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绍看翡儿跟着小青跑了,他的心里会有一点点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86 发布时间:2020-01-20
摘要:双燕归来细雨中 (一) 烟尘滚滚,黄沙漫漫,马蹄声声。 一匹白马载着一名白袍小将绝尘而来。 前面的树林里忽然冲出一队人马,呈扇形包抄过来。 刀光剑影,人吼马嘶,血肉横飞

双燕归来细雨中
  
  
  
  (一)
  
  
  烟尘滚滚,黄沙漫漫,马蹄声声。
  
  一匹白马载着一名白袍小将绝尘而来。
  
  前面的树林里忽然冲出一队人马,呈扇形包抄过来。
  
  
  刀光剑影,人吼马嘶,血肉横飞,天昏地暗……
  
  
  艰难杀出重围后,他的白袍上面沾上了斑斑血迹,宛若雪地里盛开的梅花。
  
  筋疲力尽,人困马乏,可他不能停留;他必须在镇南王妃生辰这天赶到大理。
  
  他拼命打马,可是白马终于支持不住,“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他被掀了下来。
  
  
  躺在地上的他,泪水模糊了双眼。他很少哭泣,就连小时候受了委屈也未曾哭过,做了将军之后更是豪气干云,笑傲群雄;可如今,英雄末路,虎落平阳。他痛恨奸臣当道,主上昏庸;但他更痛心她的负心。
  
  他忘不了和她花前月下,竹林塘边,吟诗作对,舞剑吹箫,鸳鸯戏水,蝴蝶双飞……
  
  可这一切转瞬即逝。他只是不明白,她为什么弃自己而投向端王的怀抱;而沿途截杀的恰恰就是端王的人马。
  
  他实在是疲倦极了,想着想着竟然沉沉睡去。
  
  
  朦胧中,忽觉脸上热乎乎的,他一惊而起,原来是白马正在舔舐他的脸,身边放着食物和水。他知道这是通人性的白马从厮杀过的地方叼来的。他一把抱住马首,将脸紧紧地贴在上面。
  
  
  两只鸽子一南一北翩翩而来,落在了他的左右肩膀上。他取下左边鸽子脚上的丝帛。“妾非背叛,实为救你。今已被骗,无颜面君。虽赴黄泉,难洗耻辱。”他双眼噙泪,大叫一声,此时的他已下定了决心。
  
  他取下右边鸽子脚上的丝帛,一看大吃一惊。他撕下一块袍袖,匆匆写了几个字,拴好,一扬手,那只鸽子便向南飞去了。
  
  
  马不停蹄,日夜兼程。不知换了多少匹马,也不知穿越了多少山水,他终于在镇南王妃生辰的晚上到达了大理。
  
  
  到处张灯结彩,四面戒备森严。他转到后花园,挠钩扔出,攀墙而过。他“啪,啪,啪”拍出三掌,花丛中也传来了三记掌声,不很响亮,却异常清晰。
  
  灯火通明,笙歌阵阵。锣鼓声中,城隍爷率一队人马前来贺寿。人马所到之处,立即把守住四门及要害,将一座镇南王府围了个水泄不通。
  
  随着城隍爷洪亮的声音,礼炮齐鸣,震耳欲聋;焰火升腾,缤纷五彩;鼓乐齐奏,百鸟朝凤。人们欢呼雀跃,热闹纷呈。
  
  众星捧月之下,团花簇拥之中,镇南王妃缓缓登场。看到那清丽不可方物的芙蓉面,他不禁心中一荡,但随即就恢复如初。
  
  一曲《霓裳羽衣舞》之后,城隍爷献上了祝寿酒。“多谢王叔前来相贺!”王妃微笑着举起了酒杯。
  
  
  忽然,眼前人影一晃,一个锦衣少年抢过酒杯,一饮而尽。“王爷赐酒,必是佳酿,小将斗胆,拼死一尝!”
  
  “大胆……”众将正要抢上,城隍爷一挥手,霎时鸦雀无声。只见那小将手指王爷,脸露微笑,左摇右晃,欲倒不倒,宛若在打醉八仙一样。
  
  “你——”惊呼声中,王妃认出了他——在西夏救过自己和王爷又和王爷结拜的将军。“你又何苦呢!”王妃泪流满面,“叔叔,你煞费苦心,害死王爷,想谋权篡位,连我等妇人也不放过。贱妾无时不想追随王爷于地下,只是时辰未到,今日正是良辰。小蝶,呈上酒来!”
  
  那小蝶捧上一盛满通红液体的杯子,王妃举起酒杯道:“叔叔,我死之后,求你放过府里一干人等,尤其要救活他的命!要不然,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哈哈哈哈——喝了我的‘三日九不换’毒酒,便有九条命,也活不过三日。你想自行了断,可没那么容易。左右,给我拿下!”
  
  众人呼喝声中,忽见那打醉八仙的小将身子一晃,夹手夺过王妃手里的酒杯,又是一饮而尽。众人举刀砍去,那小将却“扑通”一声倒在地上,口吐白沫,不省人事。
  
  “哈哈哈哈,本想让你多活三天,好交出镇南王的兵符,今日来看,倒是不用了。你连人带兵符一起嫁给我,不就可以了吗?哈哈哈哈,来人,请王妃更衣,今夜就成亲!”
  
  “你杀了我吧,我是不会从你的。”王妃平静地说。
  
  
  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感到一阵燥热。慢慢睁开眼来,大堂上已空无一人,只有那灯火还依旧亮着。他动了动身子,发现身体依旧灵活,除了心中的燥热外。于是,他蹑手蹑脚往里走去。
  
  避开哨兵,躲开门卫。他在镇南王府的书房后窗下停了下来,他看到了城隍爷正在自饮自酌,他伸手去拔宝剑,可他的手很快就停了下来。既然侥幸未死,就应当保护好王妃;此刻若有半点轻举妄动,就极有可能置王妃于死地。报仇不在一时,救人却在片刻。
  
  
  王妃卧内,小蝶陪着王妃在流泪。“你又何苦呢!唉,是我害了你!”王妃幽幽地叹了口气。“能为我而死的人,我今生嫁不了你,来世一定要做你的新娘!”“小蝶,你可知道,你端给我的酒里,我放了什么?”
  
  “放了什么?”小蝶哭着问。
  
  “我放了鹤顶红!”
  
  “啊!”小蝶大惊道,“娘娘,你怎么舍得丢下我们自己走呢?到那边谁伺候你呢?”
  
  
  正在此时,忽听外面“扑通”“扑通”两声轻响,紧接着,门轻轻推开,一人闪了进来。
  
  “将军,你,你没死!你怎么能没有死呢?两种毒酒混在一起呀”
  
  “你——”
  
  “嘘!”他把手放在嘴上道,“别出声,可能是以毒攻毒吧,阎王爷不收我。找到你,我就放心了!我先去书房杀了城隍爷,再回来接你俩走!”
  
  “不,将军!”王妃含泪道,“你没死,我就很高兴了。我们又何必去灭了他呢!多行不义必自毙。你帮我把兵符交给主上,我们再也不参与这些是非纷争了。”
  
  看到王妃含着泪水的善良的目光,他的心软了。
  
  
  西子湖畔,杨柳飘飘,油纸伞下,他和此时已不是王妃的她牵手漫步在断桥之上,指点苏堤,眺望保俶。
  
  一阵春雨打在伞上,抬头处,双燕归来细雨中。
  
  
  (二)
  
  西子湖畔,水秀景明,花伞似蝶,游人如织。
  
  他和她牵着手在断桥上正指指点点,谈笑着水漫金山的浪漫,突然一个黑衣大汉挤到她的跟前,就见那大汉手一扬,一柄闪着寒光的匕首突地向她胸口插去......
  
  说时迟,那时快,不及细想,无暇多虑,他本能地右手往后一带,身子往前一个侧扑,同时左掌拍出,就听“砰”的一声巨响,那人横着飞了出去,紧接着“扑通”一声落入湖中。
  
  左手还被他紧紧的握着,身子却在他的身后,惊魂未定的她忽然觉得他的身子在往下沉。她抵住他的身子,转过头来一看,顿时吓得脸色惨白——那柄匕首正插在他的胸口上,直没至柄,鲜血正顺着他的白衣往下淌。
  
  “哥哥——”她大叫一声,感觉浑身冰凉,豆大的汗珠伴着泪水从脸上滚落下来……
  
  听到她尖利的声音,他睁开了眼睛,笑了笑:“不妨......事的,要......要不了......我的命......”说着用手点了伤口周围的穴道,“你......你不要怕,找一个......僻静地方,拔......拔了......匕首,敷上......金......疮药......”说罢,昏了过去。
  
  
  “娘娘,娘娘!”她正惊慌失措,忽然听到了那熟悉的声音,“小蝶,你怎么来了?”“娘娘,先不要问,快跟我走。”小蝶说着招了招手,两个仆从打扮的人上前架起了他迅速走去。
  
  
  一切都是那么顺利,郎中给他灌了麻药,取出匕首,包扎好。她守在他的身边,看着他沉沉的睡去。
  
  
  小蝶炖了一只老母鸡,可她一点食欲都没有,看着他因失血过多而苍白的脸,泪水再次涌了出来。她无暇询问小蝶怎么来到了杭州,她的一颗心全在他身上。
  
  第二天晚上,他醒了。她喂他喝了一碗鸡汤,他很饿,吃了大半只鸡;她也高兴地喝了半碗鸡汤,吃了一点肉。
  
  他让她去休息,她不肯;他要和她说话,她不同意。她让他安静地躺在床上,她要看着他睡。他很甜蜜的闭上了眼睛;她微笑着看着他渐渐有了红晕的脸,爱怜横生。
  
  接过小蝶端来的茶,喝了两口,感到有些困意,便趴在他的身上进入了梦乡。
  
  
  她颤颤悠悠地被大红花轿抬到了他的府上,正要拜堂,忽听一声娇叱“慢着”。她大吃一惊,顾不得害羞,揭开红盖头,只见一个怒目横眉的女子,手中长剑指着自己。“我倒要看看是什么狐媚敢抢夺我家官人!”
  
  她一下子从梦中惊醒,睁开眼睛,却发现床上的他不见了,红红的烛光下,一个杏眼桃腮的女子正斜眼看着自己。“你是谁?我哥哥呢?”
  
  “哥哥?哼!你的美梦做的不错吧!”那女子轻蔑的地道:“你就是什么镇南王的王妃吧,你害死了王爷,又来害我家官人!今天我不杀你,我要把你交给你们大理国的城隍爷处理!
  
  “哈哈哈哈!”话音未落,门帘一挑,一人大踏步而来,“没想到这么快又见面了,王妃,跟我回去做个皇妃,岂不强似跟着那小子东奔西逃要强得多么?兵符呢?”
  
  “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吧!我只求你一件事:他受了伤,请你放过他吧!”
  
  “这个不劳皇妃挂牵!自有我们处理!”门外洪亮的声音传来,一个锦衣纨绔满脸虬髯的人走进屋里,搂住了那女子。
  
  
  什么都明白了,她大喊:“小蝶!”,小蝶从里面走了出来,“娘娘,对不起,我没办法!”,说着跪在地上一个劲儿地磕头。“起来吧,我不怪你!”她扶起小蝶,小蝶抽抽噎噎的出去了。
  
  
  他们都走了,屋里静得有些吓人,她却一点也不害怕;想到可以和王爷相聚了,本应高兴;可心里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因为她实在放心不下他。
  
  忽然隔壁传来来了清晰的声音,她的心怦怦直跳。“官人,端王说了,只要你肯归顺,他做了皇上,就会把端王的位子给你,我就可以做你的王妃啦。”
  
  “我们成亲有些年了,你还是不了解我呀!当初为你,我万念俱灰。要不是前去救人,恐怕你我早已阴阳两隔了。辜负背离,非比其它错误尚可谅解。假若我们再在一起,日后难免会思及此事,那时反而难堪!爱人之间犹如眼睛,容不得半粒沙子。破镜即使重圆,也难以恢复原状了。覆水难收,这个道理你不会不懂!只盼你看在我们夫妻一场的份上,放了她吧!”
  
  
  “是他”!她心中狂跳不已,正要喊叫,只听那女子说道:“哼,我们多年的夫妻之情竟然抵不了那狐媚这些天的迷惑,我这就杀了她,看你还念念不忘那妖精!”
  
  “扑通”一声,她知道是他跪倒在地。“一命抵一命,杀了我,放了她!”“哼哼!想得美!你们两个都要杀!”
  
  “能和他死在一起,今生也不冤在这世上走一遭了。”她正想着,忽听他道:“人间一起笑傲江湖,阴世纵弹高山流水,想不到我能和心爱之人共赴黄泉,老天爷实在待我不薄!哈哈哈哈!”
  
  
  “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她的心中忽然浮起了小时候听母亲常说的这句话,心里甜甜地。忽听那屋子的门“砰”的一声响和那女子尖厉的叫声。紧接着“乒乒乓乓”一阵刀剑撞击声中夹杂着那女子的呵叱声,“你杀了他,我跟你拼命!”
  
  她心下大急,跑到门边拽门,却发现门被锁上了。她急得高声大喊,却听得一个很粗的声音道:“那女人是城隍爷将来的的皇妃,她还有兵符没有交出,是万万不能杀的。而将军知道太多端王的秘密,端王吩咐不能让他活过今夜的!你敢背叛端王吗?”
  
  “端王敢骗我,我先杀你,再杀端王!”那女子的声音在愈加激烈的刀剑声中更加清晰。
  
  她拼命的拍门,那门却“哗啦“一声开了,城隍爷像一座铁塔挡在了门口,后面跟着小蝶。
  
  “你让开!”她大声喊道。城隍爷却一步迈进了屋里,“小美人,他死了,跟我回去拜堂吧!”说着伸手向她脸上摸去。
  
  她退后几步,正待自卫,忽见小蝶从后面一下子抱住了城隍爷的腿,“娘娘快跑——”
  
  “你放开!”城隍爷大怒,却怎么也甩不掉小蝶。
  
  “娘娘快跑——”小蝶紧紧地抱着不松手,城隍爷拔出刀来,向后乱砍,小蝶的头被劈为两半,但两手仍然紧紧的不肯松开。
  
  “小蝶——”她大叫着向城隍爷撞去,城隍爷扔下刀,伸开双臂向她抱来。
  
  
  眼看着她就要投向城隍爷的怀抱,却听“扑哧”一声轻响,一柄利剑从后面直插入城隍爷的后心之中。一个黑衣人道:“快跟我走!我是将军派到王府保护你的,前些日子的信就是我送给将军的,将军来王府也是我接应的。”“可是,将军他——”“都怪我,来晚了,你先跟我走,一会儿我再来收将军遗体。”
  
  “不,他死了,我也不会苟且偷生,我要和他死在一起!”她拼命地冲向隔壁。
  
  
  一切都已经晚了,三具尸体躺在地上,满地是血。
  
  她扑向他的身体,拼命地摇晃,大声的喊他,他一点反应都没有。“哥哥,我来了!”她也不哭,捡起地下的剑,向自己的脖子抹去。
  
  那黑衣人在她后背一戳,她倒在地上。黑衣人扛起她消失在黑夜里。
  
  
  第二年的春天,大明湖畔的北极庙里,她在拜祭。一个道姑递给她一张写了偈语的黄纸。那上面只有一行字:大明湖畔,趵突泉边,故居在垂柳深处。
  
  她不甚明白,但觉得那道姑有些面熟,想要问她时,那道姑却不见了。她按图索骥,于是,她看到了她一年未找到的黑衣人。于是她看到了做梦也没想到会再见到的他。
  
  他告诉她,黑衣人救活了自己和妻子,妻子出了家;自己养好伤后和黑衣人从大理到西湖,找了她一年,准备清明节回乡祭祀完祖后再找。
  
  她告诉他,她好后悔没早一点和他成亲,只因为心中还残存着王爷的影子,他就成了她永远的遗憾;她要找到黑衣人,找到他的坟墓,然后从他于地下。一年未果,她只好先来他的家乡祭拜他的先人,然后再觅。
  
  
  杨柳依依,细雨蒙蒙。桃花朵朵,燕子翩翩。
  
  新婚后的他和她依偎着在大明湖畔的春雨中幸福地走着。
  
  
  这正是:天南地北双飞客,双燕归来细雨中。                              

     第一章    两不相欠

更新︳周一至周五每日十点双更,敬请期待!

  静静的夜,林落莞和衣躺在床上,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桌上跳跃的蜡烛,不知过了多久,"噗"的一声,只余满室黑暗。终于,一滴眼泪顺着眼角流下,拉过被子,只剩下死死压抑中不小心溢出的抽泣声。

图片 1

         成亲三年,每一天与书中说的,相敬如宾,不过只一字之差,相敬如冰罢了。她知道,他从没爱过自己,甚至,他厌恶她,她占了他的正妃之位,那个,他留给自己最爱的人的位置,不是么?娶她,不过是因为她有一个好的父亲,手握三十万大军的镇远将军,他需要她父亲的支持。他们的婚姻,不过如此。她,早就知道,不是么?可是,她还是存了一丝丝的侥幸,也许,他会有喜欢她的一天,他的心里会有一点点自己的位置。可是,现实就是如此残酷。


         "明天,开始准备吧!不要痴心妄想了,本王心里已经有人了,你只要乖乖做好你的楚王妃,否则,别怪本王无情"

第六十八章  人仰马翻洞中鬼(1)

        "成亲那天,你就不用出面了!本王自有安排。别想给我什么耍花招,后果,你知道的。"

火堆旁,陈绍看翡儿跟着小青跑了,本想他姐妹两闹别扭就会回来,可忙过一阵子还未见到人,便沿着湖水慢慢走,走到一处,见到了一堆散落的柴火,屏气一听,突的几个足点,便悄无声息的跃上了小山坡,两个女子在湖中宛若睡莲!

    他的话像一把尖刀,一点一点划开她伪装的 坚强,将自己的心血淋淋的摆在自己面前,仿佛一场笑话。自己爱了他十年,人生又有多少十年呢?天真岁月不可欺,青春荒唐我不负你。"原来,还是累了!萧君乾,我们两不相欠了!"屋外大雪纷纷扬扬,一片雪白之下不知掩埋了谁的眼泪,冰冻了谁的真心。

此时小青已经披上了里衣坐在凸出的石头上为姐姐一点一点的梳理长发,而翡儿半个出水的光滑身子趴在石头边,听到小青说着什么,支着头咯咯地笑!

        不是你的新娘,你的婚礼我又何必去呢?你不爱我,闹有什么意义?你爱我,我又何必去闹?不过只是想看看那个被你放在心尖上的人是谁罢了,再给自己一个离开的借口罢了!又何必呢?

“姐姐,你也觉得好笑是么!”

        一夜的白也不能阻挡今天的火红,从杨府到楚王府,鲜艳夺目的红连绵不绝,昔日喧嚣的大街只剩下绵长的唢呐喜乐声久久回荡着,一匹高头大马连着一顶繁华软轿,一位俊朗男子牵着一位柔美女子,就这样,毫无预兆的,猝不及防的闯进自己的视野。林落莞站在屋顶,看着洁白大地中的一抹鲜红,扯了扯嘴角,那天,自己也是这样被他迎进了王府,那天是冬至,大雪埋葬了整座皇城,伏在他的背上,听着他有力的心跳声,和他一起慢慢白了头。以为这份辛福只有自己可以拥有,却原来,谁都可以。

翡儿点头道:“胡大夫那是为你好!”

         自己本就不是多愁善感的人,又何必纠缠不休呢?不再停留,一个转身,鲜红的身影已不在。

“我知道呀,但师傅又不让我接诊病人,只一天到晚的熬药呀熬药,熬着熬着,我都被快成老太婆,跟万婆婆一样的老!”

第二章     遇刺

翡儿抿着嘴笑,颤巍巍的白嫩乳房紧挨在石边:“万婆婆哪里老了!”

       "这样一个大喜的日子,落单的王妃娘娘不如跟我们走一趟吧!"黑暗中一个低沉的声音响起。林落莞一个激灵,她是将门之后,从小便随父亲在军营长大,危机感很强,而且,自己的武功本就不弱,怎会连有人偷进自己的房里都没察觉到呢?林落莞心里隐隐不安,暗中运用内力,却发现内力根本提不起来。"这是怎么回事?""王妃娘娘,小的劝您就不要浪费力气了,中了我的软筋散,就是神仙也提不起力气,所以,您还是乖乖和我走吧!"黑暗中,感到一丝冰凉贴上了自己的脖颈。林落莞不敢多动,她知道王府的守卫很多,防守很好,想来是今天大喜,才让这盗贼偷混进来,自己只要能够引来守卫就得救了。可是,又该怎么做呢?

小青啊的一声:“万婆婆,万婆婆,这都熬成婆婆了,还不都老呀!”

        林落莞随着黑衣人慢慢起身,假装体力不支向着黑衣人倒去,同时,袖子中滑出一枚匕首,猛地插向黑衣人的心脏,一道白光闪过,黑衣人一个侧身,松开了对她脖子的威胁,躲过这一击,他的左手还抓着林落莞的肩,林落莞唇角轻轻一勾,黑衣人暗道,不好,连忙放手,还是晚了一步,只见林落莞手中的匕首一个转向直接划断了他的手经,虽然,没了内力,但是招式技巧还是有的。黑衣人忍着痛,没吭声,豆大的汗像雨一样不住的流,趁着这个空档,林落莞将屋里所有的东西都砸过去,试图引起守卫的注意,同时又边喊边向外跑,她知道自己现在没力气,或许根本跑不出去,所以希望刚刚的响声能有作用吧!

翡儿伸手点了小青额头一下:“那时因为万婆婆当年是跟着王妃一同进府,协助王妃管理王府井井有条,大家对他尊称罢了,那里是年纪大的原由!”

       "快听!是不是有人在喊,救命?""好像是王妃的院子""快!你们几个去报告王爷,你们几个跟我来!"几个巡逻的卫兵听到了林落莞的呼救,赶紧赶了过去!这边,黑衣人看到林落莞如此狠毒,眼中杀意翻涌,要不是还要用这个女人来威胁楚王,他早就杀了她了。足下一点,便来到落莞身旁,"贱女人!敬酒不吃吃罚酒,跟老子走!"一掌打在她的右肩,撕心裂肺的痛,手扯着她的头发,嘴角的血滴落在她白色的衣衫上宛如冬日里的红梅,分外妖娆。

小青耸耸肩:“好吧,我还是觉得万婆婆有点老,不怎么爱笑,和姐夫一样!”说着,突然连着打了两个喷嚏。

          守卫冲了进来,火光瞬间照亮了整个小院,一位五官俊美如刀刻般的男子,一双墨眸,乌黑幽深,盯着黑衣人一动不动,一身喜袍,高贵清冷的气质都表明了他的身份,楚王,萧君乾。"你是谁?来找死么?"

“怎么觉得冷?”

       "楚王,你可千万不要轻举妄动,不要忘了你的王妃可还在我手里!"剑,又向自己靠近了几分,雪白的皮肤上渗出几滴血珠。如墨的发,苍白的脸,鲜红的血,一副诡异的画面。

“我不感觉冷呀!”

      "哎!"落莞不禁叹了口气,"你来王府劫人时,就没有打听一下么?我这个王妃在这个王府里还没有一个丫头位置高呢!用我来威胁楚王,高估我了!!"

翡儿笑他:“你是玩起来才不觉冷,现在秋夜风凉,快去把衣服穿上,我们也该回去了!”

        看到林落莞这样一幅无所谓的说出这些话来,不知为何,萧君乾竟觉得有些刺耳,心里闷闷的。但是,他没有反驳,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小青摸摸鼻子,踩着浅水到了大石头后面!

        黑衣人有些不耐烦,似乎没想到会是这个结果,本以为这个王妃会有点用,结果伤了自己不说,还没有达到自己的目的。愤愤的道"妈的!"随手一巴掌就扇了过去,落莞的脸颊瞬间就肿了起来,她擦了擦嘴角的血,仰起头扫了一眼无动于衷的萧君乾,冷笑道"看到了吧!""既然无用,那就死吧!"说着抬剑向落莞刺去,"就是这个时候"落莞脚尖一个旋转,推开他,同时,一个低头,从他的禁锢中逃出,摔了下去,眼看就要与地面进行亲密接触时,本能的闭上了眼,只感到一股强大的力道将她往后狠狠一拽,当她再次睁开眼时,自己已经趴在一个怀抱里,男性气息满满地充斥在空气中,落莞很不习惯,绝望的自己不想再与这个男人有任何接触,用手推推了,他却纹丝不动。无奈开口,"咳,那个,王爷,臣妾已经没事了。"

翡儿双腿划着水,直起腰换个侧依的姿势,水位只恰恰掩盖住臀部,顺着股缝向上纤细的腰身舒展的蝴蝶骨,被黑发缠绕的圆润肩头,在陈绍眼里没有漏掉一处,深邃的眼里除了黑夜便是明月中的女人!

        "嗯"楚王淡淡的回答,放在落莞腰间的手却一动不动,"王爷!"一声娇声在这院中响起,"不好"落莞低呼,腰间的手已经消失,衣衫上仿佛还残留着那人指间的余温。苦笑一声。也急忙朝着那鲜红奔去。

突然一阵踩踏树枝的断裂声,翡儿心中一惊,慌忙抬头四处张望,混沌的黑色中有一高大的身影透过月光渐渐清晰而灼眼!

      "放开她!"萧君乾执剑笔直伸向前方,寒风飒飒,扬起他的衣摆,如天神般不可亵玩,一如十年前,初遇时。"原来这才是王爷的宝贝呀!"黑衣人淫笑着伸手抚过杨雪柔的脸"还真是滑啊!""王爷救我!救我呀!"杨雪柔已泣不成声。"柔儿别怕,本王不会让他伤害你的!有什么条件,说吧!""王爷果然直接,这样吧!你自断右臂,我就放过这小美人,不然……"不安分的手又在杨雪柔的脸上肆虐。"好,本王答应你!"说着剑已转向自己。

翡儿脱口而出:“你怎的来了?”

      "等一下"林落莞看着自己一步步向前,不禁摇头,只是,虽然恨,仍爱过,又怎舍得他难为难过?

“我来找你!”声音低沉而沙哑,仿佛是透过月光传递而来!

     "不知王妃有何指教呀?"

翡儿煞红了脸,猛地又惨白下来!

       

“你,你看到...”

         

“看到什么?”陈绍踏进湖中,居高临下俯瞰着翡儿赤裸的酮体,因为害怕而微微颤抖,附在耳边轻声道:“帮我脱衣服!”

翡儿浑身一震,又羞又怕又惊,火热的大掌在脸颊上的抚摸好似一种安抚,却让翡儿更加羞愧!

翡儿咬着唇,背对着大石,还带着湿意的手缓慢的摸到腰带扯开了!

里外只有两件衣服,翡儿忍着这厮审视的目光,自认为已经极其缓慢的在脱,

陈绍眯着眼看一个黑影小心翼翼的趴在地上往外爬,勾起唇角:“还有呢?”

翡儿眼前正对这厮下跨,别说手了,连眼都不敢抬起!

“你是一个人在这里?”

翡儿慌忙摇头:"小青...小青不在这里!"

"我没说他在!"

翡儿心虚的低头,陈绍却强硬的抬起:"你不应该对你的夫君撒谎!"

翡儿屏住呼吸看着黑洞一般的眼:"我...我..."

"把衣服脱了,你知道怎么做的!"低沉的嗓音在嘴边呢喃,翡儿忍着幕天席地的羞耻,把脸贴上了炽热….

路途遥远,风吹日晒只是不必说,可从前日起雨就一直在下,只觉一日比一日大,山路均是水坑泥土,前行延缓不说,多次马车落了水坑,侍卫们费了好大劲才把车拖了出来,本以为这次也能有惊无险,但推了一个时辰,这车反倒是越陷越深!

大雨滂沱,翡儿和小青还有胡适在一辆马车内,都听出外头不安的气氛!

小青撩开门帘,对车夫赖子道:“外头情况如何了?”

赖子手里拉着缰绳回头抹了一把雨水道:“这还不好说,这么多人推了一个时辰还推不出来,我估计是这车轮断在里头!”

胡适道:“侍卫可是都去帮忙了?”

赖子道:“哪里能都去呀,这荒山野林,还遇上大雨,这不是给了山贼好时机吗!得有人守着才行!”

小青气道:“这么大的雨,山贼还能出来?”

赖子两手握着缰绳有些吃力,扯了几下才回头不耐道:“乱才好!”

突然听到前面一阵吆喝声:“一二三,推!一二三,推...”

这声音上来一声,被雨冲消一次,雨成帘幕,只朦朦胧胧的看得清一圈又一圈的人围着马车转悠,翡儿越过小青到处找那道身影!

此时陈绍已经全身湿透皱眉对王爷道:“王爷,马车车轮已断在泥坑,还烦请王爷与王妃移驾到另一辆马车中!”

王妃一直紧紧依靠在王爷怀中,听王爷道:“也好,我两去后面的马车!”说着几个奴仆打着雨伞扶两人下车,小青看见人影走来,仔细一瞧叫道:“姐姐,师傅,好像是王妃和王爷过来了!”

胡适探出头道:“马车受不了那么多力,陈绍这是要强行赶马了!”

正在此时,小德却先跑了过来道:“你们三下来给王爷和王妃让位!”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陈绍看翡儿跟着小青跑了,他的心里会有一点点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