欲以猎兽也,獐有牙而不能噬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83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獐 ○猎下 ○鹿 《春秋运斗枢》曰:枢星散为獐。 《王外甥》曰:赵孟猎於晋阳之山,抚辔而叹。董阏于曰:"主君叹,敢问为何?"简子曰:"汝不知也,吾厩养食谷之马以千数,官养

○獐

○猎下

○鹿

《春秋运斗枢》曰:枢星散为獐。

《王外甥》曰:赵孟猎於晋阳之山,抚辔而叹。董阏于曰:"主君叹,敢问为何?"简子曰:"汝不知也,吾厩养食谷之马以千数,官养多力之士日数百,欲以猎兽也,恐邻国养贤以猎吾也。"

《说文》曰:麚,牡鹿也,长至节解角。麟,大牝鹿也。{鹿需},鹿麛也。{鹿速},鹿迹也。麛,鹿子也。{幵鹿},鹿之绝有力也。{鹿畺。},大鹿也。

伏候《古今注》曰:獐有牙而不能够噬,鹿有角而不可能触。獐一名麇,青州人谓麇为獐。

《庆子》曰:赵孟田,郑智为右。有中办民解放军第一野战军官,简子曰:"龙下射彼,使无惊吾马。"龙曰:"昔吾先君伐卫免曹,退为践土之盟,不戮一位;吾子今一朝田,而曰必为自己杀人,是虎狠杀人。"故将救之。简子愀焉,曰:"不爱其身以活人者,可无从乎?"环车辍田,曰:"人之田也得兽,今吾田也得士。"

《尔雅》曰:鹿,牡麚牝麀。其子,{鹿旦}。其迹,速。绝有力,{干鹿}。

《葛洪》曰:獐兔入军中,当徙之。

又曰:梁君出猎,见白雁群,下车,彀弩欲射之。道有行者不仅仅,白雁群骇。梁君怒,欲射行者。其御公外甥秉抚辔曰:"今主君以因白雁故而欲射杀人,没有差异於虎狼。"梁君援其手与归,呼万岁曰:"乐哉!明天猎也。人皆得兽,吾独得善言。"

《周易·屯卦》曰:六三,即鹿,无虞,惟入于林中。

又曰:山中称赤吏者,獐也。

《尸子》曰:宓羲氏之世,天下多兽,故教民以猎也。

《诗·韩奕》曰:鲂鱮甫甫,麀鹿噳々。

《吕氏春秋》曰:使獐疾走,马弗及也。而得之者,时顾也。

《韩非子》曰:孟孙猎得麑,使秦西巴持之,其母随而呼之。秦西巴不忍,而与其母。孟孙适至,求麑,对曰:"予不忍,而与其母。"孟孙逸仙大学怒,逐之。居4月,复召为其子傅,曰:"夫子不忍於麑,且忍吾子乎?"

又《灵台》曰:麀鹿濯濯,白鸟翯翯。

《瑞应图》曰:宋文公玄嘉二十四年,华李丰养獐,生二百子。文帝又获青獐。

又曰:魏文侯与虞人期猎。明天,会天大风,左右止侯,侯不听,曰:"不可,强风失信,吾不为。"遂犯风往,而罢虞人也。

又《吉日》曰:兽之所同,麀鹿麌麌。

《晋起居注》曰:张家口中,白獐见魏郡,后诸州各送白獐。

《穆天皇传》曰:帝王东田于泽,至于重璧之台,盛姬告病。

又《野有死麇》曰: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异苑》曰:青州刘幡,玄嘉初,射得一獐,剖肚藏,以草塞之,厥然起走。幡怪而拔塞,弹指复还倒,如此三焉。幡密寻此种,求类治伤痍,多愈。

又曰:国君猎于渗泽,於是得白狐、玄貉焉,以祭于河宗。(以将事於河宗,获比,故用。)

又曰:《鹿鸣》,宴群臣嘉宾也。呦呦鹿鸣,食野之苹。

《北史》曰:后魏广平王怀,常猎於江西马场间,逐个獐入草,命人围绕,将自射之。田已先经烧,不见其出,遂失獐所在,唯有石塔存焉。怀乃怅然动仁恕之心,解鹰放犬,遂不复猎。

又曰:皇日本东京帝国大学飨王公诸侯王,勤七萃之士于羽陵之上,乃奏广乐,六师之人翔畋于旷原。得获无疆,鸟兽绝群。六师之人民代表大会畋二十六日,乃收皮效物,是载羽车。

又《荡·桑柔》曰:瞻彼中林,甥甥其鹿。

萧广济《孝子传》曰:萧国遭丧,有鹄游其庭,至暮而去。獐暮入其门,与马犬侣,至旦而去。

《国语》曰:晋赵雍田于蝼,史黯闻之,以犬侍于门。(黯,晋大夫史墨,时为简子史,以田犬门君囿门也。)简子见之,曰:"何为?"曰:"有所得犬,欲试之兹囿。"简子曰:"何为不告?"对曰:"君行,臣不从不顺。主将适蝼,而麓不闻,(麓,主君苑囿之官。《传》曰:山林之木,衡麓守之。)臣敢烦当日?"(当日,直日也。宫主将之君囿,不烦麓以告君,臣亦不敢烦主之直日自白也。")简子乃还。

《左传·文下》曰:晋侯不见郑伯,以为贰於楚。郑子家使执讯而告公子章曰:"古代人有言曰:畏首畏尾,身其馀几?"

王述《上白獐表》曰:所领阮藻之於江宁县界得白獐贰头,毛色鲜洁,异於类。诚嘉祥也。

《吕氏春秋》曰:齐有好猎者,久不得兽。所以不得,狗恶故也。欲得良狗,则家贫。乃还耕,还耕则家富,家富则有以求良狗,狗良则数得兽矣。非独猎,事皆然。

又曰:鹿死不择音。小国之事大国也,德,则其人也;不德,则其鹿也。官逼民反,急何能择?

○麕

《春秋后语》曰:魏平原君尝与王共博,於是北境举烽火,没有根据的话赵寇至。王释博,欲召大臣议之。春申君曰:"赵王猎耳,非为寇也。"复博依旧。王恐,心不在博。居有顷,复从北部蜚言:"赵王猎耳,非为寇也。"王大惊,曰:"公子何以知之?"对曰:"臣之客有能探赵王阴谋者,赵王所为,客辄以报臣。臣以此知之。"

又《襄十八年传》曰:范宣子执戎子驹支,数之曰:"今诸侯之事小编寡君不及昔者,盖言语漏泄,则职汝之由。"戎子驹终椿:"昔文公与秦伐郑,秦人窃与郑盟,於是乎有殽之师。晋御其上,戎亢其下,秦师不复,作者诸戎实然。举个例子捕鹿,晋人角之,诸戎掎之,与晋踣之。"

《尔雅》曰:麇,牡麌、牝麜。其子,麆。其迹,解。绝有力,豜。

《六韬》曰:文王畋于渭阳,见吕望坐茅以渔。

《礼记·月令》曰:仲夏,鹿角解。

《说文》曰:麇,獐也。

《太公金匮》曰:纣常以6月猎於西土,发人逐禽。民谏曰:"天务覆施,地务长养。今丑月发民逐禽,而元元命悬於野,民践之,百日不食。"纣感觉妖,杀之。

又《礼器》曰:居泽者,不以鹿豕为礼。

《毛诗》曰:《野有死麇》恶无礼也。野有死麇,白茅苞之。

《新序》曰:晋文公出田逐兽,砀入大泽,迷不知所,为渔者送文公出泽。渔者曰:"鸿鹄乃保大海之中,厌而徙之小泽,则必有矢矰之忧。鼋保於深渊,厌而出之浅渚,则必有罗网之忧。今君逐兽,砀入至此,何行之太远也?君回国,臣亦反渔所。"

《史记》曰:赵高欲为乱,恐群臣不听,乃先验。持鹿於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抚军误耶,谓鹿为马。"问左右,左右或言马以阿赵高,或言鹿。高因阴中言鹿者以法。

《穆国王传》曰:天子赐曹奴之人白金之麇。

又曰:晋文争占首位而失之,问农夫老者曰:"吾鹿何在?"老者以足指曰:"如是行往。"公曰:"寡人问子,子以足指,何也?"老者振衣而起曰:"不意人君至此。虎豹之居也,厌闲而得近,故人得之;鱼鳖之居也,厌深而得浅,故人亦得之;诸侯厌众而亡其国,'惟鹊有巢,惟鸠居之。'今君不归,人将居之"。於是文公恐而归。

又曰:邑中人民俱出猎,任安常为人分梅花鹿雉兔,安顿大小剧易。公众皆喜鹿,而曰:"无伤也,任少卿分别平。"

《论衡》曰:太史王子凤时,麇入咐晷。其后迁为丹阳太傅。

《新序》曰:姬午畋於虢。还,见一老,问曰:"虢亡,何也?"对曰:"虢君断,则不可能用人也。"文公辍畋而归。赵敬侯曰:"其人安在?"公曰:"吾与来。"襄子曰:"君听其言,不用其身。"文公乃召赏之。

又曰:古者皮币,诸侯以聘享。汉世宗乃以白鹿皮平方英尺,缘以藻缋为币,直四100000。王侯朝觐享聘,必以为荐璧,然后得行。

魏文帝诗曰:巾车出谀蕃,校猎东桥津。弯弓忽高驰,一发连双麇。

《说苑》曰:熊吕猎,大夫谏之,王曰:"吾就猎,求士也。榛薄伏牛花,知其勇也;搏犀获兕,知其劲也;罢畋而分所得,知其仁也。因而道得三士,可乎?"

《汉书》曰:蒯通教神帅韩信反高祖。高祖召通至,问曰:"汝何教神帅韩信反耶?"蒯通曰:"臣闻狗各吠非其主。当彼时,臣以知齐王,不知君王。且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高才者先得。"

《晋书》曰:BlackBerry,所在献白麇。

又曰:晋平国有驰逐之车,错以羽芝,会群臣观焉。田差三过不顾。

又曰:伍被谏聊城王曰:"昔子胥谏阖庐,公子光不用,乃曰:'臣今见角鹿游姑苏之台。'今臣亦见宫中生荆棘也。"

《建武故事》曰:咸和六年,计贡合集于乐堂,有野麇走至堂前,左右逐之,於池中而获之。

《青龙通》曰:王者、诸侯所以田狩者,何也?为田除害,上以供宗庙,下以简集士众也。

《东方朔别传》曰:武帝时,有杀上林鹿者,下有司收杀之。朔时在旁,曰:"是故当死者三:使天皇以鹿杀人,一当死;天下闻帝王重鹿贱人,二当死;匈奴有急,须鹿触之,三当死。"帝默而赦之。

沉约《宋书·宗室传》曰:刘义庆於明州有疾,野麇入府,心甚恶之。因陈恶求还,太祖许之,薨于京邑。

蔡邕《月令章句》曰:首秋之月,皇上乃教于田猎,闲肆五兵,因以顺时取禽。其礼,将军执晋鼓,师率执提,旅率执鼙,以教坐作进退徐疾之节。

范晔《北魏书》曰:云资阳区有神鹿六头,食毒草。

○兔

《琐语》曰:范献子卜猎,占之曰:"君子得鼋,小人遗寇。"献子猎,无所得,而遗其冠。

《华阳国志》曰:熊洛子峰有神鹿,食毒。

《尔雅》曰:兔,子嬎。其迹,迒。(迒,音刚,又胡刚切。)绝有力,欣。

《潜夫论》曰:昔有司原氏猎於中原野战军,鹿东奔,司原进而噪之。西方之众有逐犭希者,闻司原之噪,竟举音而和之。司原反复追之,乃得大犭希,喜感到瑞。

谢承《明朝书》曰:郑弘为临淮郎中,行春,两白鹿随车侠毂而行。弘怪问主簿黄国鹿为吉凶,国拜贺曰:"闻三公车画作鹿,明府当为首相。"后弘果为知府。

《广志》曰:兔,大者曰毚。

《陆子》曰:欲水之清则勿涉,欲草之茂则勿猎。

《魏志》曰:苏则从文帝猎。失鹿,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怒,踞胡床,拔刀悉收行督吏,将斩之。则谏之,乃止。

《春秋运斗枢》曰:北落师门星散而为兔。

杜夷《幽求》曰:猎者嗜肉,比非常少於不猎;及其陵冈峦,赴溪岭,而有遗身之志。

《晋书》曰:许孜字季义,东阳吴宁人也。二亲没,弃妻宿墓所,列植松柏亘五量蕊。时有鹿犯其松栽,孜悲叹曰:"鹿独不念小编乎!"前几日,忽见鹿为猛兽所杀,置於所犯栽下。孜怅惋不已,乃作冢埋於隧侧。猛兽即孜前自投而死,孜益叹息,复埋之。

孙氏《瑞应图》曰:赤兔者神兽,王者盛德则至。

《语林》曰:夏少明在东国,不著名。闻裴逸民知人,乃裹粮寄载,入洛从之。未至家一些些,见一个人着黄皮裤褶,乘马将猎,问曰:"裴逸民家远近?"答曰:"君何以问?"夏曰:"闻其名知人,故从会稽来投之。"裴曰:"身是逸民,君明可更来。"明往,逸民果知之,用为西明门候,於此遂盛名也。

又曰:谢鲲在豫章,常行经空亭中住宿。此亭旧每杀人。将晚,有黄衣人呼鲲字,令开户。鲲澹然无惧色,便於窗中度手牵之,膊断。视之,鹿也,寻即获焉。尔后此亭无复魔鬼。

《典略》曰:纴者,明月之精。

《石勒别传》曰:冬十11月小雪,平地三尺。勒主簿程朗谏,勒不从。出猎坠马,顾左右曰:"不从主簿之言,而致坠马。"赐朗绢百匹,以旌忠亮。

《晋摩托罗拉书》曰:陶淡字处净,太师侃之孙。一身孑然,无有同产。髫龀之时,雅好导养,谓仙道可祈。至年十五六,便服食绝穀,不婚娶。居埃德蒙顿临湘县下,去家十里,於山中立小草屋,裁足容身。时还家,设小床,常独坐不与人共。於野得白鹿子,驯而养之,至陆拾伍岁,恒与之俱往还。后遂不复还家。

《诗·小雅·巧言》曰:跃跃毚兔,遇犬获之。

《续搜神记》曰:晋BlackBerry后,谯郡周子文家在晋陵。少时喜射猎,尝入山。忽山岫间见壹人,长五丈许,提牛角弓,箭镝头广二尺许,白如霜雪,忽出唤曰:"阿鼠!阿鼠!"子文不觉应曰:"诺。"此人牵弓满镝向子文,子文便失魂厌伏。

又曰:殷仲堪《上白鹿表》曰:"华龙胜各族自治县青水山得白鹿贰头。白者正色,鹿者景福新竹。"

又《国风·有兔》曰:有兔爰爰,雉离於罗。

又曰:吴末,临海人入山射猎,为舍住。夜中有壹位长丈,着黄衣白带,来谓射人曰:小编有仇克,明天当战,君可知助,当厚相报。"射人曰:"自欲助君,何以相别?"答曰:"前几日食时,君可出溪边,敌从北来,笔者南往应。白带者笔者,黄色录像带者彼。"射人许之。明出,果闻岸北有声,状如风雨,草木四靡。视南亦尔。惟见二大蛇,长十馀丈,於溪中相遇,白蛇势弱,人即引弩射之,拉牛入石即死。日将暮,复见前人来辞谢,云:"住此一年猎,前一年慎勿复来,来必为祸。"射人曰:"善。"遂停一年猎,所获甚多,家致巨富。数年后,忆先山多肉,忘前言,复更往猎。见先白带人语之言:"作者语君勿复更来,不能够见用。仇子已大,今必报君,非本人所知。"射人闻之,甚怖,便欲走。乃见三乌衣人,皆长八尺,俱张口向之,射人即死。

《晋书载记》曰:石勒常佣於武安临水,为游军所囚。会有群鹿旁过,军士竞逐之,勒乃获免。俄而又见一父老,谓勒曰:"向群鹿者,笔者也。君应该为中州主,故相救耳。"勒拜而受命。

又《小雅·瓠叶》曰:有兔斯首,炮之燔之。(斯,白也。字或作鲜。)

《异苑》曰:慕容皝出畋,见一老爷子,曰:"此非猎所,王且还也。"皝明晨复去,值有白兔,驰马射之,坠石而卒。

萧子显《齐书》曰:始兴卢度,隐居西昌三顾山,鸟兽随之。夜有鹿触蒲摆,度曰:"汝勿坏笔者壁。"鹿应声去。

《史记》曰:李通古出狱,顾谓其子曰:"吾欲与尔复牵黄犬,俱出上蔡北门逐狡兔,其可得乎?"

《世说》曰:孙盛为庾公记室参军,从猎,将其子齐庄行。庾公不知,忽於猎场见齐庄,时七拾周岁,庾谓曰:"若亦复来耶。"应声答曰:"所谓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南史·西戎传》曰:扶南有鹿车国。人养鹿如中夏族民共和国畜牛,以乳为酪。

又曰:范雎谓秦武王曰:"夫以秦而治诸侯,譬若纵韩卢而搏蹇兔也。"

又曰:桓南郡好猎,骋良马,驰击若飞。{霍又}飘所指,行阵不整。麇兔腾逸,参佐无不被击。

《隋书》曰:开皇十八年,群鹿入殿门,驯扰侍卫之内。

谢承《隋唐书》曰:儒叔林为东郡都督,赤乌巢于屋梁,兔产於床的底下。

《吴地记》曰:长洲在姑粤北,太广东岸,阖庐所游猎处也。吴主遣徐详至魏,魏平文帝谓详曰:"孤比老,愿济横江之津,与孙将军游姑苏之上,猎长洲之苑,吾志足矣。"详对曰:"若越横江而游姑苏,是踵亡秦而蹑夫差,恐天下之事去矣!"太祖大笑曰:"徐生无乃逆诈乎?"

《宋朝书》曰:文帝猎於邙山,围不齐,兽多越逸。帝怒,诸将股栗。俄有一鹿亦突围而走,贺若敦跃马逐之。鹿上东原,弃马步逐,山半便及,掣之而下。日本东京帝国大学悦,诸将免罪。

又曰:方储字圣明,丹阳歙人。幼丧父,事母。母死,负土成坟,种树千株,鸾鸟栖集其上,白兔游其下。

《邺中记》曰:石虎少时好游猎。后体强大,不复乘马。作猎辇,18人担之,近来之步辇。上安徘徊曲盖,当坐处安转关床。若射鸟兽,直有所向,关随身而转。虎善射,矢不虚发矣。

《唐书》曰:太宗幸怀州,乙亥,狩於济源之陵上,亲御弧矢。太宗曰:"古者先驱以供宗庙,今所获鹿,宜令有司造脯醢以充为荐享。"

范晔《后晋书》曰:南徼外,胡人献白雉、兔。

《南阳耆旧记》曰:楚王好游猎之事,扬镳驰逐乎华容之下,射鸿乎夏水之滨。

又曰:褚无量丁母忧解职,庐於墓侧。其所植松柏时有鹿犯之,无量泣来说曰:"山中众草不菲,何忍犯吾先茔树栽?"因通夕守护。俄有群鹿驯狎,不复侵凌。

又曰:蔡邕性笃孝。母常滞病四年,邕自非寒暑节变未常解衿带,不寝寝。七旬母卒,庐於冢侧,动静以礼。有兔驯扰其室旁。

○弋

《魏名臣奏》曰:时杀禁地鹿者死。郎深褐观上疏曰:"臣深思,主公所以不早取此鹿,诚欲使亟蕃息,然后大取认为军国之用也。然臣切感觉,今鹿但有日耗,终无得多也。"

《汉董侯春秋》曰:张杨老马眭固屯於射犬,巫戒之曰:"将军本名曰兔,兔见炔地惊,不宜屯此。"固不从,司空曰:"兔入犬城,狄薠取。"遂进军击平之。

《说文》曰:矰,弋射矢也。

《魏末传》曰:明帝为汉质帝,母甄后妒,文帝杀之,欲不立为世子。常从帝猎,见鹿子母,帝射鹿母,语明帝射鹿子,明帝曰:"天子既已杀其母,臣不忍复杀其子。"因大涕泣,帝放弓矢。由是立皇帝之庶子意定。

张璠《汉记》曰:梁冀起兔苑河北,移檄所在,调发生兔。刻其毛感觉识,民有犯之者,罪至死。西域常有贾胡来,不知禁,误杀一兔。转相告,坐死者十馀人也。

《毛诗·缁衣·女曰鸡鸣》曰:将翱将翔,弋凫与雁。(《诗义问》曰:以缴系矢而射。)弋言加之,与子宜之。

《国语》曰:周成王征同志犬戎,得四白鹿,而荒服者不至。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欲以猎兽也,獐有牙而不能噬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猿故五月而生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