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被我重置后打不开了,当时分配给她的岗位

来源:http://www.gdawj.com 作者:文学资讯 人气:50 发布时间:2020-02-04
摘要:一,手机店 我总爱隔段时间就要清理重置一下自己身边的物品,手机如此,对自己的大脑也总想着如此。今天,手机被我弄得怎么也打不开了,只得去卖手机的地方修了。 前台新来的

  一,手机店
  我总爱隔段时间就要清理重置一下自己身边的物品,手机如此,对自己的大脑也总想着如此。今天,手机被我弄得怎么也打不开了,只得去卖手机的地方修了。
  前台新来的俩姑娘我不认识,我就把情况说了:买了没半年呢,在发票上写着雪儿的女孩那买的。后面椅子上坐着的姑娘——高挑的身材,洁白的肌肤,乌亮的杏眼——立马起身迎了过来,注视了我一会儿,“噢,噢,我知道,是你!——这款手机还是我建议你买的呢!那时我刚来店里呢,所以记得清楚!”“怎么啦?”她一脸的灿烂,我明显地在她眼睛里看见漾着我的影子。“噢,手机被我重置后打不开了。“让我看看”,她说着就麻利地动了几个键,一串英文,几次跳跃,像变魔法似的,手机的屏幕又徐徐拉开了……“给!——好了。”声音清甜,爽如夏风。我逮住机会赶紧问她怎么弄好的。她很认真地教我,进入系统的方法。随着一缕淡淡的幽香飘入脑际,素来愚钝的我,脑链接也突然的变灵敏了,只一次就记牢了。
  “谢谢你,雪儿。”我说。她一愣,然后脸上突飞起一朵红霞,眼睑扑闪了一下,看了我一眼,低头整理手机去了……
  我转身到门边。“有需要别忘了再来我这小店噢。”我回头,一笑。因为她已放下了手机正对着我微笑,脸上红霞依在。
  门外一阵夏风拂面,丝丝爽爽,似有幽香缕缕。呵!六月真是怡人的好时节。突然想,明年这时若再来小店看看的话,姑娘该不会还认识我吧?
  但我想,到时我会像她今天见我一样,一眼就认出她来,因为我已记住了这个馨香的夏。
  
  二,凯旋会所小姑娘
  “帅哥,帅哥!”正在夜街人堆里跑步的我,突然被一小姑娘,十八九岁的模样,从后面叫住了。我确定是叫我后,停下来回头看她,娇小身材,一双机灵的眼睛。我见她身后站着个年轻小伙,好像被她这一叫也刚停下,正驻足看着姑娘还有另外一个我,带着惊奇的眼神。我还是不太确定,问:“姑娘,你叫我?”“对呀!你这身运动服真漂亮,网上买的吧?”“嗯,是呀,是呀!”我被她一顿夸,都晕晕乎乎不知咋回答她问题了,现在想想真好笑,是在回答人家,真的漂亮呢,还是回答人家,网上买的?要是姑娘听成了前一种,我想,她告诉朋友时会笑岔气的。
  几句过后,她步入了正题,说“大哥,你身材真好,常锻炼吧?”我嗯了一声,就想离开——因为我感觉小姑娘不会无缘无故夸我,必有所图。她见状赶紧给我发了一张名片,指着对面的凯旋健身会所说,我在里面工作,欢迎你进去玩,锻炼身体。大哥反正你也是在跑步,不如我陪你进去体念一下如何?我说今天不早了,改日吧,说着我赶紧离开了她。我都走了,她还在我身后说,大哥别忘了加我名片上的微信号,欢迎你加入我们的锻炼团队。我脚步如飞,赶紧离开。我一直知道自己的弱处,容易被美女打动,所以时常告诫我自己,遇上美女,尤其要向你推销啥东西的美女,要像躲避花蛇一样,能躲尽量躲。我庆幸这次躲掉了。名片拐个弯就进了垃圾桶里去了。我绕着街边河道跑了两圈,又回到了刚才那地,坐下来想休息一下,你倒看看有人没有呀!刚坐下,脸朝另一边的女孩突然转过来,说“喂喂喂!帅哥,咱们又见面了!”语气像是几十年没见的老友突然间不期而遇了,充满了亲切;别人哪里知道,我们仅刚刚见了一面还没两分钟,我还像躲避花蛇一样躲避着她来着。这次缠上了,礼貌上不容我不说话就起身离开。我又得听她的说词了。
  “大哥,看你躲避我的样子,肯定是讨厌我吧?”我一惊,这也能看出,这么小的孩子?真应了那句话,要想接触社会,学三年NBA不如干三月推销。
  我立刻回答她没有,尽管心里说是。那,大哥你就让我陪你进去看看体念一下吧?(听听,好像我决定要进去不带她似的)我为了离开,对她说,我进去过。其实我真的去年进去玩过几次,可去了以后,头几个月里几乎一直不断有电话来,讨厌死了。烦恼记忆犹新,现在又被小姑娘热情加执着缠的最后不得已,我把几个在里面锻炼的同事说给了她听,并答应帮她拉人,她高兴极了,把手里刚买来的冷饮硬塞给我,说帮她拉来人后请我吃饭。我不要她饮料,她乘我推搡之际,转身进会所里去了,还说呢,别忘加我微信号哟!
  我拿着她给我的饮料,镇在那里,小姑娘不知道,我已把她的名片丢垃圾桶里去了。这时我怎好意思说出来呢?怎好意思再问她要一张呢?不知怎地,心里突然冒出来一句话问自己——到这里,是她骗了你,还是你骗了她?
  我镇在那许久,直到手里的冷饮变成了热饮,一直拿着,不知后来怎挪的步……
  
  三,网里网外
  每晚和老婆约好,她跳舞我接她。她跳舞九点散场,我八点半左右,从家里跑步到街上六公里,约半小时,她离场时刚好我就到了接她;然后一起坐车回家。
  我有个QQ好友,也不知她加的我,还是我加来的她,聊着聊着发现在一个江苏省的,再聊聊还是一个市的,再聊聊竟是一个镇的。这事跟老婆当新闻奇遇讲了。老婆于是加了她,两人聊得更起劲,最后聊着竟还是一个村的,还离着不很远呢。她家就在我去街上的路边不远处住着,现在她俩每晚一起总要跳支舞;只是她先回家一刻钟。所以我一直没有见到过她。不知道是哪里嫁来的媳妇。我网上聊天从来不打听私事。
  老婆多事,把我向她介绍,我说没必要。老婆说,她打听过我,还问我俩是否夫妻?老婆说是,还介绍说我穿着什么运动服,戴着什么眼镜,每晚啥时候会跑步来;又对我说她长的如何年轻漂亮,穿什么衣服之类。我好笑,我又不想跳舞又不相亲,介绍那么细做啥呢?要说认识,我还比你先认识呢,只是没见过面而已;这事也就不放在心上,过去了。依然每天晚上跑步去街上,依然互访空间内容,没多说什么。
  今晚,月光分外明亮,照着我的影子
  跟着我一前一后的跑。到街上时,迎面而来一小巧玲珑的女子,二三十岁的模样;其实老婆早已告诉过我,她已四十了,但看上去就只有二三十。我放慢脚步,特地用心看着她——我心里早把她当成熟人了,否则决不会如此失礼的。她脚步似乎停了下,也如我一般专注地看着我,没有丝毫的尴尬不适,她的笑容放松自在。我们都没有说话,不知该咋说,都等着对方说第一句;但早已说了,眼神,微笑都在告诉着对方,噢,这就是你!就几秒,特意互相慢步互相转身凝视的几秒,感觉以前所有的交流都涵盖在里面了。在网上话题随便就来,见面了却成了我不知道说什么,她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真有意思,网里网外。或许一直这样子也很好。但愿她不会看到我这篇文字,否则会笑到我老婆那里去了。
  呵,有趣的六月时节。

雪儿姑娘和L君暧昧那会,还没有微信和微博可以传情。

   

那年她大四,他刚毕业。她执意要开眼界,闯天下,决心从H省跑到上海去实习。她在网上投了一家广告公司,没想到简历和面试电话都通过了,她便雄赳赳气昂昂的一个人来到魔都,准备开启美妙的实习生活。

中午的时候,章华生接到一个电话,是小陶打来的,想请他晚上吃饭,他犹豫了一下答应了。因为业务往来的关系,他和小陶最近走的有些近。章华生在银行工作,负责给企业客户发放贷款。一般来说,企业贷款需要很多审批程序,但是小陶所在的建筑公司——建联建筑工程公司,因为最近资金紧张,急需贷一笔款,至少要100万。公司陶经理,也就是小陶,找到了熟人章华生,好说歹说,章华生答应放款,但是只能放50万。小陶看到老熟人居然这么不给情面,有些愠怒,章华生跟他说,不是我不给老朋友面子,而是银行现在也难,银根收得很紧。小陶软磨硬泡了半天,章华生有些不耐烦了,挥了挥手,忙去了。

当时分配给她的岗位只是行政部小助理,美其名曰助理,其实就是做复印打印,端茶递水的跑腿活罢了。但是她还是干的屁颠屁颠,一天天傻乐任人差遣。

小陶决定今晚请章华生吃顿饭,在一家四星级饭店订了个包厢,事先已经准备了一张贷款审批表,心里合计,只要酒足饭饱,不怕他不签字。 到了晚上,章华生带了一个办事员,小陶喊了几个同事,几个人坐在酒桌上谈笑风生,章华生看起来好像什么事都不知道一样,尽扯些荤段子,然后自顾自地哈哈大笑。几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天,完全忘记了时间。

L君是他们市场部刚刚转正的设计师,本地人,是一个目光清澈,棱角分明,阳光帅气的大男生。

 小陶说了些陈年往事,说道章华生的老婆,小陶亲热地说,大哥,这么晚还不回家,嫂子会不会着急呀? 章华生一副不在乎的样子,那有什么,不就是吃顿饭吗?男人在外面应酬,有什么打紧?那个黄脸婆只会干些烧饭洗碗的事情。

雪儿姑娘本和他没什么交集,直到有一次公司聚餐,他们两面对面坐着。当时,众人嬉笑谈话,他两无意间四目相对的时候,她触电般,脸刷的一下就红了。

小陶看章华生酒已经有几分了,就拿出事先准备好的贷款审批单,递到老章跟前,说,大哥,你看是不是把贷款单子签了。章华生看了看单子,扫了一眼,发现金额一栏写的是100万,虽然酒意已经很浓,但是人还是清醒的,也就不当面说破,说这个单子还是明天签比较合适。 然后小陶愣了一下,示意同事继续斟酒。

“原来我们公司还有这么清秀帅气的男生啊!”雪儿想到,顿时脸更红了。她是一个外貌控,对于帅哥毫无抵抗力。

酒喝得差不多的时候,小陶在老章面前耳语了几句,老章点点头。 这时候,同事都已经走得差不多了,只剩下章华生和小陶的几个同事,几个人在街上边走边聊,聊着聊着,发现时间不早了,小陶看章华生意犹未尽,就提议说不如去K歌房K歌去。

整餐饭她都吃的心神不宁,以至于后来一起唱歌时,她全程都安坐在角落,不敢张扬。因为她怕说多错多,做多乱多,在L君面前丢脸。她想着那么多女生都在卖力的唱,少她一个不唱也没人会察觉的。其实,她唱歌很好听的!但她还是忍住了,她怕一激动破音那就尴尬了。

几个人来到K歌房,小陶还找来了几个年轻漂亮的姑娘,有个眼睛很大、皮肤很白的女孩一把搂住老章的肩膀,说大哥,光唱歌有什么劲,再来干几杯。老章看了看小姑娘,说妹妹你长得真水灵。接着两个人热聊了起来。服务员开了几瓶洋酒,两个人掷起了骰子,谁输了谁喝酒,老章早已经醉了有七八分了,看骰子都已经看不清了,只知道眼睛盯着水灵妹的胸脯,也不知道喝了多少杯。

一小时后,没想到L君竟然坐在她身边和她搭讪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老章早已经醉七荤八素了,小陶示意水灵女推了推他,看他眯着眼睛躺在沙发上,满面通红,已经不省人事了。 几个人手麻脚利地把章华生抬到宾馆里,水灵女脱光了自己和章华生的衣服,小陶示意同事赶紧拍照。

“Hi,我是设计部的L。你怎么一直不点歌啊?”

第二天,章华生发现自己躺在平时睡惯的床上,昨晚的事情什么也不记得了,就问了问老婆,老婆说是小陶把他送回来的。 早上来到单位,章华生还是晕乎乎的。过了会,小陶打来电话,说了放款的事情,老章习惯性地说,小陶啊,咱俩什么关系,你放心,50万一分不会少的。小陶阴阳怪气地说,才50万,我要的是100万。然后挂掉电话。章华生听着语气不对,接着在手机微信上看到了自己和水灵女的裸照,顿时傻眼……

当时雪儿姑娘紧张的嗓子眼都快堵住了,但是她还是故作矜持的说道:“因为今天我有点累,不想大喊大叫,你知道,唱歌也是需要力气的嘛!”

L君微微一笑,说道:“我也觉得有点累,那我陪着你一起坐着吧。”

男神就坐在旁边,雪儿姑娘不知道哪来的勇气快速说到:“我叫雪儿,我的QQ是324625…”

“啊?我没问你QQ啊!”L君惊讶道!

“哦,是我想问你QQ,那个,你能加我个QQ吗?”

L君笑道:“哈哈,可以啊!非常荣幸!”

就这样雪儿姑娘和L君慢慢熟识起来。

雪儿没想到那个夜晚后,L君每天下班都会给她发QQ消息。她每次看到他消息的时候都会开心不已!

“你坐上地铁了么?”

“你到家了么?”

“你吃晚饭了么?”

这些简单的消息让雪儿姑娘感到无比温暖,那时候她才大四,在爸妈的安排下她借住在父母朋友家,每天回到别人屋檐下看着远方东方明珠塔闪耀着光芒的时候,她内心其实是极其孤单的。

那时候她没什么朋友可以一起逛街吃饭,没什么同学在魔都一起工作,她只是一个心高气傲的女生在这里实习,体验下大都市的生活。

可是大都市的生活灯红酒绿却也丝毫不缺空虚寂寞啊!

L君对她的主动关心填补了她孤单的心灵。她当时并没有想通为什么L君会一直给她发QQ消息,她当时以为他只是可怜她一个人在魔都人生地不熟,尽一个同事的问候之情。

后来她每天在公司都想看到L君,看到他走近公司的那一刻她的心跳动了,她们两一起聊天的时候她心就跳的更快了。L君就是那个让她有感觉的帅哥啊,她知道自己喜欢上他了。

L君还是照常每晚给她发QQ消息。

本文由冠亚体育下载-冠亚体育网址『官网』发布于文学资讯,转载请注明出处:手机被我重置后打不开了,当时分配给她的岗位

关键词:

最火资讯