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在飞不动了,那就是自然界中的蚊子和人类社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88 发布时间:2020-01-27
摘要:睡眠质量极好,轻易醒不来,即使醒来,也是转身又入梦乡。 如果蚊子只是静静地窃取,不管他吸取多少血,估计沉睡的我都无法知道,偏偏这该死的蚊子在我的耳边且舞且叮且喧嚣,

  睡眠质量极好,轻易醒不来,即使醒来,也是转身又入梦乡。
  如果蚊子只是静静地窃取,不管他吸取多少血,估计沉睡的我都无法知道,偏偏这该死的蚊子在我的耳边且舞且叮且喧嚣,刺耳的滋滋声吵醒了我,脸部奇痒!没有任何思虑,抬起手朝脸部打去——顿时眼冒金星,蚊子欢唱着远去……
  没有开灯,我能想象到蚊子离去时的姿态——伶仃细腰,明晃晃的大肚子(里面装的全是血),舞动的翅膀,尖尖的嘴巴……
  越想越气,起床开灯,满屋子搜寻!
  洁白的墙纸在静谧的夜里更显干净,我手提毛巾,蹑手蹑脚,目光迅速在墙壁游弋,没有发现蚊子的踪影,看来蚊子也懂战术,采取了敌驻我扰,敌进我退的措施,应该是我迟钝的惊醒给了它们逃逸的空间。
  搜寻失败,我熄灯睡觉。
  似睡非睡之际,耳边又响起了蚊子欢快的声音,好像是两只!好像是在嬉戏,又好像在调情,更好像在切切私语。我记得谁说过,切切私语的声音比高声大嚷还入人的耳,你可能会在高声大嗓中睡去,但你绝对会在别人的窃窃私聊中醒来,而且不由你伸长耳朵去听,于是精神大振,睡意全无!我属于后者,蚊子窃窃私语的声音惊扰了我的睡眠,又一次开灯下床,去找蚊子。
  墙壁洁白,蚊子的临幸会给墙壁留下污点,一眼望去,墙上没有污点,看来狡猾的蚊子不会在洁白处现身,估计是躲在某一个藏污纳垢的角落里。于是我临时调整,改变路线,把目光聚集到一个阴暗的角落。果然发现了两只腆着大肚子的蚊子,他们并排卧着,很亲密的样子,很腐败的样子,像极了温饱之后思淫欲的高等动物!
  来不及拎毛巾,说是迟,那是快,我一巴掌下去,墙上两撇血印!
  看看我的掌心,两个空空的蚊子皮囊,一个在我的掌心,一个在我的指尖!
  不是我有意伤你,是你太过张狂,叮我,吵我,还戏弄我!
  可恶的蚊子!
  横尸我的掌心是你们应有的下落!
  拧开水笼头,哗哗的流水声冲走了粘附在手上的蚊子尸体,我想我应该安然入睡,然,天已大亮,我想应该起床,开始生活!

图片 1

    这几夜被蚊子亲吻的我们娘俩,实在是受不了让我无处躲藏。每天晚上我们都要与蚊子大战几个回合,它那骚人的声音和袭击让我防不胜防。

        所谓天敌,我想就是指自然界或是人类社会中谁和谁天生就过不去的克星、死对头。自然界中诸如猫和老鼠,食蚁兽和蚂蚁,青蛙和害虫,老鹰和小鸡;人类社会中诸如警察和小偷,君子和小人,诸葛亮和周瑜,布什和萨达姆。当然,也有自然界和人类混杂交叉的天敌,比如猎人和狼,渔翁和鱼,屠夫和猪,贼和狗等等。不知道是不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天敌”,然而我是有的,且令我伤透脑筋,那就是自然界中的蚊子和人类社会中的小人。

  昨夜,我们刚睡着耳边就又响起了它那提醒我的噪音,好像在说:“嗡嗡嗡我来了,今夜不知亲吻你的何处。”我闭着眼睛朝着它的声音一巴掌,走了,睡吧!

        我长期睡眠不好,因此特别惧怕蚊子袭扰。常常于睡梦之中被蚊子的蜂鸣声惊醒时,总是下意识地一巴掌煽过去,结果要么是煽了自己一耳光,要么是煽得自己耳鸣,要么是煽得自己眼冒金星。最要命的是,经常煽到熟睡的老婆脸上,吓得她如噩梦般惊叫起来,对着我一番臭骂:“深更半夜,闹鬼呀”。这时,我就会想到小时候我妈给我讲的故事。说张飞手下的叛将欲趁他熟睡时杀他去邀功,无奈张飞睡觉时却总是双眼圆睁,叛将惧怕不敢下手。于是想了一计,将一口锋利的刀架在熟睡的张飞脖的子上,然后学蚊子叫,用一根稻草去撩锥张飞的脖子。可怜天下无敌的张翼德,一巴掌拍下去,“咔嚓”一下竟把自己的脑袋给拍了下来。我每次夜半拍蚊子时就想到无辜的张飞,认为可恨的不是叛将而是蚊子。

  我刚睡得正香,它又回来了,嗡嗡嗡地说:“亲爱的,你慢慢睡,我还没有亲吻你。”我一翻身一伸手拿着一块毛巾使劲甩开,无声音了,再睡!

图片 2

  忽然,小宝睡梦中哭喊着:“妈妈,痒!妈妈,痒”。该死的家伙,你竟然敢欺凌弱小,她那么皮嫩怎能承受住你的狂疯的撕咬。我立马起身拉灯,开始了与蚊子的厮杀,我摆开架势正要整它时,它却跑的无影无踪。我四处搜寻终于发现了它,它正翘着屁股,架着圆鼓鼓的肚子趴在墙壁上。一看就知道是吃饱飞累了,实在飞不动了,我趁机拿起毛巾对着它用力一拍,逮了个准。

        经年以来,我对蚊子的讨厌、恶心、愤怒到无以复加,蚊子逐渐成为了我的头号天敌。无论我处于浅睡状态还是熟睡状态,不管是午夜还是凌晨,只要有蚊子轻轻“嗡”一声,我便会如触电般惊醒,脑子立刻清醒异常,睡意全无。于是,每当被蚊子骚扰,我必然立马开灯、起床、搜索那该死的蚊子,欲置之死地而后快。但事情往往是你找它时它又隐身了,当再度迷迷糊糊入睡时,它又会出现在你耳边,像是故意挑衅似地拼命地嗡嗡乱叫,气得你吐血。无奈之下,有时我便拿本书一边翻着,一边警惕地静候它的出现,但就是这样,也常常被其“识破”,它就偏不出现。有时我便袒胸露腿,以身饲蚊,内心独白道(几乎是祈求):孙子,你就叮我的大腿吧,吸爷爷点血没关系,就当我是义务献血了,只求你他妈别到我耳边“嗡嗡”了……但是,你放心,那狗娘养的蚊子保证就偏偏又来你耳边嗡嗡叫了。如此往复折腾,老子便会血涌上头,恶气顿生,便会像疯狗一样翻身起床,在墙上、天花板上、家具上、窗帘上、床头床下每一寸地进行地毯式扫描,直到找到它并将其歼灭、捏碎,而且嘴里还会又恨又笑地骂着:狗日的,你叫啊,你飞呀,你以为你是谁呀!你以为老子好欺负?我操……

  我女儿的血染满了它的全身,印在墙壁上真是恶心,我边清理现场边说,让你在捣蛋在给我耍赖,这就是你付出的代价。

        如此一来,邻居们常悄悄神秘地问我老婆:你老公昨晚又打你了?

  看着它给宝贝留下的痕迹,我很心疼,找来药膏给女儿涂上,女儿安稳地睡着啦。我却被它骚扰的实在没心情入睡,心想:现在的蚊子真猖狂,无孔不入,无缝不装,门缝严实怎么能进来?一定是纱窗上钻回来的,为了与人亲吻想尽一切办法,真是可恶!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实在飞不动了,那就是自然界中的蚊子和人类社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