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鸟变旧为新,欲以猎兽也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53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鸟 ○雁 ○猎下 《周礼》曰:庖人供六禽:辨其名物。(六禽,雁、鹑、鴳、雉、鸠、鸽。) 《礼记》曰:孟春之月,鸿雁来;季秋之月,鸿雁来宾;季冬之月,雁北乡。 《王孙子》曰

○鸟

○雁

○猎下

《周礼》曰:庖人供六禽:辨其名物。(六禽,雁、鹑、鴳、雉、鸠、鸽。)

《礼记》曰:孟春之月,鸿雁来;季秋之月,鸿雁来宾;季冬之月,雁北乡。

《王孙子》曰:赵简子猎於晋阳之山,抚辔而叹。董安于曰:"主君叹,敢问何故?"简子曰:"汝不知也,吾厩养食谷之马以千数,官养多力之士日数百,欲以猎兽也,恐邻国养贤以猎吾也。"

又曰:中秋献良裘,王乃行羽物。(行羽物,以飞鸟赐群吏。中秋,鸠化为鹰,顺其始杀,大班羽物。)

《仪礼·婚礼》曰:下达,纳彩用雁。

《庆子》曰:赵简子田,郑龙为右。有一野人,简子曰:"龙下射彼,使无惊吾马。"龙曰:"昔吾先君伐卫免曹,退为践土之盟,不戮一人;吾子今一朝田,而曰必为我杀人,是虎狠杀人。"故将救之。简子愀焉,曰:"不爱其身以活人者,可无从乎?"环车辍田,曰:"人之田也得兽,今吾田也得士。"

又曰:射鸟氏掌射鸟,祭祠以弓矢殴鸟鸢。凡宾客、会同、军旅,亦如之。

又《士相见》曰:大夫相见以雁,饰以布,维之以索,如执雉。(雁,知时,飞翔有别也。饰之以布,谓裁缝之其身也。维,谓系联其足。)

又曰:梁君出猎,见白雁群,下车,彀弩欲射之。道有行者不止,白雁群骇。梁君怒,欲射行者。其御公孙龙抚辔曰:"今主君以因白雁故而欲射杀人,无异於虎狼。"梁君援其手与归,呼万岁曰:"乐哉!今日猎也。人皆得兽,吾独得善言。"

又曰:罗氏掌罗乌鸟,蜡则作罗襦。(天子大蜡,谓十二月合取万物而素飨之。襦,细密之罗。)

又《聘礼》曰:私睹,出,如舒雁。(威仪自然,而有行列。舒雁,鹅。)

《尸子》曰:宓羲氏之世,天下多兽,故教民以猎也。

又曰:中春,罗春鸟,献鸠以养国老,行羽物。(春鸟,蛰而始出,是时鹰化为鸠。春鸟变旧为新,宜以养老助生气。行谓赋物。)

《左传·昭玄》曰:郑徐吾犯之妹美,公孙楚聘之矣,公孙黑又使强委禽焉。(禽,雁也。纳彩用雁。)

《韩子》曰:孟孙猎得麑,使秦西巴持之,其母随而呼之。秦西巴不忍,而与其母。孟孙适至,求麑,对曰:"予不忍,而与其母。"孟孙大怒,逐之。居三月,复召为其子傅,曰:"夫子不忍於麑,且忍吾子乎?"

又曰:掌畜,掌养鸟,而阜蕃教扰之。(鸟之可养盛大蕃息。)祭祠供卵鸟,四时贡鸟物,(鸮雁之属,以四时来。)共逝献之鸟。

《毛诗》曰:雍雍鸣雁,旭日始旦。

又曰:魏文侯与虞人期猎。明日,会天疾风,左右止侯,侯不听,曰:"不可,疾风失信,吾不为。"遂犯风往,而罢虞人也。

又曰:翨氏掌攻猛鸟,各以其物为媒而掎之,(猛鸟,鹰、隼之属。置其所食之物於绢中,鸟来下则掎其脚。)以时献其羽翮。

《尚书·舜典》曰:修五礼、五玉、三帛、二牲、一世贽。(孔传曰:大夫执雁。)

《穆天子传》曰:天子东田于泽,至于重璧之台,盛姬告病。

又曰:哲簇氏,(哲音摘,又他历切。簇音苍独切。)掌复夭鸟之巢,(复,毁也。夭鸟,恶鸣之鸟,若鸮鵩。)以方书十日之号、十有二辰之号、十有二月之号、十有二岁之号。

《尔雅》曰:凫雁丑,其足蹼。(郭璞注曰:脚指间有幕蹼,属相着。)

又曰:天子猎于渗泽,於是得白狐、玄貉焉,以祭于河宗。(以将事於河宗,获比,故用。)

又曰:庭氏,掌射国之夭鸟。若不见其鸟兽,则以救日之弓、救月之矢夜射之;中若神也,则以太阴之弓与枉矢射之。

《春秋说题辞》曰:雁之言"雁雁",起圣以招期,知晚早,故雁南北,以阳动也。(雁雁,音声貌也。圣上闻雁雁有音声,知为时节。雁鸟随日南以常动。)

又曰:天子大飨王公诸侯王,勤七萃之士于羽陵之上,乃奏广乐,六师之人翔畋于旷原。得获无疆,鸟兽绝群。六师之人大畋九日,乃收皮效物,是载羽车。

《礼》曰:献鸟者,佛其首。

《春秋繁露》曰:凡贽,大夫用雁。有类长者在民上,必有先后。雁有行列,故以为贽。

《国语》曰:晋赵简子田于蝼,史黯闻之,以犬侍于门。(黯,晋大夫史墨,时为简子史,以田犬门君囿门也。)简子见之,曰:"何为?"曰:"有所得犬,欲试之兹囿。"简子曰:"何为不告?"对曰:"君行,臣不从不顺。主将适蝼,而麓不闻,(麓,主君苑囿之官。《传》曰:山林之木,衡麓守之。)臣敢烦当日?"(当日,直日也。宫主将之君囿,不烦麓以告君,臣亦不敢烦主之直日自白也。")简子乃还。

又曰:执禽者左首。

《广雅》曰:〈可鸟〉鹅、苍〈可鸟〉,雁也。

《吕氏春秋》曰:齐有好猎者,久不得兽。所以不得,狗恶故也。欲得良狗,则家贫。乃还耕,还耕则家富,家富则有以求良狗,狗良则数得兽矣。非独猎,事皆然。

又曰:大罗氏,天子之掌鸟兽者也。

《周书》曰:白露之日,鸿雁来;鸿雁不来,远人背畔。小豪戤日,雁北乡;雁不北乡,民不怀至。

《春秋后语》曰:魏信陵君尝与王共博,於是北境举烽火,传言赵寇至。王释博,欲召大臣议之。信陵君曰:"赵王猎耳,非为寇也。"复博如故。王恐,心不在博。居有顷,复从北方传言:"赵王猎耳,非为寇也。"王大惊,曰:"公子何以知之?"对曰:"臣之客有能探赵王阴谋者,赵王所为,客辄以报臣。臣以此知之。"

又曰:鸟皫色而沙鸣,郁。

《史记》曰:苏武在匈奴中。昭帝遣使通和,常惠夜见汉使,使谓单于曰:"天子射上林中,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使者如其言。单于大惊,乃使武还。

《六韬》曰:文王畋于渭阳,见吕尚坐茅以渔。

又曰:凡竖天地之间者,有血气之属必有知,有知之属莫不知爱其类。今是夫鸟兽则失丧其群匹,越月逾时焉,则必反巡,过其故乡,翔回焉、鸣号焉、踯躅焉、踟蹰焉,然后乃能去之。小者至于燕雀,犹有啁噍之顷焉,然后乃能去之。故有血气之属者莫智于人,故人于其亲也,至死不穷。

《汉书》曰:梁孝主於睢阳园中作凫雁池。

《太公金匮》曰:纣常以六月猎於西土,发人逐禽。民谏曰:"天务覆施,地务长养。今盛夏发民逐禽,而元元命悬於野,民践之,百日不食。"纣以为妖,杀之。

《传》曰:或叫于宋大庙曰:"譆譆!出出!"鸟鸣于亳社,如曰"譆譆"。

又曰:武帝太始三年,幸东海,获赤雁,作《朱雁》之歌。

《新序》曰:晋文公出田逐兽,砀入大泽,迷不知所,为渔者送文公出泽。渔者曰:"鸿鹄乃保大海之中,厌而徙之小泽,则必有矢矰之忧。鼋保於深渊,厌而出之浅渚,则必有罗网之忧。今君逐兽,砀入至此,何行之太远也?君归国,臣亦反渔所。"

又曰:郯子来朝,公与之宴。叔孙昭子问焉,曰:"少皞氏以鸟明遒,何?"郯子曰:"我高祖少皞挚之立也,凤鸟適至,故纪于鸟,为鸟师而鸟名。"

《后汉书》曰:度辽将军皇甫规解官归安定乡。人有以谎序雁门太守者,亦去职还家。书刺谒,卧不迎。既入而问:"卿前在郡,食雁美乎?"

又曰:晋文逐鹿而失之,问农夫老者曰:"吾鹿何在?"老者以足指曰:"如是行往。"公曰:"寡人问子,子以足指,何也?"老者振衣而起曰:"不意人君至此。虎豹之居也,厌闲而得近,故人得之;鱼鳖之居也,厌深而得浅,故人亦得之;诸侯厌众而亡其国,'惟鹊有巢,惟鸠居之。'今君不归,人将居之"。於是文公恐而归。

又曰:鸟则择木,木岂能择鸟?

《北史》曰:齐斛律光从文襄出野,见双雁飞来,文襄使明月驰射之以二矢,俱落焉。

《新序》曰:晋文公畋於虢。还,见一老,问曰:"虢亡,何也?"对曰:"虢君断,则不能用人也。"文公辍畋而归。赵襄子曰:"其人安在?"公曰:"吾与来。"襄子曰:"君听其言,不用其身。"文公乃召赏之。

《诗》曰:伐木丁丁,鸟鸣嘤嘤。嘤其鸣矣,求其友声。

又曰:尉迟迥之乱也,隋将史万岁从梁士彦击之,军次冯翊。见群雁飞来,万岁谓士彦曰:"请射行中第三者。"射之,应弦而落。三军莫不悦服。

《说苑》曰:楚庄王猎,大夫谏之,王曰:"吾就猎,求士也。榛薄刺虎,知其勇也;搏犀获兕,知其劲也;罢畋而分所得,知其仁也。由此道得三士,可乎?"

《易》曰:显比,王用三驱,失前禽,邑人不诫,吉。

《三国典略》曰:徐思王,寿阳人。家本寒微,以捕雁为业。

又曰:晋平公有驰逐之车,错以羽芝,会群臣观焉。田差三过不顾。

又曰:井泥不食,旧井无禽。

《晋史》曰:朱汉宾少时善射,常因与同辈出猎,指一飞雁,随矢而落。其镞正中其臆,臆上贯一金钱,有篆文,示其郡之硕学,皆无识者。人甚异之,由是人皆号之"朱落雁"。

《白虎通》曰:王者、诸侯所以田狩者,何也?为田除害,上以供宗庙,下以简集士众也。

又曰:旅鸟焚其巢。

《庄子》曰:庄子行於山中,见大木,伐木者止其旁而不取。问其故,曰:"无所用。"织子曰:"杆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出於山,及邑,舍故人家。故人嘉具酒肉,令竖子杀雁烹之。竖子请曰:"其一雁能鸣,其一不能鸣,奚杀?"主人公曰:"杀不能鸣者。"明日,弟子问曰:"昨日山中之木,以不材得终其天年,主人之雁,以不材而死,先生何处焉?"织子叹曰:"周将处夫材与不材之间。"

蔡邕《月令章句》曰:季秋之月,天子乃教于田猎,闲肆五兵,因以顺时取禽。其礼,将军执晋鼓,师率执提,旅率执鼙,以教坐作进退徐疾之节。

又《小过》曰:有飞鸟之像焉。飞鸟遗之音不宜上,宜下,大吉,上逆而下顺也。

《淮南子》曰:夫雁从风飞,以爱气力;衔芦而翔,以备弋〈矢敫〉。

《琐语》曰:范献子卜猎,占之曰:"君子得鼋,小人遗寇。"献子猎,无所得,而遗其冠。

《书》曰:日中,星鸟,以殷仲春,厥民析,鸟兽孳尾。(孔安国曰:乳化曰孳,交接曰尾。)日永,星火,以正仲夏,厥民因,鸟兽希革。(夏时,鸟兽毛羽希少,改易。革改。)宵中,星虚,以殷仲秋,厥民夷,鸟兽毛毨(毨理也。毛更生整理也。)日短,星昴,以正仲冬,厥民燠,鸟兽氄毛。(鸟兽皆生毳细毛也。)

《山海经》曰:雁门山,雁出其间,在高柳北。

《潜夫论》曰:昔有司原氏猎於中野,鹿东奔,司原从而噪之。西方之众有逐犭希者,闻司原之噪,竟举音而和之。司原反复追之,乃得大犭希,喜以为瑞。

《周书·旅獒》曰:珍禽奇兽,弗育于国。

《家语》曰:孔子之卫,卫公与孔子语。见飞雁过而仰视之,色不在孔子。孔子乃逝。

《陆子》曰:欲水之清则勿涉,欲草之茂则勿猎。

《论语》曰:鸟之将死,其鸣也哀。

《贾谊书》曰:邹穆公令食边雁,必以秕,无敢以粟。

杜夷《幽求》曰:猎者嗜肉,不多於不猎;及其陵冈峦,赴溪岭,而有遗身之志。

又曰:鸟兽不可与同群。

《说苑》曰:秦穆挂百里奚。公孙友归,取雁以贺曰:"吾得社稷之臣,敢贺社稷之福。"公不辞,再拜而受。

《语林》曰:夏少明在东国,不知名。闻裴逸民知人,乃裹粮寄载,入洛从之。未至家少许,见一人着黄皮裤褶,乘马将猎,问曰:"裴逸民家远近?"答曰:"君何以问?"夏曰:"闻其名知人,故从会稽来投之。"裴曰:"身是逸民,君明可更来。"明往,逸民果知之,用为西明门候,於此遂知名也。

《尔雅》曰:鸟之雌雄不可别者,以翼右掩左,雄;左掩右,雌。鸟之少美长丑为鹠鷅。二足而羽谓之禽。

又曰:齐晏子对景公曰:"君之凫雁,食以菽粟。"

《石勒别传》曰:冬十一月大雪,平地三尺。勒主簿程朗谏,勒不从。出猎坠马,顾左右曰:"不从主簿之言,而致坠马。"赐朗绢百匹,以旌忠亮。

《春秋演孔图》曰:鸟化为书,孔子奉以告天。赤爵集书上,化为黄玉,刻曰:"孔提命仰应法为赤制。"

又曰:大夫以雁为贽。雁者,有长幼之礼。士以雉。雉者,取其不可狎服。庶人以鹜。鹜,以其无他心也。

《续搜神记》曰:晋中兴后,谯郡周子文家在晋陵。少时喜射猎,尝入山。忽山岫间见一人,长五丈许,提弓箭,箭镝头广二尺许,白如霜雪,忽出唤曰:"阿鼠!阿鼠!"子文不觉应曰:"诺。"此人牵弓满镝向子文,子文便失魂厌伏。

又曰:黑帝治,生五角之禽以触民。(宋均注曰:阳数五也。)

《白虎通》曰:朕用雁者,取随时南北,不失其节,明不夺女子之时。

又曰:吴末,临海人入山射猎,为舍住。夜中有一人长丈,着黄衣白带,来谓射人曰:我有仇克,明日当战,君可见助,当厚相报。"射人曰:"自欲助君,何以相别?"答曰:"明日食时,君可出溪边,敌从北来,我南往应。白带者我,黄带者彼。"射人许之。明出,果闻岸北有声,状如风雨,草木四靡。视南亦尔。惟见二大蛇,长十馀丈,於溪中相遇,白蛇势弱,人即引弩射之,黄蛇即死。日将暮,复见前人来辞谢,云:"住此一年猎,明年慎勿复来,来必为祸。"射人曰:"善。"遂停一年猎,所获甚多,家致巨富。数年后,忆先山多肉,忘前言,复更往猎。见先白带人语之言:"我语君勿复更来,不能见用。仇子已大,今必报君,非我所知。"射人闻之,甚怖,便欲走。乃见三乌衣人,皆长八尺,俱张口向之,射人即死。

《春秋考异邮》曰:鸟鱼者阴中阳,阳中阴,皆卵生以类翔。故鱼从水,鸟从阳。凡飞翔羽翮柔良之禽兽,皆为阳。阳气仁,故鸟哺公。(鸟飞于风,鱼浮之水,是故阳气轻劲也。含二气,故生卵。)吞龁者,八窍而卵生。

扬雄《方言》曰:自关而东谓雁〈可鸟〉鹅,南楚之外谓之鹅,或谓之仓〈可鸟〉。

《异苑》曰:慕容皝出畋,见一老父,曰:"此非猎所,王且还也。"皝明晨复去,值有白兔,驰马射之,坠石而卒。

《瑞颖咱王世纪》曰:禹葬会稽,有群鸟为民田,春耕则衔去草根,秋则啄除其芜秽,谓之鸟社。

《博物志》曰:雁食粟,则翼重不能飞。

《世说》曰:孙盛为庾公记室参军,从猎,将其子齐庄行。庾公不知,忽於猎场见齐庄,时七八岁,庾谓曰:"若亦复来耶。"应声答曰:"所谓无小无大,从公于迈。"

《禽经》曰:山禽之咮多短,水禽之咮多长;山禽之尾多修,水禽之尾多促。林鸟以朝嘲,水鸟以夜〈口夜〉。

《会稽典录》曰:虞固,字季鸿,少有孝行,为日南太守。常有双雁止宿厅事上,每出行县,辄飞逐车。卒官,雁遂哀鸣,还至馀姚住墓前,历二年乃去。

又曰:桓南郡好猎,骋良马,驰击若飞。{霍又}飘所指,行阵不整。麇兔腾逸,参佐无不被击。

《序命历》曰:羲皇、燧人,始名物虫鸟兽之名。

《梁州记》曰:梁州县界有雁塞山。传云:北山有大池,水雁栖集之,固因名曰"雁塞"。

《吴地记》曰:长洲在姑苏南,太湖北岸,阖闾所游猎处也。吴主遣徐详至魏,魏太祖谓详曰:"孤比老,愿济横江之津,与孙将军游姑苏之上,猎长洲之苑,吾志足矣。"详对曰:"若越横江而游姑苏,是踵亡秦而蹑夫差,恐天下之事去矣!"太祖大笑曰:"徐生无乃逆诈乎?"

《尚书考灵曜》曰:鸟为春候。

盛弘之《荆州记》曰:雁塞北接梁州汶阳郡,其间东西岭,属天无际,云飞风翥,望崖回翼。惟一处为下翔,雁达塞,矫翼裁度,故名雁塞,同於雁门也。

《邺中记》曰:石虎少时好游猎。后体壮大,不复乘马。作猎辇,二十人担之,如今之步辇。上安徘徊曲盖,当坐处安转关床。若射鸟兽,直有所向,关随身而转。虎善射,矢不虚发矣。

《归藏·启筮》曰:金死戤子,其名曰羽蒙。乃占之曰,羽民是生百鸟。

邓德明《南康记》曰:平固县有复笥山,上有湖,周回十里。有一石雁浮出湖中。每至秋天,石雁飞鸣,如候时也。

《襄阳耆旧记》曰:楚王好游猎之事,扬镳驰逐乎华容之下,射鸿乎夏水之滨。

《史记》曰:秦仲知百鸟之音,与之语,皆应焉。

《十三州记》曰:上虞县有雁,为民田春衔拔草根,秋啄除其秽。是以县官禁民不得妄害此鸟,犯则有刑无赦。

○弋

又曰:楚庄王即位三年,不出号令,日夜为乐,令国中曰:"有敢谏者,死无赦!"伍举入谏,庄王左抱郑姬,右闭唇女,坐钟鼓之间。伍举曰:"愿有进隐。"曰:"有鸟在于阜,三年不蜚不鸣,是何鸟也?"庄王曰:"三年不蜚,蜚将撤觎;三年不鸣,鸣将惊人。举退矣,吾知之矣。"

《荆州图记》曰:沮阳县西北有雁浮山,是《山经》所谓"景山"也。高三十馀里,周回三百里,修岩遐亘,擢幹干宵。雁南翔北归,偏经其上,士人由兹改山名焉。

《说文》曰:矰,弋射矢也。

又曰:楚顷襄王十八年,人有好以弱弓微缴加归雁之上者。王闻而召之,问焉,对曰:"小臣之好射鶀雁罗鸗,(徐广曰:鸗,〈鸟邑〉也。音龙。)小矢之发也,何足为大王道哉!且称楚之国,大王之贤,所弋非特此也。昔者三王以弋道德,五伯以弋战国。故秦、魏、燕、赵者,其雁也;齐、鲁、韩、魏者,青首也;(青首,小凫有青者。)邹、费,郯、邳者,罗鸗也。外则其馀则不足射也。见鸟六双,(以喻上文秦赵等十赌搡,故曰六双。)惟王何取。王何不以圣人为弓,勇士为缴,时张而射之,此六双者可得而囊载也。其乐非特朝夕之乐也,其获非特凫雁之实也"。

○五色雁

《毛诗·缁衣·女曰鸡鸣》曰:将翱将翔,弋凫与雁。(《诗义问》曰:以缴系矢而射。)弋言加之,与子宜之。

《汉武故事》曰:武帝作玉堂,以玉璧薄椽头,铸为大鸟,黄金途,长五丈,栖屋上。

《汉书·郊祠志》曰:宣帝於西河筑世宗庙,告祠,有五色雁集殿前。

又《大雅·桑柔》曰:嗟尔明友,予岂不知而作?如彼飞虫,时亦弋获。

《续汉书》曰:杨震将葬,大鸟来止亭树,下地安行,到柩前正立,低头泪出。众人更共摩收抱持,终不惊骇。其鸟五色,高丈馀,两翼长二丈三尺,人莫知其名也。

《唐书》曰:贞玄十年,同州献五色雁。

《礼记·月令》曰:季春之月,罼弋无出九门。(蔡邕《章句》曰:缴射曰弋)

《魏志》曰:高唐隆临终上疏谏明帝:"臣观黄初之际,天兆其戒,异类之鸟育长燕巢,口爪俱赤。此魏室之大异也。"

○白雁

《左传·襄公上》曰:曹伯阳好田弋,曹鄙人公孙强好弋,获白雁而献之,且言田弋之说。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春鸟变旧为新,欲以猎兽也

关键词:

频道精选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