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守仁说,摇篮曲又成了乡村儿童口头传唱的儿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59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那年正月,王家村几个六十来岁的半老头儿聚在小店里闲聊。一个叫王守义的老头儿说:我伢儿打电话来说,这回东莞扫黄捉了好多人哩!一个叫王守仁的老头儿立刻接腔说:捉的好!

  那年正月,王家村几个六十来岁的半老头儿聚在小店里闲聊。一个叫王守义的老头儿说:我伢儿打电话来说,这回东莞扫黄捉了好多人哩!一个叫王守仁的老头儿立刻接腔说:捉的好!枪毙更好!王守仁马上反驳说:他们又冇犯死罪,为么事要枪毙呢!要是都跟你说的那样,那些做贼的不也都要枪毙么?王守仁说:当然要枪毙!王守义说:自古以来,贼无死罪,你连这个都不晓得,亏你还上过中学!王守仁说:我要有这样的儿女,我就活活打死他们。王守义说:这事冇到你头上,要是到了你头上,你就不这么说了。哎,你那细女巴不也在东莞打工么?搞不好也是做那个的哟!王守仁就骂王守义:你放屁!老子要打你的嘴!王守义说:我从来不乱放屁,我听我那在东莞打工的细伢儿说,你那细女巴就是做那个的。两个老头儿一句多一句,竟动起手来。幸亏大家拉住,不然真要打起来。
  过了几天,王守仁的细女巴回来了。不知为什么,王守仁狠狠地打了她一顿,又把她赶出了门。叫他再莫回来。王守义住在隔壁,他本想去劝劝,却因气未消,就冇去劝。
  今年春天,老伴死了几个月的王守仁因嫖娼被抓,罚了钱。王家村的人个个晓得,从那以后,王家村的人很少见过他,有人说他寻了短见,有人说他住到他女巴家去了。王守义却说:他哪儿也没去,只是呆在家里不敢出来哩!

摇篮曲,古代民间乡村妇女边哼边哄孩子入睡时的一种催眠曲,当孩子呀呀学语时,摇篮曲又成了乡村儿童口头传唱的儿歌。这些摇篮曲古老而朴实,通俗而风趣,大多是乡村妇女口头创作。哼唱时音调平抑轻缓,自然流畅。歌词不拘一格,信口拈来。首句一般采用韵唱某一常见的自然物体引入,中间有时可随意变韵。如今,随着乡村生活质量的提高,乡村文化素养也发生了根本变异,这些世代口授延袭而无文字记载的古老歌谣,已基本上没有口头流传了,正逐渐遗忘流失。这里辑录流传于鄂东北部山区的《摇篮曲》歌词数首,以唤起对这一民间文化的抢救。

记得小的时候,老家的经济还很穷,每年生产队收获的稻谷大多作为公粮交给了国家,按工分和人口分配的口粮,我家很难挨到来年收割的季节。于是母亲总想着法子参些疏菜叶和红薯丝之类,一年到头很难吃顿纯米饭,至于热气腾腾的汤圆,只有等到年关才能享受。

黄鸡公

家乡的汤圆其实都不怎么讲究。记得每年的腊月,母亲早早泡上糯米,磨成米浆,然后用大木盆盛着,木盆上蒙几层薄薄的稀布,倒些吸水的草木灰。待水吸得差不多了,在不太朝阳的禾场垫放两条高板凳,高板凳上支块旧门板,旧门板上铺件旧床单,再将湿润的米浆掰成小块,放上凉晒几日就可以储存一段时间。为了防止麻雀啄食,母亲往往会在门板边插根棍子,棍子上端系上五颜六色的布条,微风一吹,就像有人摇晃着棍子一样,胆小的麻雀一般不敢拢身。只不过令母亲想不到的是,趁她稍不注意的时候我往往会偷偷拿走一小块,躲在某个无人的角落慢慢咀嚼,清香着呢!

黄鸡公,尾巴拖,三岁毛伢会唱歌,

正月十五,母亲常常故意问我:“伢儿,今天吃么东西呢?”我便拍着小手大声喊:“汤圆,妈,我想吃汤圆!”这个时候母亲会乐呵呵地走进厨房,生火,烧水,用盘子盛些汤圆粉,倒入适量的凉水慢慢调匀,拿一坨在手心里不停地搓啊搓,一个个园滚滚的汤圆就做好了。

不是爷娘教给我,是我聪明学的歌。

刚一下锅,我迫不及待地问:“妈,么时候煮好呀?”母亲摸着我的头温和地说:“伢儿,莫急撒,汤圆浮上来就好了。”于是我扶着灶台,瞪着小眼睛焦急地等汤圆浮上来。不一会儿,汤圆果然像乒乓球一样从锅底浮上来了,我欣喜地惊叫:“浮上来了,妈,又一个!”母亲却慈祥地笑着说:“还冇呢。你看撒,浮是浮上来了,但还在上下晃动得厉害呢。”不多久,汤圆一个个在水面排起了队,直到这个时候母亲才拿出碗,盛起锅里的开水和汤圆,最后添加两勺白糖,记得那个时候的白糖很珍贵,凭糖票才能买到。

大月亮

我急得直想用手拈,母亲好像猜到了我的心思,用手柔软地拍打过来,说:“馋猫,小心烫手!”说着,她拿起筷子夹起一个,轻轻地凑近吹几口,然后放入我的嘴里。

大月亮,细月亮,

轻轻一咬,一道暖流顿时滑过我的喉咙。

嫂在房前舂糯米,哥哥在楼上做篾匠。

“甜!”我边吃边回答。

伢儿哭,狗儿咬,羡嘴猫儿又来了。

王守仁说,摇篮曲又成了乡村儿童口头传唱的儿歌。母亲一脸微笑,弯下身来连连亲我的额头,丰满的怀里有熟悉的薄荷香。那天的阳光真好,简易的口字形小木窗流进晚霞,粉红纱巾般披在母亲乌黑发亮的秀发上。

簸糯米

“妈,你怎么不吃呀?”我问。

簸箕簸,簸糯米,

“伢儿,你吃,妈不欢喜吃汤圆。”

簸一升,下南京,

打那时起,我就一直认定母亲不爱吃汤圆,就像我不爱赤脚医生打针一样。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守仁说,摇篮曲又成了乡村儿童口头传唱的儿

关键词:

上一篇:没有了

下一篇:没有了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