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琨是麻章区一家K电视机的女应接,歌厅里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127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傍晚。残阳苍白无力的光芒漏过林立的高楼之间的间隙、把惨淡的余晖洒落在城市的上空还依稀可见,街面上的店铺已经接二连三地亮起了灯光。 在D市人来人往的街头,阿文孤独地信

傍晚。残阳苍白无力的光芒漏过林立的高楼之间的间隙、把惨淡的余晖洒落在城市的上空还依稀可见,街面上的店铺已经接二连三地亮起了灯光。
  在D市人来人往的街头,阿文孤独地信步由缰地徜徉着。
  “我们不合适,只有分手!因为,你我的追求不同。我要的你给不了我,你给我的是我不想要的……”
  想着艾儿短信中的话语,无助的阿文像失去了灵魂的僵尸在这夜晚喧嚣的街头漫游着。阿文失恋了,同居已久的艾儿给他留了一条手机短信就走了。阿文再也打不通艾儿的手机。阿文深爱着艾儿,心里总也抹不去艾儿的影子。
  其实,自从认识了让自己一见钟情的艾儿,爱音乐好玩摇滚的阿文几乎再也没有听过一场演唱会也没有k过一次歌。
  艾儿说:“有那钱还不如省下来买衣服穿呢!”
  那天。阿文拿起那把跟随自己多年的六弦琴,轻弹慢吟地抒发着自己对艾儿的爱恋之情,艾儿抢白道:
  “好了好了,烦死了!这,能当饭吃?!”
  于是,那把琴被阿文挂在了墙上,上了灰。
  失恋的阿文孤身一人来到了D市,说是来散心,还不如说是来寻梦了——这是他和艾儿相遇的地方。
  不知不觉中阿文走到了D市的酒吧街。说是酒吧,其实是当地人的一种误说而已,事实上都是经营KTV的那种。——只见街道两旁各家门头上清一色地闪烁着五颜六色、千奇百态的霓虹灯,那跳动的色彩变幻出来的话筒或歌谱图案、广告体的“KTV”字母图案像是一只只调皮的眼睛眨动着,招徕着顾客。透过那些门窗玻璃,店里几乎被统一要求了似的,都亮着暗淡朦胧的灯光,有些暧昧又透着些许诱惑。
  阿文突然有一种冲动,他想用歌声宣泄一下自己的情绪,这是他喜欢的发泄方式。
  “先生!到里面坐坐?”突然,从眼前这家叫“爱情海”的酒吧里走出来一个年轻小伙子,热情的招呼道。阿文不自觉地跟着他往店里走着,机械地问道:
  “怎么消费?小包房多少钱一小时?”
  “我们包房K歌免费,酒水也便宜……”小伙子热情地介绍。
  “K歌免费?我本来就不会不喝酒……那你们怎么挣钱?”阿文一向不喝酒的,谨慎地问。
  “先生,你看来不常来吧!”小伙子边推开店门,便把阿文往里让边压低嗓门儿,神秘地介绍着说:
  “这里是本来就是红灯区,我们主要推出小姐陪伺服务:陪酒陪唱还可以……价格都很便宜……,唉!生意不好做,现在竞争太厉害……”
  阿文局促不安地站在门厅里,暗忖:“这他妈的哪里是K歌的地方啊!”
  “要不!我把她们叫出来,你挑挑!”阿文正想找一个离开的理由,小伙子特热情地提议着并不容分说地往里间招呼了一声。
  立即,一溜穿着暴露、浓妆艳抹的年龄从二十到五十不等的“小姐”们从里间鱼贯而出,站在阿文面前。
  一心想脱身的阿文灵机一动,把小伙子拉到一边悄悄的说:
  “不瞒您说,我是找我一个女朋友来了,去年在这条街认识的,一年多不见了、也不知道电话号码,你帮我看看,认识么?”
  说着,阿文掏出手机随便翻出一张视频截屏的三流明星的相片给小伙子看,并随手递上一支烟。
  小伙子看了看照片,沉吟着:“……好像在哪儿见过,但我敢保证最近没有在我们这条街……”
  “那今天就不好意思了,”阿文掏出火机给那小伙子点上烟:
  “下次我再带上些朋友来捧你的场!”
  说着,阿文灰溜溜地逃也似的走了出来。
  就在他不经意地回头一瞥之间,他觉得看见了一个极似艾儿的身影让他心里一阵的激动,但细看又不是......
  走在夜晚光怪陆离的街头,阿文反复地回味着艾儿那句话:“我要的你给不了我,你给我的不是我想要的……”
  “唉!”阿文长长的叹了口气。   

4

  武烈路上一家咖啡厅的工作人员对说:春节期间我们正常营业,每天客流量都不小。尤其是初三以后,基本上到了下午3点左右,几乎都能坐满了。来店里的顾客大多是年轻人,点一杯咖啡或者饮料就能坐很久,我们不光能给客人提供一个轻松的环境,而且还有免费的wifi和电脑,这些对他们来说都充满了吸引力。

“其他的小吃呢?”

  对此现象,很多商家都表示要针对顾客的消费心理采取措施应对,比如,在氛围上继续做文章、多一些亲情式服务,用软环境来打动顾客,这是一些商家在这个年假里根据顾客消费心理变化总结的经验。

将近凌晨一点的时候,大叔们再次点歌,并找小年青拿麦。小年青们知道自己霸了很久,识趣地给了大叔,双方相安无事。

  相对来说,西餐厅环境好一些,而且也没有限时消费的限制,和朋友聊天感觉很舒服。大学生小马春节期间隔三岔五就会约几个朋友去西餐厅喝点儿东西,吃些西点。年前要在家帮父母做家务,也没有多少时间和朋友聚会。过年相对清闲下来了,西餐厅是我们同学朋友聚会聊天不错的选择。

“你觉得是定低了还是高了?县里面是130元/打。”阿文反问道。

  好不容易放假回家一趟,大家都想聚聚,父母也理解,再加上过年挣了不少压岁钱,我从除夕晚上到初六每天晚上都和同学朋友出去聚会,每次都会安排唱K。一位回承德过年的大学生对说。

“首先,他们会来店里消费,是老顾客。我就开始和他们聊天,了解他们,再着重培养几个,维系最主要那几个人的关系即可。只要搞定几个头,不管是生意还是帮忙的人,都不是问题!”

  据了解,很多人为了预订理想的K歌房甚至需要提前打电话预约,而且晚上6点以后团购或是店里的各种优惠服务都无法享受。

“这个价格其实也可以,因为收钱方便,一张张红牛给,别人给的也爽,不用找。”我说道。

  和合承德网朱娜

“你怎么不去把麦拿过来,不怕他们打起来吗?”我紧张地问他。

  小琨是市区一家KTV的服务生,长期以来一直过着黑白颠倒的生活,但很长一段时间KTV的生意都不似从前火爆,这让他萌生了再找一份工作的念头。没想到今年过年这么忙,之前不管啥时间过来,什么样的房间都有剩余。现在基本上没有唱一小时就走的,都是走套餐。

“佩服!没想到一家小酒吧都这么大学问。”

  咖啡厅里约朋友畅聊

果然,过了几分钟,大叔们又开始喝酒聊天。

  K歌聚会或是约三五好友去咖啡馆聊聊天成了今年我市年轻人时尚过年的一种方式。了解到,春节期间我市各大休闲场所迎来了喷井期。

凌晨两点半,陆续散场,我和他简单收拾一下,便一起离开了酒吧。

  

7

  前几天市民李小姐和一帮好友晚餐聚会后决定去K歌继续欢度。可让她没想到的是,开车转遍整个市区居然没有找到一家有空包房的KTV。去年腊月的时候也不至于这样。差不多一年多的时间只要我们想去唱歌,一般都有很多房间可以挑选。

2

  KTV里尽情欢唱

“我没请人,因为请人的话,赚的钱还不够发工资。但是我认识镇上很多人,包括中学生混混的头、中学生大姐大,还有刚毕业的医生等,他们经常过来帮忙。而且,有他们在,一般不会有人闹事。”阿文得意地笑道。

  采访时了解到,来KTV消费的人群大多是集中在30岁左右的年轻人,而且大多数属于同学、朋友聚会,自掏腰包。

“怎么不见你的员工?”我问。

“我也觉得是,但人毕竟没有县里多。今晚原本想加价,但人气不够,就算了,底气不足。”阿文叹了口气。

图片 1

阿文冲他们笑了笑,又像没事一样继续和我聊天。

阿文端个盘子,屁颠屁颠跑过去,数了数目,便把酒端回去。小年青们把脸一甩,就离开了。

“你是收了钱再给酒,还是喝完后再让他们买单?”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  小琨是麻章区一家K电视机的女应接,歌厅里

关键词:

最火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