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牛总家的事虽然没有出现在公司的哪个文件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35 发布时间:2020-01-12
摘要:一、金融风暴吹过 美国的金融风暴不知是从太平洋跨海过来,还是从大西洋横扫欧洲而来,反正上天良公司一下就被这股风暴吹得摇摇晃晃,经营业绩直线下降。公司领导决定采用“减

一、金融风暴吹过
  
  美国的金融风暴不知是从太平洋跨海过来,还是从大西洋横扫欧洲而来,反正上天良公司一下就被这股风暴吹得摇摇晃晃,经营业绩直线下降。公司领导决定采用“减员”来“增效”。
  
  二、职工代表讨论
  
  人力资源部牛经理夜以继日制订了员工轮休方案。轮休方案分六个阶段实施(什么时候实施哪一阶段的方案,由总经理视公司的经营情况而定)。
  为了确保让员工休得踏实,贾政经主席召开职工代表会议审议轮休方案。由牛、妫、佘、沈四大金刚(经理或主任)和夏、龙、鸦、池四大残人,外加贾主席组成的职工代表大会以“无障碍”形式通过了轮休方案(其实就是在轮休方案的封面上盖了个工会的章)。
  
  三、劳务人员轮休
  
  劳务人员也就是所谓的农民工,轮休首先从他们开始。具体方案是,人员分成三批,实行无薪休假,每批轮休一个月,每三个月为一个周期。劳务人员可以选择同意,也可以选择不同意——走人。
  
  四、普通员工轮休
  
  所谓普通员工就是正式员工中的的那些没有任何官衔的“小兵”。
  劳务人员的轮休没有给公司的资金减少多少压力,普通员工责无旁贷地要去承担重任。
  小兵和民兵(农民工)没有本质的,两者的轮休方案也是一样的。
  
  五、业务骨干轮休
  
  到了第三个月,公司的经营情况没有丝毫好转。于是胡总经理忍痛启动第三阶段,让业务骨干也加入到轮休的行列之中。虽然这对公司是个不小的损失,但是为了确保中层干部的收入不受影响,公司只能“丢卒保车”。
  
  六、中层干部轮休
  
  到了第四个月,公司的经营业绩仍未止住下滑势头,而且还破天荒地出现了“赤字”。
  在中层干部会议上,牛经理宣布了第四阶段的“丢车保帅”方案。中层干部一片哗然,牛、妫、佘、沈四大金刚首次出现分裂。妫、佘、沈一直把矛头对准了牛经理:
  “丢车保帅?没有车,这盘棋你还要不要下下去啦?”
  “你是不是山东人啊,独吃自己人啊?”
  “你是不是把自己也当成帅啦?”
  牛经理没有好气地说:“我也没有办法,我们总得活下去吧?”
  妫主任冷笑道:“把自己屁股上的肉割下来烧汤喝啊?”
  佘经理打断了妫经理的话:“我们是屁股上肉吗?我们是胸口上的肉,是胸大肌!”
  沈经理纠正道:“我们是脸上的肉,割下来不到四两,不解饿,但是脸上没肉就毁容了。”
  ……
  牛经理把牛眼一瞪:“你们要干就干,不干就走人!”
  这句话是牛经理的杀手锏,他用这句话打败过无数英雄好汉。但是,今天这句话却引来了从未有过的反击:
  “你牛,你怎么不走啊?”
  “你算什么东西?”
  “这话是你说的吗?”
  “这话我可以说吗?”坐在主席位置上的胡老板终于发话了,“这个方案是我让牛经理弄的,有什么屁都冲我放吧!”
  一个硕大的塞子一下子堵上了所有的嘴。
  
  七、高管人员轮休
  
  过了四个月,公司帐面突然出现巨额亏损,公司召开领导班子会议,特邀牛经理列席会议。
  经过一刻钟的寒暄,会议终于切入主题——由牛经理介绍员工轮休减薪的阶段性成果:
  第一个月,三分之一的农民工轮休,共减少公司工资性支出三万元;
  第二个月,三分之一的普通工也开始轮休,虽然参加轮休的人数只有农民工的一半,但是减薪的效果却是农民工轮休的一倍;
  第三个月,三分之一的农民工、三分之一的普通工和三分之一的业务骨干轮休,当月共减少工资性支出二十一万;
  第四个月,在前三个月的基础上,又增加一名中层干部——佘经理,预计一个月至少可以减少支出四十五万;
  如果可以在一位副总经理或一位总经理助理或一位财务总监中再选一人参加轮休,轮休期间,发一半薪水,预计一个月可以再减少支出二十四万。
  经过抽签,财务总监被抽到第一个轮休,她拿到签纸时只说了一句:“我把原因查清楚再休。这期间就算我轮休。请诸位等我一下。”
  
  八、巨亏来自娱乐
  
  不到十分钟,财务总监就回到了会议室,还带着材料。材料显示,公司的巨亏主要是在澳门支付的娱乐费用远远大于公司的营业收入,其他还有(如出国考察、高尔夫球)等等的支出也远远高于工资性支出。
  
  九、胡总经理双规
  
  妫经理收到北京总公司寄来的会议通知,请胡总经理去北京开会。
  胡经理去了北京就再也没有回来,据说是被双规了。      

        "老大"的丈母娘去世一个多月后,白芒才听说,这让他特别郁闷。不恼老婆经常数落他:“傻,一根筋。就知道整天扑在工地上,别的啥事都不走心,大学毕业都快二十年了,还没捞个一官半职的。”

沙湾县柳毛湾镇:每4名农民中就有一名工人

       "老大”是圈内下属们对省第三建筑公司牛总经理的尊称。白芒从进公司那天起,就一直在牛总的手下做技术工作,是牛总最得力的干将,在牛总平坦的升迁道路上,白芒可算是汗流浃背。在私下里吹牛时,他经常自豪地跟人说,当年他和牛总俩人在工地的宿舍里,经常是用一包花生米,就能喝下两打儿一块五一瓶的“小麦啤”,眼下在三公司内,还能和霸道的牛总顶两句嘴的人,也就是他了,牛总仿佛是他身后一幅亮瞎人眼的背景墙。自以为和牛总关系最铁的他,对牛总家这次的事之前却全然不知。

三年前,亚洲最大的棉浆粕生产企业山东高密银鹰化纤有限公司在沙湾县柳毛湾镇建厂,让全镇8000多农民对“无工不富”有了新的认识。

       这次牛总家的事虽然没有出现在公司的哪个文件上,但丝毫也不会影响它将成为三公司本年度最重要的一件大事。真是一个难以保守秘密的年代,从老人家病重到去世,牛总一直都很低调,没有整出什么大的动静来,可事情的整个进程却被那几个时刻关心“老大”、积极要求进步的小兄弟们准确地掌握着,他们的激情一下子被彻底点燃了。在老太太葬礼的前一天,他们便都从百忙中抽出身来,放下了手中所有的工作,或乘高铁、或打飞的、或飙汽车,不约而同地奔向千里之外的牛夫人的娘家,而且每个人还都奉上了一份数额不俗的礼金,弟兄们的一片心意,让“老大”非常感动。

王建民夫妻俩两年前还是该镇的农民,现在则是银鹰工贸公司的工人,两人每月工资加起来超过2000元,年底还有一笔奖金,收入比种地时提高了不少。

         白芒一个人呆坐在工地的办公桌前,内心五味杂陈。他用手不停地转动着桌子上的一只钢笔,这是他每次感到烧脑时的习惯性动作。他猛然意识到,在“老大”的朋友圈里,自己好像已经被旋转到了最外圈,随时都有可能沿切线飞出。虽然室内空调温度定得很低,但细小的汗珠还是从他的额头上渗了出来。他不禁感叹:“别看那帮家伙平常工作时,天天都像服用了安眠药似的,一旦遇上吮痈舔痔的活,却又都像体内注射了大量的鸡血,一个个跑得比兔子还快。”  白芒是不屑与他们和光同尘的。

“企业不仅和我们签订了劳动合同,还给我们缴纳了‘三金’,办理了失业保险。”这一切都让王建民挺满足。如今,他们一心一意当起了工人,自家的地包给了别人,每年能有3000多元的收入。现如今,夫妇俩又开始合计着尽快在镇上买套楼房定居了。

        他又点着一根烟,一边吸着,一边自怨自艾起来。自己生活得是不是太闭塞了?仿佛游离于世俗社会之外,真有点不食人间烟火。虽说自己在处理工程技术问题时,才思敏捷,得心应手,但在与领导的感情联络上,反应却十分愚钝。仔细想想,自从两年前“老大”调任公司总经理以来,除了工作上的事,自己就没给他打过几个电话,更别说去主动当面汇报工作了,如果没记错的话,就连春节也没给他发过一条拜年的信息。再铁的关系也有保质期,也都需要不断地维护和保养。和“老大”的关系日渐疏远,都怪自己太不会来事了。

目前,在沙湾县像王建民夫妇这样的农民已不是少数。仅柳毛湾镇8000多农民中,转移农村富余劳动力2000余人。这种农村富余劳动力的转移方式与季节性转移比起来,效果更为稳固,不仅能有效地增加农民的收入,而且有利于土地的规模化经营。

         白芒划开手机,从联系人里搜出牛经理的电话号码,然后按下。那头电话响了几声就被挂断了。白芒心里“咯噔”一下:“牛总不想接我的电话?”

去年,作为镇上最大的银鹰工贸有限责任公司产值4.5亿元,利税近5000万,解决了1000多人的就业。过去,镇上不少农民在呼克公路旁边建了190幢商住两用的门面房,开设商店、餐馆,后来由于修路,很多门面房都空了。自从银鹰公司来了以后,这些门面房全租了出去。

          等到半个小时以后,他又忐忑不安地试着拨打牛经理的手机,“嗒~嗒~”,手机响了五声后,终于传来了牛经理的声音:“噢,白芒,有啥事?“

“银鹰公司的到来,一下子使我们镇上的流动人口增加了1000多人,最多的时候,来银鹰公司每天送货的卡车就有好几百辆。”柳毛湾镇党委书记施江平说。

        “牛总,没啥大事,就是我想和你见个面。”白芒有些激动地说。

现在走在柳毛湾镇,不知道的人会以为这是一座小县城,笔直宽阔的马路,造型各异的路灯,道路两边清一色的小二楼,临街的小商店、饭馆一家挨着一家。2006年,柳毛湾镇农民人均纯收入可达7186元,人均增收443元。

        “哦,我出差了,现在正忙着和人家谈事呢。那等我回公司再说,好吧。”没等白芒再开口,牛经理就把电话挂了,白芒感觉牛经理的口气高冷。

“2006年我们开始搞安居工程,争取5年内,让全镇40%的农民都住进安居工程的楼房。”施江平说。

        几天后,白芒打听到牛经理终于回来了,一大早,他从老婆那拿了一万元现金,裹了个大红包说是要把牛总家的份子钱补上。

库车:万名农民当“蓝领”

白太太一听这话,忙把他拦住: “你昏头了,这钱哪能用红包裹?再说,这丧事的礼钱哪能后补?这礼后补就是咒人家,是给人家添堵!这帮当官儿的都迷信着呢”别看白芒在生活中迷迷瞪瞪的,他老婆可是个很懂人情事理的人。

随着新型工业化建设步伐的加快,目前,库车县已经有近万名农民进城当上了“蓝领”工人。

        白太太接着说:“其实啥都不用,就凭你俩这么多年的关系,你去当面跟他好好解释一下就行,以后你要多哈着点儿他,‘老大’之所以现在对你有些冷淡,主要是你骨子里还把他只当哥儿们,没当领导。”

司马义是库车化工园区内一家成品包装车间的工人,一年前,他还是乌恰镇萨喀古村的农民。“正式工作前,我接受了企业两个月的专业培训,现在我每个月工资有700多元。”司马义说。据车间负责人介绍,这个车间共有20多名农民工。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这次牛总家的事虽然没有出现在公司的哪个文件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