沿着这条路走到底,负责把做组装好的DVD插上电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55 发布时间:2020-01-12
摘要:一 汽车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颠簸,疲惫地裹着烟尘,最后喘了口粗气,跟着又一个趔趄,在龙冈站停下来,完成了它的使命。随后,车门张开大口,把乘客又吐出来,长时间困在这燥热的


  汽车经过三个多小时的颠簸,疲惫地裹着烟尘,最后喘了口粗气,跟着又一个趔趄,在龙冈站停下来,完成了它的使命。随后,车门张开大口,把乘客又吐出来,长时间困在这燥热的闷罐里,人们早就汗流浃背,焦渴难耐,连呼吸都感到窒息,仿如活在蒸锅里。此刻车子一停,个个如逢大赦,立马骚动起来,伸懒腰,打呵欠,背包拎兜,蜂拥下车,一踏上地面,皆踔厉风发,那感觉就像鱼儿又回到水里,恢复了原先的活力。
  宁远拖在后面,是最后几个下车的,他无须赶忙,己经回到家乡了,早迟一点无所谓,虽说日头甩了西,但距离地平线还有远远的一大截呢。此刻才下午两点多,到家也就里把路,年轻人这点路算什么,哼个歌的工夫就到了。他离开龙冈快半年了,对家乡的土地倍感亲切,加之带的东西不多,就一个挎包,所以,他想沿途走走看看,消消停停地回去。
  他对这片故土太熟悉了,闭上眼也能如数家珍,从车站向西几百米,有一条乡路直通村子,转个弯一直走到家。和乡路接壤的积谷仓向北,是一片稀稀落落的树林,主要是榆树和桑树,穿过树林再向前走,就到了儿时玩耍过的王婆桥;过了桥是一条平坦的大路,路旁有一片茂密的竹林,层层叠叠,深不可测,沿着这条路走到底,就是龙冈镇了。
  宁远是个打工仔,在南方S市某建筑工地打工,由于他为人正派,技艺过硬,贴得一手好瓷砖,其它活计也件件皆能,深受建筑单位的器重,也很挣了几个钱。这次是大姨来信,要他回去相亲,虽未透露是谁家姑娘,但说肯定会让他满意。宁远估摸是后村的文凤,也是他中学同学,他俩一直相互爱慕,只是未捅破那层窗户纸,而大姨又完全知道他的心事,这才请了假赶回家。
  宁远这次回来,还带回了八千八百块钱,这是他春节后积攒的工资,就在贴身裤兜里揣着。用途也酌定了,如果说的是文凤,他会给女方三千块作彩礼;如果相亲不顺,就整数存入信用社,余下的八百块,给爸妈修房用。所以,他也想在路上思谋思谋,因为一回到家里,亲朋邻舍都要应酬,免不了唠叨几句,尤其是小侄子宝儿,跟他特别的亲,见了他会像小蛇一样缠个没完,再想安静就难了。
  这刻虽是下午,毒太阳却未见收敛,仍不依不饶地抛洒着热浪,似乎要将大地烤焦,因为热,路上抹了些冷落,行人稀少,车辆绝迹,但乡村特有的美姿,仍尽情地绽放着。宁远边走边看,时而见到清澈见底的溪流,时而见到色彩斑斓的野花,还有那红的蜻蜓,绿的蝴蝶,黄的蜜蜂,黑的蟋蟀,在花间或田埂上穿来跳去,构成了一幅动静相宜的盛夏画图。他沿途观赏,正看得心旷神怡,忽见那积谷仓树林处,模糊剪着两个人影,似乎是一对男女,似乎都很年轻,似乎在交谈些什么,似乎话不投机,宁远专注的视线,便卯在这对剪影上了。猜想他俩是夫妻拌嘴?是情侣失和?抑或其他什么事情发生争执?正揣度的神游八极,又见两人在争抢一件什么东西,男的得手后狂奔逃窜,女的慌了神惊魂哭喊:“有人抢钱啦!抓贼呀……”哭喊声划破长空,钻进了宁远耳蜗,声音饱含了凄厉和悲怆,但不失甜润音质的成色。
  呀!刚才的揣度全错了,原来是窃贼拦路抢劫,宁远是个热血男儿,最见不得不平的事,更何况这个窃贼太嚣张了,大白天欺负一个弱女子,一股无名忿火窜到脸上,义愤填膺,怒不可遏,再看这方圆左近,阒无一人,帮那弱女子抓贼,也只有他了。其时刻不容缓,随即撩开大步,以百米冲刺的速度,朝那个窃贼追去,但因为距离太远,那窃贼又狡猾如狐,几个闪躲奔突,早己杳无踪迹。宁远追了一阵,啥也没有捞着,赔了身臭汗回来,像霜打了的芦苇,自觉没能替人家解忧,男儿的豪气也矮了几分。
  宁远正气馁呢,那小女子向他走来了,确切地说,是个二十岁左右的姑娘,急促地向他跑来了,那鹅黄色的连衣裙,在奔跑中急速摆动,凸凹有致的曲线身段,展现了动人的青春丽质。她刚走近宁远,就像见了亲人,悲切切叫了声大哥,身子便跌跌撞撞朝宁远胸脯靠。宁远猝不及防,血涌了一脖子一脸,心跳得横七竖八,男女间肌肤贴近,简直就是一团火,宁远没练过坐怀不乱的功夫,己经张开了接纳的胳膊,亏得哪根自律的神经跳了一下,才把他拉回到理智世界。
  “别、别……姑娘,你冷静点儿……”宁远心慌意乱,本能地退了两步。
  “大哥,我可怎么好啊……”小女子泼泪如雨,也向后挪了三寸。
  “姑娘,你别尽哭呀,有什么难处说出来,我能帮你一定帮你。”
  “大哥,我算没活路了!呜呜……”
  接下来,小女子又抽噎了一阵,才道出原委,将她家住何地,姓甚名谁,如何抗命逃婚,如何千里迢迢到龙岗投奔姑母,如何姑母病逝,如何举目无亲,如何遇贼问路,如何钱包被抢,如何惊恐争夺,如何力尽呼救等等等等,像腌菜缸里过了期的咸菜卤,一古脑儿倒了出来。
  “大哥,我带出来的八百块钱,全放在包内,统统被那个狗贼抢走了。他还想抢我的金项链,亏得我拼命呼喊,他才慌忙逃走,不然……呜呜……这项链是我妈给我买的,花了一千四百块呢……”
  小女子哭诉的时候,宁远注目打量她,鹅蛋脸,丹凤眼,白嫩纤弱,楚楚可怜,如果不加苛求,算得上是个美人。再看她粉颈下,果然有串金项链,式样新颖,光灿耀目。宁远是个有正义感的人,听那小女子诉说,更痛恨那狗贼趁难打刼,本想说几句宽慰的话,又觉得已于事无补,转而低声叹息道:“唉!你孤身一人,原不该出走的,政府保障婚姻自由,可以去法院解决嘛。”
  “大哥,我现在也悔冒失出走,造成这种结局,可钱包被那个狗贼抢去了,想回家也难了!”小女子一阵悲咽,又滴下泪来。
  “姑娘,我是个打工的,虽挣了几个钱,那都是一砖一瓦垒起来的,但此刻没有路人,也只好由我来帮助你了,我给你八百块,你回家去吧。”
  事情已经这样,宁远决意帮助这个落难女子,给足她回家的盘缠,血性男儿言信行果,没皱一下眉头,就从裤兜里掏出八百块钱,义无返顾地递到小女子手上。
  “大哥,这怎么行呢,你挣钱也不容易,给了我你怎么办啊!”小女子捧钱的手有些颤抖,似乎比捧块铁饼还要沉重。
  “姑娘,说实在的,我挣钱是不容易,可我愿意花这笔钱。古人云:恻隐之心,人皆有之。你落难到这般田地,我能看着不管吗!所以,你就不要管我了,赶紧拿这笔钱,趁天色还未晚,到龙岗旅馆住一宿,赶明儿一大早,去县城乘车吧。”
  “大哥……”小女子顿了顿,愧疚地说:“我现在是走投无路,什么办法也没有,这钱只好收下了。大哥待我赛过亲哥,对我的恩德天高地厚,今天要不是遇见大哥,我一个弱女子,举目无亲,身无分文,还能活吗!是大哥你救了我一命,我会永远记在心里。俗话说,知恩要图报,但以后路途遥远,再难相逢,怕是没法报答。所以,小妹也想表点心意,送件礼物给大哥做个纪念,请大哥不要推让,务必成全收下。”
  “不不……你不要不过意,礼物我不能收,天色不早了,你赶紧走吧!”
  宁远想,你钱物被抢,两手空空,除了一个大活人,外加一件薄如蝉翼的连衣裙,粽子似的裹在玉体上,还能有什么东西送我,难道你是魔术师会变?他正犯迷糊呢,就见小女子一抹脖子,一道黄灿灿的金光一闪,电光石火间,礼物就落到了他的手上,宁远定睛看去,就是小女子那串未被抢走的金项链。
  这太出乎宁远的意料了,他仿佛被一颗纯美的柔弹击中,刹那间乱了方寸。这位姑娘深明大义,知恩图报,不肯白受人家的资助,毫不吝惜地将贵重项链回赠,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人家捧出的是一颗赤诚的心!这样的礼物我怎么能要呢,那不是趁人之危夺财吗,千万不能!万万不能!绝对不能!
  “姑娘,你的心意我领了,但项链我真的不能要……”小女子都把他当亲哥了,宁远也想叫她声妹子,但又怕人家视为浅薄,终于没有叫出口。
  “大哥,项链你一定得收下,如果你不肯收,这钱我也不要。”小女子不让他说下去,毅然决然地伸出两只白嫩的小手,锁住了他那双推让的大手。
  “姑娘,我真的不能收,我真的……”宁远见推脱不掉,又不知说什么好,当下急得六神无主,涨红的脸像个喜蛋。
  “大哥,你要是再不收,就是看不起小妹了,小妹以后会记住你,就此和大哥告别!”
  宁远被她的真情感动,绵软得没力量再拒绝,眼睁睁看着她整一下衣裙,向他鞠了一躬,继而翩然转身,款款慢行,走了几步,又回眸一瞥,夕阳拉长了她的影子,步履绣出了她的动姿,随后像一片飘荡的云彩,急速游移离去了。
  
  二
  小女子走远了,背影都模糊了,宁远还伫立在那儿,一时如醉如痴,待他回过神来,看到那串金灿灿的项链,猛悔自己糊涂至极,太不自重,一个大男人,收人家姑娘的项链,这算哪门子事啊!再说了,人家项链值一千四,我才给了她八百,是我帮助人家,还是人家帮我,我和那个贼趁难打劫有什么区别,我都成了什么人了!不行,这项链一定得还她,即使她不快也罢,即使吵一架也罢,反正不能收人家这么贵重的东西,否则自己会蒙羞一辈子。他估计小女子还没走远,赶上她还来得及,正要拔腿追过去,忽听一个烂熟的童声,小鞭似的炸过来;“叔叔!叔叔……”
冠亚体育下载,  真是心急船儿慢,又遇顶头风。只得站住望去,原来是哥哥宁波带着宝儿,骑自行车来接他了。那宝儿见到他,像鲇鱼一样滑下车,乐颠颠扑到他怀里,一脸娃哈哈且笑且嗔道:“叔叔,你怎么慢吞吞的不回家,都快把我急死了!”
  宁波也道:“宁远,宝儿在家闹翻了天,非要骑车来接你,你咋这么迟啊,是汽车晚点啦?”
  “不是。路上遇到个姑娘,耽误了些时候。”宁远说。
  “啥?路上遇到个姑娘?你们啥时认识的?”
  “我们刚认识。哥,我没吋间跟你解释了,你把车给我,我要去追她。”
  “你们刚认识,就要去追她,你给我说清楚,追她干什么?”
  “也没有什么,送条项链给她。”
  宁远手一扬,一条金光晃眼的项链,楔入宁波的视野。宁波严肃起来,弟弟年轻单纯,涉世未深,半路上碰到个姑娘,就给人家送项链,这也太离谱了吧,做哥哥的得说说他。
  “宁远,悠着点,你跟人家才认识,送什么项链?大姨已给你说了文凤,你可别犯糊涂啊!”
  “哥,瞧你想哪去了,这项链原本是她的,我只是去还她。”
  “是那女子丢掉的?”
  “是那女子丢掉的。”宁远事急难分辩,随口撒了个谎。
  “噢,原来是人家遗失的,那你快点送去,我在这里等你。”
  宁波舒了口气,这才放下心来,把车子交给宁远。宁远把挎包和钱都交给宁波,包钱的报纸塞到裤兜内,刚接过车子,那宝儿早抢先一步,壁虎般伏在后座上,说什么也不肯下来,定要跟了宁远去,宁远没法,叫他坐好,上车一踩脚踏,就追下去了。
  车子风驰电掣,箭一般射向前方,一直追到王婆桥,可小女子杳无踪迹,此处是去龙岗镇的必经之路,怎么就不见了呢?宁远让宝儿下来,支起车,站到河畔上眺望,对岸并无人迹。咦!这姑娘上哪去了?莫非又被人刼走了!宁远火烧火燎,疑虑顿生,心也一下子紧起来,踮了脚左顾右盼,踯躅徘徊,把什么都看过了,就是没她的影子。
  宝儿呢,则快乐得像只欢雀,兴高采烈,蹦蹦跳跳,一会儿去摘桑树上的果子,一会儿去采河坎上的野花,忽而把耳朵贴在桥墩上,像是探听什么,又俯身朝桥底下张望,像电影中的小兵张嘠,侦察后老鼠般溜向宁远,神秘兮兮道:“叔叔!桥底下有人。”
  “瞎说,这么热的天,桥底下有什么人?”宁远不信。
  “就是有嘛!骗你是小狗子。”
  “你是怎么知道的?”
  “我听到的,他俩在说话,一个男的,一个女的,女的叫男的刘志江,男的叫女的莲香。”
  “那是人家谈恋爱,你小孩子家就别管了。”
  “不对!那男的还有小匕子(短刀)呢,肯定是个坏人。”
  “嗷!有小匕子?我看看去。”
  宁远对王婆桥太熟悉了,童年就在这里游泳,只是以后水位降低,桥头下干涸成空洞,成了孩子们玩耍的地方,可以藏人和纳凉。现听说男的有小匕子,顿时警觉起来,心想莫非她又被坏人刼持了,遂也学宝儿的样子,轻鸦鸦走过去,伏在桥堍上,听桥底下说话。
  宝儿呢,也没闲着,他想,叔叔生性耿直,专爱打抱不平,一旦发现那男的是个坏人,肯定不会放过他。但那个男的有小匕子,没有长傢伙会吃亏,便在河坎上捡了根破竹竿,一旦战斗打响,好给叔叔当武器,还拾了块砖头,留着自己备用。叔叔身强力壮,勇猛矫健,又当过民兵排长,降伏那个坏蛋不在话下。再说了,还有我在旁助阵呢,到时候给他一砖头,管叫他额头开红花。
  这时候,宁远斜俯了身子,伏在桥堍上,屏息细听,就听那男的说:
  “我说从县城回来的打工仔,身上都是有钱的,敲他们一敲一个准,没错吧。”

昨天下午,小记也从合肥包河刑警三队获悉,逃至东莞的张某已被抓获,金项链已经被他给卖了。对于作案事实,张某是供认不讳,但是却羞于提起自己差点被名弱女子打趴的经历,只说自己只是想劫财并不想伤人,所以没下狠手,目前其已被刑拘。

阿金,来自重庆的一个小镇,他的外表看上去和别人人没什么不同,只是大家都知道,他其实是个聋哑人,做不得其他活路,听说是他叔叔从綦江把他带出来到广州打工,找了很多家工厂都不收,后来张老板看到他可怜,估计着厂里缺少一个检测员,而且这份工不需要听和说,便把他安排到了这个岗位

小王歇了一会,跑去报案,民警赶到现场调查,虽然没有找到有价值的监控录像,可是大晚上的,一个疯跑的半赤裸男子,怎能不引起路人注意呢?顺着路人的指引,民警很快锁定了嫌疑人张某身份和居住地点。

他到张家的那个姑娘,张家的父母把他赶走了,说女儿不在家,以后也不要再来了

别看小王只有20岁,谁价值近万元的金项链被抢了谁都得拼命。小王快速追上去,抱住张某,和他撕扯开来。由于当时天不冷,张某只穿着一件上衣,扯着扯着,上衣就被扯掉了,可是张某还没能摆脱小王,一时有点慌了。

那姑娘隔三差五的就提一些水果啊,饼干来感谢他,他也不好意思拒绝,后来,一来二去居然成了一对冤家,后来这才被张家的妈老汉儿晓得了,死活都不同意把她的女儿嫁给阿金,阿金才心灰意冷的跟我出来打工,这张家的姑娘比阿金还大一两岁,之前有媒人介绍了好几个都没成,说八字克夫,我看呀嫁给我们阿金挺好的,安安静静,又不会吵闹,老老实实的,还是那妈老汉儿作孽呀”

第一幕

“这么说来,阿金还是有艳福哦,哈哈哈”周围的工友说

而小王扯掉对方上衣后,双手没了着力点,就只能往对方裤子扯去,不知怎么就顺着腰带扯到了里面,结果竟然将张某的内裤扯掉了。不过最终啊,小王还是没能斗过张某,张某带着金项链,就这样赤裸上身跑走了。

这是阿金第一份工,他做得很卖力,大家对他也很照顾,在他发第一个月工资的时候,他请了同宿舍的工友们一起去外面吃了一顿火锅,在吃饭的时候他手舞足蹈咿咿呀呀的地说了一些话,大家都听不明白,只得哈哈大笑,他也在笑,只是他从来没听过声音,不知道笑声到底是什么样的。

第二幕

姑娘在阿金离开镇子之后的一个月,也外出工作了,他们之间很少联系,好像是相互都把对方忘了

第三幕

那,总要回来过年吧,阿金这样想,所以每天都跑到镇上的车站去等着,在腊月28的下午,他终于看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扎着两根麻花辫,穿了一件鲜艳的羽绒服,手里提着一个包包,阿金跑过去,用手指轻轻地触了一下姑娘的肩膀,她回头,看到阿金呆呆地站在身边,忽然哭了,哭得很伤心,声音很大,眼泪掉在她羽绒服上,又滑落到坑坑哇哇的地面上

如果让一名身高一米八的小伙,去和一名一米六的姑娘打架,谁输谁赢大家肯定觉得毋庸置疑。可是最近就有这样一名壮汉,在深夜抢劫一名弱女子金项链时,遭遇激烈反抗,连上衣和内裤都被扯掉,最终赤裸着上身仓皇而逃。

90年代末的广州,一个工厂的灯还亮着,车间里有几十个工人还在加班,一排排码好的电子线,还有各种DVD原件,外壳,在车间的一个角落里,坐着一个年轻的人,名字叫阿金,负责把做组装好的DVD插上电源,测试一下是否正常通电,他看上去很内向,安静,或许是他常年在车间里工作,皮肤显得有些苍白,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沿着这条路走到底,负责把做组装好的DVD插上电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