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易阆终于搞清楚了天鹰帮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48 发布时间:2019-11-05
摘要:【引子】本是一介书生,却被迫投笔从戎,自古有杀人之刀剑,但他的武器确是一本书。浩然之气永长存,字里行间断生死;一页古书藏心中,人间妖魔尽汗颜。然而,一念成魔,屠尽

【引子】本是一介书生,却被迫投笔从戎,自古有杀人之刀剑,但他的武器确是一本书。浩然之气永长存,字里行间断生死;一页古书藏心中,人间妖魔尽汗颜。然而,一念成魔,屠尽四方,天地失色。情到深处终自误,万古苍生如草芥;弥留之际终悔悟,再回头已百年身。魔书现世,群雄并起,你争我夺,生灵涂炭。然而,魔书终是死物,亦正亦邪,皆在使用之人。天意使然,造化弄人,夫唯不争,故天下莫能与之争。少年易阆,赶考之际,偶得至宝,为救苍生,决然退出仕途,踏入江湖。从此快意恩仇,除魔卫道……【一】十年寒窗无人问,一举成名天下知。易阆是一名书生,从小到大,一直都伴随着青灯古佛,勤学苦读,他唯一的理想就是考取功名,脱贫致富。易阆的世界很小,他没有太多的朋友,就连养育之恩的父母,早在几年前撒手人寰。终于要上京赶考了,易阆的心情无比激动,他怀揣着仅剩不多的银钱,一路上风餐露宿,风尘仆仆。这一天,易阆寄宿在一间破庙里面,由于是夏天,一阵阵微风吹打着窗棂,显得无比清凉,就在易阆半睡半醒之间,突然,一声呻吟传来,并且伴随着婆婆娑娑的脚步声,紧接着便听到“蓬”一声,仿佛重物落地。易阆赶忙起身,他蹑手蹑脚出了破庙,循着先前声音传来的地方走去,隐约中只见一个模糊的身影躺在草丛中。易阆小心翼翼的靠近,这时,一个微弱的声音传来。“救我!”接着便没了声音。易阆明显听到这是一个女子的声音,说实话,除了自己的母亲,易阆的生命中真的没有其他的女性。易阆咬了咬牙,遂抱起这个满身血污的女子,再一次回到了破庙里面。然而,易阆根本无从下手。“水……水……”易阆赶忙拿出自己的水壶,搀扶起女子,将水喂到她嘴边。喝了一点水之后,这女子明显稳定了许多。“我恐怕……不行了……恳请公子……一定要帮我救救……我妹妹……咳……咳……”说着便从背上解下一个满是血污的包袱,交到易阆手上。“我叫青鸾……妹妹名叫青凤……被天鹰的人抓走了……咳……咳……我的家人……也全遭屠害……”“这本书……你一定……一定要……保护好……它……玉佩……玉佩……逃……”听着女子断断续续,语无伦次的话语,易阆突然感觉到女子的手臂无力的垂了下来,再也没了声音。但他明显听懂了女子最后的意思,无非就是让他拿着这个包袱逃跑,然后再伺机救她的妹妹!易阆一时之间显得不知所措,突然,外面不远处传来了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他赶忙起身,准备夺门而逃,可惜已经来不及了,情急之下,转身便躲到了佛像后面。“在这里!”这时便闯进来三个蒙面大汉,其中一个上前查看了一下。“人已死,东西没在身上!”“撤!”胡乱查看了下四周,其中一个大汉便做了一个后撤的手势。片刻之后,易阆听着人已走远,便从佛像后面闪了出来,他将女子尸体搬到墙角,然后用稻草覆盖了起来,之后便对女子作了一揖。“情况紧急,他日定当厚葬!”说完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二】看着包袱里的东西,易阆傻眼了,包袱里除了银两和一套女人穿的衣服外,还有一本黑皮书,一个玉佩,别的不说,光是银两就有好几锭,够易阆花几辈子了。易阆拿起玉佩看了看,只见上面刻着一个“鸾”字,最后他才拿起了那本黑皮书。拿到手上,一股沧桑之感传来,这本不起眼的书,突然之间金黄乍现,将易阆整个人笼罩了起来。恍惚间,易阆感觉自己进去了一个神秘的空间,紧接着几段沧桑的话语传来。“吾乃孟玄,在生之年,因爱生恨,屠尽苍生,犯下大错!”“吾苦等万年,终于盼到了有缘之人,希望你能将吾意志传承,继承永泽之书。”“吾早已生死,弥留之际,将一道意念残存于此书,吾有一段口诀,名曰:永泽,你且谨记!”“天地初开,宇宙洪荒……”“吾去也!”通过断断续续的话语,易阆终于知道此书的来历。原来早在万年之前,正魔大战,本是正道玄院第一人孟玄因爱人的背叛,一夜成魔,转入魔道,屠尽天下,无人能及,而作为正道浩然之永泽天书,也成了人人谈及色变的魔书。永泽天书,并不是人人能够御之,首先必须要有浩然之气之人,其次便是口诀。误打误撞之下,易阆成了永泽天书唯一的继承者。原来青鸾之所以被人追杀,原因正是由于永泽天书,后世之人称之为魔书,自古以来,魔书现世,伴随着魔道复出,天下必将大乱。此刻的易阆,心情无比复杂,然而最终他还是决定放弃赶考,继承魔书,除魔卫道。易阆始终无法忘记青鸾临死前的求助,他暗暗下定决心,无论刀山火海,一定要救出青凤。【三】经过几天的明察暗访,易阆终于搞清楚了天鹰帮的聚集之处。这天夜晚,易阆换了一身劲装,一个人悄悄潜入了天鹰之地。真可谓最危险的地方才是最安全的地方,天鹰竟然将窝点设立在城南军队驻地旁边,当然谁又敢肯定兵匪不是一窝呢?值得庆幸的是天鹰帮的窝点并没有太多的人在,外面有三三两两的天鹰帮众在巡视,说是巡视,其实是在聊天,不费吹灰之力,易阆便潜了进去。有银子果然靠谱,通过百晓生给的信息,易阆很快便找到了关押人质的地方,准确来说,是两间破屋,易阆蹑手蹑脚来到屋子跟前,透过门缝,影影约约只见屋子里面关了十几号人,易阆本来就不认识青凤,再加上黑灯瞎火的。“青凤啊,青凤,你倒是给我给信息嘛!管他呢,既然来了,就全部放掉吧!”易阆一边寻思,一边抓起门上的大锁。“天地初开,宇宙洪荒……开!”一阵金光闪过,“吧嗒”一声,锁子应声而开。“快走!我去引开这些贼人!出去先躲到树林里……”打开房门,告诫了一句,易阆便选择了一个方向,一路疾奔而去。“仓库失火了,快救火……”不知谁喊了一句,天鹰帮一众人皆向仓库方向奔去。……“调虎离山,中计了,笨蛋……”【四】来到约好的树林,遣散了之前救出的众人,只见一女子迟迟不肯离去。“多谢恩人搭救,小女子青凤,恳请恩人能帮我救救家姐,此生无以为报,愿做牛做马……”“敢问你家姐姐是否名叫青鸾?”易阆从怀里掏出那个刻有“鸾”字的玉佩,随手递给了青凤。“嗯!”说着便也掏出了一个与之一模一样的玉佩,不过上面却刻着一个“凤”字。“你见过姐姐了,是她让你来救我的吗?”“你姐姐已经葬身在了贼人手里,还请节哀!”易阆将之前发生的情况告知了青凤,只是魔书之事却只字未提。“姐姐!”听着易阆的诉说,女子早已哭成了泪人。“我要报仇,我要报仇!”“若不嫌弃,暂时就跟着我吧!报仇之事,当从长计议。”黄昏,天际,两道身影被越拉越长,男的俊逸,女的秀美,两人正是易阆和青凤。短短数日,两人已将天鹰帮连根拔起,说是两人,其实,都是易阆的杰作。自从有了魔书,易阆手上便没有一合之数。北方,魔人横行作乱,无数城池皆被魔人占据,无数生灵成了魔人的粮食。“决定要走吗?”“嗯!”“带我一起走吧!”“不行,此行太过危险……如果我能平安回来,定当娶你为妻!”“五年,等我五年,如果我还未归来,你就把我忘了吧!”“……”“我相信你一定会平安归来,我会一直等你!”“一年不来,我便等你一年;十年不来,我便等你十年;一辈子不来,我便等你一辈子……”【五】日升月落,四季轮回,转眼就是两年,易阆之名早已传遍江湖,魔书一出,无人能及,正魔两道无不闻风丧胆。然而,“匹夫无罪,怀璧其罪。”易阆不曾想到的是,一张无形的大网早已铺开。这是一个叫做噬魂崖的地方,这里常年弥漫着氤氲的雾气,看上去死气沉沉。易阆是接到昆仑天盟的通知,让其先与魔人周旋,据说这里有数股魔人聚集,江湖正派正在集结人马赶来。来到噬魂崖,易阆总有一种不详的感觉。由于暂时还没有遇见魔人,他只能小心翼翼的搜索着。突然,一段悠扬的琴声传入了易阆的耳中,易阆感觉到一阵困意袭来,眼皮不自觉的开始打架。易阆知道这琴音的主人,正是正道十二乐坊的坊主慕音音。看来正道是想要他死了。“不好!”易阆感觉到一整不安,他连忙祭起魔书,企图护住心神。“天地出开,宇宙洪荒……聚!”无论易阆怎样施法,魔书却依旧没有丝毫动静。看来这弥漫的雾气正好成了魔术的克星。“只能靠自己了!”易阆用双手捂住耳朵,可是那琴声却无孔不入,搞的易阆心烦意乱,气血乱涌。他拼命朝着迷雾深处走去。……噬魂崖前,聚集了大队人马,为首的正是昆仑天盟盟主范青华。“该死!这个易阆竟然反其道而行之!看来我们要进去找了,必须得到魔书!”范青华对着众人说道。他们并不知道,魔书在这里发挥不了作用。“天亡我也!”易阆好不容易穿过迷雾,却发现一道万丈深渊挡在了自己面前。“哼!这些伪君子。”这时,一阵阵凌乱的脚步声传入易阆耳中,身后顿时出现了数股影影绰绰的人群。“看!他在那里。”不知谁喊了一声,这些人皆向这边聚集而来。“易阆!交出魔书,我等便放你一条生路!”范青华望向易阆,大声喊道。“哈哈哈!”易阆一阵狂战,随即说道:“魔人当道,你们这些自诩正派人士不去消灭魔人,却在这里大言不惭,劳师动众来抢我魔书,真是可笑至极!想要魔书,你们痴心妄想!”说着,易阆便慢慢向着悬崖方向退去。“不要冲动,有话好说!”看着易阆的举动,范青华顿时急了。“笑话!”易阆不为所动。他已下定决心,绝不让这帮伪君子阴谋得成,只是他心里有所牵挂。“青凤,下辈子再见吧!”易阆默默念了一句,便纵身跳进了这万丈深渊。……【六】三年来,江湖正派接连被灭,昆仑天盟也被迫解散,就连与世无争的十二乐坊也惨遭灭门。无人知道是何人所为,因为所有被灭的之地,无一活口,江湖正派人人自危,魔道乘虚而入,生灵涂炭。……即使我化身成魔,我一定会在相识的地方来找你。时值秋日,黄叶飘零,有一黑袍人静静地站在这片树林,任凭落叶敲打着他的发丝。“青凤,你还好吗?”这一黑袍人,正是易阆。自从那日坠崖,易阆侥幸未死,只是崖间碎石刮花了他的脸,一念成魔。“什么是正,什么是魔?”易阆不断地问自己,这三年来,易阆恨意滔天,四处杀戮。此时的易阆,心中仅有一片明镜,那就是青凤。……“一年未归,我便等你一年,十年未归,我便等你十年。”五年来,青凤每天都要在二人曾经分别的地方站立良久,她多么希望那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她面前,将她拥入怀里。“青凤!”这时一个苍老的声音传入了青凤的耳朵。青凤蓦然回首,只见一个黑袍人站立在她的身后。“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青凤带着疑惑看着这个黑袍人。“我是谁并不重要,我只想告诉你,以后别再等了,你等待的那个人在三年前就已经死了,忘了他吧!”说完,黑袍人便转身离开。“我不信,我不信!他一定会来!一定会出现。”听着青凤撕心裂肺的声音,易阆脚步顿了顿,然而,最终他还是没有留下来。“是他!”看着远远离开的黑袍人,青凤感觉到一种熟悉。“为什么,为什么你要视而不见?”青凤哭喊着。……【七】江湖终于平静了下来,魔人也悄无声息的退走了,没有人知道原因。魔书,再也没有出现。在那片寂静的树林里,多了两间茅草屋。一男一女静静地依偎在一起。“虽然看不见,但你永远在我心里!”“有时候,看见的往往不是真相……”

冠亚体育下载 1

冠亚体育下载 2
  蔼蔼绿竹,遍布山丘,蔓延山脚;片片青叶,随风轻舞,蹁跹幽静竹林之中。
  叠叠清荷,轻逸湖水,漂浮湖面;淡淡荷香,沿雾弥漫,飘逸娇艳白莲之上。
  只见,葱郁竹林之外,娇艳白莲之旁,一黑袍披发人,迎风而立,倚剑而眠。正值此时,只闻,不远之处传来话语:“据探子报,流霞派那小丫头,此刻正于竹林之中,赶紧进入竹林将其拿下,对庄主也算有个交代。”话音刚落,只见,三紫衣壮汉,手持利剑,急速朝竹林奔来。待接近竹林之际,见得荷塘前黑袍倚剑人,不禁一愣,随即停步。只闻,其中一紫衣人低声道:“看此人架势,并非泛泛之辈,莫非那小丫头寻得帮手?”话音刚落,另一紫衣人亦是低声道:“不必惊慌,素闻流霞派无男子,依我看来,此人未必就是帮手,先别理会此人,逮那小丫头要紧,为免节外生枝,暂不招惹此人,绕过此人行走便可。”
  听得此番言语,另外俩紫衣人微微点头,随即,意欲从旁侧小径朝竹林迈去。正值此时,只见,黑袍人突然睁眼,随即一跃,顷刻间,已然消失踪影。见得此状,三紫衣人不禁松了口气。只闻,其中一紫衣人高声道:“想必此人知晓我御剑山庄之威名,已然惊慌而逃!不必再行小径,继续前往,哈哈哈哈。”紫衣人笑音未落,只见,一道黑影,眼前掠过,未及三紫衣人反应过来,却见,方才那一黑袍人,已然倚剑立于跟前。黑袍人骤然闪现眼前,神出鬼没之速令人惊叹,见得此景,紫衣人不禁都是一惊,随即止步。
  正值紫衣人惊骇之际,只闻,黑袍人朗声笑道:“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欲从此路行,留下买路财!哈哈哈哈。”听得黑袍此言,其中一紫衣人高声道:“来者何人,报上名来!竟敢挡我御剑山庄之路,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识相的,赶紧让道,否则,哼!”未及紫衣人话音落,只闻,黑袍人朗笑道:“哦,御剑山庄之人啊,此刻,欲过此路,不仅是留下买路财,恐怕,要将小命留下来了!哈哈哈哈!”黑袍人话音未落,只见,其中俩紫衣人相互使了个眼色,随即,一齐举剑,急速刺来,眼见两柄利剑即刻近身,忽见,黑袍人舒灵剑半空一挥,一招‘彩虹卧天’斩将而出。
  只见,一道粉红剑气,荷塘前划过,随即,传来两声惨叫之音,亦在此时,荷塘之前,响起‘哐哐’落剑之音,只见,俩紫衣人胸口中剑,倒地而亡。一旁另一紫衣人,没来得及看清黑袍人如何出招,却见方才出剑俩紫衣人,已然气绝而亡,见得此状,不禁惊恐万分,赶紧弃剑,拔腿而逃。见得此景,黑袍人并未追击,只是仰天长笑不止。正值黑袍人长笑之际,忽闻,绿林之中,传来缕缕笛音,悠悠笛音,幽雅空灵,透过竹林,掠过长空,回荡白莲湖畔。闻得此天籁之音,黑袍人立马止笑,随即,沿音逐去。
  片刻之后,黑袍人寻至竹林深处,举目望去,不禁一惊,原来此处另有一片洞天。竹林深处,山涧清溪,涓涓流淌,潺潺不绝。此刻虽为初夏,却见,清溪两侧,桃花盛开,片片花絮,空中飞舞,风中蹁跹,悠然洒落于山涧之中。殷红花絮,飘浮清溪水面,随着潺潺溪水之声,伴着悠悠玉笛之音,悄然而去。再望山涧清溪,花絮染水,桃花映水,清溪水面,嫣红满溢。黑袍人再次举目望去,只见,清溪水面,涟漪荡漾,婀娜倩影,闪现水涟,随波轻荡。
  黑袍人沿涟漪中倩影望去,只见,山涧之旁,粉面桃花之下,片片殷红飞絮之中,一衣袂飘飘之青衣女子,手持琉璃玉笛,默然吹奏。见得此情此景,黑袍人不禁脱口而出:“人景合一,人间仙境!”听得黑袍人言语,青衣女子突然停奏,随即,侧头一望,见得沉醉中之黑袍人,随即,莞尔一笑,轻吟道:“误落仙灵处,欲归已忘途。”黑袍人闻言,猛然回过神来,随即,朗笑道:“姑娘所言,有理!哈哈哈!”未及黑袍人话音落,只闻,竹林半空传来语音:“后会有期,呵呵。”只见,青衣女子,施展轻功,腾空一跃,伴着片片飞絮,飘然朝竹林之外越去。
  黑袍人见得青衣女子此番行径,不禁微微一笑,山涧桃树下滞留片刻,随即,亦是朝竹林之外步去。正当黑袍人出林之际,忽闻,竹林之外传来打斗之音。闻得此音,黑袍人赶紧施展轻功,朝竹林之外越去。出林之际,不禁一惊。只见,十来紫衣人正轮番与方才那一青衣女子格斗,眼见七八紫衣人被青衣女子打倒在地,忽见,一道蓝色掌风,急速朝青衣女子飞去,青衣女子见状,腾空一跃,意欲躲闪,然而,蓝色掌风如何速度,终究没有避过此招。
  只见,青衣女子,后背中招,半空之中,急速跌落。正值青衣女子半空跌落之际,只见,一道黑影,半空掠过,未及众人反应过来,却见,一黑袍人半空之中拽过青衣女子,伴着青竹绿叶,徐徐而落。众人见得黑袍人骤然闪现,不禁都是一惊。正值众人惊骇之际,只见,黑袍人微微一笑,随即,轻声道:“姑娘,没事吧!”只见,青衣女子面色泛红,亦是微微一笑,轻声道:“虽然中掌,却无大碍!多谢壮士相助,小女子感激不尽。”
  未及青衣女子话音落,只见,一紫衣人手指黑袍人,而后,对一蓄须老者高声叫道:“王护法,正是此人,是他斩杀我御剑山庄俩弟子。”听得紫衣人言语,蓄须者心道:“竟能在顷刻间杀我御剑山庄两名高手,此刻又神出鬼没般现于此地,看来,此人非同寻常,将其支开为上策。”思至此处,蓄须者厉声道:“来者何人?江湖门派之争,与你无干,速速撤去,尚可保全性命。”黑袍人闻言,随即,朗声道:“堂堂御剑山庄,武林北斗,竟聚众欺负女子,看来,御剑山庄亦不过是浪得虚名,此刻,尔等离去便了,否则,休怪我冷剑无情!”听得黑袍人此言,蓄须者厉声道:“好大的口气,敬酒不吃吃罚酒,那王某就成全你了!”言毕,紫衣蓄须者一声令下,六名紫衣人立即腾空一跃,挥舞利剑,半空之中,斩将而来。
  一旁青衣女子见得此状,急速叫道:“小心!”未及青衣女子话音落,只见,六柄利剑,泛着寒光,分别从六个不同方位,急速朝黑袍人刺来。眼见利剑近身,却见,黑袍人并未躲闪。只见,黑袍人舒灵剑随手一挥,一招‘剑游长空’斩将而出,霎时,一道绯红剑气,半空掠过。只闻,‘啊’的几声惨叫,随即,伴着参差不齐的落剑之音,只见,六名紫衣人,半空之中重重跌下,随即,气绝而亡。见得此番变故,众紫衣人无不惊恐万分。
  正值此时,只见,蓄须者腾空跃起,双掌齐发,一招‘浑圆掌’猛然发将而出,顿时,一股蓝色掌风席卷沙叶,急速朝黑袍人飞将而来。见得此景,黑袍人立即施展轻功,腾空一跃,顷刻间,已然避过此招。只闻‘啪’的一声巨响,只见,蓝色掌风击于巨石之上,巨石瞬间碎裂。石碎之后,蓄须者似乎不肯罢休,只见,蓄须者腾空一跃,半空之中,再次挥掌,急速朝黑袍人越来。眼见紫衣人双掌即刻近身,却见,半空之中,黑袍人单掌击出,霎时,紫衣人双掌与黑袍人右掌相交于半空,相交瞬间,三掌之间,一道粉红掌风飞逸而出,顿时,四周沙石横飞,一旁竹叶哗哗作响。只闻,‘哄’的一声巨响,接着传来‘啊’的一声惨叫,只见,蓄须者五脏六腑迸裂,半空之中,急速跌落,气绝身亡。一旁其余紫衣人,见得此状,纷纷拔腿而逃。
  片刻过后,只闻,清风之中,传来青衣女子话语:“没料到,壮士功夫了得,小女子佩服之至,再次感谢壮士相求之恩!”。听得青衣女子言语,黑袍人微微一笑,随即道:“举手之劳,不必言谢!”话音刚落,只闻,黑袍人继续道:“不知御剑山庄与姑娘所在的流霞派有何仇怨么?”青衣女子闻言,惊愕道:“壮士怎知小女子系流霞派弟子?”
  黑袍人闻言,朗笑道:“姑娘大概有所不知,方才姑娘滞留竹林之时,已有御剑山庄之人来寻姑娘麻烦,言语中透露出姑娘系流霞派弟子,而他们言语,不留神竟传入在下耳中,故此知之!”听得黑袍人言语,青衣女子微笑道:“哦,原来如此,想必那先前寻小女子梁子之人,亦是被壮士打跑了吧?”黑袍人闻言,笑道:“姑娘料事如神,在下佩服,黑袍人笑音未落,只闻青衣女子吟笑道:“料事如神?呵呵。”只闻,黑袍人问道:“御剑山庄屡次寻你梁子,莫非你流霞派与那御剑山庄有何瓜葛?”
  听得黑袍人问语,青衣女子愕然道:“小女子从未与那御剑山庄有过接触,而我流霞派与那御剑山庄,亦是素无来往,谈不上有何仇怨或瓜葛。”言及此处,青衣女子停顿片刻后,继续道:“小女子向来厌恶江湖纷争与仇杀,故此,早于几月前,便借故溜出,办我该办之事来了,莫非这几月之中,两派之间扯上了梁子?倘若如此,小女子就不得而知了。”听得青衣女子言语,黑袍人微微笑道:“哦,原来如此!”随即,又道:“在下要事缠身,今日别过,后会有期!”
  青衣女子闻言,急道:“壮士搭救之恩不言谢,还不知壮士名讳呢?”听得青衣女子此问,黑袍人朗声道:“在下叶跹,不知姑娘芳名?”青衣女子吟笑道:“叶跹,空中红叶,风中蹁跹,有诗意!小女子云仙绮,如若有缘再见,叶跹大侠唤小女子为仙绮便可!”叶跹闻言,随即笑道:“好!倘若有缘再见,叶跹便如此称呼姑娘,仙绮亦是唤在下为叶跹便可,无需再加上‘大侠’二字,叶跹可不是甚侠,亦是不屑当侠!哈哈哈哈。”笑音刚落,只闻,叶跹继续道:“云——仙——绮——,绮——丽——仙——霞——,今日竹林深处,见姑娘人景合一,仿若置身仙境,犹若见得仙女,仙绮果然是人如其名,妙哉!”听得叶跹此言,云仙绮面色红润,羞涩道:“叶跹取笑仙绮了,仙绮愧不敢当!”笑音刚落,只闻,云仙绮继续道:“叶跹既有要事,就不必在此费时了,只愿叶跹此去顺畅。”叶跹闻言,朗笑道:“无妨,反正叶跹有在此与仙绮费时这一嗜好!哈哈哈哈。”听得此言,云仙绮嫣然一笑,轻声道:“如若有缘,你我再次相逢此竹林深处,仙绮再为你奏笛一曲,以谢搭救之恩!”
  听得云仙绮轻语,叶跹微微一笑,随即朗声道:“好,一言为定!”随即,又道:“江湖险恶,仙绮珍重!今日就此别过,后会有期!”言毕,只见,叶跹背负舒灵剑,施展轻功,飘然离竹林而去。望着叶跹离去背影,云仙绮喃喃道:“莫非这便是传说中的前缘?”沉思片刻后,只闻,云仙绮继续呢喃道:“是与不是,还需问过仙缘石,方可知晓,呵呵。”呢喃过后,只见,云仙绮亦是施展轻功,飘然离竹林而去。
  那日黄昏,云仙绮辗转来到巨峰山脚,云仙绮举头一望,不禁喜形于色。只见,悠悠天际,秀云绮丽,嫣红似火,绯红落霞,伴随习习晚风,轻逸巨峰之巅,山间草木,葱葱郁郁,在秀云彩霞映射之下,亦是绯红一片。见得此景,云仙绮轻闭双眼,深吸一气,随即,喃喃道:“好美啊,莫非仙绮真如那叶跹所言,人如其名,此刻还真置身于仙霞之中,呵呵。”正值云仙绮沉湎于秀云仙霞之际。忽闻,不远之处传来阵阵朗笑之音,听得此音,云仙绮不禁一震,心道:“好熟悉之笑语,此音似曾耳闻,然,到底系谁人笑音?不管了,过去看看,一切便知。”思至此处,云仙绮施展轻功,飘然朝笑音传来之处越去。
  片刻之后,云仙绮寻至巨峰山谷之中,只见,一黑袍人搀扶起一对老夫妇,而后微笑道:“二位前辈,尽管离去,此帮恶徒,由晚辈处置便可。”听得黑袍人话语,老翁激动道:“壮士侠义心肠,我二老又岂会在此刻离去,壮士无须多言,即便是拼了老命,我二老亦是与壮士并肩作战。”老翁音落,只闻一旁老妇微微点头:“嗯……”听得二老言语,黑袍人朗笑道:“既然二位老前辈执意不肯离去,那在下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哈哈哈哈。”笑音刚落,只闻,黑袍人继续道:“二位老前辈一旁观战便可,此等小贼还不屑前辈出手。”一旁老翁高声道:“好!英雄出少年,老朽相信少侠!”言毕,只闻,黑袍人朗声对谷中七八壮汉道:“黑风双煞二位老前辈,早已隐退江湖,即便是曾有过节,你飞虎派又何必苦苦相逼,若非二位老前辈年老力衰,又岂容尔等小贼在此耀武扬威,别说尔等区区几人,即便是你飞虎派掌门陆成,恐怕亦非二位前辈对手!冤家宜解不宜结,得饶人处且饶人,倘若肯就此罢休,且请离去,否则,小命难保。”
  听得黑袍人言语,只见,飞虎派众人中,走出一人,随即,大喝道:“哪来的野小子,竟敢在我飞虎派跟前放肆,我飞虎派之事,你也敢插手,今日便一并送你们上西天。”言毕,只见,三黑衣壮汉,挥刀杀将而来,然而,未及钢刀近身,只见,黑袍人右掌一挥,一招‘昆仑掌’发将而出,霎时,粉红掌风萦绕山谷,伴着‘哄’的一声巨响,随即传来几声惨叫之音,只见,三壮汉钢刀落地,随即气绝而亡。正值此时,方才发话那一飞虎派弟子,腾空一跃,一招凌厉的‘快刀斩乱麻’发将而出。见得此状,黑袍人长剑一挥,只见,一道粉红霞光,空中掠过。只闻,‘啊’的一声惨叫,只见,飞虎派挥刀者,半空重重跌落于山谷巨石之上,口沫鲜血,而后身亡。一旁飞虎派二弟子见得此状,赶紧弃刀下跪,口中不断念叨:“大侠,请饶命!”一旁老翁见得此景,随即笑道:“壮士,正如你所言,冤家宜解不宜结,得饶人处且饶人,让他二人去吧!”闻得老翁话语,黑袍人朗声道:“若非二位老前辈肯发善心,定叫尔等小贼命丧黄泉,滚吧!”听得此言,二人赶紧逃窜而去。‘黑风双煞’谢过黑袍人之后,亦是离谷而去。

竹林

那天午后,我误闯了你的竹林,恍惚间我看到你缓缓的走过来,一身白衣,清贵无暇。

你问我是何人,为何会闯进这里。

我满脸堆笑的看着你,硬是扯了一大堆无厘头的谎言来解释为什么我在这里。你深深的看了我一眼说:“既是如此,你便往前边那条小道直走就可以离开这片竹林了,切记,按我说的去做。”

我有点忧愁的看着你,装作很为难的说:“你看,太阳快落山了,这片竹林这么大,待会迷路了怎么办,而且外面追杀我的人不知道有没有走呢,我还小不想这么早死,你能不能收留我啊。”

他淡淡的立在那边,遗世独立,一字不落的听我说完,打量了我一会,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你不怕我?我可不是什么好人。”

我呆呆的看着他脸上的表情,感觉他身上散发出了清冷的气息,仿佛浑然天成。

可是我一想到我跟爹爹闹翻了,离家出走,还被魔道的人盯上了,不行,我得留在这里比较安全,而且这个人看上去也不像坏人。

把心一横,我梗了梗脖子说:“你不像是坏人,而且,我会武功哦,再说了,与其让外面的人抓走还不如直接让你杀死算了,好歹你长得比较好看。”

你愣了一下,随后了然于胸的对着我说:“跟我走吧,但是你不要到处乱跑,否则触到什么机关可别怪我没提醒你。”

我蹦跶蹦跶的跟在你后面,连连点头说好。

你领着我来到了你下榻的地方,环境清雅,竹林环绕,青烟袅袅,没想到这里竟别有洞天。

我喜滋滋的望着他的庭院,竟然还有厨房,我侧过头问你:“你竟然还会做饭,你不会是位隐士高人吧,可是这么年轻也不像啊,你到底是什么人啊。”

冠亚体育下载,你不顾我的回答,径直往前走,走到厨房前停顿了一下,转过身对我说:“我饿了,你待会去准备晚饭。”

“啊!”我张大嘴巴,看着他的背影,心想:“你不会是在开玩笑吧,握剑我倒是会,煮饭我可不会啊。”

我再三确认的问了好几遍,强调我不会做饭,可是你竟然无视我,还飘出了一句话:“我可是收留你了,你要表示一下。”

我看着你很淡定的走进屋里,徒留我一个人在原地,还真是颠覆了我对你的认知啊。

我走进厨房,视察了环境,还不错,菜挺齐全的,我在厨房捣鼓了好久,终于吧饭菜做好了。

我欢欢喜喜的把菜端进屋里,你挑了挑眉,说:“这是什么?”

“饭菜啊,我第一次做的,你试一下好不好吃。”我一脸期待的看着你。

你勉强的动了动筷子,吃了一口,抬头看了我一下,说:“勉强入口”

“是吗?我尝尝”我迫不及待的尝了一口,额,还,还可以吧,就是感觉盐放少了。

晚饭就这样安静的度过了。

夜色渐凉,风微微吹动,竹叶发出嘶嘶的声音,我见你负手而立,沐浴在月色中,我慢慢的走进,不想惊动了这幅画面,可到底还是被你听见了,你头也不回淡淡的对我说:“这么晚还不睡。”

我自小生长在武林世家,从小学习武功,虽说不曾真正踏入江湖,但也沾染了不少江湖习气,自然不会像千金小姐那样扭扭捏捏,反而性子比较野,活脱好动。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似笑非笑的看着我说,易阆终于搞清楚了天鹰帮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