獐有牙而不能噬,婴与弟绦惊骇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42 发布时间:2019-09-30
摘要:《高糖蕖集》曰:近些日子有司宣令,有杀禁地鹿者,身死,财产没官。有能先觉白者奖励之。此为重禽兽而贱人,过於齐宣矣。 王述《上白獐表》曰:所领阮藻之於江宁县界得白獐三

《高糖蕖集》曰:近些日子有司宣令,有杀禁地鹿者,身死,财产没官。有能先觉白者奖励之。此为重禽兽而贱人,过於齐宣矣。

王述《上白獐表》曰:所领阮藻之於江宁县界得白獐三只,毛色鲜洁,异於类。诚嘉祥也。

吴唐

又曰:邑中人民俱出猎,任安常为人分豚鹿雉兔,安顿大小剧易。公众皆喜鹿,而曰:"无伤也,任少卿分别平。"

《建武轶事》曰:咸和六年,计贡合集于乐堂,有野麇走至堂前,左右逐之,於池中而获之。

司农卿杨迈少好畋猎,自云:在长安时,放鹰于野,遥见草中一兔跳跃,鹰亦自见,即奋往搏之。既至无有,收鹰上鞴。行数十步,回想其处,复见兔走。又搏之,亦不获。如是者三,即命芟草以求之,得兔骨一具,盖兔之鬼也。

习凿齿《洛阳记》曰:习郁从光武幸黎丘,与光武通梦到苏颔神。帝嘉之,使立祠,二石鹿夹道口。百姓谓之鹿门。

《文子》曰:飞鸟反乡,兔走归窟,狐死首丘。

兔 岚州 杨迈

又《荡·桑柔》曰:瞻彼中林,甥甥其鹿。

傅玄歌辞曰:兔捣药月间,安足道?神乌戏云间,安足道?

武当山老僧 王祜 杂说

《汉书》曰:蒯通教神帅韩信反高祖。高祖召通至,问曰:"汝何教神帅韩信反耶?"蒯通曰:"臣闻狗各吠非其主。当彼时,臣以知齐王,不知太岁。且秦失其鹿,天下共逐之,高才者先得。"

京房《妖占》曰:兔止城上,邑必虚;入宫生子,宫空。

古典历史学原来的小说赏析,本文由小编整理于网络,转发请注解出处

《韩非》曰:夫马似鹿者而题千金。有百金之马而尾筳金之鹿者,马为人用而鹿不为人用。

《天子占书》曰:月望而月兔不见者,所见之国山崩,大水滔民。

鹿娘

○麑

又曰:彩女丹法,以兔血和丹与蜜,蒸之百日,服之如梧子者二丸,一百日,有风皇多少人来侍之,可役使。

咸阳江阴县东南石筏山者,梁时有伐材人入此山,见有□鹿产,仍闻小儿啼声。往视,见产一妇人,因接受养之。及长,乃令出家为道士,时人谓之“鹿娘”。 梁武帝为置观,名字为圣观。

萧子显《齐书》曰:始兴卢度,隐居西昌三顾山,鸟兽随之。夜有鹿触蒲摆,度曰:"汝勿坏小编壁。"鹿应声去。

魏文帝诗曰:巾车出谀蕃,校猎东桥津。弯弓忽高驰,一发连双麇。

胡向为虢州时,猎人杀一鹿,重一百八十斤,蹄下贯铜环,环上有篆字。博物者不能识。鹿马洮阳县东有天竺山,去县九十里,回跨峙堞,峰岭参差。昔有人因猎,见二鹿,其一者霜毛纯素,照耀山谷;一者五彩成文,焕烂曜日。猎人惊其奇怪而不射。前行数里,见四位诃责云 :“使君何来,不见二马耶?”答云 :“唯见双鹿 。”曰:“吾为虞帝所使,至泰山,与安丘道士相闻。君所见鹿,是我马也 。”

又曰:皇上征于菹台,猎菹之兽。於是有白鹿一,迕乘逸走出。国王乘渠黄之乘驰焉。

《述异记》曰:殷纣之时,大龟生毛,兔生角,兵甲将兴兆也。

车甲

《小仙翁》曰:昔张盍蹹及儒宁成,三人并精思於蜀黄花山石室中,忽有一位,著黄练单衣葛巾,到其前曰:"劳乎道士,乃艰难幽深于是。"三人顾视於镜中,乃见是鹿也,因问曰:"汝是草中年老年鹿,何敢诈为人形也?"言绝,即还成鹿而走去。

《春秋后语》曰:淳于髡说齐威王曰:"韩非獹,天下之壮犬也。东郭俊者,海内之狡兔也。韩非獹嘱狞谉郭俊,环山者三,腾山者五,兔极於前,而犬疲於后,犬兔俱疲,各死其处。田父见而获之,无劳倦之苦而擅其功。今齐魏相持,顿兵敝众,臣恐强秦大楚乘其后而有田父之功也。"威王惧而罢兵。

唐玄宗

萧广济《孝子传》曰:伍袭字世公,丁父忧。庐墓侧有一鹿,每袭哭,殁燋坟而悲鸣。

崔豹《古今注》曰:兔口有缺,〈尸九〉有九孔。

晋安有东山樵人陈氏,恒见山中有紫光烛天。伺之久,乃见一大鹿,光自口出,设□捕而获之,刳其腹,得一紫石,圆莹如珠,因宝藏之,家自是富。至其孙,奢纵好酒,醉而玩其珠,以为石何神,因击碎之。家自是贫矣。

《晋书》曰:许孜字季义,东阳吴宁人也。二亲没,弃妻宿墓所,列植松柏亘五量蕊。时有鹿犯其松栽,孜悲叹曰:"鹿独不念笔者乎!"前几天,忽见鹿为猛兽所杀,置於所犯栽下。孜怅惋不已,乃作冢埋於隧侧。猛兽即孜前自投而死,孜益叹息,复埋之。

《穆天皇传》曰:天皇赐曹奴之人黄金之麇。

麈 吴唐 李婴

《楚辞》曰:青莎杂树,薠草霍靡。白鹿麇麚,或腾或倚。

《春秋后语》曰:昔齐有良兔曰东郭俊,(本或作狡兔。以其善走,故曰俊。)十三日走百里。有良狗韩非子獹,(黑犬也。獹,读之如卢也。)亦八日而走百里。使人遥见而指属,(指属,犹指踪也。属,音之欲切。)则虽韩獹不比良兔;蹑迹而踪之,则虽东郭不可能离也。

李婴

《试萦》曰:鹿走而无顾,六马不可能望其尘。谓不反顾也。

○麕

青州有刘幡者,元嘉初,射得一獐,剖腹,以草塞之,蹶不过起,俄而前走。幡怪而拔其塞草,弹指还卧,如此三焉。幡密录此种,以求其类,理创多验。

又《野有死麇》曰:林有朴樕,野有死鹿。白茅纯束,有女如玉。

又曰:山中称赤吏者,獐也。

岐州西二十里王祜者,豪富之家也。第宅华丽,拟于贵显,常开馆舍,以待往来。至于珍馔芳醪,虽有千人诣之,曾不缺少。忽二十二日,有一道士谒祜,自称黄山道士学真。携一张琴,负一壶药,来求寄泊。祜性且好道,既问之,忻然出迎。延于深院,敬待倍常。道士问祜曰 :“君如是富,足敌侯伯之乐也。福则福矣,其如不贤 。”祜笑而起拜。道士曰 :“君设食于门下,以俟贤俊耶?以待饿者而饲之耶?若以待饿,近年来全球安乐,余粮栖亩,人无乏绝,又何饲之?若以俟贤俊,则不闻君延一贤,揖一俊。足以知君自不贤耳。无讶作者言,作者恐君有凭痴之名,喧哗于人口,故以此直言以悟君,亦缘感君倍常敬仰作者也 。”祜遂慨然动容,再拜之。道士又曰 :“作者闻人之好乐,必有其师。 事驰骋者,实存游说之志;读《孙》《吴》者,那无争战之心哉!某手携一张琴,负一壶药者,岂独欲劳累也,抑有旨耳。携琴者,作者知琴有古风,欲人知本身好古,又欲化人还淳朴,省浇浮也。负药壶者,作者知人之多病,欲人知自个儿有痊平人病之意也。小编琴非止自化也,化人也。作者药非止痊自病也,痊人病也。噫!君之富济于人,与夫家累千金,剥割人者则殊。如以古之豪贵之家待士,则怍矣。必以贤愚有别,慎保身名,无反招谤耳 。”祜复再拜。道士乃命酒自酌。才曙,遽辞而去。祜令人潜侦之, 见道士化一大鹿,西走不知所之。

《庄子休》曰:至德之世不尚贤,不使能,民如野鹿。

○獐

昔张盍蹋、宁成几个人,并出家于蜀云蒙山石室中,忽有一个人,着黄练单衣,葛巾,到其前曰 :“劳乎道士?”因以镜照之,见是一鹿。遂攻讦之曰:“汝草中年老年鹿,何敢诈为人形?”言讫,化成老鹿而走去。

《伏侯古今注》曰:汉桓帝永平七年,三麋鹿出江陵。孝冲皇帝永玄十二年,豫章徐干得白鹿,高丈九寸。

古艳歌曰:茕茕白兔,东走西顾。衣不比新,人不还是。

王祜

《列子》曰:郑人有薪於野者,遇骇鹿,却而击之,毙。恐人见之,遽而藏诸隍中,复之以{艹稚},不胜其喜。俄而遗其所藏之处,遂以为梦焉,从途而咏其事。别人有闻者,用其言而取之。既归,告其室人曰:"向薪者梦登薰而不知其处,吾今得之。"

又曰:冯爰谓孟常君曰:"闻狡兔有三穴。"

苍鹿

《冲波传》曰:鹿生四年,其角自堕。

《晋书》曰:Nokia,所在献白麇。

鹿

《鄱阳记》曰:李婴弟縚,三位长于用弩。尝得大麈,解其四脚,悬着树间,以脏为炙,烈於火上。方喻宀食,山下一人长征三号丈许,鼓步而来,手持大囊。既至,取麈头骼皮并火上,新肉悉内囊中,遥还山。婴兄弟后亦无恙。

《隋书》曰:华秋,汲郡临河人也。幼丧父,事母以孝闻。家贫,佣赁为养。其母卒,秋发尽秃落,庐於墓侧,负土成坟。有人欲助之者,秋辄拜而止之。伟绩初调狐皮,郡县大猎。有一兔,人逐之,奔入秋吕晷,匿秋膝下。猎人至庐所,异而免之。自尔此兔常宿吕晷,驯其左右。郡县嘉其河源,具以状闻。

《太公六韬》曰:取天下若逐野鹿,得其鹿,天下共食肉。

《春秋考异邮》曰:荧惑不明,雉生兔焉。

江陵松滋枝江村射鹿者,率以淘河乌胫骨为管,以鹿心上脂膜作簧,吹作鹿声,有大号、中号、呦呦之异。或作□鹿声,则□鹿毕集,盖为牝声所诱,人得彀矢而注之。南开中学多鹿,每一牡管牝百头。至春羸瘦,盖游牝多也。及夏则唯食白菖蒲一味,却肥。当角解之时,其茸甚痛。猎人逄之,其鹿不敢逸走,伏而不动。猎者以绳系其茸,截而取之。先以其血来啖,然后毙鹿,何其苦也欤?夫狨麝孔雀,以有用贾害, 良可愍之。

又曰:殷仲堪《上白鹿表》曰:"岳阳楼区青水山得白鹿三头。白者正色,鹿者景福台北。"

《风俗通》曰:食兔膑者令人素不相识膑。食得膑者赏以寒酒。案秦法言好车裂抽胁,黔黎饮泣永叹,故食兔膑以为嘉瑞,全己之膑也,所以有赏耳。

《魏略》曰:文帝将受禅,有白麋见。

又曰:妊娠者不食兔肉,令儿口缺。

合浦康头山有一鹿,额上戴科藤一枚,四条直上,各一丈许。雷郡有鹿,腥无味,不可食。俗云:海鱼所化。郡人尝见鱼首而身为鹿者,斯信矣。 与鹰鸠雀雉之化奚异哉!

《南史·南蛮传》曰:扶南有鹿车国。人养鹿如中国畜牛,以乳为酪。

《广志》曰:兔,大者曰毚。

紫石

袁山松《柏鹿诗序》曰:阳泉山临江,上皆绝壁,峭峙五百馀丈,亘带激流,禽兽所无法履。北岸有一白鹿,常泅过江,行人见之,竞逐之,谓至山脚必须。鹿忽飞超冈而去。到以后此壁谓之白鹿山。(泅音囚,言浮过也。)

范晔《后唐书》曰:南徼外,北狄献白雉、兔。

鹿 仓鹿 科藤 铜环 鹿马 紫石 陆绍弟 唐玄宗 彭世 鹿娘 张盍蹋 车甲

《春秋命历序》曰:有人黄头大腹,出天齐,号曰皇次,驾六飞麋,上下天地,与神合谋。

谢承《武周书》曰:儒叔林为东郡都尉,赤乌巢于屋梁,兔产於床的下面。

杂说

《礼斗威仪》曰:君乘水而王,其政和平,塔斯曼海输白鹿。

《韩非子》曰:赵王游于圃中,左右以兔与则辍之,虎盻然环其眼。王曰:"可恶哉!虎在。"左右曰:"平阳之目可恶过此。"(平阳君,赵王之弟。)

獐 刘幡

○麋

乐府歌诗曰:彩取神桑丹康桑雪山之端,白兔捣成虾蟆丸,奉上始祖一玉柈。

陶潜《搜神记》曰:有一士人姓车,是南充人,天雨,舍中独坐,忽有二年青娥来就之。着紫缬襦,立其床前,共语笑。车疑之:天雨如此,女生从外来,而衣裳何不沾湿?必是异物。其壁上先挂一铜镜,径数寸。回想镜中,有二鹿在床前。因将刀斫之,而悉成鹿。一走去,获一枚, 以为脯食之。

《九章》曰:麋何食兮庭中?蛟何为兮水裔?

《小仙翁》曰:獐兔入军中,当徙之。

鄱阳乐安彭世,晋咸康中,以猎射为业。每入山,与子俱行。后忽蹶但是倒,化成一鹿,跳跃而去,其子生平不复弋猎,至孙却习其事。曾射一鹿,两角间有法家七星符,并其祖名字,及乡居年月焉,睹之悔懊,自此永断射猎。

又《襄十四年传》曰:范宣子执戎子驹支,数之曰:"今诸侯之事笔者寡君不及昔者,盖言语漏泄,则职汝之由。"戎子驹终椿:"昔文公与秦伐郑,秦人窃与郑盟,於是乎有殽之师。晋御其上,戎亢其下,秦师不复,小编诸戎实然。举例捕鹿,晋人角之,诸戎掎之,与晋踣之。"

《范子计倪》曰:兔毫出玄菟、乐浪。

鹿千年为苍鹿,又五百余年为白鹿,又五百多年成为玄鹿。汉统宗时,淮安人得玄鹿, 烹而视其骨,皆松石绿。《仙方》云:“玄鹿为脯,食之,寿至二千岁 。”余千县有白鹿,没文化的人传千岁矣。晋成帝遣人捕得,有铜牌镌字,在角后,云宝鼎二年,临江所献苍鹿。

《山海经》曰:女几之山有兽,多麇。(郭璞注曰:麇,似獐而大。)

《晋起居注》曰:郴州中,白獐见魏郡,后诸州各送白獐。

泰山老僧

又曰:鹿壹仟年为苍鹿,又百余年化为白鹿,又五百余年成为玄鹿。汉统宗时,山中人得玄鹿,烹而视其骨,皆天青。仙者说:玄鹿为脯,食之寿二千岁。馀干县有白鹿,大老粗皆传千岁矣。晋成帝遣人捕得,有铜牌,有字在其角后,云宝鼎二年临江所献。

《竹书纪年》曰:昭王十三年,天津高校曀,雉、兔皆震。宣王三十年,有兔舞镐。

陆绍弟

谢承《西汉书》曰:郑弘为临淮里正,行春,两白鹿随车侠毂而行。弘怪问主簿黄国鹿为吉凶,国拜贺曰:"闻三公车画作鹿,明府当为参知政事。"后弘果为经略使。

《尔雅》曰:兔,子嬎。其迹,迒。(迒,音刚,又胡刚切。)绝有力,欣。

铜环

《搜神记》曰:冯乘虞荡夜猎,见一大麈,射之,麈便云:"虞荡,汝射杀笔者耶?"明晨,得一麈而入,少时荡死。

又《国风·有兔》曰:有兔爰爰,雉离於罗。

永淳年,岚胜州兔暴,千万为群,食苗并尽,不知何物变化。及暴已,即并失去,莫知何所。异哉!

《史记》曰:赵高欲为乱,恐群臣不听,乃先验。持鹿於二世曰:"马也。"二世笑曰:"刺史误耶,谓鹿为马。"问左右,左右或言马以阿赵高,或言鹿。高因阴中言鹿者以法。

《后魏书》曰:有兔入于后宫,检问门官,无从得入。太祖怪之,令崔浩推其咎徵,浩以为当有邻国贡嫔嫱者。今年,姚兴果来献女。

杨迈

《说文》曰:麚,牡鹿也,处暑解角。麟,大牝鹿也。{鹿需},鹿麛也。{鹿速},鹿迹也。麛,鹿子也。{幵鹿},鹿之绝有力也。{鹿畺。},大鹿也。

《春秋运斗枢》曰:南河三星散而为兔。

吴唐者,庐陵人也,少好射猎,矢不虚发。尝方春,将其子出猎,乃值一麈,将□戏焉。麈觉有人气,引□潜去。□未知所畏,因前就唐,唐射之而死。麈惊还悲鸣,唐乃置净地, ??自藏草中。麈来俯舐顿伏,唐又射之,应弦而倒。既而又逢一麈,张弩之间,箭忽自发,激中其子。唐即投弓抱子,抚膺而哭,忽闻空中呼曰:“吴唐,麈之爱子,与汝何异!”惊视左右,虎从旁出,遥前,搏折其臂, 还家一宿而卒。

○麂

《毛诗》曰:《野有死麇》恶无礼也。野有死麇,白茅苞之。

岚州

《黄帝内经》曰:四九三十六,六主纬,纬主鹿,鹿故3月而生。

《庄子休》曰:蹄者所以在兔也,得兔而忘蹄。

彭世

又曰:伍被谏呼伦贝尔王曰:"昔子胥谏阖闾,公子光不用,乃曰:'臣今见坡鹿游姑苏之台。'今臣亦见宫中生荆棘也。"

《异苑》曰:青州刘幡,玄嘉初,射得一獐,剖肚藏,以草塞之,厥然起走。幡怪而拔塞,弹指复还倒,如此三焉。幡密寻此种,求类治伤痍,多愈。

泰山内有一老僧,结茅居薜萝间,修持不出。忽见一小儿独参礼,乞请为门生,僧但诵经不管不顾。其小时候自旦至暮不退,僧乃问之曰 :“此山峰内,人迹甚稀,小儿因何至?又因何求为门生?”小儿曰 :“本居山前,父母皆丧,幼失所依,必是前生不修善果所致。今是以发愿,舍离尘俗,来求笔者师。实欲修来世福业也 。”僧曰 :“能如是耶?其奈僧家寂寞,差异于俗人。志愿虽嘉,能从道,心惟一乎?”小儿曰 :“若心与言违,皇天后土,自不容耳,不惟我师不容也 。”僧察其敏悟,知有善缘,遂与落发。小儿为门生后,精进勤劬,罕有伦等。或演法于僧,僧无法对;或问道于僧,僧无法折。老僧深重之,以为一代天骄也。后数年,时在金秋,万木凋落,凉风悲起,溪谷凄清。忽慨然四望,朗吟曰 :“作者本生平深山内,更何入她不二门。争如访取旧时伴,休更朝夕劳神魂 。”吟讫,复长啸。长久,有一批鹿过, 小儿跃然,脱僧衣,化一鹿,跳跃随群而去。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獐有牙而不能噬,婴与弟绦惊骇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