江一头雾水,乌汐绝走出了禁地,心里有些失落,他脑海中一直回响着葵江的声音:“我相信修染哥哥口中的缘分,相信他说的命中注定,我承认我们之间的姻缘。”葵江的话无疑是给乌汐绝判了死刑。他还没将心意告诉葵江,却要生生烂到肚子里,他很不甘心。他从来不忌讳魔公王契,他在乎葵江,总有一天,牵着葵江手的一定会是他乌汐绝,唯有这样才不会辜负他千年的守护与等待。

乌汐绝大步向前走去,忽略了身后一个魔兵。魔兵化为一缕烟飞进了禁地。

上一章  第十一章   下一章 第十三章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乌庭走了进来看了一眼唐修染问乌汐绝,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