盒子里的剑已经锈了,心善的多少个有钱人家也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55 发布时间:2019-11-05
摘要:最黑暗的世界,都存在着光明,杀手的世界也不例外。一生杀人无数,然而面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时,又该如何抉择?【一】燕一霜的人生分为两个阶段,六岁前和六岁后。六岁前的时

最黑暗的世界,都存在着光明,杀手的世界也不例外。一生杀人无数,然而面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时,又该如何抉择?【一】燕一霜的人生分为两个阶段,六岁前和六岁后。六岁前的时光,有着燕一霜最美好的回忆!在她的记忆里,有一个小男孩,总是会给她很多好吃的,男孩名叫关子月。燕一霜是个孤儿,六岁前,她一直跟外婆生活,外婆靠给城里的大户人家洗衣服维持生活。关子月正是这个大户人家的小少爷。“长大了,我保护你!”每当想起这句话,燕一霜嘴角总会露出甜蜜的微笑。六岁时,外婆因病去世,无依无靠的燕一霜被一个陌生人带走,从此音信全无。……【二】在一个黑暗的世界里,燕一霜手中只有一把黑色的匕首,其他小伙伴也是如此。“只有胜利者有饭吃!”这句话就是催命符,想要吃饭,就要杀人。整整十年,燕一霜都是在这黑暗中度过,而每隔几天,都会和别人进行比斗,直到其中一人死亡。十年来,燕一霜的生命中只剩下了杀戮。某一天,江湖上出现了一个恐怖的组织——毒牙!只要有钱,毒牙就会替你杀人,无论要杀的人是谁。毒牙里有几个非常恐怖的杀手,其中之一代号霜蛇。在毒牙里面,霜蛇是从未失过手的杀手之一,然而,这次却失手了。【三】这一天,跟往常一样,燕一霜接到了一个刺杀任务。看到被刺杀者的名字,燕一霜喜忧参半,喜的是任务在自己手里,忧的也是任务在自己手里。这个世界,除了一个人之外,燕一霜还没有下不了手的人,这个人就是关子月。燕一霜在这个既熟悉又陌生的庄园,潜伏了整整一夜,看到那个既熟悉又陌生的身影,有着说不清的情绪。燕一霜第一次在回忆里待了那么久。【四】由于在屋梁上待一个晚上,燕一霜刚一动,便感觉四肢发麻,不小心便弄出了声响。“谁!”熟睡的关子月一下子醒了过来,随即抽出了挂在床头的宝剑,赤着脚来到了房门口。“公子,发生什么事了?”这时,睡在隔壁的下人也听到动静赶了过来。“有刺客!”下人想了下,便大声喊道:“快来人啦,抓刺客!”这时,院子里所有房间都亮起了灯,好几个人提着棍棒跑了过来。关子月大概检查了下房间,便对下人说道:“大家散了吧!估计是老鼠,快去睡觉吧!”……【五】“别藏了,你衣服都露出来了。”看着下人都离开,关子月便对着房顶说道。这时一个黑影从房梁上跳了下来。“干嘛要支开下人?”黑衣人不解道。“你要杀我的话,早都动手了,不是吗?”关子月紧盯着黑衣人问道。“我不杀你,不代表别人不杀你,你要小心呀!”说完,黑衣人便从窗户飞遁而去。……“你到底是谁?”看着离去的身影,关子月自言自语道:“为什么会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想到此,关子月又摇了摇头,便插上了宝剑,准备睡去。……【六】“说,为什么失手?你知道,失手的代价是多大吗?”听着老大的训话,燕一霜紧咬着嘴唇,一言未发。“看来,你得好好思过了,这个任务只能交给其他人了!”“不要!”燕一霜惊呼道,转念却又说道:“恳请大人再给我一次机会,保证不会失手,如果再次失手,我愿意以死谢罪!”“既然如此,那就再给你一次机会,记住,你只有一次机会!”……风高月黑杀人夜,燕一霜又一次来到了关府。【七】“你到底得罪了什么人?对方一定要致你于死地呢?”这次,燕一霜直接来到了关子月的房间。“没有得罪过谁呀!噢,对了,家父在世时有一次跟我说,他在年轻时误杀了一个人,至今追悔莫及,该不会是人家来寻仇得吧!”关子月思索道。“你逃吧!找一个没人知道的地方,隐姓埋名吧!被毒牙盯上的人,无一生还。”“你是毒牙的人吧?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救我?”关子月疑问道:“能不能让我看看你的脸?”“我是……你肯定不记得我了,你赶紧逃吧!”“你的任务是杀我吧!我逃了,你怎么办?”“别管我!”燕一霜冷声道。“你还是杀了我吧!看你是个善良的人,杀了我之后,我希望你以后再也不要杀人了。”……【八】“你还记得一个叫燕一霜的小姑娘吗?”“记得,记得,我一直在找她,你知道她在哪里吗?”“她本来死了,但是却又活了过来!”“你能带我见见她吗?见完她之后,你再杀我。”……“你真傻!”说着,燕一霜便解开了蒙面的纱巾。“你是燕一霜?没错!都长这么漂亮了!”“我不想你死!”“跟我一起逃吧!有你陪伴即便亡命天涯,又有何不可?”“嗯!”……“废物!一帮废物,连一个叛徒都抓不回来!燕一霜,你太让我失望了。”……尾声在一个山清水秀的山谷里,有一男子赤裸着上身,正在水里扎鱼;岸边坐着一个美丽清秀的女子正目不转睛盯着男子的动作,手里还把玩着一把黑色的匕首。溪水潺潺流向远方,阳光从树叶的间隙照进山谷,一股炊烟慢慢升起,逐渐散落在无边的天际。

冠亚体育下载 1

 我叫失心贼,没有父母,没有家庭。

01

我是个杀手。一开始没有名号,也没有父母。甚至我连自己从哪里来都不知道,我只知道我的使命是杀人。

其实我不喜欢杀人,杀人只是为了报答师傅的恩情。后来在江湖混久了,杀的人自然就多起来,因此同行都叫我“杀八方”。我不太喜欢这个称号,太江湖气,听起来还有些血腥味。是的,我是念过书的人,小时候读过几天私塾,我觉得应该取个好听点的名字,就叫自己“阿飞”吧,“飞步凌云八千里,多少年来无劲敌”,我的名字,就来自这句诗里。

身在江湖十年,从来没有遇到过对手,匣子里的剑已经锈了,我还在等待拔剑的机会,太寂寞了,我喜欢和强者过招,然后一刀一刀的将他杀死。我告诉师傅,如果再找不到高手让我杀,今年就离开这里下山去。师傅看我的眼神有些古怪,我知道,其实他的心里是想要这种结果的。我想师傅会对我说点什么,但他什么也没说,就一头钻进了密室练功去了。

 8岁那年,街头行乞,隆冬大雪,心善的几个富裕人家也不出门施粥和馒头,燃着炭炉,在房内享受着充裕的温暖。而我和几个小孤儿在街角瑟缩在一起,贪婪的从其他人身上攫取着温度。没有食物,没有衣袄,已经有几个人身体开始僵硬,变的冰凉。我身后的是小如,瘦骨嶙峋的小姑娘,自己粒米未进,得了一小块馒头还掰了一块给我,是个傻姑娘。可是天寒地冻,没多久,这个傻姑娘身子也开始变冰凉起来。

02

人的命是上天注定的,在这段无聊的时光里,我渐渐知道了自己的身世。五岁那年恰逢战乱,我与父母失散。是师傅收养了我,既教我武功,也教我杀人。

十五岁那年,我已经学有所成。第一次叫我杀人的时候,师傅说对方是个卑鄙下流的淫贼,杀他是为民除害。我没有拒绝,剑很顺利就划破了他的喉咙。倒地前的那几秒钟,时间像过了几个世纪一样漫长,我握剑的手一直在抖,我发现我听不到声音了,动也动不了,嘴唇像干涸的大漠,额头上的汗珠像在滴雨。是师傅突然出现,带走的我。那一次,我感觉杀一个人好难。

我是一个杀手,但我怕杀人。那天回到山上,我告诉师傅,我再也不干这勾当,淫贼就淫贼吧,又与我何干?

师傅没有开口,给我一张名单。上面有一个名字。他说:你去找她。接过纸条,我知道走上这条路,已经是别无选择,纸条上面写着三个大字“胡小菲”。一个和我差不多大小的女孩。我找到她的时候,她躺在地上已经昏迷,身边倒着十多个黑衣人,还有一个,正举着刀从血泊中站起来要杀她。我想都没想,抬腿就是一脚,踢起血泊中一把断刀,瞬间就结果了他。然后把小菲背到一个破庙里, 仔细看时,才发现她满身是伤,领口的衣服被割开一个大口子,涔涔的鲜血直往外冒,我没敢多看,给她匆匆上了点药,放下她的时候,她突然停住,问我是不是来杀她的。我又想起师傅的名单,是的,我和这群黑衣人同伙,我要杀的人是你,我对她说。

她似乎看到我的眼神中隐藏着杀气,求我放过她。我是杀手,杀你是我的使命,对不起,我说。既然你要杀我,死前我恳求你一件事,请把这块玉佩交给一个背上有胎记的人,说完之后她拔剑自刎。

冠亚体育下载 2

我有些心软,甚至后悔我逼死了她。但杀人是我的使命,死后我把她埋了,还立了个墓碑,回去找师傅的时候,玉佩的事我没有向他提起,怕他会阻止我去替仇家寻找那位背上有胎记的人。师傅知道胡小菲已经死去,便把我拉到身前,从兜里掏出五百两银子,说;徒儿,你可以歇一歇了。没想到,后来这一歇就是六年。

 “不行!我要救她。”我挣扎着把她抱到怀里,踉跄走向了街口的大酒楼。刚踏进偏门,小二便厉声呵斥,“哪来的小鬼,这是你来的地方吗?滚出去!”“求您行行好,赏口热水吧”我渴求一碗救命的热水,小如已经面色苍白。“没有你的热水,快滚快滚!”小二气势汹汹地快步走向门口,伸手便要将我们赶出去。

03

六年里师傅再也没有找过我,作为一名杀手,我杀人的欲望每天都在增长,我的同行,都知道我武功卓绝,因此我接了不少私活。这些师傅背地里都知道,但他从来不说,后来,我甚至名气一度超过了师傅。但是,人在江湖混,总会有江湖上的事找上门。在第六年的最后一个月,师傅突然找到我,让我去杀一个人。师傅说这人武功奇高,六年里他曾马不停蹄的派出密探打探她的消息,但都是有去无回。这次终于查出她的住所。临走之时,师傅再三嘱托,此番前去一定要千万小心,我知道,这一次,不是我死就是她亡。

背上的宝剑终于要出鞘了。以前师傅叫我杀的人,大多都是高手,但还没到我拔剑的程度。我不想杀人,但只能杀人!在这杀人的江湖,我早已身不由己。六年过去了,我不记得我到底杀了多少人。

这天收拾好行李,辞别师傅,经过半月旅程,按着师傅先前的指引顺利的找到要杀的人。见到她的时候,我仔细打量了一番,这女人大概四十岁左右年纪,手持一把晓风残月刀,身着淡粉色素衣裹身,外披白色纱衣,三千青丝用发带束起,头插蝴蝶钗,这般模样,看起来并不像个坏人,但师傅让我杀,那就只有杀了。我一声断喝,飞入这院内,其实她早已发觉我的到来,只是微微一抬手腕,刀光一闪便向我刺来,见这架势,这妇人应该是高手中的高手,我不敢疏忽,拔出背后的宝剑,长啸一声,冲天飞起,宝剑也化作了一道飞虹。此时,我已经人剑合一,逼人的剑气,摧的院内枝头的红叶纷纷落下,这妇人见我像一条长虹向她当头刺来,急忙凌空一个倒翻,让过了这一招。我见这妇人,身形如此敏捷,可见武功深不可测,便不敢怠慢,使展开手里的宝剑,化作一团白光迎了上去,妇人手中的刀也是上下翻飞,顷刻间院内便刮起了一阵剑风。只刮的那院内停在老树上的鸦雀,纷纷从枝头仓皇飞走。我把自己的剑术用到极致,那妇人也是剑剑直指我的咽喉。当我们使出最后的绝招过后,天地便瞬间安静了下来。

我们依然在院内矗立着,只是我的手臂被那妇人划伤,那妇人此刻也该受了重伤,后背被我的宝剑刺伤了一大块。鲜血正透过衣裳滴落下来。看来,这次她比我伤的更重。我用最后的力气,举起宝剑,准备这一次就要了她的命,她却扑通一声扑倒在地,我以为她在装死,小心翼翼的靠近时。后背一块大大的胎记俨然映入眼帘,啊,我恍然大悟,这位妇人,就是“胡小菲”让我找寻的女人,我连忙把她救起,在她清醒之时,我掏出那块玉佩,告知她女儿已经死去,让我把这块玉佩给她。只见那妇人见了这玉佩,顿时泪如雨下,嘴里只嚷着,早晚要替女儿和丈夫报仇,杀了那恶贼。原来,她就是胡小菲的母亲,那年战乱之时,有人带人杀了她家上下一百二十三口,唯有家中四人在门下众人的保护中得以脱身。但那人还是不肯罢休,派人四处打探,结果在一家客栈,把小菲的哥哥抢走。抢走的时候,他才刚刚五岁,可怜了我的儿啊,当时我都没来得及多看他一眼。说到这里,眼前这妇人痛恨的直锤胸膛,但我却愣在原地,恍如梦境一般。什么?你再说一次,那个少年最后怎么样了,我失声问到?最后就没了下落,如果没死,到今天已经二十五六了。听到这话,我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晕了过去。待这妇人把我救醒之时,我失声痛哭,重重的跪在了她的脚下。娘,是儿不孝,是我杀害了爹爹和妹妹。我就是那个你要找的儿啊!娘,你就杀了我吧,为爹和妹报仇。

娘被我突然的这一举动惊住了,恍然醒悟了过来。原来师傅为了杀我全家,竟然把我培养成杀手。他知道爹会来找我,所以让我整日练功,十五岁就成了他的杀人机器。我才明白那次见到爹的时候,只是一剑,便刺破了他的喉咙,原来他早已认出我来,没有还手,是我亲手杀了爹,又逼死了妹妹,我真是个畜牲,此时我肝肠寸断,拔出宝剑,准备死在母亲面前。

母亲夺过我手里的宝剑,抱着我失声痛哭,此时间,娘儿俩只哭得那天地昏暗,日月无光。

 “住手!”

04

从那以后,我便立下誓言,此生不杀师傅,誓不为人。我知道自己功力尚浅,比起师傅的功夫还差的太远。于是苦练武功三年,每日与娘切磋武艺,渐渐的,自己武功超过了娘。见时机成熟,我们便乔装打扮,混进府去。

再一次见到师傅的时候,我恨的眼睛充血,牙关紧咬之时,恨不得立马就将他千刀万剐。娘拦住了我,此次行事,万万冒失不得。等到天黑,咱娘俩再动手。于是我忍了下来,只感到心里隐隐作痛。待到月上树梢,我们才开始行动,这府中我甚是熟悉,很快便摸到师傅住所。这时,心底积累的仇恨,如同决堤之水,喷涌而出。我闪身进屋,直接朝师傅的床上扑去,一剑砍下,才发现床上空无一人。糟了,原来师傅早已发现我和娘的踪迹,知道我必会来他卧房报仇,便早早设下圈套,等我前来,此时屋内一下子涌满了师傅手下的护卫。我见此刻,已经别无它法,只能奋起一搏。便挥舞手中宝剑,上去与他们厮杀。

娘在屋外听见屋内杀声震天,便闪身进来,与我一起并肩杀敌。我的功夫早已不是从前,一会儿时间,这些护卫多半被我和娘杀死。这时,师傅跳将进来,嘴里大喊,你们一个个废物,都给我退下。我知道,师傅的武功应该在我之上,但有我和娘连手,一定能杀了他为爹和妹报仇。便嘴里大喊,恶人,今日我与你恩断义绝。杀父之仇,不共戴天。那恶人口中笑到,你父亲是你杀的,我可没有动手,此时,我感觉胸腔有火喷出,再也忍受不了,抽出宝剑便杀了过去。娘见我有些敌不过他,也挥舞手中的刀杀了进来,一时间,屋内刀光剑影化作一团,真是难分难解。

酣战片刻,那恶人还是略占上风,只一个虚晃,便骗过我和娘的夹攻,然后直取我的面门。这时迟,那时快,我知道此刻我已无法躲避,死就死吧,于是我闭上了眼睛,只听噗嗤一声,我知道对方的大刀已经戳进了我的身体。但奇怪的是我却没有感觉到疼,睁开眼看时,娘用身体挡在我面前,那把刀直戳进娘的胸膛。娘用双手紧紧抓住那留在外面的刀柄,见那恶人一时拔将不出。容不得我多想,手里宝剑一抖,像一条毒蛇,瞬间便刺穿了那恶人咽喉。恶人倒地,手下人见状都扔下兵器逃了。我抱着娘的身体痛哭起来,她睁着眼,看着我,微微一笑,擦干了我的眼泪,说道,儿啊,我们的仇人死了,以后娘陪不了你,你要多保重,说完就离我而去。

后来我把娘的身体火化,装在瓶里,每日背在肩上,片刻也不离开,那把宝剑被我卖了,买了匹马。爹娘死了,我已无处可去,只好拍马向前,去未知的远方。

从此江湖之中,常见一人用布蒙住双眼,任脚下马儿带路,马停在哪里,他就取下那布,在哪待上三日,劫富济贫,除暴安良。因此江湖中又多了一位侠士,但谁也不知道,他叫“胡小海”。

 店内走出来一位青衣女子,小二一看到她,马上换了一副面孔,“小姐,两个小乞丐,不要脏了您的眼,我马上就赶走”小二陪着笑脸说到。“闪开!”女子没有理会旁边的小二,微笑着说:“饿了吧,来,进来吃点东西”。她救了我和小如。

 她叫梨花,我和小如被她收留了,我们带去了五六个孤儿,她都照单全收了,她像富裕人家出来的大小姐,直接将城东的小院子给了我们这些无家可归的孩子,这个冬天,我们有了温暖的碳炉,还有了不会挨饿的住所。每个孩子都觉得遇到梨花姐姐是此生的幸运,我从前也是这般想的。

冠亚体育下载, 两天之后,有一个小男孩被梨花姐姐送走了,说是替他找到了好人家,他会有个好的生活。就这样,每个隔一两天,便会有小孩子被送走。不足一月,院内就只剩下我和小如以及另外一个小男孩了,梨花姐姐已经给他找到了归宿,明日一早,便送他去新亲人的家里。

 夜晚,小男孩摸黑来到了我的房间推醒了我“喂~醒醒!”,“怎么了?”我揉揉眼睛,屋内一片漆黑,而他没有点灯。“你带着小如快跑,梨花姐姐把他们送去卖了,女孩子卖去了当官的家里做婢女,男的卖给出宫的老太监做儿子,你快带着小如跑!”他轻声而有急促说出来的却如同一阵响雷劈在我头上。我们的救命恩人是这样?我不太相信,只是模糊地答应了一声,而他偷偷摸摸的又回了房间,而后,我一夜未眠。

 天亮,马车来了,我悄悄藏身在门后,一个女声说话了,是梨花姐姐,“这个,送去李公公那里,还有剩下的这个小女孩,明天早上过来带去王大夫家里,有下人收”,一个陌生男声答道“可是听说王大夫家的那个管家,有些不好的癖好,那女孩子看着瘦瘦小小的,会不会。。。。”“那就不是你管的事了!”梨花提高了声音说道。男声便停了,片刻,响鞭催着马远去。

 第二天,清晨,梨花将小如送上了马车,而此时我却被药倒,昏迷不省人事。“小鬼,让你知道又怎样,不自量力!”是被冷水泼醒的我听到的第一句话,是梨花。我被痛打了一顿,像一条死狗一般,被扔在了山林,任由我自生自灭。冬天的山林,饥饿的狼群在里面游荡。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盒子里的剑已经锈了,心善的多少个有钱人家也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