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二鹅出焉,纳彩用雁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97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鹜 又曰:武帝亲拜陵,蔡兴宗负玺陪乘。及还,上欲因以射雉。兴宗正色曰:"今致虔园陵,情敬兼重。从禽犹有馀日,请待她辰。" 《隋书》曰:杨玄感反,吴人朱燮、晋陵人管崇起

○鹜

又曰:武帝亲拜陵,蔡兴宗负玺陪乘。及还,上欲因以射雉。兴宗正色曰:"今致虔园陵,情敬兼重。从禽犹有馀日,请待她辰。"

《隋书》曰:杨玄感反,吴人朱燮、晋陵人管崇起兵江南以应之,自称将军,拥众十馀万。帝遣将军吐万绪、鱼俱罗讨之,无法克。王充募江都万馀人击,频破之。每有克捷,必归功於下,所获军实,皆推与士兵,身无所受。由此,人争为用,功最广大。

崔豹《古今注》曰:夫鹅,似鹄而大,颈长八尺,善斗,好啖蛇。

又曰:大夫以雁为贽。雁者,有长幼之礼。士以雉。雉者,取其不可狎服。庶人以鹜。鹜,以其无她心也。

又曰:史宁为宛城参知政事,遣使诣太祖请事,太祖即以所服冠履衣被及弓和箭甲槊等赐宁,谓其使人曰:"为自家谢广陵,孤解衣以衣公,推心以委公。公其善始令终,无损功名也。"

又曰:孔静居山阴。宋武微时,往候之。静时寝,梦人语曰:"国王在门。觉寤,即遣人出看,而帝適至。静虚己招待,乃留帝宿。夜设粥,无鲑,新伏鹅卵令煮认为食。贼平,以静为奋威将军。

《三国典略》曰:阿拉斯加湾王高欢攻邺时,瑞物无岁不有。令史焚连里木,煮白雉而食之。

又曰:贞观中,太宗亲征高丽,驾次定州。兵士到者,幸定州城南门亲慰抚之。有从卒一人病不可能起,太宗招至床前问其贫困,仍敕州县厚加供给。凡在征人,欣然。纵有病者,悦之忘疾。师次白岩城,将军李思摩中弩矢,太宗亲为之吮血。从行文武竞思奋励。及军回行,次柳城,诏集战亡人骸骨,设太牢以祭之。太宗恸哭尽哀,军官无不洒泣,兵士观众回家以言,其父母曰:"吾儿之死,皇帝哭之,死无所恨。"

《列子》曰:轩辕黄帝与赤帝战,以雕、雁、鹅为旗帜。

《周书》曰:亚岁之日水始冰。后八日,雉入大水为蜃,小暑后七日,雉始雊。

《晋书》曰:祖逖居丹徒之京口。宾客义徒皆英豪勇士,逖遇之如子弟,时扬土大饥,此辈多为偷盗,攻剽富室,逖慰抚问之曰:"比复南塘一出不?"或为吏所绳,逖辄拥护救解之。谈者以此少逖,自若也。

蔡氏《化清经》曰:水战之鸭,何苦白缨?盈俎之鸡,何苦长鸣?

邓德明《南康记》曰:平固县有复笥山,上有湖,周回十里。有一石雁浮出湖中。每至三秋,石雁飞鸣,如候时也。

《后魏书》曰:司马楚之,少有英气,能折节待士。及宋受禅,楚之规欲报复,收众据长社,归之者常万馀人。刘裕深惮之,遣徘徊花沐谦图害楚之。楚之待谦甚厚。谦夜诈疾,知楚之必来,欲因杀之。楚之闻谦疾,果自买汤药往省之。谦感其意,乃出折叠刀於席下,以控告之。楚之叹曰:"若释迦牟尼言,虽具备防,恐有所失。"谦遂委身事之。其推诚信物,得士之心,皆此类也。

《苏武与李陵书》曰:乘云附景,不足以譬速;晨凫失群,不足以喻疾。岂可因归雁以运粮,托景风以饷军哉?

《庄周》曰:庄子休行於山中,见大木,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问其故,曰:"无所用。"织子曰:"杆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出於山,及邑,舍故人家。故人嘉具酒肉,令竖子杀雁烹之。竖子请曰:"其一雁能鸣,其一不可能鸣,奚杀?"主人公曰:"杀不能够鸣者。"明天,弟子问曰:"明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主人之雁,以不材而死,先生哪里焉?"织子叹曰:"周将处夫材与不材之间。"

《吴志》曰:陆瑁,字子璋,县令逊弟也。少好学笃义。先是,陈留安阳逸、沛郡朱纂、金陵袁迪等,皆单食有志,就瑁游处,瑁割少分甘,与共丰约。

《风俗通》曰:鸡伏鸭卵,雏成入水,鸡母随岸呼之,雏出而随母。鸭、鸡异类,能相随也。

崔豹《古今注》云:有雉尾嗜。

又曰:周访练兵简卒,欲宣力中原,与李矩、郭默相结,慨然有平河洛之志。善於抚纳,晋众皆为致死。

《广雅》曰:凫、鹜,鸭也。

《礼记》曰:征月之月,鸿雁来;白藏之月,鸿雁四平;残冬之月,雁北乡。

又曰:太祖平侯莫陈悦,整兵入上邽,收悦府库财物山积,都以赏士卒,毫厘无所取。左右窃一银镂瓮以归,太祖知而罪之,即剖赐将士,众大悦。

○凫

《山海经》曰:雁门山,雁出当中,在高柳北。

又曰:孙膑之为将,与战士最下者同衣食,卧不设席,暑不张盖,分率辛劳。卒有病疽者,起为吮之。

《亚圣》曰:仲子以兄之禄为不义,避兄离母处於陵。他日归,则有馈其兄生鹅者,颦蹙曰:"恶用是'鶂鶂'者为?"其母杀是鹅,与之食。其兄自外至,曰:"是'鶂鶂'肉也。"出而吐之。(赵歧曰:鶂鶂,鹅声也。)

《春秋说题辞》曰:雁之言"雁雁",起圣以招期,知晚早,故雁南北,以阳动也。(雁雁,音声貌也。国君闻雁雁有音声,知为时节。雁鸟随日南以常动。)

又曰:秦叔宝随太宗战於美良川,破尉迟敬德功最多。高祖遣使赐以金瓶,而劳之曰:"卿不顾老婆,远投於笔者,又立功能能,朕肉可为卿用者,割以赐卿耳,况子女玉帛乎!卿当勉之。"寻授秦王右统军。

《广雅》曰:驾鹅,野鹅也。

○白雉

《史记》曰:楚人有馈一箪醪者,熊吕投之於河,令将士迎流而饮之,三军皆醉。

《齐书》曰:卞彬《禽兽决录目》云:"鹅性顽而傲,盖比潘敞也。"

《陈书》曰:新安王伯国性好射雉,叔陵好发冢。出行田野同志,必与偕行。

又曰:袁本初攻臧洪。粮尽,主簿启内厨米三斗稍为饘粥。洪曰:"何能独甘此耶?"使为薄粥,遍班士众。又杀其爱妾,以食兵将,兵将咸流涕,无能仰望。

《庄子休》曰:凫糁虽短,续之则忧。

《列异传》曰:赢任好时,陈仓人掘地得物,若羊非羊,若猪非猪。牵以献诸公,道逢二幼童。童子曰:"杆名称为媪,常在地食死人脑。若欲杀之,以柏捶其首。"媪复曰:"彼二童名叫陈宝,得雄者王,得雌者霸。"陈仓人舍媪,逐二小孩子,童化为雉,飞入平林。陈仓人告穆公,穆公发徒大猎,果得其雉。又化为石,置之汧、渭之间。至文公为立祠,名陈宝。雄雉飞南集,今临安雉县,其地也。秦欲表其符,故以名县。每陈宝祠时,有赤光长十馀丈,从雉县来,入陈祠中,有声如雄雉。

《蜀志》曰:邓芝为新秀二十馀年,奖赏处置处罚明,善恤卒伍。身之衣食,资仰於官,不苟素俭,终不治私产,老婆不免饥寒。

《唐书》曰:玄和十二年,李愬袭蔡州。兵至悬瓠城,夜半雪甚。城旁有鹅鸭池,愬令惊击之,以杂其声。

《说苑》曰:秦穆挂百里傒。公孙友归,取雁以贺曰:"吾得社稷之臣,敢贺社稷之福。"公不辞,再拜而受。

又曰:赵奢之子为将,母上书曰:"始妾事其父,王所表彰者,尽与军吏,今括二十二日为将,所赐金视便田宅买之。老爹和儿子异心,不可用。"王不听,遂请曰:"有所不称,妾得无随乎?"王许诺。

《临海记》曰:郡西南有景室山,高三百馀丈,望之如雪。山上有湖,古老相传云:"仅狞萹之所集,八桂所植。下有溪,金光焕然。"

○雉

《武周书》曰:侯莫陈顺於渭桥与贼战,频破之。魏明太宗还,亲执顺手曰:"渭桥之战,卿有殊力。"便解所服金镂玉梁带赐之。

《尔雅》曰:舒凫,鹜也。

又曰:武帝太始五年,幸南海,获赤雁,作《朱雁》之歌。

《孙子》曰:视卒如小儿,故可与之赴深溪;视卒如爱子,故可与之俱死。厚而无法使,爱而不能够令,乱而不能够理,恩不可专项使用,罚不可独在,例如骄子不可用也。

《广志》曰:野鸭雄者,赤头,有距。

《天问》曰:彭铿斟雉,帝何飨?(铿,彭祖也,好和滋味,斟白雉羹以事尧,尧美而飨食之。)

《唐书》曰:王世充未平,太宗奏请围东都。高祖谓使人宇雅人及曰:"归报尔王,今取东都者,止欲兵甲小憩耳。破城之日,其乘舆法物图籍器材,非私家所须者,悉汝收之。子女玉帛皆分赐将士。

又曰:桂阳之役,朝庭周章诏檄,久之未就。高帝引较型入中书内省,先赐酒食。淹素能饮,啖食鹅炙,垂尽,进酒数升,文诰亦办。

《家语》曰:孔丘之卫,卫公与孔仲尼语。见飞雁过而仰视之,色不在孔仲尼。孔圣人乃逝。

《军谶》曰:军无财,则士不来;军无赏,则士不往。故香饵之下必有悬鱼,重赏之下必有勇夫。故曰:礼者,士之所归也;赏者,士之所死也。昭其所归,示其所死。故曰:礼而后悔,则士不独有;赏而悔恨,则士不使。礼赏不倦,则士进矣。

《列异传》曰:五指山左右根本野鹅,数千为群。长老流言:"常有一狸食。明天,见狸唤於沙州之上,如见系缚。"

《毛诗·邶·柏舟》曰:《雄雉》,刺卫绪瀚也,淫乱不恤国政。雄雉于飞,泄泄其羽。我之怀矣,自贻伊阻。雄雉于飞,下上其音。展矣君子,实劳笔者心。

又曰:史迁与任少卿书曰:"愚认为李陵与文士绝甘分少,能得人之死力,虽古新秀,可是也。"

《说苑》曰:鹜无她心,故庶人认为贽。

《魏志》曰:管辂至王弘直许。有雄雉飞来,登直内柱头,大不安。令辂作卦,辂曰:"7月必迁。"时7月也。至期果为咸海教头。

又曰:祖逖据太丘,樊雅攻之。陈留校尉陈川使李头救之,头力战,有勋。逖时获雅骏马,李头甚欲之而不敢言,逖知其意,遂与之。头感逖恩遇,每叹曰:"若得这厮为主,吾死无恨。"

《汉书》曰:新太祖多事诸鬼,用三牲、鸟兽3000馀种,后不可能备,乃以急员雁、鹜。

《南史》曰:齐东昏侯在位,置射雉场二百九十六处。翳中帷帐及步障皆袷以绿红锦,金牌银牌镂弩,牙玳瑁帖箭。每出辄以鹰犬队主徐令孙、媒翳队主俞灵韵齐马而走,左右争逐之。

又曰:窦婴拜通判,赐金千斤,婴以所赐金陈廊庑下,军吏辄令取为用,金无入家者。

《俗记》曰:京下刘光禄养好鹅。刘后军从京还镇寻阳,以一双鹅为后军别,纯苍色,颈长四尺许,头似龙。此一双鹅可堪伍万。自后不复见有此类。

《广陵图书》曰:沮阳县西南有雁三百山,是《山经》所谓"景山"也。高三十馀里,周回三百里,修岩遐亘,擢幹干宵。雁南翔北归,偏经其上,士人由兹改山名焉。

又曰:声子诣楚,谓经略使屈建曰:"雍子奔晋,认为谋主。益州之役,晋、楚遇於靡角之谷,雍子曰:归老年人幼儿,返孤疾,二人役,归一位,简兵蒐乘,秣马蓐食,师阵焚次,(次,舍也。焚舍,示必死。)明日将战。行归者而逸楚囚,楚师宵溃。晋降凉州而归诸宋。楚失胡人,子辛死之,则雍子之为也。"

崔实《正论》曰:今下僣其上,尊卑无别。如使鸡鹜蛇颈龟身,五色纷丽,亦可贵於凤乎?

《春秋繁露》曰:凡贽,大夫用雁。有类长者在民上,必有前后相继。雁有行列,故认为贽。

《续晋阳秋》曰:卢循为华盛顿。州无面,每得分饷,未广泛文武,则不食也。其仁如此。

《三国典略》曰:高德正相齐,未诛从前,家有赤鸭群行於庭,犬来逐,遂成碎血。

《仪礼·士相见》曰:士相见之贽,各用雉。(士贽用雉者,取其耿介,交有的时候,别其伦也。)

又曰:诸葛诞守钱塘,以司马氏累世擅权,遂举兵,称匡辅魏室为辞。司Marvin王率师讨之,荆州城陷,诞死。文王招其徒,不降,且招且战,数百人拱手为列。每斩壹位,辄遣降之,皆云:"为诸葛公死,无恨!"以致于尽,无一位降,时人比之田横。吴戍将于诠曰:"大女婿受命其主,以兵救人,既无法克,又束手於敌,吾不取。"乃免胄冒阵而死。其得士心如此。

崔豹《古今注》曰:凫雁常在濒海沙上,食沙石,皆消烂;惟食海蛤不消,随其粪出。以为药,倍胜馀者。

《周易·鼎卦·九三》曰:鼎耳革,其行塞。雉膏不食,方雨亏悔,终吉。

《西夏书》曰:兰陵武王长恭,其为将也,躬勤细事。每得甘美,以至一瓜数果,必与军官和士兵共之。

《春秋繁露》曰:张汤问仲舒曰:"祠宗庙或以鹜当凫,可不?"对曰:"鹜非凫,凫非鹜,硬馛为不可。"

《梁州记》曰:梁州县界有雁塞山。传云:北山有大池,水雁栖集之,固因名曰"雁塞"。

《北史》曰:晋朝将梁椿,性果毅,善抚纳,所获赏物,分赐麾下,故每践敌场,咸得其死力。

《华盛顿先贤传》曰:顿琦至孝。母丧感慕,哀声不绝。致飞凫白鹅栖庐侧,见人辄去,见琦而留。

《左传·昭玄》曰:郑徐吾犯之妹美,公孙楚聘之矣,公孙黑又使强委禽焉。(禽,雁也。纳彩用雁。)

又曰:马援讨西羌,中流矢贯胫。帝以玺书劳之,赐牛羊数千头,援尽班诸宾客。

古典管经济学原著赏析,本文由作者整理于互连网,转发请注明出处

萧广济《孝子传》曰:萧芝忠孝,除知府郎。有雉数十一只,饮啄宿止,当上直送至歧路,下直及门,飞鸣车侧。

又曰:司空李勣每将兵在军,识其商量;闻人片善,扼腕而从事捷之日,多推功於下。前后在军,所得金帛皆散之将士,於是人皆为用,所向多克捷。及薨,哭之或有呕血者也。

《有穷策》曰:管燕得罪於齐王,谓左右曰:"子孰能与自身赴诸侯乎?"煮右莫对。管燕连然流涕曰:"悲夫!士何其易得而难用也?"田需对曰:"士三食不得厌,而君鹅鹜有馀食;下宫曳绮縠而士不得以为缘。且财者,君之所轻;死者,臣之所重。君不肯以所轻与士,而责之以所重事,非士易得而难用也。"

又曰:凉武昭王皓卒,子歆嗣立。春,有双雉飞出宫内。

又曰:王霸常与臧宫、傅俊共营,霸独善抚士卒,死者脱衣以敛之,伤者躬亲以养之。

《尔雅》曰:〈击鸟〉、鷜、鹅;(郭璞注曰:今之野鹅。)舒雁,鹅。(郭璞注曰:《礼记》曰:出如舒雁。匠箔东呼〈可鸟〉,音加。)

《晋史》曰:朱汉宾少时善射,常因与同辈出猎,指一飞雁,随矢而落。其镞正中其臆,臆上贯一金钱,有篆文,示其郡之硕学,皆无识者。人什么异之,由是人皆号之"朱落雁"。

又曰:武帝胜齐,出齐宫中金牌银牌宝器珠翠丽服及宫人二千人,班赐将士。

《医林纂要》曰:鲁般、墨翟以木为鹅而飞,二十八日集,而不可使为工也。

《会稽典录》曰:虞固,字季鸿,少有孝行,为日南提辖。常有双雁过夜厅事上,每出游县,辄飞逐车。卒官,雁遂哀鸣,还至馀姚住墓前,历二年乃去。

又曰:皇甫规,延熹中为中郎将,持节监讨零吾等羌。会军中山高校疫,死者十三四,规亲入庵庐巡视将士,三军感悦,东羌遂遣使乞降。

又曰:刘暄初为江夏王宝玄郢州行事,执事过刻。王妃索煮肫,帐下谘暄,暄曰:"旦已煮鹅,不烦复此。"宝玄恚曰:"舅殊无渭阳之情。"

《新语》曰:梁君出猎,见白雁而欲自射之。道上有惊雁飞者,梁王怒,命以射这个人。其御公孙子秉谏曰:"昔姬穨时,大旱七年。卜云:'必得人祠。'文公曰:'求雨者,为民也。今杀之,不仁,吾自当之。'言未卒,雨下。今君重雁杀人,何异虎狼?"梁君引龙登车,入郭呼"万岁"。曰:"善哉!今天猎得善言。"

又曰:炀帝在藩时,尝观猎,遇雨,左右进油衣,上曰:"士卒皆沾湿,笔者独衣此乎?"乃令持去。

《世说》曰:会稽有孤居老姥,养一鹅,鸣唤清长。时王逸少为太守,就求市之,未得。逸少乃携故亲,命驾共往观之。姥闻二千石当来,即烹以待之。逸少既至,殊丧往意,叹息弥日。

《三国典略》曰:徐思王,寿阳人。家本寒微,以捕雁为业。

又《载记》曰:刘曜将陈安善於抚纳,吉凶夷险与众同之,及其死,陇上歌之曰:"陇上豪杰有陈安,躯幹虽小腹中宽,爱养将士同心肝。〈马聂〉骢父马铁瑕鞍,七尺长柄刀奋如湍,丈八蛇矛左右槃,十荡十决无当前。战始三交失蛇矛,弃小编〈马聂〉骢窜岩幽,为自个儿外来帮衬而悬头。西流之水东流河,一去不还奈子何!"曜闻而嘉伤,命乐府歌之。

《岭南异物志》曰:华盛顿浛洭县金池黄家,有养鹅鸭池。常於鸭粪中见麸金片,遂多收掏之,日得一两,缘此而渔利。其子孙皆为使府剧职。三世后,池即无金,黄氏力殚矣。

《左传·昭四》曰:郯子云:"丹乌氏司闭,五雉为五工正。"(杜预注曰:丹鸟,鷩雉者。小暑来,小暑去,入水为蜃。五雉,雉有七种也。)

《汉书》曰:霍去病历七郡太尉,前后四十馀年,得嘉奖辄分其属下,饮食与新兵共之。家无馀财,终不言生产事。将兵之处见水,士卒不尽饮不近水,士卒不尽食不尝食。士以此爱乐为用也。

《李陵赠苏武诗》曰:二凫俱北飞,一凫独南翔。作者当留斯馆,子西当归故乡。

《庄周》曰:泽雉十步一啄,百步一饮,不畜於防晷。

又曰:赵郡王琛薨,子叡嗣为定州太史。诏领江西兵数万,监筑GreatWall。于时初冬。而定州先有冰室,每岁藏冰,太傅宗钦道以叡冒犯暑热,遂遣舆冰追送。正值日中炎赫,叡乃对之叹气云:"三军皆饮热水,吾以何义独进寒冰?"遂至消液,竟不一尝。兵人感悦,遐迩称叹。

《吴录·地理记》曰:石首鱼至秋化为冠凫,头中有石。

《史记》曰:秦文公获若白石于陈仓北阪城,祠之,(苏林注曰:白质其实。)其神或岁不至,或岁数来。来常以夜,光若流星,从西北集於祠城,则若雄鸡。(如淳注曰:野鸡,雉也。吕雉名雉,故曰野鸡。)

《左传》曰:冬,楚师伐宋,围萧,萧溃。楚先生申公巫臣曰:"师人多寒。"楚子於是巡三军,拊而勉之。三军之士,皆如挟纩。(纩,绵也。言士悦以忘寒。)

《吴志》曰:建昌侯孙虑於堂前作斗鸭栏,颇施小巧。陆逊正色曰:"君侯宜勤览杰出,用此何为?"虑即毁之。

《左传》曰:贾大夫娶妻而美,四年不言不笑。御以如皋,(为妻御也,之皋泽也。)射雉而获之,其妻始笑来说。

又曰:董仲颖击汉阳叛羌,破之,拜上大夫,赐缣八千匹。卓曰:"为者则已,有者则士。"(为功者虽已,共有者乃士。)乃悉分吏兵,无所留。

《说文》曰:鹜,野凫。

又《月令》曰:应钟,雉入水为蜃。

又曰:耿恭在疏勒,遣军吏范羌至敦煌迎兵士寒服。

《异苑》曰:傅承为江夏守。有一双鹅失之七年,忽指导得三十馀头来向承家。

《毛诗义疏》曰:林虑山下人语曰:"四足之美有鹿,两足之美有鷮。"

又曰:段灼追理邓艾表曰:"留屯上邽,承官军政大学高出后,士卒破胆,将吏无气。酒店空虚,器具殚尽。艾欲积穀劲旅,以待有事。是岁多雨,又为区种之法,手执耒耜,率先将士,所统万数,而身不避仆虏之劳,亲执士卒之役。"

《三国典略》曰:庾信自行建造康遁归江陵,赣西王因赐妾徐氏。妾与信弟掞私通,掞欲求之,无敢言者。信庭前有一苍鹅,乃系书于鹅颈。信视之,乃掞启。遂题纸尾曰:"家禽乞汝!"

《尔雅》曰:凫雁丑,其足蹼。(郭璞注曰:脚指间有幕蹼,属相着。)

又曰:袁盎,字丝。为中郎,以数上谏为赣西军机大臣。仁而爱士,士卒皆争为致死。

《南史》曰:何远为永康令,人啥称之。军机章京王彬巡属县,诸县皆盛供帐以待焉。至武康,远独设糗水而已。彬去,远送至境,进斗酒只鹅而别。彬戏曰:"卿礼有过陆纳,将不为古代人所笑乎?"

《青龙通》曰:朕用雁者,取随时南北,不失其节,明不夺女人之时。

又曰:武帝大举伐齐,次於仁川。初,齐攻大邱,恐周师卒至,於城南穿堑,自乔山属於汾水。帝率诸军一千00人,置阵东北二十馀里。帝常御马,从数人巡阵处分之,至辄呼主帅姓名以鼓舞之。将士感见知之恩,各思自励。将战,有司请换马。帝曰:"朕独乘良马,欲何所之?"齐主亦於此堑列阵,帝欲薄之,以碍堑遂止。自旦至申,争辨不决。申后,齐人乃填堑南引。帝大喜,勒诸军击之,兵才合,齐人便逐北,斩首万馀级。齐主与其麾下数十骑走还并州。於是齐众大溃。

蔡叔《斗凫赋》曰:冠绿葩以耀首,缀素毛以点缨。

又《旅卦·六五》曰:射雉,一矢亡,终以誉命。

古典管管理学原著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评释出处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有二鹅出焉,纳彩用雁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