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省将农村地质灾害治理搬迁纳入改善农村人居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99 发布时间:2020-01-01
摘要:文/吴永利冬的冷风幽灵般在村庄游走,它爬上土墙,低声呜咽着;它穿过院子,肆虐地卷起荒草;它伏在空酒瓶口恶作剧般吹响时而尖利时而沉闷的口哨冷风中还有一个幽灵般游走的我

文/吴永利冬的冷风幽灵般在村庄游走,它爬上土墙,低声呜咽着;它穿过院子,肆虐地卷起荒草;它伏在空酒瓶口恶作剧般吹响时而尖利时而沉闷的口哨冷风中还有一个幽灵般游走的我。村庄就要彻底消失了。今年十月,村庄中所剩不多的村民在国家的惠农政策下,整体搬迁到十里外的另一个村庄。明年开春,这里将变成一片耕地。多年以后,这里将是植物的世界。或许某一天,某一个偶尔闯进这个植物王国的人会偶然发现一两片碎瓷滥瓦,也许他会惊诧,咦,这里曾经是个村庄吗?就像多年以前我在村庄南那条沟窑垴沟茂密的灌木丛中发现碎瓦片时的惊诧一样。多年以后,站在泥河湾博物馆古人类遗址图前,当一盏指示灯闪烁起来,赫然照亮村庄的名字时,我惊呆了。指示灯与村庄间标示的距离和它们之间的方位清清楚楚告诉我,那是窑垴沟。一瞬间,窑垴沟肥沃的黑土地的芳香,沟深处灌木丛和芨芨草丛中散发的气息,沟壁上说不清来历的洞坑,一股脑迎面扑来。窑垴沟那种莫名其妙的神秘气息和甚至略带恐怖的让人不明缘由而心生敬畏的情愫,都有了答案。原来,早在新石器时代村庄就已经存在了,只不过是从沟底变迁到高而平坦的垴上而已。存在了几千年的村庄,如今就要彻底消失了。在村庄被夷为平地之前,我只想再游走一次

文/吴永利紧挨着村庄南边的是一片杏树地,农村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时,土地都分给了各家各户,杏树地却作为集体公共财产留了下来。等粉白色的杏花褪去,长出一树绿叶的时候,我们便开始天天往杏树地跑。花褪残红青杏小,小的青杏,涩涩的苦苦的。偶尔摘一个,剥开小小的杏肉,没有杏核,只有一个小小的白白的杏仁。吃掉杏肉,把杏仁放到耳朵里孵小鸡。十多分钟,小鸡孵好了,拿出来,杏仁变成黄黄的软软的,对着脸颊轻轻一挤,一股汁液便弹到脸上,凉凉的,爽爽的,据说还能美容。等杏子再大一些,有了硬硬的杏核,杏肉就不再苦涩,酸酸的溢满清香,好吃多了。这时,我们却总不能摘到杏子,因为五爷爷大多时候守在杏树地。五爷爷家在村庄最南面,一出门就是杏树地。五爷爷身材矮小,为人和善,做事精干利索,是村庄三大姓氏之外的外姓人,却赢得全村的尊敬。据他自己说,从来没有吃过一片药,不知道何为感冒。五爷爷是上过几天私塾的,写一手好看的毛笔字,每当春节前夕,村民便络绎不绝地去五爷爷家写对联。五爷爷教我们读百家姓,声调拉得长长的,还自己创新修改得更加押韵上口,我现在都能背下来:赵钱孙李周吴郑王冯陈诸侯五爷爷给我们讲古书,讲窑垴沟。五爷爷说窑垴沟有神力。抗日战争时期,一个共产党被一队日本兵追捕,已经受了枪伤。那个共产党员跑到了窑垴沟,慌乱中爬上一棵茂密的大柳树,日本兵追到窑垴沟,却怎么也找不到人影,倒是一只雪白的兔子跑过去跑过来,直转得小日本在原地兜圈圈。其实,日本兵在那个共产党人藏身的大树底下还上下左右寻找了半天。当时,受了伤的共产党人鲜血滴滴落下,硬是让大树生生接住,日本兵才没有发现。还有一件真实的怪事情,有两个路人经过窑垴沟时正好赶上大雨,匆忙躲进垴壁上的洞坑里。其中一人比较精明,觉得洞坑随时可能坍塌,于是另寻避雨之处,他奔到一棵大树下,发现这树枝繁叶茂,正是避雨的好地方,于是,呼他的同伴过来。他的同伴钻出洞坑,奔走过去。就在奔走到距离他不到两米的地方,一个火球从天而降,紧接着一个炸雷响起,再看,他已经被烧成一个黑球,同伴却毫发未损。五爷爷说被雷劈的人都是做了坏事的人,苍天是绝不会放过的,当然,也不会枉死一个好人。我也曾问过五爷爷窑垴沟碎瓦片的事,五爷爷含糊不清地说也许曾住过人家吧,窑垴沟沟壁上不是有许多洞坑吗,可能就是垴打窑,用来住人的。我半信半疑。去年,窑垴沟有一段沟壁被围了起来,作为国家考古队发掘古人类遗址的基地之一。五爷爷的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杏子们陆陆续续地成熟了。隔三差五,家家户户都能分到一些金灿灿的黄杏,五爷爷笑呵呵地说,小馋猫们,这回可劲吃吧。可我总觉得将熟未熟时的杏子更好吃。五奶奶是个大家闺秀,笑不露齿言不高声。偶尔也与五爷爷闹矛盾,夫妻俩扭打在一起,却连一声叫骂都没有,村民劝架都不知缘由无从劝起。他们有一个独子叫长生,在村庄年轻人上海拉尔闯生活的大潮中定居在了海拉尔,逢年过节才回来一次。渐渐的很少有孩子们去杏树地了,大部分杏树也死了。五爷爷也不再守望杏树们了,每天扛着把铁锹,这里挖挖,那里垫垫,修补每一条通往庄稼地的车马路。后来,五爷爷在海拉尔定居的独子得病客死他乡,五奶奶悲伤过度,没多久也随儿子去。五爷爷却依旧身体硬朗精神矍铄扛着个铁锹四处修补。人们都说,五爷爷铁石心肠,不近人情。可是,人们渐渐发现,五爷爷的脑子坏掉了,走着走着就不认得回家的路。好几次,都是村民们看到把五爷爷送回家的。村民们试探着问五爷爷话,发现他连自己都不记得了。村民们有了稀罕吃食总要送一份给五爷爷,却惊奇地发现,五爷爷总是把那些吃食藏起来。有一次,一个村民禁不住问他原因。五爷爷混沌的眼睛突然闪现出一丝亮光,说,给长生子留着呢。五爷爷活到九十五岁,无疾而终。人们都说,是前世修来的福。五爷爷走后,大碾房南面半个村庄就只剩二羊倌一家了。村庄早就空了。猎猎的寒风,用一种独特的语言诉说着种种过往。村庄即将消失。多年以后,不知还有谁能听得懂风的诉说

位于晋中榆社岚峪乡中部丘陵山区的大垴村共有167户居民,由于土地贫瘠,大都居住在崖边、沟凹、易滑坡的土丘上,地灾隐患非常突出。2013年,大垴作为晋中的试点,启动了地质灾害搬迁。7月22日,记者在大垴新村看到,109户搬迁农户的住房主体即将竣工,村里还发展了近800亩核桃经济林,村东的养羊小区和养鸡小区也正在建设中。据悉,今年年底前,全省能搬进新居、住进新村的农户将达到3000户。同时,按照计划,今年还将再完成4000农户的搬迁任务。我省属地质灾害易发、多发区,隐患点50%以上在黄土区,85%以上因灾伤亡在黄土区。而在黄土区的农村,多数房屋依坡地、崖边掘窑,或削坡而建,形成了大量高陡边坡,带来了众多地灾隐患。同时,随着工业化和城镇化的推进,农村出现了一部分小村微缩、凋敝,甚或自然消失,一部分村庄发展壮大,极有可能成为小集镇或区域中心的现象。在这种情况下,我省将农村地质灾害治理搬迁纳入改善农村人居环境工程,计划到2020年前,完成2.7万户8万人的搬迁任务。农村地质灾害搬迁的根本在“房屋”,而房子怎么盖,该给谁盖,盖完以后怎么住,搬完以后怎么复垦等,又是一项系统工程。为顺利推进,我省省市县乡村五级联动,从“规划落地”入手,合理保障用地,及时将土地复垦纳入土地整理项目;然后将村庄和户型布局作为重中之重,充分尊重农户意愿,让农民搬得走、住得好。截至目前,已经落实了险情灾情最重、受到隐患威胁最大、处于地质灾害体上、搬迁意愿最强烈的3000户农民的搬迁,另外4000农户的搬迁住房也将于今年年底前竣工,并于2016年完成入住和土地复垦。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我省将农村地质灾害治理搬迁纳入改善农村人居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