犬遂咋蛇死焉,匈奴有狡犬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69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狗下 ○狗上 犬上 华隆 杨生 崔仲文 张然 杨褒 郑韶 柳超 姚甲 刘巨麟 章华 范翊 郭钊卢言 《列子》曰:杨朱之弟曰布,衣素衣而出。天雨,解素衣衣缁衣而反,其狗迎而吠。杨布怒

○狗下

○狗上

犬上 华隆 杨生 崔仲文 张然 杨褒 郑韶 柳超 姚甲 刘巨麟 章华 范翊 郭钊 卢言

《列子》曰:杨朱之弟曰布,衣素衣而出。天雨,解素衣衣缁衣而反,其狗迎而吠。杨布怒,将扑狗,杨朱曰:"子无朴矣,子亦犹是也。向者使汝狗白而往,黑而来,岂会无怪哉?"

《尔雅》曰:犬生三猣,二师一犭获。未成毫,狗。长喙,獫。短喙,猲獢。狗绝有力,狣。尨,狗也。狗四尺为獒。

赵叟 陆机 石玄度 齐琼 石从义 田招 裴度

《晏平春天秋》曰:胩子短,使楚,楚人为门於犬门侧延晏平仲。晏婴曰:"使狗国者从狗门入。今使楚,不当从此门入。

《说文》曰:犬,狗之有悬蹄者也。万世师表曰:"视壤戤字,如画狗也。"

华隆

又曰:景公走狗死,公命外供之棺,内给祭。晏婴谏不可,公曰:"善"。

又曰:狗,叩也,叩菩尥以守也。

晋泰兴二年,吴人华隆,好弋猎,畜一犬,号曰“的尾”,每将自随。隆后至江边,被一大蛇围绕周身。犬遂咋蛇死焉,而华隆僵仆无所知矣。犬彷徨嗥吠,往复路间。家里人怪其如此,因随犬往。隆闷绝委地,载回家,七日乃苏。隆未苏中间,犬终不食。自此尊敬,就像是于亲属焉。

《韩非子》曰:宋有酤酒者,斗概甚平,遇客甚谨,为酒什么美,悬帜甚高,而酒不售,遂致于酸。问杨长倩,长倩曰:"汝狗恶也。孺子怀钱挈壶往酤,辄有狗啮之,犹大臣龁有道之士。"

又曰:尨,壤戤多毛者也。猲,短喙犬也。獫,黑犬黄头也。犭主,黄犬黑头也。猈,短脑狗也。犭兼,犬吠不唯有也。獒,壤戟人心可使也。狾,狂犬也。狄,赤犬也。

杨生

《试萦》曰:齐有贫者,命其狗为富,命其子为乐。方将祭,狗入于室,叱之曰:"富出!"郑曰:"不祥。"家果有祸。长子死,哭之曰:"新浪!"而不自悲也。

又曰:狡,黄狗也。匈奴有狡犬,巨口而黑身。

晋太和中,广陵人杨生者畜一犬,尊崇以至,常以自随。后生饮醉,卧于荒草之中。时方冬燎原,风势极盛。犬乃周匝嗥吠,生都不觉。犬乃就水自濡,还即卧于草上。如此数四,争论跬步,草皆沾湿,火至免焚。尔后生因暗行堕井,犬又嗥吠至晓。有人由此,路人怪其如是,因就视之,见生在焉。遂求出己,许以厚报,其人欲请此犬为酬。生曰 :“此狗曾活小编于已死,即不依命,余可任君所须也 。”路人迟疑未答。犬乃引领视井,生知其意,乃许焉。既而出之,系之而去。却后30日,犬夜走还。

《随巢子》曰:昔三苗大乱,龙生於庙,犬哭於市。

吕忱《字林》曰:獹,韩良犬也。犭足,宋良犬也。犭开,逐虎犬也。

崔仲文

《尹文》曰:康衢长者,字僮曰善搏,字犬曰善噬,宾客不过其门四年。于是改之,宾客复往。

何承天《纂文》曰:守犬为獖。浙西以犬为犹。犭农、{如毛}、,皆多毛犬也。獟,猘也。〈矢召〉,屈尾犬也。

安帝义熙年,谯县崔仲文加入稽石和俱为刘府君抚吏。仲文养一犬,以猎驼鹿,无不得也。和甚爱之,乃以丁奴易之,仲文不与。和及仲文入山猎,至草中杀仲文,欲取其犬,犬啮和,守其主尸,爬地覆之。后诸军出猎,见犬守尸。人识其主,因还启刘太傅。石和假还,至府门,犬便往牵衣号吠。人复白提辖,曰 :“这个人必杀犬主 。”因录之,参知政事拷问,果得实在,遂杀石和。(出《广古今五行记》)

《吕氏春秋》曰:齐有善相狗者,其邻藉之买鼠狗,期年而得,曰:"是良狗也。"其邻畜之,数年不啖鼠。以告,相者曰:"杆良狗也。志在獐麋豕鹿,不在鼠。欲取其鼠也,则桎之。"其邻桎其后足,则狗取鼠。

《广雅》曰:殷虞、晋獒、楚茹黄、韩卢、宋鹊,并犬属。

张然

又曰:齐有好猎者,不得兽。欲须良狗,家贫不能得。乃还疾耕,疾耕则家富,家富则有良狗,有良狗则数得什蘙,猎常过人。霸王亦然。

《广志》曰:狗,有悬蹄、短尾之号。

会稽张然滞役,有少妇无子,唯与一奴守舍,奴遂与妇通。然素养一犬,名乌龙,常以自随。后归,奴欲谋杀然,盛作饮食,妇语然 :“与君当大别离,君可强啖 。”奴已张弓拔矢,须然食毕。然涕泣不能够食,以肉及饭掷狗,祝曰 :“养汝经年,吾当将死。汝能救本人否?”狗得食不啖,唯注睛视奴。 然拍膝大唤曰 :“乌龙 。”狗应声伤奴,奴失刀,遂倒。狗咋其阴,然因取刀杀奴,以妻付县,杀之。

又曰:荆王得茹黄之狗,宛路之矰,以畋云梦,10月不返。保申跪而笞,王出,而自沉於涧而死。王乃杀狗折矰。

《古今注》曰:狗一名黄羊。

杨褒

又曰:郑子阳之难,猘狗溃之。(子阳,郑相。逐猘狗。《春秋》亦云。)齐高固之难,失牛溃之。(逐失牛,如逐猘狗也。)当其时,狗牛犹可感到人倡,而况夫以人为唱乎?饥马盈厩嗼然,未见刍也;饥狗盈宫嗼然,未槛迩也。槛迩与刍,动则不可禁。

《易·说卦》曰:艮为狗。

杨褒者,庐江人也,褒旅游至亲知舍。其家贫无备,舍唯养一犬,欲烹而饲之。其犬乃跪前足,以目视褒,异而止之,不令杀。乃求之,亲知奉褒,将犬归舍。经月余,常随出入。褒妻乃异志于褒,褒莫知之。经岁时,后褒妻与外密契,欲杀褒。褒是夕醉归,妻乃伺其外来杀褒。既至,方欲入室,其犬乃啮折其足,乃咬褒妻,三个人俱伤甚矣。邻里俱至,救之。褒醒,见而搜之,果获其刀。邻里闻之,送县推鞠,妻以实告。褒妻及怀刀者,并处极法。

《直指方》曰:削薄其德,曾累其刑,而欲以为治,尾馛异於执弹而来鸟,袖税而狎犬也。

《诗·国风·卢令》曰:卢令令,其人民美术出版社且仁。卢重环,其人民美术出版社且鬈。

郑韶

又曰:马之死也,剥之若橐;(橐,治橐也。虽含气而形无法摇。)狡狗之死也,割之犹蠕。(狡,少也。蠕,动也。)

又《国风·野有死麇》曰:无撼笔者帨兮,无使厖也吠。

郑韶者,隋炀帝时左散骑常侍,伟大职业中,授闽中御史。韶养一犬,心爱过子,韶有从者数十二个人。内有薛元周者,韶未达之日,已事之,韶迁里胥,略无恩恤。元周念恨,以刃久伺其便,无得焉。时在闽中,隋炀帝有使到,韶排马远迎之,其犬乃衔拽衣襟,不令出宅。馆吏驰告去云 :“使入郭。韶将欲出,为犬拽衣不放。韶怒,令人缚之于柱。韶出使宅大门,其犬乃掣断绳而走,依前拽韶衣,不令去。韶抚犬曰 :“汝知吾有意外之事乎?”犬乃嗥吠,跳身于元周队内,咬杀薛元周。韶差人搜元周衣下,果藏短剑耳。

又曰:狂马不触於木,猘狗不自投於河,聋虫不自陷,况人乎?

《礼记·曲礼》曰:马效羊者右牵之,效犬者左牵之。

柳超

《眉山万毕术》曰:取马毛、犬尾,置朋友、夫撇骭中,自相憎矣。

又《曲礼》曰:凡祭祠,犬曰羹献。

柳超者,唐圣祖朝为谏议大夫,因触犯,黜于岭外。超以清俭自守,凡所经州郡,不干挠廉牧以自给,而领二奴掌阁、掌书,并一犬。至江州,超以郁愤成疾。 二奴欲图其资装, 乃共谋曰:“可奉毒药于谏议,作者等取财而为良人,岂不好乎?”掌书曰:“善。” 掌阁乃启超曰 :“人言有密诏到,不全谏议命,谏议家族将为奈何?” 超曰 :“然,汝等当修馔, 伺吾食毕,可进毒于吾,吾甘死矣 。”掌阁等闻言,乃备珍馔。掌阁在厨修办,掌书进之于超。超食次,忽见其犬,乃分与食之,涕泣抚犬曰 :“笔者今日死矣,汝托于哪个人耶?”犬闻之不食,步入厨,乃咬掌阁喉;复至堂前,啮掌书,二奴俱为犬所害。超未晓其事。后经数日,敕诏还京,而复雪免, 方知其犬之灵矣。

《小仙翁》曰:陶犬无守夜之益,瓦鸡无司晨之警。

又《内则》曰:狗赤股而躁,臊。

姚甲

又曰:甘始以驻年药饵食新生鸡犬,皆不够长。食白犬,则毛黑。

又《檀弓》曰:仲尼之畜狗死,使子贡埋之,曰:"吾闻之,敝帷不弃,为埋马也;敝盖不弃,为埋狗也。丘也贫,无盖,於其封也,亦与之席,无使其首陷焉。"(封,当为窆。陷,谓没於土。)

吴兴姚氏者,开元中被流南裔,其人素养二犬,在南亦将跟随。家奴附片及子小奴悉皆勇壮,谋害其主,然后举家北归。姚所居偏僻,邻里不接,附子忽谓主云 :“老头子家本北人,今窜南荒,流离万里,忽有不祥,奴当扶持丧事北归。顷者以来,已觉衰惫,恐顿然之后,其他小弱,则相公骸骨,不归故乡,伏愿图之 。” 姚氏晓其意, 云 :“汝欲令小编死耶?”奴曰:“正尔虑之 。”姚请至明晨。及期, 奴父亲和儿子俱膳,劝姚饱食。奉觞哽咽。心既苍黄,初不能够食,但以物饲二犬。值奴入持,因抚二犬云 :“吾养汝多年,今奴等杀笔者,汝知之乎?”二犬自尔不食, 顾主悲号。弹指,盐乌头至,一犬咋其喉,断而毙。一犬遽入厨,又咋其少奴喉,亦断。又咋附片之妇,杀之。姚氏自尔获免。

《说苑》曰:梁相死,惠子之梁,渡河而遽堕舡。舡人救之,问欲何之,曰:"欲相梁。"舡人曰:"子居舟槔戤间而溺,无小编则死,又安能相梁乎?"惠子曰:"居广〈舟皮〉长槔戤间,作者比不上子;至於安国家,全社稷,子不如自个儿。吾视子,蒙蒙若未视之狗子耳。"

《少保·洪范》曰:西旅献獒,中国太平洋保障公司作《旅獒》。

刘巨麟

《论衡》曰:亡猎犬於山林,大呼犬名,其犬则鸣号而应其主。人犬异类,闻呼而应者,识其主也。

《左传·宣上》曰:晋侯饮赵武灵王长子酒,伏甲将攻之。其右提弥明知之,趋登曰:"臣侍君宴,过三爵,非礼也。"遂扶以下。公嗾夫敖焉,明搏而杀之。盾曰:"弃人用犬,虽猛何为!"

刘巨麟开元末为广州政坛上大夫,在州恒养一犬,雄劲多力,犬至驯附,有异于他。巨麟常夜迎使,犬忽遮护,不欲令出,巨麟亦悟曰 :“犬不使我行耶?”徘徊悠久。人至,白使近。巨麟叱曰 :“我行部从如云,宁有非意之事 。”使亲属关犬而出。上马关口,犬亦随之。忽咋一从者喉中,顷之死。巨麟惊愕,搜死者怀中,得利长柄刀。初巨麟常鞭捶此仆,故修其怨,私欲报复,而犬逆知之,是以防难。

《潜夫论》曰:一犬吠形,百犬吠声。

又《襄三》曰:国人逐狗,狗入於华臣氏,国人从之。华臣惧,遂奔陈。

章华

桓谭《新论》曰:占仲子婢死,有儿年陆周岁,葬后数来抚循之,亦能为儿沐头。其亲人恶之,以告方士。方士有狗效之,婢遂不复来。

又曰《昭六》曰:二十六年,遂取邾师,获鉏、弱、地。邾人诉于晋,晋人来讨。叔孙婼如晋,乃馆诸箕。使人与叔孙居於箕者,请其吠狗,弗与。及将归,杀而与之食。

饶州乐平人民章华,元和初,常养一犬,每樵采入山,必随之。比舍有王华者,往来犬辄吠逐。四年冬,王华同上山林采柴,犬亦随后。忽有一虎,榛中跳出搏王华,吞没于地,然犹未伤,乃踞而坐。章华叫喝且走,虎又舍王华,来趁章华。既获,复坐之。时犬潜在深草,见华被擒,出色,跳上虎头,咋虎之鼻。虎不意其来,惊惧而走。四位皆僵仆在地,如沉醉者。其犬以鼻袭其主口取气,即吐出涎水。如此数四,其主稍苏。犬乃复以口袭王华之口,亦如前状。长久,王华能行,相引而起。犬伏作醉状,一夕而毙矣。

又曰:杨仲文家妪死,已敛未葬,忽起坐棺前复氏,吃酒醉而狗形见,杀之。

《雄性羊·绪瀚》曰:灵公食赵惠文王,公曰:"闻子剑利,以示小编。"盾将起进剑,弥明曰:"何拔剑於公所?"盾知之,躇阶而走。(躇犹超。遽不暇以次。)公有周狗,(可与比周,所指如意。)谓之獒,而属之,獒亦躇阶从。弥明逆而踆之,绝颔。赵庄周顾曰:"君之獒不若臣之獒也。"

范翊

《风俗通》曰:杀狗,磔邑四门。俗云琤蚌,善守卫,著以辟恶。

《史记·淮阴传》云:高祖诏齐捕蒯通,通至,上曰:"若教淮阴侯反乎?"对曰:"然,臣固教之。跖狗吠尧,尧非不仁,固吠非其主。当是时,臣独知神帅韩信,非知国王也。"

范翊者,河东人也。以武术授裨将,养一犬,甚异人性。翊有亲知陈福,亦署裨将。翊差往淮大同使,收市绵绮,时福充副焉。翊因酒席,恃气而蔑福,因成仇恨,乃暗构翊罪。潜状申主帅。主帅不晓其由,谓其摭实,乃停翊职。翊饮恨而归,福乃大获补署。其犬见翊沉废,乃往福舍,伺其睡,咋断其首,衔归示翊。翊惊惧,将福首级,领犬诣主帅请罪。主帅诘之,翊以前事闻。主帅察之, 却归翊本职。 其犬主帅留在使宅。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犬遂咋蛇死焉,匈奴有狡犬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