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叔叔还是一个人生活,听着扫把刮过地面的声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11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我们的房间号是76.六楼,她怕我记错数字,上楼之前问:“你记得我们的房间号吗?” 可叔叔还是一个人生活,听着扫把刮过地面的声音。 “76号嘛。” 我是在空街上听这首歌的。早

  我们的房间号是76.六楼,她怕我记错数字,上楼之前问:“你记得我们的房间号吗?”
可叔叔还是一个人生活,听着扫把刮过地面的声音。  “76号嘛。”
  我是在空街上听这首歌的。早上六点,我提着粉色的行李箱站在街边等他们。清洁阿姨拖着大扫把扫街上的灰尘,飒飒,飒飒。昨夜的寂静也随之消失。橘黄色的路灯下,听着扫把刮过地面的声音,我猜那是把枝条精细的扫把,用竹枝做的。在乡下,都用这个扫地,我们形象地叫它大扫把。在闲聊中酒店的安保大叔居然知道我的家乡,他刚毕业的儿子居然是我同校的师兄。听到的时候我听到他们的脚步声,关掉音乐,不能让他们知道我听这么矫情的歌。睡眼朦胧的打过招呼之后往车站赶。青年所有的情怀最后只化作早晨六点的一团白雾。
  “拜拜。”
  “拜拜。”我们坐上出租车,他往相反的方向去车站。阿姨还在扫地,飒飒的声音穿过空空的街道灌进熟睡的人清醒的耳朵里。
  他是昨天夜里赶到的,三个多小时的车程。只为了见她一面。原本出行的计划因为他的电话取消了。
  “等他来了一起去。”在两个小时的时间里,她洗了个澡,换了衣服。
  “他说每次见我都穿的这件红衣服。”
  “我想剪下头发。”她牵着我在附近走来走去,路过菠萝摊。
  她说:“我想吃菠萝。”
  我摇摇头,女人的表达力确实不一样。明明要吃,却说想。拿着菠萝一路吃一路滴水。有三个留学生经过,其中一个安静地走路。另外两个激烈地交谈着,还带着手势。我听见了upset这个词。电话,电话。
  “到了没?”
  “还没上车。”
  “到了没?”
  “快了。”看她这么高频率的电话轰炸,在没有通讯技术不发达的时代不知要急死多少思妇。下午五点到晚上十一点,他还没到。我们无聊地在附近的街道上来回打转。红绿灯,红绿灯。
  “在这个红绿灯这儿。”出租车停下来的时候,我问:“是不是他?”眼巴巴地看着下车的人,别人莫名其妙地会看我们。讪讪地笑笑。出租车也到不了你所在的地方。
  “我去,那么多出租车,他到底在哪辆车上啊?”在喝了两罐爽歪歪之后,我的味蕾愉快地随着远处的香味跳舞。看看她一脸幸福的期待,我吞吞口水,再等等好了。
  互相迎上去打招呼。想想中的热情都被他一路的风尘扑灭了。找了家火锅店吃饭。我一个劲儿傻笑,吃得很拘束,我笑笑“从今天吃到明天。”他付钱,她让我把钱递给她。收银员接过他的钱。我捧着两罐加多宝玩儿,他们聊天。除去微凉的温度,这个散步还是很浪漫的。慢慢的步子,轻柔的语调,柔和的笑容,暖色调的路灯,还有静谧宽阔的街道。
  我挥挥手,“这是我们的街道。”在午夜的那段时间里,我们三个确实霸占了这几条街道。吃饭时的玩笑话居然成了真。
  “万一等哈没得他住的地方呢。”我们住的酒店没空房间了。再问了几家,价格不合适。她坚持让他住我们斜对面那家,160的标间。我也同意再看看,可是她坚持。
  “就住那家。”她附耳过来,“你不是要回去吗?”我看看她,“哦~”路过酒店时,我溜回去了。
  过了一会儿,她说:“带一副牌过来耍。”
  我只好叫醒熟睡中的大叔,“叔叔,有没扑克啊?”
  叔叔看着我,“这么晚了还耍啊?”
  我笑笑,“只耍一哈儿。”
  他接我上楼,六楼。我的脚步很重,呼吸变得很轻。与不熟悉的人独处,除了尴尬就没别的了。我能说我诧生吗?问了几个不相干的问题,我都忘了问的什么了。
  聊天,看电视。在几盘斗地主之后,他说:“教你们炸金花儿,包教学会。”几圈下来,还是不会。好吧,心不在焉果然不行。我突然觉得我今天好亮啊,所有的力气都用来发光了。又聊了些话,好像不怎么着边际。我不是个好的谈话者,也不是个好‘灯泡’。他留宿,推辞了一下,打算留下。碍于一个客观原因,我们只好离开。凌晨两点多,回到自己的住处。实在支撑不住,睡去了。五点多,她上楼叫他起床。她有所期待,他无所表示。我猜,他很聪明。最后大家离开,各走各的方向。在出租车上,我想,真是好笑。
  辛苦赶几个小时的车,凌晨十二点见面吃饭。没有拥抱,没有话语,只是为了见一面,感动。不知道以后想起来会是什么感觉,泪流满面,还是笑而不语。那时候,我们那么年轻,那么傻。我期待遇见你,尽管不是在我们最美的时候。下次见面,记得,要一个拥抱哦!

  十六年前,叔叔的妻子因病去世;阿姨的丈夫病故。叔叔那年43岁,阿姨那年41岁。相同的原因让两个原本幸福的家庭残缺不全。叔叔带着一双儿女,开始了艰难的生活。阿姨带着两个女儿,为了生活来城里打工。
  叔叔每天开出租车,赚钱供两个孩子读书,还要做家务,既当爹又当妈,真的很不容易。可是,为了两个孩子,叔叔没有再娶,一个人拉扯着两个孩子过日子。一晃,就过去了14年,一双儿女长大成人,如今都已大学毕业,找到了如意的工作,有了幸福的家庭。可叔叔还是一个人生活。
  阿姨又当妈又当爹,从农村来到陌生的城市打工,一个妇女带着两个孩子,生活是多么艰难可想而知。然而,为了孩子,阿姨没有再嫁。她不知道换了几份工作,再苦再累再难,都一个人扛着。这样的日子一过就是13年。为了孩子她没有怨言。现在,两个孩子也已经成家,阿姨却还是一个人,靠打工维持生活。因为长期劳累,阿姨得了腰脱。生活上更加困难。
  这是两年前一个夏天,中午,骄阳似火,晒得人后背流油。阿姨刚刚找到了一份工作,给一家老人当保姆。因为没有房子,阿姨暂时住在一家酒店里。她想给主人打电话确认一下,什么时候可以去工作,结果电话却打在叔叔的手机上。叔叔刚开完出租进家,手机响了,他以为是朋友约他一起吃饭,结果一听是阿姨把电话打错了。叔叔告诉阿姨,他不是她要找的人,阿姨不信。叔叔就问阿姨在哪,吃饭没有。叔叔说:知道阿姨在找工作,挺不容易,当时可能是出于一种同情心,也没多想,就对阿姨说:“你在那等我,我现在就过去找你。”
  就这样叔叔还没进屋,就返回来,开车去了阿姨住的酒店。到酒店门口,给阿姨打电话让阿姨出来,阿姨出来了,叔叔问:“你还没吃饭吧?我们一起吃点饭”?
  因为两个陌生人初次见面,阿姨坚定的回答了叔叔:“不去。”然后就上楼了。
  叔叔只好又开车回家。
  叔叔说:回到家以后,他就想,这个阿姨挺有个性的,不贪便宜。叔叔还说:他妻子去世时,他父亲是某局的干部,就凭这一点,他想再娶啥样的都有,但是他没有再娶。因为中年再婚,不像初恋,要全面考虑,不能只顾自己,不顾孩子。可现在孩子都已成家,自己却孤单一人,就想找一位合适的伴侣。她想到阿姨的遭遇和他有相同之处,又看到阿姨是个老实人,就有些心动。于是又拿起手机,拨通了阿姨的电话,跟阿姨说:“你看我们有相同的人生,我们是不是可以做朋友?”阿姨有一口拒绝了。
  然而,阿姨的拒绝并没有让叔叔灰心,反而坚定了信心,他认为阿姨是好人,是他要找的人。所以每天都给阿姨打电话关心,几天过去了,阿姨还是不答应。后来,这件事被阿姨工作的那家老太太知道了,就把叔叔的情况向阿姨详细的介绍了,并告诉阿姨说:“小朱真的不容易,十几年一个人含辛茹苦的拉扯着两个孩子,是一般的男人做不到的,他是一个负责任的男人,你不能错过。你给他打一个电话吧。”
  这天中午,叔叔刚进家门,用叔叔的话说:“我正拿着手机在想:这个电话我是打,还是不打呢,不打还想打,打吧又怕阿姨拒绝。”
  正在犹豫,阿姨发来一条短信:“你是不是想打电话又不敢打?”叔叔说,当他看到这条短信时,他已经感觉到两个人的心灵有相通之处了,他说这就是一种心灵的默契,说明婚姻是上天的安排,于是他一定要把阿姨娶回家。
  从此,两人开始正式交往。通过相互交谈,彼此了解更深,对对方都产生了好感。就这样从见面到两个人走到一起,仅用了十七天的时间。叔叔说:“虽然时间短,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是纯真的,没有任何私心杂念,也不存在其他的东西,就是简简单单爱。”和双方的孩子一说,孩子们也都理解父母,觉得父母这些年真的不容易,也都支持。就这样两个人顺利的走到一起。到今天他们结婚快两年了,夫妻恩爱,和和美美,两家的孩子相处的也非常和睦,是一个典型的幸福家庭。
  因为阿姨有腰脱,来一家治疗体验中心进行治疗,感觉很好,叔叔就不惜花两万来块钱,给阿姨买一台治疗仪,拿回家去做,可见他们爱的有多深。叔叔说;"我并不富裕,我们的孩子都有钱,可是我们不能给儿女增加负担。”
  叔叔又说:"人活着不容易,孩子疼你,爱你有时有晌,只有老伴能天天陪着你,我没什么病,可只有她身体好了,我们才能幸福,所以为了他的身体,我不在乎钱。”
  叔叔的话音未落,台下已响起热烈的掌声。体验中心的老师给叔叔和阿姨合了个影,他们笑得是那么灿烂,那么美丽,那么幸福。
  
  后记
  就因为一个打错的电话,让叔叔和阿姨走到一起,成为相知相爱的伴侣。这个打错的电话,成就了一段么慢的姻缘一段因缘。他们的相遇是偶然,他们的结合是必然;因为,他们是有缘人,他们的执着没让他们错过缘分。相遇真的不容易,懂得珍惜,幸福自然属于你。让我们为他们的甜蜜,幸福,祝贺吧,祝愿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

丁酉年九月中旬,原本我订了去成都玩耍,走走洛克线,然后回来。在周末的时候听到了有声书,雪老师的湘西记,我瞬间热泪盈眶,是读的太好了,也是写的太好了。把我得魂给勾走了。我就麻溜的改了车票,车票已经买得差不多,零零散散几张无座的票,我果断下手了,买到怀化,再座大巴去往浦市凤凰。

车票买的时候,我心里十分的安心,晚上一定可以在卧铺睡觉。果然一号晚上我平常快睡觉的时候,可以补卧铺票了,然后一觉到天亮。

十月一号出门特别的顺,也可能是我从不担心吧,我就是觉得我出门一定顺,没有堵车没有排长队。果然,苏州站没人,从苏州到上海,从上海转地铁到上海南站,下午一点十五分,我从地铁出来的时候十二点四五分,我不急不慢的走着,说时间够的,一路很顺的,然后特别顺利,南站没有排队,直接进站,我第一次来南站,却好似冥冥之中走过一般,时机是那么的恰如其分,我正好走到检票口,开始检票,上车,那么的合适。

早上八点零二分,准点到怀化了。真好。出站,拉客的人不多,特别少,也没人到我面前来,可能是因为我黑,还是我没带行李箱,觉得我是当地人。我这趟出门,就背了一个包,带了两本书两件衣服牙膏和牙刷,其他没了,轻松自在。可能是这两年心境的改变吧,物质要求越来越低了,也越来越不担心,越来越安然,可能知道我所需要的上天都会在恰当的时候给我,没给的就是我不需要,反倒出门越来越自在。

我顺着指示走上台阶,到了公交车总站,看着公交师傅问了一下路,师傅有点懵,不知道浦市在哪,可爱的跟我说,让我问问204的师傅,他可能知道。我道了谢,走到204询问了师傅,师傅也不清楚。我问,怀化有几个汽车站,那多,怀化西,怀化南,怀化东啊,我这就到怀化南。我说好的,谢谢。我随手给我预定的酒店打了电话,老板跟我说汽车西,就在火车站不远处,感觉遇到了亲人啦。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可叔叔还是一个人生活,听着扫把刮过地面的声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