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典法学之太平御览·兽部·卷二十四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59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狸 ○杂兽 ○貔 《尔雅》曰:狸,子〈豸隶〉。 驒騱 《尔雅》曰:貔,白狐。其子,縠。(郭璞症曰:一名执夷,虎豹之属。縠,许卜切。) 《说文》曰:狸,伏什蘙。 《说文》曰:

○狸

○杂兽

○貔

《尔雅》曰:狸,子〈豸隶〉。

驒騱

《尔雅》曰:貔,白狐。其子,縠。(郭璞症曰:一名执夷,虎豹之属。縠,许卜切。)

《说文》曰:狸,伏什蘙。

《说文》曰:驒騱,野马属。

《说文》曰:貔,豹属,出貉国。

《礼》曰:狸首之班然。

《史记》曰:匈奴畜则駃騠驒騱。

《尚书》曰:如虎如貔,如熊如罴。

又曰:狸去正脊。

劳鱼

《毛诗》曰:献其貔皮,赤豹黄罴。

《魏志》曰:清河令徐李龙使人猎,令管辂筮其所得。辂曰:"当获小兽。虽有爪牙,微而不强;输有文章,蔚而不相;非虎非雉,其名曰狸。"猎人暮归,果如辂言。

《尔雅》曰:劳鱼研,善升甗。(孙炎曰:劳鱼之马,蹄平如研,而善升山甗者。郭璞曰:秦时有劳鱼死。)昆駼,枝蹄研,善升甗。

《礼记·曲礼》曰:前有挚兽,则戴貔貅。

《晋书》曰:乐广为河南尹。先是,河南官舍多妖怪,前尹皆不敢处正寝。广居之不疑。常外户自闭,左右皆惊,广独不。顾见墙有孔,使人掘墙,得狸而杀之,其怪亦绝。

蒙颂

《庄子》曰:丰狐文貔,搏於山林,伏於岩穴,夜行昼居,求食江湖之上。

《唐书》曰:武弘度,士彟兄子也。父卒,庐於墓侧,晨夕哀号。有野狸,每至弘度斋时,必来求食,涂却驯狎无惊惧。时以为孝感。

《尔雅》曰:蒙颂,猱状。(郭璞症曰:即蒙贵也,似蜼而小,紫黑色,可畜,捕鼠胜猫。九真、日南出之。猱,猕猴之属也。)

《韩子》曰:虎貔不用爪牙,与鼢鼠同威。

《玄中记》曰:铅锡之精为狐狸。

《毛诗草木虫鱼疏》曰:貔,似虎,或曰势熊,一名执夷,一名白狐。其子为縠。辽东人谓之熊罴。

《子思子》曰:谓狐为狸者,非直不知狸也,忽得狐复失狸者也。

《尔雅》曰:贙,有大力。(郭璞症曰:出西海,大秦国有养之,似山狗,多力犷恶也。)

○熊

《琴操》曰:曾子鼓琴,墨子立外而听之。曲终,入曰:"善哉!鼓琴,身已成矣,而曾未得其首也。"曾子曰:"吾昼卧见一狸,见其身而不见其头,起而为之弦,因曰残形操。"

《说文》曰:熊兽似豕,山居冬蛰。

《淮南子》曰:狸头似鼠,以类推也。

《尔雅》曰:魋,如小熊,窃毛而黄。

《诗义疏》曰:熊能攀缘上高树,见人则颠倒投地而下。冬入穴而蛰,始春而出。

又曰:狸头止癙,鸡头止瘘。

《孝经援神契》曰:赤熊见则奸宄自远。

《抱朴子》曰:虎尾不负狸身,像牙不出鼠穴。

《尔雅》曰:蜼,卬鼻而长尾。(郭璞曰:似猕猴而大,黄黑色,长数尺,鼻露向上,雨则自悬於树,以尾塞鼻,或以两指也。)

《本草经》曰:熊脂,一名熊白,味甘微温,无毒,主治风痹。

《本草》曰:狸肉甘,无毒,主风湿、鬼毒气、皮中如针刺。

○鼳

《穆天子传》曰:舂山,百兽所聚也,爰有赤豹熊罴。

《归藏》曰:昔者桀筮吠悠,而枚占荧惑,曰:"不吉。彼为狸,我为鼠,勿用作事,恐伤其父者也。"

《尔雅》曰:鼳鼠,身长须而贼,秦人谓之小驴。(郭璞曰:鼳为鼠而马〈口彖〉,一赎千斤,为物残贼也。)

《六韬》曰:文王囚羑里。散宜生受命而行。宛怀条途之山,有黄熊,得而献於纣。

《风俗通》曰:汝阳西门习武亭有鬼魅,宿者辄死,厌者皆亡发。北部督邮西平郅伯夷到亭上楼宿,诵《六甲》、《孝经》、《易》、《本记》。卧,密拔剑解带。夜有怪异者四五尺来复,伯夷以剑带击魅脚,呼下灯照,见一老狸,身赤,略无毛衣。持下烧杀。明日,发楼屋,得所亡发髻百馀。因此遂绝。

《左传》曰:晋灵公使宰夫臑熊蹯不熟,杀之,置诸畚,载以过朝。

《神仙传》曰:栾巴为豫章太守。先是,庐山庙中有人言语,饮酒投杯,能使宫亭湖中分,风行者举帆相逢。巴未到十数日,庙中神不复作声,不知所在。巴到,自上表说:"庙鬼诈称天官,欺损百姓,积愆日夕,罪当穷治。乞以事付功曹,臣身行捕逐。如不治讨,恐其复游行天下,所在血食,枉病良民。"责以重祷,乃至所在推求山川社稷,问鬼踪迹。此鬼乃到齐国为书生,齐太守见之,既有容美丽,又有才辨学识。论经说义,时在齐,人莫不见知。太守亦不知是鬼,乃以女妻之,生一男。巴到,与太守相见,语毕,问曰:"闻卿有一女婿,明五经诸子,可得相见不?"太守请女婿,诈病辞不出,而巴求之不止。婿告其妇,言:"吾今日出必死,如何?"女亦怪之,不知何从。巴知不敢出,乃求奏板一枚并笔,书符付太守曰:"以此与贤女婿,自当出也。"女婿得符,流涕与妇辞诀而出。望见巴,即身体已变为狸,而面故是人也。巴厉声呵言:"死狸敢尔!何不正汝真形。"即尽为狸。巴复曰:"斩之。"亦不见斩者,而狸头已断于地。又言:"取狸子来。"须臾,太守女所生儿已复为狸子,即又斩之。巴辞还郡。

《尔雅》曰:豦迅头。(郭璞症曰:匠波平山中有豦,大如狗,似猕猴,多髯,能举石摘人。)

又曰:楚子将以商臣为太子令尹,子上谏之,不听。又欲立王子职而黜商臣,商臣以宫甲围成王。王请食熊蹯而死,竿育,王缢。

《搜神记》曰:博陵刘伯祖为河东太守。所止承尘上有神能语,常呼伯祖与语。及京师诏书告下消息,辄预告伯祖。伯祖问其所食啖,欲得羊肝。买羊肝,於前切之,脔随刀不见,尽两羊肝。有一老狸,眇眇在案前。持刀者欲举刀斫之,伯祖呼止,自与着承尘上。须臾,大笑曰:"向者啖肝醉,忽失形与府君相见,大惭愧。"后伯祖当为司隶,神复先语伯祖云:"某月某日,诏书当到。"至期如言。及入司隶府,神随逐在承尘上,辄言省内事。伯祖大恐怖,语神曰:"今职在刺举,若左右贵人闻神在此,因以相害。"神答曰:"诚如府君所虑,当相舍去。"遂即无声。

《史记》曰:赵简子病,不知人。五日而寤,曰:"我之帝所,见一熊欲援我,帝命我射之,中熊,死。有当道者曰:帝令主君灭晋二卿,熊,其祖也。"

《幽明录》曰:吴兴戴眇家僮客姓王,有少妇美色,而眇中弟恒往就之。客私怀忿怒,具以白眇:"中郎作此,甚为无理,愿尊敕语。"眇以问弟,弟大骂曰:"何缘有此?必是妖鬼。"敕令扑杀。客初犹不敢,约厉分明。后来闭户欲缚,便变成大狸,从窗中出。

《尔雅》曰:驨,如马一角,不角者骐也。

《汉书》曰:昌邑王贺在藩邸,见熊。以问左右,左右皆答不见。

又曰:董仲舒常下帷独咏,有客来诣,语遂移日,舒知其非常。客又云:"欲雨。"仲舒因此戏之曰:"巢居知风,穴处知雨,卿非狐狸,则是鼷鼠。"客闻此言,色动形坏,化成为狐狸也。

又曰:孝玄帝冯昭仪。上幸虎圈斗兽。后宫皆坐,熊出圈,攀槛欲上殿,昭仪乃当熊而立。及左右格杀熊,上问人情惊惧,何故当熊。昭仪曰:"夫猛兽得人而止,妾恐熊至御坐,故身当之耳。"帝嗟叹,以此倍敬重之。

隋王度《古镜记》曰:大业七年五月,余自御史告归河东,適侯生卒而得一镜。六月,余归长安,宿於主人程雄家,新授寄一婢,颇称端丽,名曰鹦鹉。余征遐履,引镜自照,鹦鹉遥见,便叩头流血,云:"不敢往"。余召雄问其故,雄曰:"两日前有一客携婢从端愦,来时病困,因留寄于此,不知婢之由也。"余疑其精魅,以镜逼之,遂自陈,云"本是华山庙前长松下千年老狸,久行变惑,罪当至死。近为府君捕逐,逃潜河渭之间,为下邽陈思恭义女。思恭妻郑氏见养恩厚,嫁鹦鹉与乡人柴华。意不相惬,逃而去。东至韩城,遂为行人李无傲所执。无傲粗人也。遂劫鹦鹉游行至此。不意天镜一照,自隐无路。然为人已久,羞复故形,愿乐饮而忘形。"因匣镜置酒,悉召雄家邻里与共饮晏。此婢大醉起舞,歌曰:"宝镜宝镜,罢凑余命。自我离形,于今几姓?生虽可乐,死不必伤,何为眷恋,守此一方?"歌毕,化为狸而死。

《说文》曰:兽,似兔,青色而大,头与兔同,足与鹿同。

《淮南子》曰:诚中之人乐而彶,(彶,急也。忠信之人,自乐为之,非彶彶也。)如鹗之好声,熊之好经,夫有谁为务?

《述异记》曰:陈留董逸,少时,邻女梁莹年稚色艳。逸爱慕倾魂,贻椒献宝,莹亦纳而未获果。后逸邻人郑充在逸许宿,二更中,门前有叩掌声,充卧望之,亦识莹。语逸曰:"梁莹今来。"逸惊跃出迎,把臂入舍。逸与莹寝,莹仍求去。逸揽持不置,申款达旦。逸欲留之,云:"为汝蒸豚作食,食竟去。"逸起闭户绝帐,莹因变形为狸,从梁上走去。

《山海经》曰:湪光之山,兽多。(郭璞曰:似兔,而鹿脚,青色也。)

又曰:爱熊而食之盐,爱獭而饮之酒,虽欲养之,非其道也。(熊食盐而死,獭饮酒而败,故曰非其道也。)

《金楼子》曰:狸不可使搏〈虎日〉,牛不可使捕鼠。

石穀

《周书·王会》曰:成王时,不屠何国献青熊一。

○貂

《说文》曰:穀,类犬,腰以上黄,腰以下黑,食母猴。或曰穀似牂羊。

《孟子》曰: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也。仪者我所欲,生亦我所欲,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

《说文》曰:貂,鼠属也,大而黄黑色,出丁零国。

《风土记》曰:石穀,似貉而形短,常捕取猴猨。

《列子》曰:黄帝战于阪泉,帅熊驱虎为前驱。

《广志》曰:貂出夫馀。

司马相如《上林赋》曰:獑犭胡穀犭厄。

《缠子》曰:桀王天下,酒浊而杀厨人。纣王天下,熊蹯不熟而杀厨人。

《关山图》曰:霍山南岳,其兽多赤貂。

《抱朴子》曰:《玉策记》称熊寿五百岁,五百岁则能化。

《东观汉记》曰:建武二十五年,乌桓诣阙朝贺,献貂皮。

《说文》曰:犹,玃属。一曰,陇西谓犬子为犹。

《琐语》曰:晋平公梦见赤熊窥屏,恶之,而有疾。使问子产,子产曰:"昔共工之御曰浮游,既败於颛顼,自没沉淮之渊。其色赤,其言善笑,其行善顾,其状如熊。常为天王祟,见之堂上,则王天下者死;见堂下则邦人骇;见门,近臣忧;见庭,则无伤。窥君之屏,病而无伤,祭颛顼共工则瘳。"公如其言而疾间。

《魏书》曰:鲜卑有貂豽鼲子皮,毛柔蠕,故天下以为名裘。

《尔雅》曰:犹,如麂,善登木。

《魏略》曰:大秦国出玄熊赤螭。

《魏志》曰:挹楼国出好貂,今所谓挹楼貂是也。

犭屯

《建武故事》曰:咸和七年,左右启以米饴熊。上曰:"此无益而费于穀,且是恶兽,所不宜畜。"使遣打杀,以肉赐左右直人。

《江表传》曰:辽东太守遣使诣孙权,送貂皮千枚,欲举国归吴。

《鲁猎萦》曰:北方有兽,名为犭屯,生而角当心。俯厉其角,溃心而死。

《异苑》曰:邵陵高平黄秀,以玄嘉三年入山,经月不还。其儿根生寻觅,见蹲空树中,从头至腰,毛色如熊。问其何故,答曰:"天谪如此,汝但自去。"生哀恸而归。逾年,人见其形,尽为熊矣。

《晋书》曰:赵脱凶篡位,至於奴卒厮役亦加爵位。每朝会,貂蝉盈坐。时为之谚曰:"貂不足,狗尾续。"

竹犭屯

又曰:熊兽藏於山穴,穴里不得枷及伤残,见则舍穴自死。

《异苑》曰:貂出句丽国。常有一物共居穴,或见之,身貌类人,长三尺,能制貂,爱乐刀子。其俗人欲得貂皮,以刀插穴口,此物夜出皮置刀边,须人持皮去,乃取刀。

徐哀《南方记》曰:竹犭屯,野生,长一丈三寸,在土穴中,常食竹根。味如鸭肉。

《续搜神记》曰:晋升平中,有人入山射鹿,忽堕一坎,窅然深绝。内有数头熊子。须臾,有一大熊来入,瞪视此人,人谓必以害己。良久,出藏果分与诸子,末后作一分,著此人前。人饥久,於是冒死取啖之。既转相狎。熊母每且觅食果还,辄分此人,人赖以支命。后熊子大,其母一一负将出,子既尽,人分死坎中,穷无出路。熊母寻复还入,坐人边,人解意,便抱熊之足,於是跳出,遂得无他。

《隋书》曰:北室韦,其俗以捕貂为业。南室韦亦多貂。

又曰:熊无穴,居大树孔中。东土呼熊为子路,以物击树,云"子路可起",於是便下。不呼则不动也。

○貀

《山海经》曰:翠望之山有兽,状如狸,一目三尾,名曰原。音夺众声,可以御凶也。

○罴

《说文》曰:貀兽,无前足。汉津能捕豺貀,购百钱。

天狗

《尔雅》曰:罴如熊,黄白文。(郭璞症曰:似熊而长头高脚,猛憨多力,能拔树木。关西呼为豭罴。)

《尔雅》曰:貀无前足。(郭璞注曰:晋太康七年,石陵扶夷县槛得兽,似狗,豹文,有角,两脚,即此类也。或曰:貀似虎而黑,无前两足也。)

《山海经》曰:阴山氵蜀谷之水出焉,有狩,状如狸,白首,名曰天狗。可以御凶。

《搜神契》曰:赤罴见,奸宄息。佞人离则出。

《广雅》曰:豹,貀也。

《山海经》曰:嶓冢之山,其兽多罴。

《唐书》曰:长庆中,河东节度使李听贡貀三头。貀,猛健之什蘙。穆宗好畋游,常诏诸道广求此兽,搜践山谷,郡县告劳。防虞笼槛,甚於豺虎。及至林苑,往往噬人。后穆宗亦尽令逐之。及敬宗即位,听复献之。

《山海经》曰:依轱之山有狩焉,状如虎,有爪甲,名曰獜。(言体有鲜甲也,食之不畏风。)

《尚书·禹贡》曰:熊罴狐狸织皮。

○犭军

〈豸渠〉獀

《诗》曰:吉梦维何?维熊维罴,男子之祥。

《说文》曰:犭军鼠,出丁令胡,以作裘。

《山海经》曰:〈豸渠〉獀兽,食猛兽。

《诗·荡·韩奕》曰:献其貔皮,赤豹黄罴。

《魏略》曰:丁零国出青犭军子、白犭军子皮。

鹿蜀

《毛诗草木虫鱼疏》曰:黄罴,大如熊,脂如熊白而稍粗理。

《江表传》曰:魏文帝遣使吴求犭军皮豹犀。群臣以非礼,欲不与。权敕付使。

《山海经》曰:杻阳之山有兽,状如马而白文,头如虎而长尾,其音如谣,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孙。

《史记》曰:赵简子疾,梦之帝所,听钧天之乐,次射杀熊,又有一罴来,亦杀之。天帝甚喜。

《山海经》曰:狱法之山有兽焉,如犬而人面,善投,见人则笑,其名曰〈奭斗〉。其行如风,见则大风。

《山海经图赞》曰:鹿蜀之兽,马质虎文,骧首吟鸣,矫矫腾群。佩其皮毛,子孙如云。

《晋书·载记》曰:符健字业,洪第三子也。初,母姜氏梦大罴而孕,长而勇果。

《山海经图赞》曰:山犭军之兽,见乃欢唬。厥性善投,行如矢缴。是惟气精,出则风作。

《北史》曰:齐神武遣韩轨、司马子如从河东宵济华州,袭王罴,罴不觉。比晓,轨众已乘梯入城,罴尚卧未起,闻阁外匈匈有声,便袒身露髻徒跣,持一白挺,大呼而诟曰:"老罴当道卧,犭雚子那敢过!"敌见惊退。

○猫

《山海经》曰:亶受之山有兽,状如狸而有发,其名曰类。自为牝牡,食者不妒。

○猰窳

《诗》曰:孔乐韩土,有猫有虎。

猼訑

《尔雅》曰:猰窳,类犭区虎,食人,迅走。

《尔雅》曰:虎窃毛谓之虥猫。(郭璞症曰:窃,浅也。或曰:窃毛,鹿毛也。)

《山海经》曰:基山有兽,其状如羊,九尾四目,其目在背,名曰猼訑,佩之不畏。

《海内经》曰:猰窳龙首而蛇身人面,居於弱死晷,食人。

《礼》曰:古之君子,使植地报之。迎猫,为其食田鼠也;迎虎,为其食田豕也。迎而祭之也。

《山海经图赞》曰:猼訑似羊,眼乃在背。视之则奇,推之无怪。欲不恐惧,厥皮可佩。

《山海经》曰:少咸之山兽,其状如牛而赤身,人面马足,名曰猰窳。其音如婴儿,食人。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古典法学之太平御览·兽部·卷二十四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